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回九零,我被冤家寵翻了
重回九零,我被冤家寵翻了 連載中

重回九零,我被冤家寵翻了

來源:google 作者:施盼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施盼 汪明強 現代言情

【changdu】這是哪?酒吧?她明明在叢林里執行任務,剛剛那顆手榴彈就在她腳邊爆炸,本來必死無疑,居然還能活下來?她身邊只有一個啤酒瓶,大腦昏昏沉沉的,似乎喝了不少酒身體正靠着走廊的牆壁,頭頂是昏暗曖昧的...展開

《重回九零,我被冤家寵翻了》章節試讀:


對上施盼的眼神,女人輕嘆了一口氣。

領着她走到了外面,才說:「按照規定,你沒滿十八歲不應該被關進來,但其中太複雜,為了保護你,也只得暫時這麼做。」

這話隱隱約約有點耳熟。

施盼不止聽到過一次。

她隱約記得女人名叫嚴婷,是負責這一片區的民警。

看着她,施盼想起年輕時每次在校外打架,或者在跟繼父互毆的時候,嚴婷總能及時趕到救她於水火。

每次說的是帶她到警局教育,其實私底下都會給她治傷。

見施盼沉默,女人接著說:「你去把衣服換了,我帶你去醫院。」

她把一個柜子打開,遞過來了施盼原本的袋子。

在換衣間看見袋子里的皮衣皮褲的瞬間,施盼的嘴角發僵。

這點她記得。

她年輕時候不學好,跟一群小太妹混在一起,穿着更是辣眼睛,而那個時候的她最喜歡的就是皮衣皮褲!

現在再看……

不能直視。

換完衣服出來,年輕女人看着她的裝扮直搖頭,語重心長的勸道:「你馬上都要成年了,還是要懂事一點,你的天賦不應該被荒廢。」

她本以為施盼又會和以前那樣不耐煩的走掉,但這次沒有。

關於女人的記憶浮現在腦海。

看着她的眼睛,施盼認認真真的說了句:「以前是我的問題,以後不會了,謝謝嚴姐。」

「你沒有騙我?今天不跑了?」

「不跑了。」

嚴婷有些不太相信,只是在想,這個處於叛逆期的孩子是不是在忽悠她?

她也沒多想,拉着施盼往醫院走。

天色漸暗。

路兩邊的樹影投射在地面上,痕迹斑斑。

視線一轉,施盼看見了那一座座五六層高的老式居民樓,還有花樣繁多的路邊攤,到處都是最古樸的風味,和記憶中的一樣。

撲面而來的風的氣息都很清新。

走在路上,施盼的思緒回到了二十年前。

在所有人眼裡,她不學無術,是個不折不扣的女混混,成天和學校里最垃圾的一群女生鬼混在一起,不是逃課去上網,就是跑到KTV去喝個爛醉。

在學校里拉幫結派、打架鬥毆的事情於她而言更是尋常。

鄰居們對她指指點點,母親整天以淚洗面。

但沒人知道……

她不得不這樣。

至於這次被送進拘留所——

想起酒吧里的情形,施盼牙痒痒。

她依稀記得,上一世的這個時候,嚴婷想要帶她去醫院,她半路偷偷跑回了家。

本來想抓住繼父再給他來個開瓢手術,結果繼父帶了人在家裡守株待兔,一群人抓住她想把她打個半死,最後還是母親苦苦哀求、**找上門,她才躲過一劫。

想着那些久遠的回憶,施盼心裏有些沉重。

不知不覺,他們已經到了醫院。

現在的醫院也比較簡單,晚上上班的醫生不多,整個外科科室靜悄悄的。

外科診室里只坐着一個很年輕的青年在看書。

嚴婷伸頭看了看,禮貌的問。

「你好,請問醫生在不在?這個小姑娘受了點傷,要處理一下。」

施盼聽到她這麼問,下意識的往診室里看去。

這一瞬間。

青年抬頭看來,四目相對的剎那,一雙清明好看的眸子直直撞入眼底——

見到這張英氣逼人的臉,施盼目光一閃。

這是……

紀西雲?

當年學校里他是身份成謎、低調內斂的校草,三年下來,從來沒有女孩子能靠近過他。

他還是和腦海深處殘留的記憶一模一樣,長相一絕,氣質出塵,乃至於他身上的氣場,更是讓人無法忽視。

在她淡然打量的時候,紀西雲可能是覺察到了,英氣的眉頭微微擰起,薄唇微啟:「醫生去處理車禍病人了,一時半會不會有空。」

「那還有沒有別的醫生?她身上有傷口不能再拖了。」

聽到這話,紀西雲眉頭擰的更緊了。

他盯着施盼看了幾秒鐘,才很勉強的用眼神示意的看了一眼旁邊的凳子。

「坐過來。」

他整個人看起來似乎挺冷淡,也不知道是不是天生的。

「哪裡有傷?」他問。

見他明明年紀不大,卻是一派冷漠不好接觸的樣子,施盼也沒往心裏去。

她稍微轉頭,把全身上下最痛的後腦勺對準了他。

「頭上。」

紀西雲掃了一眼,看到她後腦的頭髮絲上全是凝固的大片血跡時,動作微頓。

「怎麼現在才來?」

「她的傷很嚴重?」

嚴婷聽見紀西雲話,跟着湊過去看。

後者沒回答,只是用酒精幫她一一清洗起了傷口。

很快。

之前被頭髮遮掩住的一條長長的傷口呈現在了他們兩人眼前。

嚴婷被驚了一跳。

他們昨晚趕到KTV的時候,看到的是施盼繼父躺在地上,還以為地上的血都是他的,沒人注意到施盼的腦袋也受了傷!

看到這觸目驚心的的傷口,嚴婷一時半會說不出半句話。

紀西雲面色倒是再沒有多少變化,他看了施盼一眼,說:「你後腦上的頭髮要剪掉才能上藥包紮。」

「好。」

施盼應了一聲,像是根本沒有考慮。

這年輕人動作很乾脆,秒秒鐘就聽見了頭髮剪斷的聲音。

接着。

一把頭髮丟進了施盼腳邊的垃圾桶里。

她目光不經意的一瞄,看到了暗紅色的頭髮。

原本的頭髮似乎是紅色的,沾染上了血跡後,變得又紅又黑,看起來有點……辣眼。

施盼的嘴角止不住的抽了抽。

她差點忘了!

這個時候的她是個非主流!

頭髮剪完,開始準備縫針。

整個過程近二十分鐘,施盼一聲沒吭。

嚴婷在旁邊看得心都揪了起來,在發現施盼抿着嘴,連眉頭都沒有皺一下的時候,更是心疼她了。

而此時的施盼,她清楚的感覺到傷口上的痛感,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這股痛感迅速的傳至大腦的每一根神經,就包括她的眼睛都是火辣辣的痛感。

這種痛感,似乎是要把她的眼睛分裂開一樣!

施盼不受控制的閉上眼。

過了好久,終於包紮完了。

在紀西雲鬆開手時,施盼倏地一下睜開眼。

她一轉頭,看着面前這張俊朗英氣的臉孔,剛想要禮貌道謝,但下一秒,她居然透過這張臉看到了裏面的……頭骨?

施盼:「???」

她是心裏素質好,但這又是什麼靈異事件?

不過。

他的頭骨長還挺好看?

注意到了她盯着自己的古怪表情,紀西雲一攏眉,語氣都冷了幾分。

「你在看什麼?」

「看你的頭骨。」


《重回九零,我被冤家寵翻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