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包分配的霸總老公
包分配的霸總老公 連載中

包分配的霸總老公

來源:google 作者:cc會發財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江暖暖 現代言情 顧書陽

「誰說女人到了年紀就要將就,我江暖暖天生反骨!」「有哪一項規定說了事業有成就不能做個小花痴!我就好色了點怎麼!」「顧書陽,你被我蓋章了,你就是我的了!」「江暖暖,你又一次闖進我的心,我明明氣你恨你怨你,可是你一皺眉我就心痛,你一高興我就高興,我輸了」「他到底是誰的孩子!?沒關係,不管誰的,只要你回到我身邊我什麼都願意接受!」「暖暖,想你了,我和小顧都在家等你呢」展開

《包分配的霸總老公》章節試讀:

這個時候宴會廳響起了夏夫人的演講。

「謝謝大家捧場我的50歲生日,今天是我人生最高興的一天,因為我兒子回來了。」夏夫人一臉愛意的看着身邊的兒子道。

夏夫人的話也打斷了江暖暖對那個女孩的猜測。

「趁着這個機會,我想許一個生日願望,希望早日有哪位小姐能收了我家這位臭小子。」

一邊說著一邊看向了站在顧書陽身邊的慕盼。

慕盼對上了夏夫人的眼,一臉嬌羞的低下了頭,好似在嬌嗔說著,我在等他開口啦。

江暖暖看到這裡,心裏酸酸的。他給忘了這麼優秀的男人身邊肯定不缺這些鶯鶯燕燕,自己一個無實戰經驗的青銅段位能拿下這個夏夫人兒子也就是第一傳媒大亨的外孫簡直天方夜譚。

