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百年離殤
百年離殤 連載中

百年離殤

來源:google 作者:竹林三閑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烏泰 其他小說 池震宇

簡介本書真實地還原和展現了近代北方草原開拓的悲壯歷史畫卷一百年前,北方和東方的列強吞噬東北的壓力迫使清廷放墾北方草原成千上萬闖關東的內地人湧入,草原上呈現出波瀾壯闊的開拓景象,促使草原由游牧經濟迅速轉向農耕經濟農耕經濟的擴張讓草原上生長出僱佣關係,失去牧場的牧民們被迫痛苦地重新選擇生存方式,部落血親紐帶變得鬆弛,盟旗王公制度也由此走向衰落,引發了北方草原上近百年的一系列血雨腥風俄國人、日本人的滲透更讓草原危如累卵本書對一九零零年到一九三四年北方草原的描述,把人們帶回到那個烽火連天的年代以池震宇為首的一群闖關東的山東漢子在草原的創業經歷,及以草原王公烏泰走上分裂道路的心路歷程為脈絡,身臨其境地展現了草原上百年前粗獷狂野丶桀驁不馴的風土人情展現了百年前恢弘磅礴的史詩般闖關東歷程展現了草原百年波詭雲譎丶風雷激蕩的社會演變以及百年前蒙古族民眾、鄂溫克獵人、闖關東的山東漢子共同和覬覦我國土的俄日列強以命相博,捍我國土的那段艱難竭蹶、如詩如泣的歷史,警示國人勿忘國恥展開

《百年離殤》章節試讀:

大興安嶺山脈,橫亘北方,山勢逶迤,氣勢如虹。險峰巍峨,雲蒸霞蔚,森林蔭郁。宛如天然屏障拱衛北方。

大興安嶺山脈中段南麓,陡峭巍峨的山峰由北向南逐次下降,隨着山勢下降逐漸變成稀落的淺山丘陵。

丘陵間顯現大片的谷地,又逐漸過渡到遼闊的松嫩平原。

大興安嶺山脈蓄積了無數山泉,順山坡流淌,匯聚了成千上萬條小溪,鑽出森林,在山谷間匯成一條大河,這條大河叫洮兒河。

洮兒河一路奔騰向南,沿途匯入烏蘭毛都河丶烏拉斯台河丶歸流河等眾多河流,最後注入嫩江。

洮兒河水挾帶大興安嶺山脈肥沃的腐殖質和礦物質,在兩岸山谷間沉澱下來,把山間河谷平川變成了肥沃的沖積平原。

洮兒河兩岸沃野千里,河汊縱橫,草木蔥蘢,綠樹成蔭。鹿狍聚集,牛羊徜徉,百鳥啾啾。草原像綠絨絨的地毯,由岸邊鋪向遠方。

鬱鬱蔥蔥的草原上點綴着嬌艷的芍藥,絢麗的百合,燦爛的金蓮,熱情的柳蘭。草原上繁花似錦。

十二世間,一代天驕成吉思汗把這片土地分封給弟弟哈薩爾,從此蒙古族的科爾沁部就生活在這片土地上。這片土地被叫做科爾沁草原。

明末清初,科爾沁部的首領布達齊歸順努爾哈赤,跟隨努爾哈赤東征西討,立下汗馬功勞。

清崇德元年(1636年),清廷在這裡設置了扎薩克圖旗,皇太極封布達齊為扎薩克多羅扎薩克圖郡王,詔世襲罔替,並任命為統管本旗的最高長官扎薩克,統管扎薩克圖旗的行政丶司法丶軍事丶貿易丶賦稅丶官吏任免。扎薩克圖旗又被稱呼為扎薩克圖王旗。

蒙古王公貴族對風水崇拜到誠惶誠恐的地步,風水的選擇關係到子孫後代昌盛繁茂,家族福祉富貴綿長持久。扎薩克圖王爺府的選址就可以看出蒙古王公貴族對風水的熱衷和熟稔。

洮兒河流入淺山丘陵區,留下了一片片沖積平川,遇到一座山峰擋住去路。洮兒河沿山勢從山腳下穿過,沖刷出一道峭壁。

大興安嶺山脈中段南麓,另一條河流奔騰於群山丘陵間,也來到這座山峰的山腳下,這條河流叫歸流河。

洮兒河丶歸流河宛如兩條玉龍,在山腳下交匯成一條波瀾壯闊的大河。

兩河交匯處托起一片沖積平川,就象二龍戲珠。龍珠就坐落在河的東岸,扎薩克圖王爺府就建在龍珠上。沖積平川上是茂密的森林,一直綿延到遠處的山坡上。

在蔭郁的森林裏面,隱約露出一道青磚牆,霧靄中透出樓閣亭台的輪廓。

王爺府向北是一片開闊的沖積平川,平川的北端逐漸升起一道緩坡,山勢平緩上升,山頂突兀於眾多丘陵之上。

雖然海拔不高,卻是這一帶的制高點。登上山頂,視野豁然開朗,雲霧空濛的平川延伸到遠方山腳下,頗有一覽眾山小的感覺。

山頂後是蜿蜒伸展的山脈,像一條巨龍橫卧北方。山頂就是龍頭。

康熙三十年(1691年),扎薩克圖王旗第三代郡王鄂齊爾選中了這個地方,把家廟建在山頂上。

藏式無檐,木石白灰結構的家廟建成後,猶如給巨龍點上了眼睛,巨龍頓時注入了靈氣,祥瑞環繞,躍然欲升。王爺廟山就是本地的龍脈,讓前面這片沖積平川成為如相書上所講的「前有照,後有靠」的風水寶地。

