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白夜屍行
白夜屍行 連載中

白夜屍行

來源:google 作者:玄與貓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宋知命 玄與貓

【末世+無異能+殺伐果斷】2022年,疫情產生了意想不到的變異,感染者變得嗜血狂暴,屠戮倖存者在此背景下,宋知命與妹妹艱難地在末世中的求生展開

《白夜屍行》章節試讀:

「哥,你真的要去嗎...」

宋知非不復以往胡鬧的模樣,擔憂地看着哥哥,一隻手拉住了他的衣角。

「放心吧,知非,怎麼說哥哥也是體育生嘛。」

此時的宋知命身着輪滑護膝,頭戴電動車頭盔,還有幾本雜誌保護着重要部位,一手拿着棒球棍,一手拿着手電筒,全副武裝不留一點皮膚裸露在空氣。

「你就是想玩英雄救美,看上雅兒姐了!」

宋知非有些生氣地拽着哥哥,似乎是想拿這話羞他放棄。

「在門口看好,看哥哥給你拐個嫂子。」

宋知命也沒有反駁,反而順着玩笑溫柔地揉了揉妹妹的腦袋,似乎真的讓妹妹放下了心。

終於,他下定決心似的,扯開妹妹抓着的手,頭也不回地走下了樓。

他們家在頂樓11層,但並沒有選擇走電梯去6層的雅兒姐家,天知道那個電梯會不會變成自己的棺材盒子。

十樓的兩戶門緊鎖着,宋知命鬆了口氣,回頭看了一眼樓上的妹妹,她半開着門,不時地注意着鄰居的房門。

宋知命向妹妹揮了揮手,留下一個一切OK的笑容,輕聲說著:「在那等着我。」

這個夜晚黑的嚇人,沒有絲毫光亮透進樓道,聲控燈也因宋知命的躡手躡腳吝嗇着光源。他打開了手電筒,小心地向下摸索,他可不希望驚動到什麼人,或者說什麼東西,這棟樓里有多少感染者猶未可知,他必須謹慎。

如果他失敗了,徐雅一個人能堅持多久,但妹妹應該能憑物資挺很長時間吧,亂七八糟的想法不停地湧進他的腦海,讓他在黑暗中逐漸被恐懼纏身。

在這黑暗裡,恐懼就如附骨之蛆般,逐漸淹沒着他的情緒,手電的光抖動了起來,他知道那是因為自己顫抖的雙手。

一步三回頭,明知身後不應有人,但總覺涼風不斷。

宋知命看了眼樓層,已經是9樓了,可以確定的是每家每戶都緊閉着房門,這不覺讓他鬆了口氣。

然而,就在九樓到八樓的拐角,宋知命的腳步頓住了,滿牆的血跡從一戶人家的腳踏墊一直延伸到屋子裡看不到盡頭,似乎是什麼人被拖拽留下的痕迹。

宋知命關上了手電筒,藉著那戶人家客廳的燈光,躡手躡腳地下樓靠近着。

他埋下身子,努力想尋找血跡的來源,就在剩下三個階梯的時候,終於看到了令他作嘔的一幕。

拖行的血跡一直延伸到黑暗的角落,但仍能依稀看到一個男人背對着大門,埋着頭啃食着人類。

宋知命將手電筒塞進口袋,兩隻手努力握緊球棒,仍不自覺地發抖,他的雙眼緊繃著注視着男人,雙腳蠕動着前進。

顯然,那個男人注意力全然在身前的大餐上,完全沒有注意到門外的宋知命。

宋知命鬆了口氣,摸到門邊,躡手躡腳地關上了門。雖然他已經竭盡小心,但門仍發出了輕微地碰撞聲。

他俯在門邊,渾身肌肉緊繃,一動不動地在黑暗中維持着同一個動作。

黑暗中的時間異常緩慢,宋知命的肩膀已經感到酸痛,雙臂的肌肉因久久舉着球棒也開始腫脹。

門後並沒有腳步的聲音,在良久的等待後,他終於再次邁開腳步,**的感覺從腳底傳了過來,那是過久同一個姿勢站立導致的。

他的呼吸因為過度緊張已經開始急促,汗水浸**前額的劉海,甚至有些後悔下樓了,雖然他沒有爆發一點正面的衝突,但在這極度黑暗的環境下,已經將他的情緒拉扯到了極致。

在這黑暗裡擔驚受怕反而不如正面和喪屍打起來。

宋知命沒有選擇重新打開手電筒,而是繼續摸着黑前進,這黑暗反而成為了自己的保護,至少心靈上的慰藉。

低下頭,隱約的光亮從六樓傳來,他沒有繼續前進,他已經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便反身上樓了。

