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穿成病嬌反派的炮灰王妃
穿成病嬌反派的炮灰王妃 連載中

穿成病嬌反派的炮灰王妃

來源:google 作者:辟芷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君津渡 現代言情 蘇瓊月

蘇瓊月剛精細地擦乾淨臉上的水,門口一個丫鬟就走了進來,是林芷茹的陪嫁丫鬟柳絮驚愕地看着她,以為是蘇瓊月依舊不樂意這門.........展開

《穿成病嬌反派的炮灰王妃》章節試讀:

跌宕起伏的故事,就看小說《穿成病嬌反派的炮灰王妃》,主角為蘇瓊月君津渡小說精選:...蘇瓊月意識到任務的危險,顫顫巍巍問:能不能拒絕任務啊?看書病嬌誰不愛,現實遇到連夜跑啊!
阿墨小臉緊繃,對蘇瓊月道:會死。
主人和君津渡的生命是綁在一起的哦,如果他死了,主人將會被抹殺的啦。
萌萌露出個俏皮的表情,替阿墨補充道。
蘇瓊月:夭壽!
她不如現在直接碰死。
簡單的和那冒着冷氣的病嬌男拜完堂後,蘇瓊月緊張的搓着自己裙擺,端坐在床上。
一雙白皙卻沾着血液的手,正要掀開她的蓋頭真正接觸書裏面的大反派,她心臟不受控制跳動,手心也浸出了汗。
主上!
突然一陣風卷帶着聲音飄來,然後君津渡快步走出了房間。
等了半天,房間依舊安靜無聲,她逃命似的摘下蓋頭,小臉慘白,大口的呼吸着空氣。
救命,君津渡結婚居然還帶血!
啊啊啊啊!
真不愧是她親手寫出來的瘋批男配,成親之日還他丫的興緻大好出去殺了個人來洞房!
肚子咕嚕一聲,讓蘇瓊月緩過來了情緒,撿起放在床上一顆桂圓,漫不經心地剝着。
突然,她視線接觸到窗戶後一頓。
窗戶外跳進來一隻黑色的貓,它步調慵懶,揚着高高的頭顱,不屑地環顧四周。
這是君津渡母親去世前留給君津渡的貓,名叫穗玉。
幾乎是看見這隻貓的第一反應,蘇瓊月就聯想到了書里的劇情。
林芷茹怯懦溫軟,穗玉故意抓傷她,她由於疼痛本能地甩手,把穗玉摔傷了,可這一幕碰巧被君津渡撞見。
君津渡對穗玉極其寵愛,因為這件事,直接把當夜林芷茹殺了。
思及此,蘇瓊月手裡桂圓滾落。
她無語問青天。
要命!
這些都是她當初為了立起男主殘忍的人設寫的劇情,現在竟然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但是眼下不是她多想的時候,看着虎視眈眈的穗玉,蘇瓊月下意識拿出銀針。
對上蘇瓊月冷意的眼神,穗玉有些猶豫:喵。
這女人看樣子好凶。
但是在王府,它才是老大。
穗玉身子迅猛如豹子,瞬間沖了過來。
與此同時,蘇瓊月聽見門外出現的腳步聲,瞬間收了銀針,心道:壞了,君津渡來了。
她決不能在此時傷害穗玉。
眼看危險來臨,她麻溜收了銀針,三步並作兩步就往門外沖,狼嚎鬼叫:救命!
咚這是蘇瓊月還沒近君津渡身,就被一股強大的內力掀翻,一屁股摔倒在地上的聲音。
她吃痛揉着屁股,忽然意識到什麼,脖子僵硬地緩緩抬頭。
順着一襲黑色錦袍往上,先是骨節分明沾着血的手,然後是君津渡病態帶着蒼白的臉,容顏俊逸,姿態雅緻,他唇瓣含笑,那笑卻似寒冰凜冽,讓人毛骨悚然。
