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冰河勇字篇
冰河勇字篇 連載中

冰河勇字篇

來源:google 作者:虎虎生威2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王勇 虎虎生威2

冰河末日下,人們以城市為依託,堡壘為據點在風和雪的肆虐下,經歷着血與情的考驗,從而建立了一個又一個的私人堡壘更有甚者建立了大型的堡壘集群和城市型堡壘要塞展開

《冰河勇字篇》章節試讀:

晚上十一點,倉管管理和社會人全退了出來。刀疤頭帶人向王勇他們這邊走來,刀疤頭故意找茬道:「倪老頭不厚道啊,你說你人少車少才讓你先進去的,現在你整個這麼大的車多少有點說不過去吧。」

王勇這才知道大爺姓倪,雖然臨時合作但也不能讓老人家頂在前面,於是王勇站出來道:「你要覺得多,那咱兩邊換一下啊,我一輛輕卡換你兩輛中巴,我們吃點虧,我們認了。」

刀疤頭不屑道:「你個小崽子,有你說話的份嗎?倪老頭麵包車換麵包車,別拿那些小孩玩意和我換。」

倪大爺和王勇他們都快搬了小半個冷庫了,倉管的人進去一眼就看出來是倪大爺下的手。加上王勇搶先要拿鋪滿偽裝零食的車和他們換,這就更加突然麵包車了。

倪大爺向王勇他們三個打了一個手勢道:「刀子,說好了誰拿了就是誰的,怎麼的,說話當放屁了,你刀子這名號不要了。」

刀子繼續緊逼道:「倪老頭,要是平時這口肉你吃了就吃了,這時節你這口肉的價值可就不小了。你還是和我這邊換一車吧,多少能撈着點。」

倪大爺寸步不讓道:「老頭子我就這副牙口好,就好吃口肉了。刀子要不你來掂量看看,是我咬斷你骨頭,還是你蹦壞我的牙。」

刀子一看談不攏,準備帶人上前動手。只見倪大爺刷的一下,從背後抽出來一把砍刀,抖手耍了一個漂亮的刀花。

刀子揮手叫停手下,俗話說得好,行家看門道。刀子也是經常動刀的人,看倪大爺抽刀、耍刀的手法就知道倪大爺玩刀的功夫不弱,貿然動手肯定討不着好。

雙方就這麼僵持在了這裡,王勇這邊兩把刀,一把消防斧,一根棒球棍。刀子那邊也有好幾把刀,木棒和鐵棍這些的也有不少,好在倪大爺這一手刀花唬住了刀子。

倪大爺此時心裏也很無奈,用腳尖輕輕磕了一下王勇的鞋邊。王勇立馬回身,從輕卡上拽出兩個堵着布料的啤酒瓶。

倪大爺從王勇手上奪過一個啤酒瓶,指着刀子道:「刀子,老頭子我今天就吃定這口肉了,你要是不讓的話,你看我敢不敢點了你。」

刀子回頭看了一眼他們的車隊,此時車隊已經走的差不多了,乾脆的轉頭帶走手下就走。

王興和王樓開輕卡也順勢跟着走了,王勇開着麵包車和倪大爺殿後。開出去很遠王勇才在心裏罵了一句:「都是千年狐狸,一起演了場聊齋。」

刀子應該是想拿王勇他們這邊立威,能拿下來最好,拿不下來也唬住了保安隊的那群人。趁機讓自己這邊的車隊先走才是他的目的,一起走什麼的都是說給老實人聽的。

倪大爺這邊水更深,王勇一時摸不清真假。

送佛送到西,王勇將倪大爺送到他家門口。倪大爺家是三間平房加個小院子,院子東牆邊上是一間廚房和一間雜物房。

倪大爺指揮王勇將麵包車停在了雜物房門口,王勇幫着倪大爺一起往裏面搬東西,邊搬邊聊道:「大爺剛才我都沒看清,您老是什麼時候把刀藏在身後的啊。」

倪大爺咧嘴一樂道:「要是讓你看清了,大爺我這刀不是白耍了這麼多年啊。」

嘴甜的孩子有棗吃,王勇繼續誇讚道:「您老那刀花耍的,那叫一個順暢,簡直就是行雲流水了。」

倪大爺的嘴都快咧到耳朵根了,笑着道:「也就一般般,要是再早個幾年,剛才這種情況,大爺我一個人就能擺平了。你們三個今晚也還不錯,都沒慫,就是手腳太軟了。」

王勇一看乾貨要來了,立馬停下手裡的活,遞了根煙給倪大爺,倪大爺點上煙繼續道:「這手太軟不是說你們沒力氣,而是你們手腕上沒勁,全靠死力氣耍,想要用好刀回去就多練腕力,多練下盤。」

卸完東西王勇上車剛準備走,屋裡跑出來一個十歲左右的小男孩,倪大爺將手包送還給了王勇。

王勇看着小男孩,扭頭對倪大爺調笑道:「大爺您這牙口不光要吃肉,糖也少不了吧,這就留着給孩子買糖吃。」

說完王勇就將手包塞給了倪大爺,轉頭就上車發動麵包車,揮了揮手向倪大爺示意走了。

王勇在村口匯合了等待的王樓他們,直接開車奔向白天規劃好的第一個停靠點。

一處大運河的緩坡處,王勇和王樓合力將麵包車推進了大運河裡,啤酒瓶裏面的液體也倒掉,瓶子磕碎扔進去,水流沖刷下一會就沒影了。

按照王勇他們之前的規劃,只需要處理掉啤酒瓶,這玩意塞了布條屬性就變了,留着不安全,需要的時候再做就是了。但是晚上倪大爺話遞過來了,王勇也就順勢把麵包車也留在這邊。

在第二個規劃點處,王勇他們取出藏在橋洞下面的帆布。將輕卡的車斗蓋上綁緊,接下來都是小路,這樣可以防止東西掉落,順帶加了一層偽裝。

車內三人都點了根煙,王樓開車哼着歌,王興叼着煙左右搖擺,王勇指甲敲擊着車門,說到底還是年輕人啊。

王勇率先打破這氣氛道:「親兄弟明算賬,這次咱三人平分,東西有點多,好壞就別挑了啊。」

王樓立馬炸毛道:「哥,你要是這麼分的話那我和王興到村裡就回家,東西一樣都不要。」

王興思考了一會也跟着表態:「哥,你看這樣分行不行。咱就分點意思一下得了,零食飲料什麼的一起放你這,我們要吃直接就去你家吃就是了,那麼多東西都拿回去我們也沒地方放。」

三人爭了一路,最終王勇讓他們兄弟倆聯手鎮壓了,按王興說的來。

凌晨三點二十分,三人回到了王勇家。輕卡停進院子里,三人從輕卡上卸下六件香煙,搬進王勇的房間。這是他們路上商量好的,留點私人的小金庫。

王勇去了一趟白天卸物資的倉庫,別的東西都在,就是香煙少了一件。不用想也知道,肯是三叔王大河乾的,資深老煙槍,剩下的一件沒拿走也是三叔留在這釣魚的。

王勇從省城帶回來的零散香煙,已經讓他薅去一半了。如果王勇將這件拿走了,三叔就能順着味,將王勇的煙全部抄走。王勇沒動剩下的那件煙,就留在那,反正他們也抽不完。

回到房間,王樓和王興都倒床上睡著了,這一天徹底給他們累壞了。王勇也沒喊他們,自己一個人將帶回的煙,搬去了妹妹王雲的房間。就藏在三叔他家樓上,他絕對想不到。

《冰河勇字篇》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