奶奶一定是搞錯了搞錯了。

智者不墜愛河就是最棒的。江暖暖早已自己給自己洗腦,煩心事什麼的通通跟着她自己找的台階下去了。

她開啟了日常的蹭趴模式。

生日會上

江暖暖一身白色小洋裝,搭配一雙水晶高跟鞋,亞麻色的小捲髮被高高的盤起,撲閃的杏眼微翹,眼尾邊上揚的眼線,讓她顯得格外嫵媚嬌俏。

小巧**的嘴唇因為不停在吃的關係,明艷的大紅逐漸褪色成淡淡粉色,肌膚白暫,純色櫻粉,襯得她活生生像一隻慵懶的小貓咪。

「暖暖,我看那個女的八成也不是我表哥女朋友,我先幫你盯着,是女朋友咋們也不做那齷齪事。」

夏文汐暗中觀察着慕盼和自己的表哥。

轉而突然轉頭來,捏了捏江暖暖粉嘟嘟小臉蛋

「要我表哥單身,嘻嘻嘻,這不有我給你保駕護航嗎?」

也不知怎的,好好一個名媛開始開口唱起了:「我是你的愛情保鏢。」

搞得江暖暖一臉黑線加一群烏鴉飛過。

江暖暖捋了捋自己耳邊頭髮。

故作姿態的,捏着嗓子說:「比等待嗎,本小姐有的是時間耗呢!」

「不過,暖暖你那個什麼眼到底准嗎?」夏文汐突然想到這茬,生怕這個月老牽線牽錯人。

「這個我還真不知道,不過我奶奶這個老太太挺不靠譜的,說不定逗我玩呢!她那個法術學的有點半吊子水平。哈哈哈。」

江暖暖擺擺手,表示自己又是那個渾身充滿正能量的江暖暖。

那邊當著媽媽好兒子的顧書陽,其實一直留意到那邊常常偷瞄自己的女人,他一直都非常討厭不懷好意的人在角落裡這樣注視他。

冷哼從他口中傳來。

一回國到機場那刻,彷彿多了一雙眼睛在監視自己。

那種感覺讓他很不自在,總是讓他想到曾經被別人監視的那段時光。

顧書陽,深呼吸了一下。

「既然他們想玩,那我陪你們玩!」

他雙目微微赤紅,目色微微滲着寒意,骨節分明的手指緊緊的握成了拳。

狠戾,猙獰也就那麼一剎那,快到根本沒人發現。

顧書陽一向會偽裝。

他恢復了淡淡的微笑,雖然冷傲卻紳士有家教。

禮貌的和母親一眾人碰完杯後,輕輕晃了晃手中的紅酒,徑直朝着江暖暖的方向走了過去。

那種偷看被抓包的感覺,就是此刻江暖暖的心情。

她趕忙避開了視線,假裝在看別處風景,可是尷尬的手腳都不知道往哪放。

她清晰的感覺到他的腳步越來越靠近,江暖暖故作鎮定的揚起了下巴,端起紅酒杯,微微淺飲一口,盡量讓自己顯得高貴典雅。

畢竟初見自己形象真的很不堪,自己總要扳回點印象分。

耳邊突然傳來一股熱氣,曖昧又讓人上癮,江暖暖渾身**,觸電般的感。

只見那個男人,嘴角微微一勾,似調戲似勾引的意味。

「剛剛是你在偷看我的?」

顧書陽那性感的薄唇湊到江暖暖耳邊,從熱氣的溫度來看,唇耳之間的距離,不超過2cm。

他的聲音淡淡的,尾音略有些低沉,用誘惑的聲調在撩撥她的防線。

她獃獃愣在原地,微微轉頭,對上他正緊緊望着自己的俊臉,四目相對,臉都快湊到了一起,她的臉瞬間漲紅。

別說撩漢了,江暖暖連撩水都不太會。

蠱惑竟然還有進階版,無真實戀愛實戰經驗的江暖暖頭腦立刻在迅速搜索資料,來對應這樣的場景。

就在此刻,他幫她理了理耳邊的鬢髮。

溫柔的氣息,有意無意的撫過她的臉頰,江暖暖耳根快要燒紅了,可是清醒的理智,還在思考着接下來對策。

他,在勾引她!

「怎麼,害羞?」男人聲音愈發的低啞性感。

色字當頭一把刀,江暖暖關鍵時候可不能慫,既然獵物主動上門,憑她職場多年經驗。

現在最好的對策應該就是,先鎮定分析局勢,再對照道德法律底線,判斷是否能成為獵物,然後再主動出擊,欲拒還迎。

短短時間內,江暖暖已經整理好自己的思路。

從眼神分析,這個男人應該沒認出機場的自己,然後更不可能聯想到自己是發博人。

從這個男人行為舉止看,他可能是個浪子。既然自己未來可能會收下這個浪子,從學習能力概率來看,有可能,那麼我也是個高段位女獵人。

一切準備就緒,江暖暖開口道。

「你多金帥氣,我擔心你隔壁女伴是你女朋友,我就沒機會下手了。」

真棒,江暖暖誇獎自己,單刀直入,解決掉當前最主要原則性問題。

「你在吃醋?她不是。我單身!」

獵物屬性達成,江暖暖內心一陣歡呼。

此男可撩,以柔克剛好還是美人計好呢,心裏正思量着,男人似乎打算乘勝追擊。

江暖暖來不及思考用哪一招了,模仿着電視劇裏面的美人的樣子,眼神一轉,邪肆的勾起了嘴角,含情脈脈的望着眼前的男人。

男人都喜歡女人崇拜自己,誇自己,直球告白男人應該很吃這招,嬌滴滴地道:

「驚鴻一瞥,你是我的一眼萬年。

我還怕你有家室,君子不好求呢」

江暖暖內心都要被做作自己噁心吐了,可是只要有那麼一絲脫單可能,也要拼!

對面男人被這不倫不類的示愛搞得有點想笑,在自己沒有察覺到的某個瞬間竟然覺得她怎麼可以這麼蠢,

拙劣的媚眼生硬至極,他甚至有點想笑。

《包分配的霸總老公》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