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穿成不受寵小妾,丞相大人反追妻
穿成不受寵小妾,丞相大人反追妻 連載中

穿成不受寵小妾,丞相大人反追妻

來源:google 作者:姜璐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姜璐 現代言情 秦湘兒

【changdu】一路顛簸後終於回到房間姜璐剛坐下準備舒展一陣快被轎子顛散了架的骨頭,一陣嬌俏的聲音卻又不合時宜的從門外傳進來「妹妹可還好,姐姐我來看你了」未見其人,先聞其聲,姜璐皺眉小環趕緊在旁邊提...展開

《穿成不受寵小妾,丞相大人反追妻》章節試讀:


可能是說曹操曹操到,才這麼想了沒一會,院子里又有人進來。

來人是一個模樣俊俏的小丫鬟,穿着一身紫色裙子,頭髮上的珠花也是紫色,穿着和打扮都比普通的丫鬟貴氣不少。

姜璐趕緊挪到外間的正座上坐好,小環在姜璐耳邊小聲提醒:「這是張娘子身邊的管事丫頭紫兒。」

紫兒進門對姜璐微微福了福身子,語氣不善:「張娘子請您去一趟咸春樓。」

都是做妾的,憑什麼這個姓張的派個丫鬟來通知一下她就要巴巴跑過去,姓的是囂張的張嗎?

姜璐腦袋一熱,開口毫不猶豫:「不去。」

紫兒一愣,目光轉向旁邊的小環。

小環先是尷尬地跟紫兒解釋:「紫兒姑娘,我們娘子前日落水後記不得事情了。」

轉身小環又湊到姜璐耳邊低聲解釋:「娘子,張娘子是府里唯一的一等娘子,您是三等,張娘子按規矩是可以召您過去的。」

姜璐鬱悶,都是做妾還要分個三六九等出來,合著她不僅是最不受寵的,還是最沒地位的,可以被其他女人隨意呼來喚去。

紫兒對姜璐比出一個請的手勢。

人在屋檐下,好漢不吃眼前虧。

姜璐重新管理好自己的表情,起身整整衣裙,跟着她出了院子。

相府沒有女主人,姓張的又是唯一的一等娘子,那四捨五入,現在相府後宅就是她說了算了。

到了咸春樓,姜璐被眼前的景象一驚。

同樣住在相府里,跟這位張女士的住處比起來,自己住的冷香園寒酸的就像個貧民窟。

一進院子就是撲鼻的花香,院子里種着各色各樣的花花樹樹,混合在一起的香味有一種獨特的好聞的感覺。

進到屋子裡以後滿屋內的古董陳設更是讓姜璐目不暇接。

等到再往正中的上座看,一個雙目微垂、神態端莊、面容白皙較好的女性坐在上方,想必就是張娘子了。

姜璐又細看一眼,不得不承認,這位張娘子生的確實端莊好看,尤其是一雙莫名的和裴牧有些相像的桃花眼。

姜璐按規矩對張妍行禮。禮畢眼睛餘光一瞥,看到剛才從她院里跑出去的秦湘兒此時坐在下座的第一個。

看到她得意洋洋的小人嘴臉,姜璐明白,這是已經把狀告完了。

張妍抬起眼來,她身邊站着的紫兒立馬對姜璐道:「秦娘子是二等娘子,按規矩姜娘子也要跟秦娘子行禮問好才是。」

小環在後面輕輕拉她的衣服,小聲提醒她不要忤逆張夫人。

姜璐於是拿出禮數同樣問候,「也見過秦娘子,秦娘子做事還真是麻利。」

作為丞相府里雖無名但有實的女主人,張妍在上座輕咳了一聲,開口道:「姜娘子,秦娘子對我說你方才不僅打了她的侍女還把她推到地上,是真的嗎?」

「春桃是我打的,秦娘子是自己不小心在我屋裡摔倒的。」姜璐站在下面不卑不亢回答。

秦湘兒聽到立刻聲淚俱下,拿出帕子抹着眼淚對着張妍哭訴:「大娘子明鑒,我自己好好的走路怎麼會摔成這樣,她先打了春桃,又趁我去扶春桃的時候一把推到了我,現在居然敢不承認,分明是不把您放在眼裡。」

