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燦東
燦東 連載中

燦東

來源:google 作者:愛列娜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愛列娜 西爾維婭

【fqxs】「主人,該吃飯了」他眼前的桌子琳琅滿目都擺滿了,飄香四溢,他其實還不覺得餓,早吃的就很多了,他看向她們,此時的愛列娜她忍住口水眼睛盯着桌子的移不開了,只有西爾維婭很淡定的幾乎感覺沒變化,也太狠了...展開

《燦東》章節試讀:


–門口–

「你主人呢?難不成你們的主人害怕我而後逃跑了嗎?真可憐,只有你在這裡挨揍。」

「幼稚!你以為你是誰?自以為是的人以為我是你?囂張跋扈,可惡–」

傳們傳來噼里啪啦的聲音。

他們雙方都不服輸。

「這樣啊,我就看看你服不服輸?!」

–噼里啪啦–

他們兩個打的不相上下,雖然如此,但是西爾維婭其實早就撐不住了。她體力不支,沒有聽見倒地的聲音,她就在差異的時候,睜開眼,震驚的看向了抱住她的燦東,

「主人,你怎麼出來了?都是我的錯,對不起,我還讓你出來救我。」

「你放心,我可以,呃–」

她現在精疲力盡,沒有多餘的力氣了。

「啊,你不會是他搬來的救兵吧,更加不值得我去認真對待啊。」

「我就是這個神社的主人,你找我幹什麼?」

他輕蔑的看着他,他用他那深邃而熱烈的眼睛有神看着他。卧蠶和他的笑臉,貌似撒下陽光他那身紅色的和服,他有着舒服乾淨利落的紅色短髮。他眼神里多多少少有一點不可思議,其實自他出來以後就目不傳經的盯着他,他看着他熟系的面貌。說來有點可笑,因為他遇見了自己最想見的人。

「你好,我叫炎灼。」

他傻笑,單看顏值倒是真的好看,不過,現在這根本欣賞不上來了!

「你這樣回來了,我還以為你不回來了,還有,我現在已經不是以前那個被別人欺負的小東西了,你看,厲害吧。」

「你認錯了。」

他迷糊了。

「怎麼可能,100年了,我等了這麼多年他絕對不會認錯你的這張臉。」

他開始動手動腳的了。

「住手,離我的臉遠點!」

他的用他的手捏她,這個傢伙一定是故意的!他生氣,但人家實力擺跟前了。

「還忍耐啊,我都燒你家門口了,你還不生氣?還是說因為是我,所以忍着?」

這是什麼和什麼啊?他憋的通紅的臉看着他,他們注視了便幾秒被他就緊緊抱住。

「幹什麼?我認識你嗎?你到底想幹什麼?!一開始就動手動腳的,煩不煩?」

他摸摸他的腦袋,輕聲詢問。

「你真不認識我了,失憶了?」

他不敢相信她居然會不認識他?

「先生,你認錯了,我不認識你,你肯定也不認識我,而且現在才是第一見面。」

他靠近,發燒了?還是她失憶了。他看着他,他們倆面面相覷,這看的燦東的尷尬癌都要犯了,他離他就0.01毫米了吧,這麼近,這個傢伙,他腦子總歸有點問題吧。

「你當真不知道我是誰?」

「當然,我怎麼可能知道?我能知道你是誰就怪了,更別說是見過–」

他小聲的嘀咕聲,他剛好可以聽見。

「這個真是神奇啊,好吧,只要我給你要講講?咱們這樣不就認識了?」

他攬住他的腰,輕聲在他耳邊說道。

「我叫炎灼~」

他不知不覺已經發出來了啊聲,沒辦法,實在是太癢了,有點輕飄飄的感覺了。

他推開他,這個傢伙肯定有那個大病!

「有這麼誇張嗎?我只不過是說了個話,這也要離我這麼遠啊?」

「我的反應應該是正常人才有的反應,難不成你還要繼續?」

「繼續?」

他靠近他,他的手放在他的腰上,這感酥**麻的感覺。這個男人,他還在摸他的胸口,他明顯是在玩火:

「你幹嘛躲我?」

他被摸的臉紅心跳,我不躲才奇怪吧?

他發現了什麼東西?驚訝的看着他。

「你,是個男的?這怎麼可能!這肯定是我的幻覺,你怎麼可能是男人。」

我就是男人好不好?無語了。

「好吧,可能是認錯了,你這麼弱不禁風的樣子,不會吧,但你是主子?」

他出來了他的不開心了,他不說話,他現在好委屈啊,你以為我願意?

「別這麼看我。」

「我說的又沒有錯。」

好吧,就算他沒有錯,但我很生氣。

「先生,你來這裡幹什麼?還有,我們無冤無仇為何這麼對我?還有房子?!你可不要說一時興趣才把他們都弄成這樣子。」

他並沒有回答了他的問題。

「你到底是男是女?」

他這句話什麼意思?

