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捕風傳
捕風傳 連載中

捕風傳

來源:google 作者:黃胖子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李山河 李川霖

「這活不幹也罷,這世間有這麼多有趣的事,我何苦要與汝等干狼狽之事,有辱俠義!」少年不經世事,認為人定勝天主宰命運,奈何終是仗劍浪跡天涯斗轉星移,萬物乾坤,天狼歸位,命運的輪轉悄然開始展開

《捕風傳》章節試讀:

川霖這一腳着實把觀眾們驚到不行,李老爺他們不禁為川霖擔心起來。很顯然監考官們往年也經歷過這種事件,處理起來也有些經驗,稍作討論後便宣布:暫停了一號賽道,其他考生正常考試。

川霖稍作休息後,很快賽道就修復完畢。其他考生在這時早已考試完畢,就在他們離場時,川霖旁邊的考生卻惡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此時場上就剩川霖一人,場內場外都安靜極了,現在的川霖比起剛才更加緊張了起來。

川霖閉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氣,退後半步向前,一腳抽射。飛鞠在半空之中划出一道完美的側弧,精準射入框中。緊接着川霖又後腿半步凝氣連續抽射,飛鞠就如天上飛星般紛紛射入框中,李老爺和夫人忍不住站起來為川霖歡呼起來。

第十六組成績分別是:五,四,四,二。

時間很快來到了中午,考試也到了尾聲。考官們考試宣讀成績:本次考試共有八十位學子通過考試,考官宣讀起名單來,而我們的川霖則是排在了第三十二位。

「各位學子本次考試到此結束,大家今日稍作休息,明日早晨八點便開始武道比試。」說罷考官們便從席上離去,驛官們開始有序組織人們散場。

傍晚飽飯後,李老爺和夫人在客廳喝起茶來。喝茶時二人談論起川霖來,李老爺說:「還是頭一次看到川霖如此認真對待起一件事,倘若這次真的如期進了天樞學院也好」;「但真進了這學院,將來被國家招入軍隊,也難免不讓人擔心」;「當今世道,已不像武帝開國盛世般太平」。想到這李老爺嘆息起來。

心想:如果川霖能和哥哥山河般刻苦學習進入天幕府多好,又或是繼承自己的米行也是很好。

「老爺不必多過憂慮,事已至此,做父母也不好過多干預,這也是霖兒命該如此」。說罷二人便看向門外庭院。

院中川霖凝心靜氣,念動口訣,周身縈繞風氣,用力一蹬騰升於半空之中。要想控風騰升到樹頂還遠遠不夠,川霖只好一遍一遍的凝氣、控氣、騰升,都無法騰升樹頂。越練越發焦躁,索性一次將靈力全部提取,川霖說干就干。念動口訣,凝氣,用盡全身力氣一騰!雖是到了樹頂,卻是很快散儘力氣從高空重重落下。

躺在地上的川霖翻過身來,看着天上繁星點點,一陣冷風吹來,川霖煩躁也少了些。

「霖兒!快些進屋來,天色不早了,躺在地上容易着涼」。川霖被夫人拉着進了屋。

深夜川霖躺在床上,翻來覆去愣是睡不着。以前倒是和道館的師兄弟對練過,但是實戰還是頭一次。

躺在床上他想起,前些日哥哥和他在院中的對話。

「你倒也不用怕那火,你生的火必然不會傷了你」;「少有人有雙屬性轉換,風能生火,火也能助風。你不妨大膽些將二者融合,你定會成長不少」。

想到這川霖趕忙翻下床來,衣服都顧不上穿,便掐訣念咒。周身生成風、火二氣,推開窗戶騰身一躍便來到了二樓高空中。又提出些許火氣點燃這周身之風,一縱!便來到了房頂,只是這力道沒控好,一腳就將房頂瓦片踏碎。這一腳踩空險些讓川霖從房頂摔下,他又趕忙生出風氣,用力一蹬,躍然空中。

川霖在空中用一個後空翻,便落在了樹頂。他散去火氣,用風氣縈繞着周身,細膩得控着風,穩定在樹頂。

川霖開心得不行,大喊到:「爹!娘!孩兒成功啦!」

李老爺等人在夢中驚醒過來!趕忙跑到庭院中去,李老爺看到川霖這等樣子,勃然大怒。罵到:「你這崽子,再不從這樹下來,老子用祖棍打斷你的腿」。李大川心裏想:要不是念在你是小兒子,老子真的想大嘴巴抽你。

「好啦!兒呀!快些下來,快些下來」;「衣服也不穿真的是心疼死為娘啦」。

川霖從樹上跳下,「娘,孩兒厲害吧!孩兒已經學會控風」!