回來的路上要輕鬆許多,再次看到妹妹宋知命緊繃地神經終於放鬆了下來。

「沒有找到雅兒姐嗎?」

妹妹關上門,跟在他的身後。

宋知命並沒有理會妹妹,而是一路小跑到主卧的衛生間,對着馬桶不住地乾嘔。

緊張和焦慮調動的個體能量雖然會在當時提高自己的戰鬥力,但長時間的緊張已經讓宋知命的身體感到不適。

在胃部幾次劇烈抽搐過後,宋知命終於緩了過來。

「明明什麼都沒有做成,竟然就這麼累。」

宋知命扶着牆走了出來,妹妹擔憂地看着他。

「沒事,就是有些緊張了啦。」

宋知命有些尷尬地迴避着妹妹的目光。

宋知非並沒有說什麼,而是遞過來一瓶水,輕輕撫過哥哥的背。

「去把媽媽屋子的線拿過來。」

宋知命喝了口水,臉上逐漸有了血色,心中已然擬訂好了營救雅兒姐的計劃。他着實不想和那些怪物硬碰硬,更不用說,對只是感染疫情的人類下殺手。

他伸了個懶腰,將鬧鐘訂在了十分鐘之後,接過妹妹的線,將鬧鐘綁在一頭,再次來到門外,將鬧鐘一丟一丟地送到了六樓附近。

「讓怪物們都跑出來吧。」

宋知命並沒有將鬧鐘直接送到一樓,他擔心放的太遠六樓的喪屍會聽不到。

在見識了那血腥的場景後,他已經不願意稱呼這些怪物是感染者了。

突然鈴聲大作,他顯然低估了鬧鐘在這近乎封閉樓道里的聲音,整棟樓的聲控燈都亮了起來,緊接着樓下遠遠傳來奔跑的聲音,拍打大門的聲音。

看來感染病毒的人不在少數,宋知命倒吸了一口涼氣,但值得慶幸的是,那些喪屍顯然不會開門。

宋知命和妹妹同時注意着隔壁和樓下,防止着可能的襲擊。

他又一丟一丟地將鬧鐘送去一樓,可以從樓道的縫隙看到,喪屍在緊緊追逐着鬧鐘的聲音。

良久,喪屍的腳步停了下來,全都聚集到了一樓。

藉著鬧鐘的鈴聲以及喪屍的吵鬧和暫時照亮的聲控燈,宋知命飛快奔下樓道。

一路上沒有任何阻礙,除了幾乎被什麼拍響着的門。

六樓已經一片狼藉,兩戶大門都是大開,走廊上到處都噴濺着血跡。

宋知命關上西戶的大門,又小心地走進東戶,跟隨着帶着血跡的腳印,很快便找到了關在衣櫃里的雅兒。

「雅兒姐?」

宋知命打開了卧室的燈,朝衣櫃輕聲喊着。

「宋知命嗎?」

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從衣櫃里傳來,帶着些許疑惑。

「你還記得我哇。趕緊出去吧,喪屍都被引到了一樓,我把門給你關上了。我還要回去陪妹妹。」

宋知命並沒有選擇靠近衣櫃,而是留下了一個警戒的位置,既保護着自己,也讓衣櫃的雅兒姐不至於緊張。

「等等,我和你一起走。」

徐雅掙扎了半天,終於將系在了百葉門上的鬆緊帶解開,從柜子里鑽了出來。雖然自己家裡更為熟悉,但此時一個人在家裡未免更會讓她害怕。

「那就快些,先別拿東西了,大不了以後再回來。」

宋知命回到了大門,緊張地看着外面的情況。

徐雅一句話也不說,緊跟着宋知命,儘管已經做好心理準備,看到門口血腥的場面,不自覺地捏緊他的衣角。

其實他更希望徐雅可以自己呆在家裡,用手機聯繫,他其實怕着徐雅也會變成那些怪物。

他們倆毫無顧忌地一路向上狂奔,鬧鐘仍舊維持着自己的聲響,然而沒跑幾步,便不得不停了下來。

一隻喪屍從八樓緩緩走了下來,正是那隻被宋知命親手關在門裡的喪屍。

「它會開門?!」

宋知命忍不住叫出聲來。

那隻喪屍渾身沾滿了血肉,似乎是剛剛進食的原因,肚子明顯隆起,並沒有走的很快,一搖一擺地下着樓,然而就在看到他們的瞬間,便發出了野獸的嘶吼,連滾帶爬地奔下樓梯。

徐雅躲在身後,大氣也不敢出,轉身就要向下跑去,剛下一層樓,疑惑地看向身後的男生。

宋知命深吸一口氣,擺好擊球的姿勢,半蹲馬步,用力握緊了球棒。

鮮血飄灑在了空中,濺在了宋知命的頭盔上,球棒也染上了鮮紅,喪屍太陽穴已經整個凹陷,倒在了地上,仍伸着手想要掙扎,又被宋知命補了幾下,一腳將它踹在一旁。

此時的他出奇的冷靜,動作乾淨利落,完全不像個學生。

樓下的喪屍似乎聽到了動靜,已經開始上樓。

徐雅見狀返回宋知命身後,緊貼着欄杆避開那隻喪屍,同他一路回到家裡,這次再沒有什麼阻礙。

他們倆癱在門口,緊鎖上大門,大口地喘息着。

「歡迎回來。」

妹妹遞過來兩瓶水,看着氣喘吁吁的兩人。

「我要清理這棟樓。」

宋知命摘下了頭盔,眼睛裏閃着異樣的神采。初戰告捷,讓此時的他的眼神頗有些目空一切的味道,甚至帶着些許嗜血。

「不要惹事。」兩個女生一起白了他一眼。

《白夜屍行》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