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被火燒死後,男友成了冥王
被火燒死後,男友成了冥王 連載中

被火燒死後,男友成了冥王

來源:google 作者:冰糖葫蘆不加糖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虞檸 陸初升

親親,請問你家鬧鬼嗎?這位鬼,可以說說,你有什麼煩惱嗎?前面的惡鬼站住!快到我的碗里來!前面那位…哦,原來是白無常啊…認錯鬼了,認錯鬼了…身為鬼,你有什麼困擾嗎?你有什麼遺憾嗎?你有什麼心愿嗎?你願意把自己交給我嗎?我們有最優秀的團隊,不管你要溫柔多變的冥王,還是高冷清朗的上神,或者溫柔端莊的小姐姐,或者古靈精怪聰明可愛善解人意人見人愛花見花開車見車開的我都竭誠為您服務哎哎,別走啊,要不你稀罕哪一個,我送他下去陪你啊!——————這就是一共四個人,兩男兩女,三個穿越者一個修仙者,一個失憶的人,兩個談戀愛的人,兩個單身狗的熱熱鬧鬧,收服惡鬼,化解執念,拯救冤鬼…的故事…至於會發生什麼,誰知道呢,連作者本人都不知道(#-.-)避雷:前期有點兒慢,作者愛鋪墊,第一次寫,大家多多包涵哈!(⁄⁄•⁄ω⁄•⁄⁄)展開

《被火燒死後,男友成了冥王》章節試讀:

奈何橋邊,眾鬼雲集,擠的都站不下去,還有許多鬼選擇飄在半空中,烏泱泱的一片,四面八方還在聚集着更多的鬼。

「這是什麼情況?」

虞檸三人遠遠的望去,這麼多鬼聚集在此處,竟也無鬼差管制嗎?

陸初升解釋道,「那黑龍之子雖未做什麼極惡之事,但也好不到哪兒去,孟婆年老糊塗,妄圖用普通的水代替忘川水而謀利,忘川之水天上來,他人可遇不可求,從中大有利可圖。」

虞檸驚訝,「沒想到這地府里也有貪污之人。」

向陽:「利益熏心,有利可圖,還有**蠱惑,多的是人願意冒險。」

陸初升接著說道,「喝掉兌水孟婆湯的鬼魂,仍有人有記憶殘留,轉世投胎,投成牲畜草木倒也無關緊要,壞就壞在投在妖獸凡人之身,幸好天道及時發現,及時抹去了他們的記憶,孟婆也因此被處置,入了十八層地獄,烈火焚身而亡。」

虞檸分析道,「莫非是孟婆無頂替之人,才導致如今這般模樣?」

陸初升點點頭,「不錯,孟婆是冥界之中唯一不是天地所生的,黑龍之子放任不理,長此以往下去,六界之中,只有死,而沒有生,天下必將大亂。」

陸初升:「當務之急是要找到陰年陰月陰時死亡的女鬼,其眼淚就是孟婆湯的藥引,是最好的人選!」

虞檸:「這麼多鬼,去哪兒找啊?而且找到了,人家也未必願意當孟婆…」

陸初升神色凝重,沉吟了片刻。

「我們去往生殿看看吧,生死簿里說不定找到合適的人!」

三人正要前去。

一白衣飄飄,清冷矜貴的男子出現在了他們面前。

當得上是「秋水為神玉為骨」,眼神淡漠,泯然眾人。

男人的語調冷淡如冰。

看着陸初升的方向。

「冥王?」

男人疑惑的問了句,上下打量了一眼,又猛地往後一退,氣勢勃發,幻化出仙劍,直指陸初升。

「你是何人?怎麼會附身在冥王身上?」

陸初升急忙幻化出法器,做出抵禦的姿勢,解釋道,「在下也是來自異世界的人,不知為何附身在了冥王身上,還請使者莫要驚慌。」

虞檸拽了拽陸初升的衣袖,衝著男人說道,「我們三人都是異世界的人,這位是跟我一個世界來的,機緣巧合來到了這裡,無意叨擾,還請大人為我們指點迷津。」

虞檸躬了躬身,陸初升也消了氣勢,表示友好的丟掉了武器。

螞蟻擰不過大象,還是老老實實的保條小命。

男人感覺到兩人身上相近的氣息,兩個姑娘的身上也無法力,也沒什麼威脅,暫且信了他們的話,收起了仙劍。

甩了甩衣袖,無情無欲的眼神環顧一圈,冷聲道:「我乃上界掌管七情六慾之神,白言,天帝特派我前來幫助異世界的客人收集功德,返回原世界,剛才若有冒犯之處,還請見諒。」

虞檸腹誹:神果然不是凡人能當的,不會裝AC數的的人就當不了,瞅瞅這冷冰冰,高高在上的模樣,嘖嘖~

表面上笑呵呵的,「沒事兒沒事兒,呵呵~」

白言也不管他們什麼反應,轉向陸初升,「閣下可有冥王的記憶,可知是發生了什麼?」

陸初升知曉黑龍一事事關重大,也毫無保留的解釋了一番。

白言平靜如水的臉上終於露出了一絲裂縫,眉峰皺起,久久不語。

虞檸和向陽在一旁面面相覷。

還沒等白言開口說些什麼。

原本還和白言相對而站的陸初升突然暈倒在地,渾身抽搐,身上也瞬間布滿了紅色魔紋。

虞檸嚇了一跳,「阿升!」

虞檸飛奔上前,在陸初升摔倒在地之前接住了他,但她也被衝擊的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顧不得屁股的疼痛,虞檸輕輕搖晃陸初升,帶着哭腔的喚着,「阿升?阿升?你哪兒難受啊?…你別嚇我啊…阿升!」