「你厲害什麼呀!你着了涼,我看你明天怎麼厲害」。川霖便嘻嘻的笑了起來。

轉眼到了第二天,今天才是天樞學院考試最精彩的一部分。很多人早早就過來,就是為了看武道學子們比試對拼。

很快參賽武者們進場完畢,監考官們便站起宣讀比試規則:「第二場武道比試為兩兩一組。規則如下:一,武者身上穿有特製行甲,行甲共有六處得分,分別為雙肩、雙腿兩側、頭頂、胸口;武者可挑選木劍、木棍、雙棍去擊打行甲得分處,擊打到行甲便會變紅,現場考官以紅甲記錄武者得分。

二,行甲得分處分別為:雙肩各五分,共十分,雙腿各五分,共十分;頭頂十分,胸口十分,六處共計四十分。一擊必殺可全部得分並可額外得十分,將對手打出擂台外可全部得分並額外得十分。「各位武者過來抽籤決定比試對手」。

眾人紛紛上台抽籤,川霖抽到了昨日在他旁邊的武者,川霖向他禮貌的打了聲招呼。可對方完全不予理會,瞪了一眼川霖就離開了。

第一場馬上就要開始了,共有四號位。一號位則是陳文君和武者梁璇的比試,這場比試屬實是太多觀眾期待了。

一位是陳家天才公子,風度翩翩又才華橫溢,他的身上總是散發著一股子傲勁。另一位則是一位十歲的武者梁璇,在月華道館修行武藝,卻連續三年在武道比試中輸陳家人。年年都能抽到陳家人,或許這就是宿命吧。

「在下樑璇,有禮了」,梁璇手持雙棍行了個武道禮。

「在下陳文君,咱們快快開始吧!我能很快結束比試,不必多浪費時間」。

聽到這梁璇臉色一沉,雙手凝氣附在雙棍上,掄起雙棍就打向文君。一個氣棍打向文君側腹,文君用靈巧身法躲過。緊接着又是一個劈棍打向文君,梁璇這是棍棍要害,棍棍兇險。文君只得用劍法與身法去化解,但梁璇這棍法太過密集緊湊,文君一時也顯吃緊,趕忙用出「閃電技法」,閃步拉開了二的距離。

「不得不承認梁兄,棍法了得」。文君手持木劍,木劍亮起電氣。「但奈何,你遇到了我,陳家難得的武學天才,我的堂兄們還不是陳家最強哦」!

說罷文君便對梁璇發動「閃電劍技」,「閃電!六芒星陣」!

文君從六個不同方向閃擊而來,梁璇雙棍附着火氣,掄起火棍奮力的擋開閃來的雷電。最後一劍,文君以閃電之勢從梁璇身旁一閃而過。梁璇忽然覺一道閃電穿過,雙手緊握木棍剛想打去,文君就已經閃現到了他的身後。

文君面帶微笑舉起木劍,木劍纏繞着閃電劈啪作響!隨後破裂開來,木劍根本無法承受文君的電氣。可見文君對於靈力轉換把控,已是爐火純青。

文君微笑着說道:「恐怕梁兄,又得等上一年了」。

話音剛落,梁璇身上行甲六處爆開,射出閃電。現場考官宣布:「一擊必殺,共得分五十!」

文君在全場的歡呼聲,優雅的跳下擂台,另外三個擂台好似成了文君的陪襯。

此時休息室內,很多參試的小友們都在討論着陳文君的比試。

「幸虧沒有抽到他,跟我們根本就不是一個等級的吧」!

「那是你!要是遇到我還不一定誰勝誰負」,朱一龍自信的說到。

一聽到這眾人議論更加熱烈起來,川霖趕忙跑到武君身邊。「你哥哥這練氣,這靈力,這劍技也太厲害了吧」;「你們是在哪個道館學習的呀」!

武君淡淡的說道:「陳家祖傳」!

「居然是祖傳修鍊,這也太厲害了吧」!川霖無比的羨慕着,一直在搭訕着武君,而武君則冷冷的坐在那一句一句的回著川霖。

「武君,不用搭理他,下面就到你了」。文君出現在了川霖他們面前,高傲的看着川霖,隨後就走出了道場。

很快就到了武君的比試,武君在二號位比試,對手則是同齡的朱一龍。

「沒能遇到你哥,遇到你也不錯嘛!好讓他們看看你們陳家也不過如此」。

武君看着朱一龍,手持木劍行了個武道禮,便擺出架勢。朱一龍看武君沒有搭理自己,覺得自己被輕看了,沒有行禮,就手持木劍向著武君橫砍出一道劍氣。

武君看劍氣襲來,縱身一躍閃過劍氣。朱一龍眼疾手快,一個瞬步就來到了武君面前。一記火焰劍法斬向半空之中的武君,武君使出碧水劍法擋去。水、火碰撞半之中形成了大量的水霧,武君趕忙一個後空翻落地穩住身形,一個小跳與朱一龍拉開身位。

「碧水劍啊!水氣,好像誰不會似的」。說罷,朱一龍便在劍中凝出水氣,水氣慢慢凝結成冰。武君不免有些驚訝,這朱一龍居然會雙屬性凝氣,還會屬性進階。

朱一龍手握冰劍沖向武君,一記冰劍斬擊,在斬擊的瞬間產出了大量的霧氣,整個二號位都被水霧籠罩住。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捕風傳》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