救命!
夫,夫君蘇瓊月顫顫巍巍開口,瞬間乖巧又慫,又聯想到君津渡殘忍的厭女症,連忙往後坐了坐,不是,王爺,請王爺安。
真正見到了君津渡,他實在太可怕,蘇瓊月連君津渡是聾子,根本聽不見她講話都忘了。
君津渡並未回應,一瞬間,蘇瓊月身體僵直,額頭上滲出了細密的汗珠,背上冒着絲絲寒氣,彷彿有一陣凜冽的寒風穿透了她嬌弱的軀體,如臨深淵、如履薄冰。
蘇瓊月對上那雙無波無痕的眸子,那眸如一灘幽靜的泉水深不見底,似笑非笑看她。
她禁不住地打了個寒顫,急急忙忙低頭避開他的目光。
王妃這是做什麼?快起身吧。
那人唇齒含笑,言語關切,蘇瓊月卻腦海里全是書中關於他殺人的描寫。
剝人皮輕若蟬翼,放人血無聲無息,全程眉眼含笑,唯一皺眉,可能是因為手裡的精細活出了問題。
這哪裡是關心她,這簡直是魔鬼的召喚!
嗚嗚嗚!
蘇瓊月連滾帶爬地起身,躲過伸過來的那雙玉手即將扶起她的動作。
救命,這個厭女症患者要是是碰了她,她肯定命不久矣!
這模樣對君津渡唯恐避之不及,君津渡見此,不怒反笑,扯了扯嘴角的弧度,如同地獄裏得意的魔鬼,享受這一刻來自他人對他的恐懼。
穗玉見到主人來了,更是驕傲地跳進君津渡的懷裡。
蘇瓊月往後退了好幾步後突然想起君津渡聽不見聲音,欲哭無淚。
於是她一邊講話,一邊用手表達自己的意思:王爺,我不是故意的!
您的愛寵它,它有點調皮,我剛太害怕了,所以才衝出來,衝撞了您。
她不敢說穗玉主動挑釁。
講話模樣手舞足蹈,看起來很是滑稽。
君津渡身後的侍衛梓修冰冷的臉也有些破防:王爺只是聽不見聲音,又不是看不懂唇語,這王妃可真逗。
但是現在顯然沒人告訴蘇瓊月君津渡是聽得見的,而她本人又很確信,因為她原書前半部分寫的君津渡就是個聾子。
君津渡好整以暇地看着蘇瓊月,全身冰冷的氣壓迫人,冷的像是無數根銀針細細密密扎着人的頭皮,但笑意不變。
就這淡淡一眼,蘇瓊月慫的一個字都不敢繼續說。
誇張的手臂也急急忙忙像個小學生一樣迅速收了起來,兩腳並齊站定,低下腦袋。
救命,誰來救救她。
怎麼她無論說什麼,這個大魔王都是這幅陰晴不定的模樣。
她和君津渡對視一眼,就感覺隨時有掉腦袋的風險,這還攻略個屁呢攻略!
不如現在就給她殺了。
忽然,一把冰冷帶着寒氣的玉面摺扇挑起了蘇瓊月的下巴,蘇瓊月因為這個動作被迫抬頭對上那雙攝人心魄的眼。
她嫵媚動人的杏眸瞬間噙了幾滴水。
救命!
大魔王碰,碰她了,不是,拿扇子碰她,完了,這傢伙厭女成疾,他肯定是看她漂亮想殺她!
嗚嗚嗚救命!
這個姿勢保持了很久,一直到蘇瓊月因為懼怕閉上眼睛,一滴輕盈的淚順着臉頰滾落。
你怕我?君津渡終於饒有興緻地開口。
蘇瓊月的手指尖剋制不住發顫,喉嚨險些控制不住因為害怕要呼出的嗚咽聲。
媽的,你這大魔王誰不怕!
明知故問。
蘇瓊月一動也不敢動,明明上牙和下牙打架,身體抖成了篩子,嘴上卻說:不怕。
眼睛用盡全力閉得更緊了一些,就是不怕。
可是說話毫無底氣,像是怕的命都沒了。

《穿成病嬌反派的炮灰王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