「怎麼了?我,是男的。」

「啊,男的啊,別人可能不知道,這像你這樣子的,放外面很危險的。以後我罩着你好了,我知道你會很感激我,不謝。」

他無語了,感激個大頭鬼,他特別希望他能趕緊立刻馬上離開,他恨不得馬上離開離開這個世界,直接人間蒸發好了。他想起來就臉紅了,吃我豆腐,他真的很討厭。

「你覺得我會願意嗎,在我這裡大打出手,傷我的傭人,還侮辱我,你還想怎樣?還有,你還不走?是準備在燒一次神社?」

他愣了愣,滿目狼藉的院子,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他道歉,他又不想這樣做啊。

「我承認,我確實有點過分吧,不過這個丫頭片子,硬就是不讓我進去,我真心的不想出手的,沒辦法啊……」

「是她不讓進去嗎?」

他看向西爾維婭,她沉默了。

「可是院子是你燒的,不是嗎?」

他笑笑不說話了,好像有這麼一回事,好吧,燒火的先是炎灼。他錯在先了,他撓撓頭,他雖然道歉了,但是西爾維婭還是不讓進去,他不樂意了,沒辦法只能上手了。

「哪有!明明是你自己非要硬闖,明明,他前面可什麼都沒有說!」

他細細回憶,他好像是沒有說清楚,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西爾維婭的眼神直接天殺,他突然有點慶幸那個對方不是自己。

「你來找我是為了什麼?」

「百妖王,我也挑戰他,我聽說在你這裡,趕快叫他出來,單挑完就走。」

什麼百妖妖王?搞笑,他根本不知道誰是妖王,甚至不知道妖王,他真的不只是說說,他才來幾天根本沒時間了解這麼多啊。

「好吧,我看來你是真的什麼都不知道,還真是奇怪啊,你不是本地人嗎。」

「嗯,也算是外地的吧,我不是本地人,我真的沒見過什麼百妖王。」

「那可真是奇怪,不過,你這個傢伙能不能不要這樣看着我!你整得好像是我錯了,你這樣真的很掃我的興啊。」

他愣了,好傢夥,以為是自己,原來是西爾維婭,她一臉關愛智障兒童的眼神看着他,他自己都覺得這樣對他不太好,他回頭示意她收斂自己,她不情不願的轉了過去。

「妖王他可是一統妖界的扛把子,從小,我都在努力為了有朝一日能超越他,為了他我這幾百年都廢寢忘食!你可知道,我為了他付出了多少?…」

他叨叨什麼,他其實一句都沒聽進去。

「你這個傢伙找人歸找人,這跟我們有什麼關係?搞得我們知道似的,還有,是誰叫你過來的,還有是誰說妖王在這裡?」

「真是可笑,他消失了幾百年,你還活在過去,還指望在我們這裡出現嗎?」

他巴巴半天都是陳年往事,真的沒有任何絲毫價值,她不耐煩的說著,她看起來好像非常不喜歡他啊。這個炎灼?他也不是特別喜歡他,可以說是很不喜歡他。

「還有,他認識他能幹什麼?他消失好久了,怎麼可能會在這個地方出現。」

不知道說什麼,她說的好像是對的啊。

「算了算了,我下次再說,我和你單獨說–還有,我感覺你什麼都不知道–我下次好好陪你補補課–」

「幹嘛?」

他突然轉過身準備離開了。

「再會了,小美人兒–」

再會?再那個大頭鬼啊,他走的特別利索,所以,他到底想幹什麼?他真的搞不懂他。什麼小美人兒,搞笑,不過終於把他送走了,而而此時西爾維婭對他已經到厭惡的最高境界,不過,她好在還是有點理智的。

「你乾的不錯,就是不要沒事,自己一個人扛着,其實,你不必總是擔心我。」

「如果,你們兩個打起來,你真的連我都打不過……」

「可是,你不是也打不過他嗎?我不指望你能怎麼樣,但我只是希望我不只是一個花瓶,我是這個神社的主人,我有責任。」

「都是我的錯,我打不過他,連累你,要是你沒有了,我們怎麼辦?神社怎麼辦?沒有了你,我們還能留下來嗎?」

這算情況什麼?這和我們廁所門口打架的架勢差不多,都虛的,再來都不帶怕的。可西爾維婭想到的可不是這些東西啊,她現在心裏面很不舒服,被自責的感情充斥着。

「我這不就好好的嗎?」

「這不是你的錯,是我自己不好,還有,他現在不是已經走了嗎?沒事的。」

她可不這麼想,她感覺自己糟糕透了。

「可是,這次是沒事,可是下次呢?凡事都有第二次?我這次是不是讓你失望了?」

她真的想的太多了。

「我害怕,如果我能多點實力,也許就我不會是今天這樣子,也許我能幫到你什麼,也許……」

「可是你這樣不累嗎?總是覺得自己這裡不好,那裡不好,那你存在的意義嗎?」

「存在的,意義?–」

她似乎已經忘記了,自己存在的意義何在?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她再回想當年,金戈鐵馬,氣吞萬里如虎,她也是叱吒風雲的存在,因為各種原因,她頹廢成了如今的模樣,她早也沒有了當初的鋒芒。

「沒錯,每個人都有自己存在的意義,不只是你,我也有問題,也不止你,也是我自己太弱了,不能幫你,真的很抱歉。」

「抱歉?明明是我的問題,這一切都是我的問題啊,我們的關係只是主僕,為什麼你總是做我意外之外的事情,為什麼?」

「我真的看不懂你的想法。」

她淚眼朦朧的看着他,這是她第一次有主人對她這麼說,她往日的主上都是對她各種不滿意,讓她改,但眼前的她沒想到,他居然會從自己身上找原因,這完全顛覆了她對主上的認知。她眼神里透露一絲不可思議,只是,他為什麼要這樣對我?對我這麼好,我明明只是一個僕人而已。

「西爾維婭?你怎麼了?」

他也是不知道為什麼,面對突如其來的場面,沒有經驗啊,他認為摸摸她的頭就會好的,可是她下意識的退了,她警惕的看着他,她慌了,連連後退,趕緊逃離了現場。


《燦東》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