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沖喜駙馬爺
沖喜駙馬爺 連載中

沖喜駙馬爺

來源:google 作者:蘇逸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天元帝 蘇逸

【yw】大燕天元二十四年皇城豐都中,公主府大門前此處正張燈結綵,大門上貼着一對對大紅囍字顯然是在辦成親典儀然而與這紅紅火火的環境不同的是在門口迎親的,只有站在前面的新郎官,和身後跟着...展開

《沖喜駙馬爺》章節試讀:

天元帝已經這麼說了,就說明他是完全相信了蘇逸的話。

戴文忠聽了蘇逸的話後,也微微皺着眉。

蘇逸一字一句,都如千斤重般壓了下來。

他也不由的對蘇逸的話,極為重視了起來。

戴文忠鄭重道:「駙馬所言句句在理,老夫自當為太子重新診察一遍。」

這重新診察一遍,就說明了他已經承認了蘇逸的話。

事關太子身體,戴文忠當即行動起來。

他隨同太子進了旁邊的偏殿,又仔細的詢問和診察了一遍。

恰在這時,因為長時間的站立。

趙元成身上,已經出了一陣的薄汗。

這正是春天倒春寒的時候,天氣還頗為寒冷。

就算是男人火氣旺,也不應當出汗才是。

戴文忠看到後,當即臉色變了變。

經過蘇逸的的提醒後,他壓着趙元成的脈搏,仔細的聽了差不多一刻鐘的時間。

趙元成也不說話,靜靜的等着戴文忠的結論。

戴文忠這脈搏,是越聽,眉頭皺的越深。

這脈搏,確實如蘇逸所說的那般,會在某時急促加快。

若是沒有聽這麼久,還真的察覺不出來。

等到診斷後,他面色凝重,跟在趙元成的身後,從偏殿走了進來。

隨後,他一撩身上的太醫官袍,跪在地上。

「陛下,老臣萬死。」

殿內的人,看着他這番做派,都暗自心驚。

看來這太子隱疾一事,已經被戴院正確診了。

旁邊的御醫,也趕緊跪了下來,滿臉的惶恐。

天元帝淡淡的看了他們一眼,厲聲說道:「我大燕未來儲君的身體,你們就是這樣敷衍的?」

「若是今日駙馬不來,太子出巡真的出了什麼意外,那你們即便是萬死,也不足惜!」

戴文忠苦笑了一下,只是低低伏着頭,沒有回話。

作為太醫院正,太子身體出了毛病,沒有診斷出來。

那他這個院正,是怎麼也脫不了關係的。

天元帝暫時暫時不再理會他們,轉而對蘇逸說道:「駙馬,現在既然已經診斷出太子患有隱疾了,那你是否有治療隱疾的方子?」

蘇逸點頭說道:「自然是有的。」

「太子身體,不能急躁,需得慢慢調理。」

天元帝當即說道:「既然如此,那便開方子吧!太子身體一事,便全權交由你負責。」

「此事,不得馬虎!」

天元帝後怕之餘,話里也不禁帶了一絲欣慰。

自己兒子的身體有了着落,他們大燕皇室也得了如此人才。

這人才,還是自己「抓」來沖喜的駙馬。

天元帝臉色還是看不出來欣喜,是常年跟在他身邊的趙元成,早已經看出來父皇的愛才之心。

於是對着蘇逸展顏一笑,十分欣賞的說道:「那就有勞駙馬了。」

蘇逸點頭道:「自當儘力。」

趙元成也對着他,溫和一笑。

這一來二去,兩人的關係立馬變得極好,也算是此次進宮之行的意外之喜了。

隨後,在天元帝的示意下。

太監們搬來書案,拿來筆墨紙硯。

竟是要蘇逸在朝堂上,當場寫出來方子。

這時,剛才一直在蘇逸身後,看着他背影的趙曼兒,羞赧一笑。

一身華服,聘聘裊裊的走到案前。

一雙素手輕拿其那方墨石,檀口輕張道:「夫君,讓曼兒來為你研墨吧。」

蘇逸也對着她笑道:「那便有勞娘子了。」

趙曼兒笑顏如花,輕輕挽起一邊袖子,親手為自己的夫君研起了墨。

這場景,讓周圍眾人看了之後都露出極其複雜的表情。

空氣中,方才的硝煙味消散,又多了一股別的什麼味道……

天元帝看見自己的女兒趙曼兒,竟然如此主動的要幫夫君,心裏更是五味雜陳。

自己保護了十幾年的閨女,剛剛嫁人就變成這樣了。

並且最可氣的,還是這駙馬,讓自己一點挑不出來毛病。

簡直沒地方發泄!

於是只能坐在龍椅上,默默的砸吧砸吧嘴,一臉複雜的喃喃道:「朕的曼兒啊,終究還是嫁人了。」

大殿中,蘇逸輕挽袍袖,拿起桌上的毛筆。

他神色認真,眉眼鋒利,執筆的手節骨分明。

讓一旁研墨的趙曼兒,手不禁慢了幾分,羞澀的看着蘇逸的臉。

不過,蘇逸倒是沒有注意到這些。

他穿越的原身,原本就是個舉人。

一手好字,更是讓他在鄉試的時候,脫穎而出。

至於蘇逸本人,前世的時候,也對書法有一定的造詣。

蘇逸握起案上一尺白狼毫,只覺得格外親切。

使如臂膀,揮如刀劍。

「丹參川芎飲。」

五個大字,行雲流水,一氣呵成。

天元帝眯着眼睛,微微低頭,瞅着駙馬手下的字。

「劉學士,這駙馬的字,似乎有些意思啊。」

劉學士這會全神貫注,打蘇逸一下筆的時候,就已經察覺到了他的能耐。

俗話說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

身為文壇大家,劉學士當然清楚蘇逸寫的字如何!

群鴻戲海,舞鶴游天!

「……丹參兩錢,虎杖兩錢……王不留行一錢……」

蘇逸全神貫注,趙曼兒在一邊痴痴的看着。

早已忘了是在大殿之上,只看着眼前男人低垂卻認真的眉眼。

至於寫的什麼,她壓根就沒留意。

但是趙曼兒沒留意,別人的注意力可是牢牢的被吸在蘇逸的身上。

尤其是劉學士,現在看的比趙曼兒還要認真!

「陛下!」

「駙馬,這駙馬這一手行楷,竟然如此出色!」

「年紀輕輕,便有此造詣,想必他這腹中才學,更是讓人驚嘆!」

劉學士是太子之師,也是太子一派的文臣之首。

他看着蘇逸的一手字,不禁也起了愛才之心。

只是想到這駙馬娶了皇家的公主後,也不能出入朝堂了。

這一想,又不禁嘆了一口氣。

這劉學士在一旁,忘我的各種情緒交織。

就連天元帝也看不下去了,是又好笑又好氣的看着。

很快,墨寶落筆。

蘇逸一氣呵成,寫完後,把手中的毛筆放下,輕吁一口氣。

「陛下,臣的方子,開好了。」

《沖喜駙馬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