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變成惡毒女配後,系統崩潰
變成惡毒女配後,系統崩潰 連載中

變成惡毒女配後,系統崩潰

來源:google 作者:難鳴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寧安 難鳴

一覺醒來,寧安穿成了修真文里團寵女主無惡不作的大師姐,沙雕系統卻讓她干翻女主走上人生巔峰寧安表示:不不不!女主的東西她一概不碰!師尊要收女主為徒,她摔了師尊送她的劍表示從此恩斷義絕!偶遇男主情毒纏身,她拿起誅神劍就要助男主練成葵花寶典!她只想苟住性命,卻不料系統讓她去搏命,萬般無奈之下她只能拿出沙雕本色,誣陷女主、推女主入水、給女主投毒,惡毒女配乾的事情她一樣沒少,甚至乾的更多!一錘爆頭男主、一槍干廢男配,她甚至還坐上了門派掌門之位吊打眼盲心瞎的師尊!展開

《變成惡毒女配後,系統崩潰》章節試讀:

「清虛仙尊收了個根骨絕佳的新弟子,無塵峰現在熱鬧着呢!我們兩個卻要守在這裡。」

「你還別說,這寧安師姐也是可憐,被打了四十魂鞭還關在這,連新師妹的面都見不着。」

「我也好奇能讓清虛仙尊破格收入門下的是怎樣的人,不如我們……」

兩個弟子的聲音隨着逐漸遠去越來越淡,他們口中可憐的寧安師姐此刻睜開了眼睛。

破敗不堪的,抬頭甚至能看見星光的破爛屋子裡,地上躺着個渾身是血白衣少女,斑駁的血跡掩蓋下,基本看不出這裙子原是白色。

「系統,兌換丹藥!」寧安睜開眼睛,痛覺瞬間被放大無限倍,疼的她嘴角抽搐的都快變形了。

【宿主,只有夠慘才能引起清虛仙尊的愧疚和同情】

【這邊給您的建議是,不需要丹藥恢復】

「那疼死我算了,任務你愛誰誰吧。」寧安毫無形象的翻 了一個白眼,嘴角繼續抽抽着翻了個身。

然後閉眼,擺爛。

寧安她穿書了,還綁定了一個團寵系統。

關鍵是系統是退休的系統,她這個小可憐是沒看過原著的小可憐。

鬼知道系統退休的時候怎麼一通胡亂操作將她給綁定了。

她現在也只知道和她同名同姓的反派寧安,是凌雲宗宗主的女兒,宗主早死讓其拜宗門內清虛仙尊為師,希望以後她有個依靠,為此甚至逼迫清虛仙尊繼寧安之後永不收徒。

清虛仙尊向來對寧安不冷不熱,卻很快看上了根骨極佳的女主元樂,哪怕違背誓言也要收元樂為徒。寧安知道後提劍重傷元樂,最終被清虛仙尊鞭打四十後丟到這裡閉門思過了。

元樂也自此記恨上寧安。有仇不報非君子的女主最終將寧安折磨至死,以報當年之仇。

至於後續元樂如何作天作地,如何腳踏九州她還是託了系統的福,看了遍小說簡介才有所了解。

【宿主,拒絕執行任務將永遠無法返回現實世界】系統出聲警告。

「我不回去,讓我死在這兒。」寧安眼皮都不抬。

【……】

【為宿主兌換丹藥】系統最終妥協。

它都要退休了!它一點都不想在它光輝的履歷上留下寧安這麼一個污點。

寧安像是突然活過來一樣,一口吞了手中的丹藥生龍活虎的跳了起來,腰也不酸了,腿也不痛了。

「或許你該給它取名叫伸腿瞪眼丸。」寧安同時活動着胳膊和手,活脫脫的像是在跳芭蕾。

再看着披頭散髮的少女渾身染血,動作詭異,又可以稱之為「喪屍起舞」。

【……】系統懷疑它綁定的人腦子和智商是否完好。