來自東丶南丶西丶北的道路在王爺廟山下的這片沖積平川上交匯成十字路口,王爺廟數百名喇嘛誦經拜佛之餘,也要吃丶喝丶拉丶撒,周圍的鄉民們看中了喇嘛們吃穿用度的市場,在十字路口擺起了小攤。

又吸引了王爺府里枯燥難熬的福晉丶府丁們。扎薩克圖王旗的台吉丶旗丁們來這裡散心。索倫山裡的伐木工們也來這裡購物消遣。

擺攤的鄉民們越聚越多,來這裡擺起了雜糧攤丶皮毛攤丶豆腐攤丶肉攤丶果菜攤。開起了小吃鋪丶鐵匠鋪丶縫紉鋪丶錫匠鋪。

周圍的人們到這裡購買磚茶丶油料丶白酒丶農資丶棉布丶鞋帽丶針線。又吸引了旅蒙商在這裡落腳。

有些小攤也漸漸做大,十字路口各個方向建起了小客棧丶大車店丶皮毛貨棧丶小酒館丶小糧店丶雜貨鋪丶小酒坊丶小油坊丶小茶莊。

十字路口熱鬧起來,半掩門有了,炕頭子有了,妓院丶**丶煙館丶當鋪也有了。到了一九零零年,這塊風水寶地已經儼然成為一座鄉村小鎮,人們順口就叫這裡王爺廟街。

一九零零年,庚子國難爆發,英丶美丶法丶俄丶德丶日丶意丶奧八國聯軍進犯北京。中華大地陷入被列強瓜分的危難中。

清廷衰微,沙皇尼古拉二世調集十八萬軍隊,自任總司令,以圍剿東北義和團為借口,單獨出兵,侵入覬覦已久的中國東北。

七月,沙俄軍隊分五路攻入東北境內,西北路攻陷瑗琿,佔領齊齊哈爾。東北路攻陷三姓,佔領哈爾濱。東南路攻陷寧古塔丶琿春,佔領吉林。南路攻陷蓋平丶營口,佔領奉天。旅順俄軍乘軍艦在山海關登陸,佔領錦州。

到十月,東北主要城市和交通線,都被沙俄軍隊控制,沙俄軍隊由大中城市丶戰略要地向鄉村延伸。吞併中國東北的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莽莽大小興安嶺洞開,一隊隊沙俄士兵逶迤行進在廣袤的東北大地上,像一條條扭動着向前爬行的土黃色長蟲。哥薩克像一群身披黑色披風的赤發鬼,斜背馬槍,腰懸馬刀,趾高氣揚的騎在馬上。

鐵路兩側丶大小城鎮丶交通要道丶戰略節點,到處矗立着沙俄軍隊兵營。飄揚着沙皇的三色旗。一群群的沙俄士兵在鄉村田野間狼奔豕突,在街閭坊衢里燒殺劫掠。

潰敗的清軍散兵游勇無人約束,成幫結夥在城鄉遊盪,勒索百姓,橫行霸道。

成群的綹子漫山遍地的冒了出來,亂世中獸性失去了制約,毫無羈絆的恣意妄為。

遼闊的東北兵連禍結,四方離亂,山河破碎,生靈塗炭。白山黑水間白骨露野,餓殍遍地。富饒的松嫩平原十室九空,滿眼凄惶。百姓啼飢號寒,流離顛沛,民不聊生。

北方草原降臨了一場空前的劫難,陷入被列強瓜分的危亡中。

從此,抗爭列強瓜分草原就成為北方草原近代史的主旋律。一部北方草原近代史。就是草原各族人民抗爭列強瓜分北方草原史。

王爺廟山前的十字路口向東南是扎薩克圖郡王府,向西去是圖什業圖親王府,向東去是扎賚特旗貝勒府,向東北去是鎮國公府,向南去是郭爾羅斯前旗輔國公府。

一隊沙俄士兵闖進了洮兒河西岸,在王爺廟山前紮下了營盤。一百六十八名哥薩克在十字路口旁圈出了營地,搭起了軍帳。又從索倫山拉來木材,在兵營里蓋了一圈木刻楞。木刻楞旁又圈了一座馴馬場,蓋了一排馬棚。哥薩克在十字路口兵營升起了沙俄三色旗。

哥薩克每天外出四處測量勘探,逐漸向扎薩克圖王旗的社會生活滲透。十字路口上,每晚都有哥薩克在晃蕩。

《百年離殤》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