姜璐嘴角抽搐,話還真是你會說,兩句話里委屈哭訴、挑撥離間、顛倒黑白真是一樣都沒落下。

「您看這個毒婦下手都把春桃打成什麼樣了,自然是對我怨恨已久,才下了重手來推我。」

秦湘兒轉頭把帘子後面的春桃叫過來。

春桃出來時用手捂着左半張臉,眼裡還噙着淚。

秦湘兒讓她把手放下,等到春桃的正臉露出來,在場眾人皆是一驚。

尤其是姜璐,簡直像見了鬼。她是給了春桃一個巴掌,但那一下最多也就是發紅而已。

可現在春桃的半邊臉高高腫起來,嘴角還帶着些青紫的痕迹。怕不是秦湘兒她剛才給春桃又補了兩下吧。

張妍觀察着秦湘兒、姜璐和春桃三人的反應,秦湘兒的為人她再清楚不過,心裏已經將前因後果猜了個大概。

「姜娘子,」張妍開口,不疾不徐道,「你為何打春桃我已知道了,春桃言辭便是欠妥了些,你也應該按着規矩先來稟告我,由我懲處,你私自下這樣的重手已經是違反了相府的規矩。」

規矩又是規矩,就算官大一級壓死人,但也不是這麼個壓法。

秦湘兒用一副勝利者的模樣得意地看着姜璐,眼神里彷彿在說,今天你死定了。

姜璐冷冷地看着她,心裏一陣鄙視,這跟喜歡溜須拍馬打小報告的現代人沒什麼兩樣。

張妍在上座淡然地看着兩人之間瀰漫起的火藥味,漫不經心地攏了攏鬢角的髮絲。

「姜娘子,」張妍再次開口,語氣平淡,「我現在既然管着後院的規矩,那一切就都按照規矩辦事,你需得領五下杖棍,小懲大誡。」

姜璐暗自握緊拳頭,這位張娘子處處打着相府規矩的名義,偏偏讓人抓不到半點錯處。

小環一聽慌了神,五下杖棍,雖然聽起來不多,但後院的女子沒幾個能經得住打。

小環撲通一聲跪下,急切道:「還請娘子開恩,我們娘子落水之後身子還沒恢復好,小環願意替娘子領罰!」

姜璐知道自己失算了,她想過秦湘兒如果找丞相告狀毒蛇不會把他怎麼樣,但是她忽略了後院的女人們。

「而且我們娘子落水也是因為……」

「小環!」姜璐喝住她,示意她到後面不要管。

看向上座神色淡然的張妍,第一次見面就是這樣的場景,姜璐心一橫,只能試她一試了。

她在下方往前一步,對着張妍大聲道:「秦娘子說自己好好的走路不會摔倒,妾身自己也好好地走路,難道就會自己跳進湖裡嗎?妾身那日落水並非天災而是人禍,妾身有一物請張娘子查看。」

姜璐回頭看向小環,小環立馬從懷裡掏出剛才的香囊,上前兩步遞給了紫兒。

坐在位子上的秦湘兒看到香囊身子直起來下意識有些緊張的向前傾。

紫兒瞥到秦湘兒的反應,故意從她面前走過讓她看到,之後又把香囊遞給了張妍。

張妍睨了秦湘兒一眼,秦湘兒心領神會,又重新坐回去,表面恢復放鬆的模樣,可是眼神還是一直沒離開過那枚香囊。

張妍伸出兩根白皙的手指從紫兒手裡捏起那枚香囊,舉在空里前後端詳了片刻。

一個「秦」字一個「湘」字,再加上這刺繡針法,傻子都知道是秦湘兒的香囊。

張妍的眉頭微蹙,但很快又舒展開恢復了原樣。

姜璐一直仔細觀察着張妍臉上的微表情,更加捉摸不透這人的想法。

「這是秦娘子的香囊,我也認得。」張妍不緊不慢地主動開口,語氣卻很平淡。

姜璐跟着張妍的話道:「那日妾身落水時感到是有人在身後推了一把,轉身慌亂間抓到了這個香囊,妾身被救起後手裡仍然握着它。」

小環急忙跪在姜璐身後補充:「是的!娘子被救上來後手裡還緊緊攥着這個香囊,是奴婢費了好大勁才扣下來的。」


《穿成不受寵小妾,丞相大人反追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