白言蹲下身子觀察,沉聲道,「魔紋?怕是跟那黑龍脫不了干係。」

向陽也緊跟過來,關心的看了看。

虞檸連忙問道,「您可有法子救救他,求求您了!」

白言微微搖頭道:「我也沒辦法徹底解除魔咒,但可以先壓制下去。你將他放在地上,需得設一結界困住他。」

說完,就開始掏出一個雕琢精緻的鈴鐺,拋向空中,開始施展法術,霎時一縷縷白光縈繞在陸初升周圍。

虞檸摸了摸陸初升的額頭,將他輕輕的放倒地上,退出結界。

陸初升因為魔紋的侵蝕已經昏迷過去,又被兩股力量的橫衝直撞生生疼醒了過來,眼睛發紅如血,嘶吼如獸,癲狂如魔。

虞檸在一旁死死地捂住嘴巴,努力讓自己不發出哭聲,她怕干擾了白言施法,淚水充盈在眼眶,眼淚止不住的流淌下來,心猶如針扎般難受。

向陽走過去,拍了拍她的肩膀。

輕聲說道,「他會挺過去的,你要相信他。」

虞檸聲音沙啞地回道:「…我信他!」

……

良久,白言因為長時間的施法,臉色變得蒼白,但還是堅持着輸送法力,空了就吞一顆丹藥繼續來。

虞檸和向陽在一旁焦急的等待着,但是別無他法,根本幫不上一點兒忙。

終於,在陸初升身上的魔紋全部消失後,他緊皺的眉頭緩緩放鬆,慢慢的睜開了雙眼。

白言看到後,鬆了一口氣,左右搖晃,有些站立不穩,顧不得多言,席地而坐,開始打坐靜息。

虞檸和向陽看到後也不上前打擾,跑向了陸初升,將他扶起。

陸初升渾身虛弱無力,精神也不太好,臉上更是毫無血色。

虞檸擔心的問道,「怎麼樣?還有哪兒不舒服嗎?」

陸初升強撐着,彎了彎嘴角,「還好,不用擔心,白言上神幫我壓制下去了,應該能壓制一段時間。」

「也是我自己沒有在意,竟沒有發現那黑龍剛剛還下了魔咒,想來是看出來了什麼,將計就計,又怕打草驚蛇,只要我按照他的指示去做便不會發作咳咳…」

「想來,他也是兵行險招,天帝輕易不管冥界之事,這魔咒只有他能解,也不怕我脫離他的掌控,而他要的只是個傀儡,無論是誰,只要聽話就好…咳咳…」

向陽分析道:「那這魔咒豈不是隨時能要你的性命?」

虞檸緊張道:「那怎麼辦?我不想你死,嗚嗚嗚…你死了我怎麼辦…」

「你都已經是鬼了,還能怎麼死?…不會是魂飛魄散吧?…嗚嗚嗚…什麼破穿越啊,別人穿越都好好的,到我們這兒,當鬼都不能夠,還得魂飛魄散才滿意了嗎?…嗚嗚…」

向陽和陸初升都默默無言。

的確沒有辦法。

一時之間,三人都瀰漫著傷心的氛圍…

「對了,你們說,再死一次是不是就能穿越回去了?我看好多小說都這樣寫的…」

陸初升:「……」

向陽:「……」

姑娘,你這是被刺激的精分了嗎?腦洞這麼大!變得也太快了點兒。

白言在一旁冷斥了一句,「聒噪!」

虞檸一激靈,連忙擦乾眼淚,不哭了。

白言調息了片刻,稍稍恢復了些,站起身來,施了個凈身術,又是那個白衣飄飄的高冷神仙。

「鬼死了可是魂飛魄散的下場,怎麼可能就輕而易舉的穿回去,要是這麼容易,我也不用來了。」

虞檸頂着哭的紅腫的眼睛,乖乖的點點頭,又眼巴巴的盯着白言,希望他能有點兒主意。

白言受不了這麼熱切的眼神,輕咳了咳道:「冥界黑龍一事重大,需立即向天帝稟明此事。」

虞檸沒有聽到想聽的,面上有些着急。

「至於魔咒一事,黑龍一事你三人功勞甚大,我會向天帝為你們在功德之力上添一筆,屆時我會求天帝幫助你解除魔咒!」

虞檸頓時眉開眼笑,鞠躬道謝,雖眼睛紅腫,卻又增添了一絲艷麗。

白言心神一震,忙錯開眼睛。

陸初升也拱手道謝,「剛剛也多謝大人相助,此事勞煩大人了!」

白言冷聲回道:「職責所在。」

轉過頭對着虞檸和向陽說道:「你二人先在冥界收集功德。」

邊說邊拿出兩枚看似普通的玉佩,「一定保管好這兩枚玉佩,它能幫助你們收集功德之力。」

又在二人施了個法術,兩人的魂魄瞬間變得更凝實了一些,與凡人無異。

又回過頭看向陸初升,將那隻鈴鐺遞給他,

「你的情況比較複雜,待我問過天帝後再做打算,這隻鈴鐺可以暫且壓制住你身上的魔咒,你先帶着她們二人處理冥界之事,這也是一件大功德。」

陸初升點頭稱謝。

白言又沉思了一會兒,想來事情應該都交代完了。

便跟他們打了聲招呼,就消失了。

三人看到白言不見後,稍作了休整,就前往往生殿的方向去了。

《被火燒死後,男友成了冥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