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不做皇妃,要當夫人
不做皇妃,要當夫人 連載中

不做皇妃,要當夫人

來源:google 作者:茶籽小魚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姜明月 穆南竹

(甜寵+逆襲+成長+追妻火葬場+後期黑化)別人穿越手拿女主劇本,不是和皇帝來一場千古虐戀就是和王爺來一場甜蜜愛情,為什麼她穿過來就是個傻子?第二天綁上花轎就出嫁?行!開局不利,大不了她躺平!然後某一天她發現這便宜老公身份不簡單啊,她好像挖到了寶,就當她以為她從此手拿女主劇本happyending的時候夫君參軍去了,自此她的生活好像開啟了劇本第一章她和某個美女的舔狗組成了復仇二人組,然後……她就被拐進了宮她直大罵晦氣,轉頭一個老女人就和她打起來了,當兩人嘴裏同時冒出美麗中國話的時候,她知道她該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了某地球村中國組村民:你去選妃吧,反正你前夫也看不上你,正好你和小皇帝也熟不想宮斗的女主:栓Q了!這福氣給你要不要?某地球村中國組村民:當不成前夫哥老婆,你可以當他嫂子啊!(某人自認為自己出主意堪比專家)女主:建議的很好,下次不要再建議了!某清冷絕美國師:我們之間的姻緣是上天定好的某腹黑強佔有欲皇帝:她是我媽給我找的媳婦兒!某美強慘前夫哥:我是她的白月光最終花落誰家?展開

《不做皇妃,要當夫人》章節試讀:

那日,我站在人群中遠遠望着他,人群涌動我也隨着移動,可我一直看着他,他身着大紅色華貴喜服立在駿馬之上,曾經的飽經風霜不再,他此時已然成了風光恣意的年輕將軍。他眼睛掃過下方一眾百姓也包括我,此時他眼中只是淡淡的笑意,直到他的視線觸及身後紅轎內的公主他忽然就展開了笑顏。我很清晰的看到他的眼睛裏閃着光,那是娶到心愛之人幸福的光,他笑得是那樣的開心啊,那是我不曾見過的。我看着他,不知道為什麼眼中泛起了濕潤,他是謙謙公子,他是彬彬有禮的,我好像意識到他對我僅僅只是發於禮罷了,他從未愛過我。那個人啊,他是我的光,可我卻不是他的光。

————————————————————————————————————————

本該是美好的清晨,本該是沐浴着陽光躺在草地上感受着大自然的風和日麗。

但是……

顯然剛睜開眼的女人還沒理清思緒,睜着眼睛愣愣的。

作為勤勤懇懇、兢兢業業的打工人,路珂然表示她真的不知道現在算是個什麼情況。

此時她正倒在地上,而她的周圍圍了一圈大叔大嬸,而且好像還對着她指指點點。

「這便是姜大人那個小女兒了。」

「今天沒看好嗎?跑到街上來鬧,瘋瘋癲癲的。」

「穿成這樣跳湖,真是太丟人了。」

「我要是姜大人,我寧願沒這女兒。」

「真是太丟人了!」

「就是啊!」

路珂然意識到,渾身濕漉漉的人是她,他們看的人也是她,他們指的人也是她,這不就是在說她嘛。

M的,這她能忍?

路珂然一下撐起身子站了起來,看着周圍一眾大叔大嬸,她雙手叉腰、昂首挺胸、氣勢不凡。

「喂,有沒有禮貌啊,你們這樣圍着一個女孩子說三道四的不好吧。」

「再說了,我是掉到湖裡,又不是裸奔……奔……」

路珂然察覺到不對勁了,這麼溫柔軟妹的聲音根本就不是她的聲音好吧。

路珂然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清了清嗓子。

「咳咳咳……」

「嗯……嗯?嗯?嗯?」

接連三個「嗯」字表明了此時路珂然有多懵逼。

「啊……我的嗓子……怎麼回事,變聲期嗎?」

但路珂然轉念一想,也好,這聲音蠻好聽的,這麼溫柔以後找男朋友豈不是手到擒來?

想着,路珂然臉上露出了痴漢一般的微笑。

只是……

「我還以為只是傳言,沒曾想竟然是真的,這姜家小女兒真是痴傻了。」

一老婦剛說完就收到了來自路珂然的靈魂審視。

「嗯?」

「什麼江,江家?」

那老婦被路珂然問得獃滯。

「阿姨,我問你話呢!」

路珂然驚喜的發現,她身邊的一群人穿的都是漢服誒,看着樣式好像是宋制漢服。

「阿姨也是古裝愛好者?」

路珂然心想現在這年頭,叔叔阿姨們都開始穿漢服了。

不過……剛才她們說的……

「哦,我想起來了,剛才你們說什麼……什麼退婚,還有什麼……跳湖……什麼瓜啊這是?」

在路珂然的印象里能被叫做什麼什麼家的,那肯定是個豪門啊,豪門八卦新聞一手資料多值錢啊。

作為媒體人的路珂然一下就嗅到了金錢的味道。

但是顯然那個阿姨並不打算理會路珂然,當然到手的錢路珂然不能讓它飛了,於是再次朝着那阿姨靠近。

「阿姨,我跟你說啊,我是一個記者,您要是有什麼花邊新聞呢,您第一手資料給我,我們給錢的,像你剛才說的那種花邊新聞,最少也得……」

路珂然伸出四根手指:「四位數,那最多呢?」

路珂然伸出五根手指:「五位數!」

「怎麼樣,划算吧!」

路珂然以為她已經說得很好了,錢也給的夠多,但是她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個胖胖的阿姨竟然被嚇得連連後退,看向自己的眼神充滿了驚恐。

驚恐?