【發佈系統任務:改變原有劇情,獲得宗門同情】

【積分獎勵30】

就算系統懷疑寧安穿來的時候把腦子忘掉了,它還是兢兢業業的發佈了任務。

寧安腦子裡頓時有了相關劇情點。

原來的劇情中,寧安強忍身上的劇痛,大鬧無塵峰,搞黃了拜師大會。這一舉動不但引來了清虛仙尊的厭惡,還讓寧安在整個凌雲宗中聲名掃地。

【很簡單,跟元樂道歉,大度的接納這個師妹】系統不忘提醒一下第一次做任務,並且看起來智商不太高的宿主。

好在他們穿過來的時間點,寧安還剛開始作妖。

團寵任務應該不算艱難。

應該...吧。

系統不確定的看着提劍就走的寧安,保持着一絲懷疑。

無塵峰,長生殿。

凌雲宗的長老和內門弟子匯聚於此,他們此時分列兩邊,氣氛莊重而肅穆。

長生殿的主位上坐的是一身白衣,不染纖塵的清虛仙尊,凌雲宗的第一尊者。

「元樂,你可願拜本尊為師?」清風霽月的清虛仙尊開口,語氣自帶淡漠疏離,眼中卻滿是讚許之色。

天生劍骨!是不可多得的劍道天才。

氣氛一時間凝固,大殿內的所有人都看向了殿中站着的粉衣少女。

只要她說願,便是神皇鐘響,彩鳳齊飛,以此昭告整個修真界她將成為清虛仙尊的弟子。

怎會不願!

元樂垂眸掩下了眼中的瘋狂和執念,她挖人劍骨,承受換骨之痛,為的不就是這一天!

「我......」元樂再次抬頭時,眼中依然純澈如泉。

「等等!」

就在此時,萬籟俱靜的大殿之外響起一道中氣十足的聲音。

於是,所有人的目光都偏轉向殿外。

一道黑影從空中飛來,晃晃悠悠的飛入大殿也不見減速。

「砰!」那黑影撞開了跪在一旁的元樂後,才掉在地上。

眾人定睛一看,開始竊竊私語。

「寧安師姐...」

「寧安師姐怎麼來了......」

一身是血的寧安從地上爬了起來,拍了拍身上並不存在的塵土,站直了身子看向主位上的清虛仙尊。

「師尊,這麼隆重的拜師大典,關着我不合適吧。」寧安壓根不去看被她撞倒在地的女主,雙手背後就迎上了清虛仙尊厭惡的目光。

實際上,寧安正為她方才並不帥氣的降落感到無比尷尬。

【宿主!你這不是認錯的態度吧!】系統遲疑。

「寧安,本尊關你禁閉。」清虛仙尊壓下了眼底的厭惡,冷若寒霜的質問道。

屬於化神期的壓迫感朝着寧安襲去,顯然有意驅趕。

「師尊打我四十魂鞭,不許人治療,是想熬死我嗎?」寧安不爽清虛仙尊的態度,一副就是找茬的模樣。

【道歉啊!不是讓你來興師問罪的!】系統抓狂了!宿主是真的不帶腦子嗎?

此話一出,大殿上眾人的目光果然定格在寧安渾身的鮮血上。

四十魂鞭,可不是好受的。

對於一個不過金丹初期的姑娘來說,苛刻了些。

更何況,這還是掌門孤女。

「寧安,你對他人痛下殺手,罰你乃我宗門規定。」清虛仙尊面上波瀾不驚,面無表情中帶了點冷漠。

義正言辭的讓人無可挑剔。

「呵!師尊,你可曾記得如何答應我爹!」寧安不接清虛仙尊的話,反而聲音沉重,目光悲痛的說出了這一句話。

擲地有聲。

【宿主!你在搞什麼!】系統幾乎跳腳。

認錯不會嗎?

這是挑釁!

這樣做和大鬧拜師宴有什麼不同!他們來拉同情的!

《變成惡毒女配後,系統崩潰》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