路珂然懵了,她也沒做什麼啊,阿姨怕什麼。

「走……快走……」

路珂然只見那阿姨說完這句話之後轉身就跑。

「什麼人啊,給錢都不要。」

「你們……」

路珂然話還沒說完就發現剛才圍着她圍了一圈的人現在紛紛散開了,離她遠遠的。

「怎麼回事……」

「還不快帶五小姐回去!」路珂然話還沒說完,身後就傳來了一聲呵斥。

「怎麼也穿着古裝?」路珂然發誓,她這輩子沒見過這麼多人穿古裝。

等等,他們不會是……在拍戲吧!

然後……

然後路珂然本來以為和自己沒關係,但是……為什麼要拿繩子綁着她啊。

「靠,什麼年代了,當街綁架,你們不怕**叔叔請你們喝茶嗎?」

然而,沒有一個人理她,該綁的地方那是一個沒少。

雙手被被反綁在身後,雙腳也被綁了起來。

「我靠,你們也太過分了!」

路珂然轉頭看向了周圍的人,沒有一個不在看戲的。

路珂然被人壓着往前走,看着剛才還對着她指指點點的大叔大媽們此時對他冷眼旁觀的模樣,不知道為什麼路珂然腦海里出現了那句話:若今日我冷眼旁觀,他日禍臨己身,則無人為我搖旗吶喊。

好歹是一線城市,路珂然不相信這群綁匪真的這麼大膽,當著那麼多的人的面綁架。

路珂然正想着這其中有着什麼問題,然後忽然發現一路上不少人碎碎念,但是他們無一不穿着古裝,臉上樸素得很,根本就沒有化妝,哪個劇組這麼窮群演都不給上裝的。

而且……這哪兒是演戲啊,又沒面試也沒簽合同,感受着自己被五花大綁的感覺,路珂然心想,難不成是什麼整人的活動?

路珂然她可不記得自己當演員了,而且今天也不是愚人節啊,況且哪個屌絲朋友沒事幹花這麼多錢給僱人整她啊。

不對,不對,有問題!

路珂然此時變身福爾摩斯仔細觀察着每一個人的動向,然後她發現他們就好像在生活一樣,各自有各自的秩序,路珂然在劇組裡待過的,哪個劇組這樣啊,而且她被壓着的一路上無不意外都是古香古色的木製建築,最高也就三層樓,而且一路都是,橫店也沒這麼豪橫啊。

路珂然像是要印證什麼一樣雙手互相摸了摸,她那紅石榴延長美甲呢?

路珂然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身體,她什麼時候穿了件紅嫁衣?

聯想到一路所觀,路珂然忽然就想到自己為了去撿掉在湖裡的單反而跳入湖中,她撿到單反想要游上去的時候忽然一陣白光一閃而過,她的意識就模糊了,恍恍惚惚間她似乎感覺到什麼莫名的力量正在拉扯自己,是那種意識和靈魂正在被拉扯的感覺,沒有一絲痛苦,但是就是感覺自己的意識和靈魂正在脫離自己的身體。

路珂然忽然心狂跳,頓時頭暈目眩。

「今年是哪一年啊?」

路珂然近乎獃滯的脫口而出,一個瘋子沒有哪個家丁會理會,但是就偏偏有那麼一個新來的傻乎乎的,一聽到有人問就脫口而出:「尚啟五十二年。」

聽完路珂然運用她那僅剩不多的文科知識搜來搜去,然後確定中國古代史里沒有這一號。

路過一菜販正在洗蘿蔔,路珂然瞅準時機飛奔而去。

帶着波瀾的水面以及一些黃土,在光的反射之下,路珂然的臉倒印在水面。

可這張臉是那樣的陌生,她剛種的睫毛不見了,她剛剪的法式劉海也不見了,她剛燙的微卷,她剛染的普羅藍黑……

沒了,都沒了……

路珂然不確定倒影里這個青絲長發,柳葉彎眉配上丹鳳眼的女人是自己,她眨了眨眼睛,倒影中的影子也隨着自己而動,然後她就確定了。

是她沒錯了!

「啊……」

一聲尖叫自身着風光霞帔的嬌小女人口中發出,眾人一時間又是指指點點。

「姜家小女兒又發瘋了?」

「你看她那樣子……」

「真是可怕,瘋瘋癲癲,好在當初杜家二公子退了婚,這要娶回家,那還了得。」

「可不嘛!」

「怎麼暈了?」

「中邪了嗎?」

聽着周邊的議論聲,魏管家臉上神色變得不耐煩,不過是一個妾侍所生的小姐,被退了婚之後就瘋瘋癲癲,在京城鬧得很不好聽,大人生怕影響了姜家名聲就將其關了起來,也不知是如何跑了出來,現在這狀況若是再不控制,再傳出什麼風言風語影響了大小姐入宮參選他可承擔不起。

於是魏管家連忙招呼家丁們:「還不快去,將五小姐給我拉回去。」

家丁們連忙沖了過去,將不知何時暈過去的人給抬了起來,在管家的招呼下急匆匆離開了原地。

《不做皇妃,要當夫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