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成惡毒女配之我只想混吃等死
穿成惡毒女配之我只想混吃等死 連載中

穿成惡毒女配之我只想混吃等死

來源:google 作者:愛吃泡麵的小孩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沈念 愛吃泡麵的小孩

沈念穿越了,還穿成個惡毒女配什麼鬼???家財萬貫的就混吃等死,當個精緻小公舉不好嗎,上趕着給男女主虐,似不似撒,真是無語住了……展開

《穿成惡毒女配之我只想混吃等死》章節試讀:

沈府,沈念還想三個人繼續吃飯。

段時寒渾身上下酸痛不已強撐着,林清兒看不過。

她把沈念拉到一邊,小聲說:「你咋想的,還不趕緊叫大夫。」

「我這不是怕傷他自尊心嘛!」沈念戳戳手指,低聲咕噥。

於是吩咐青荷讓管家去叫大夫。

又讓兩個小廝先給段時寒簡單清理一番,免得他覺得不好見人。

主院里,陸雅聽說沈念院子里叫大夫了,還以為沈念怎麼了,忙問清楚怎麼回事。

雖然這段時間讓段時寒傷心了,但陸雅畢竟當親生的養了八年多,再怎麼樣也是有感情的,況且婚約已退,沈念還是把段時寒當兄長看待。

所以陸雅一聽段時寒受傷,就很擔心,連忙去看。

還好,大夫來看,多是皮外傷沒有傷及肺腑和筋骨。只需擦藥,休養幾天即可。

如此,陸雅便放心了,又問到底怎麼回事。

林清兒不好開口,沈念把事情說了。

陸雅震驚,想戳沈念的頭,又想到她的傷,只好放棄,「你膽子大了啊,敢一個人跟皇子嗆。幸好他是個蠢的,不然有你受的。」

沈念和林清兒兩臉震驚看着陸雅。

陸雅翻了個白眼,一臉不屑,「怕什麼,這五皇子本就蠢,他知道了又如何。再說了,國庫空虛,咱家一直給皇上掙錢,皇上都給咱家三分好顏。只要沈家安安份份,那都不是事兒。」

「哇,娘親威武,娘親最好了,念念知道錯了。」沈念一臉討好的拉陸雅的衣袖。

差點兒忘了,沈家一直是給皇帝掙錢的,地位不可言啊,林清兒突然羨慕沈念了,內心咆哮。

「娘~今日那趙承俊太過分了,不僅羞辱時寒哥哥,還揚言要納清兒姐姐,女兒實在看不過去才說的嘛!」

「要是娘在的話,肯定會更生氣的。您都不知道他們說的有多難聽。人多勢眾,時寒哥哥被他們打了,還當著那麼多人的面,壓着他跪下,還踩他臉。」沈念小臉氣鼓鼓的。

「什麼,他們竟如此羞辱人!!!」

「是啊是啊,女兒可生氣了,清兒姐姐上前說理,可她一介孤女,他們根本不放在眼裡,還想調戲她。」

沈念一五一十的把事情說出來,沒有添油加醋,只說事實就讓陸雅非常生氣。

「好啊,竟敢如此!!!」

「想來,時寒平日里在國子監也時常受他們欺負,這孩子,竟一句也不說。」

陸雅又生氣又心疼。

沈念給林清兒使眼色。

成功接受信息的林清兒,矜持又表現出心疼,「段公子是不想說出來讓你們擔心,他只當是磨練,也不想鋒芒畢露。」

「這事你們不用操心了,我跟你爹說,讓你爹下次進宮述職的時候去告狀。咱家不帶怕的。」

沈念和林清兒都覺得陸雅很是威風颯爽。

「不過,時寒在你院子里不合適,一會兒讓他回自己院子里去。」

之前段時寒雖然搬離了沈家,但他的院子,陸雅一直讓人打掃着。

原先還難過段時寒搬出去,如今想來,只怕是不願意他們知道在國子監里受了苦。

陸雅嘆了口氣。

又看到沈念和林清兒很親密的樣子,不由問道:「念念,你怎麼和林姑娘如此親密了?」

「娘,女兒喜歡清兒姐姐啊!」

「時寒哥哥喜歡清兒姐姐也不是她的錯,清兒姐姐救了時寒哥哥,又生的如此好看,時寒哥哥必然動心啊!」

「而且,清兒姐姐知道婚約的事就算喜歡,也從來沒有越過禮節半步。」

「是女兒之前沒有看清,還一直想為難清兒姐姐,如今,女兒只將時寒哥哥視為兄長,那自然視清兒姐姐為嫂嫂。」

沈念挽着林清兒的胳膊說:「您看清兒姐姐如此好看,女兒看着都歡喜,自然跟她親密啊!」

「所以,娘親就不要再因為之前女兒的不懂事對她有偏見了嘛!」說著,沈念拉陸雅的衣袖撒嬌。

這是為了打消沈家父母的偏見,早說清楚早輕鬆,不然拖拖拉拉的,以後還耽誤事兒。

聽沈念這麼說,陸雅心裏已經鬆氣,但還是故作姿態的說:「照你這麼說,是為娘成見太大了?」

林清兒也適時行禮,說:「都是之前小女的錯,實在憂心亡母的遺物才一時情急傷了小姐,過後着實後悔不已,還請夫人見諒。」

「行了,既然如此,我將時寒視為親子,如今自然也將你視為未來兒媳婦,你們好,我自然就開心了。」

陸雅又囑咐了一些事情,就說:「你們年輕人在一塊兒好玩,我就先回去了。」

等陸雅走了,沈念和林清兒對視一眼,比了個大拇指๑乛v乛๑嘿嘿

陸雅走後沒多久,段時寒就醒了。

「時寒哥哥你醒了啊,你也真是的,一直被他們欺負也不說,要不是今天撞見了,你要一直被他們欺壓嗎?」

「就算你自己不怕,你知道我們多擔心啊,還有清兒姐姐被他們欺負怎麼辦?」

段時寒一醒就聽見沈念不滿的念叨他還看見林清兒在給他擦臉,心裏一暖。

「我沒事,他們不敢太放肆的。」

「娘說了,你的院子一直給你打掃着,等你醒了就回你自己的院子。」

「伯母她知道了?」段時寒一着急,要起身。

林清兒給他按回去,「別亂動。」

沈念漫不經心的說:「知道了啊,還知道你在國子監一直被欺負,不肯告訴家裡呢。」

「我只是不想你們擔心,也不想你們知道了為我憂心。」

段時寒情緒低落,「段家。。。」

「段家忠義,力保太子登位,被陷害,皇上親自下令平反,還有追封,你何必妄自菲薄,失了君子風度。」沒等段時寒繼續說,林清兒就直言,說完,瞪了他一眼。

「對啊,時寒哥哥你該驕傲才是。」

「娘說了,她視你為親子,你要回去段府一個人住還是回去你院子里住,隨便你。」

然後又說:「時寒哥哥,娘生氣了喔!」

「咕嚕嚕~咕嚕嚕~」段時寒肚子叫了,他很尷尬。

「嘿嘿,娘雖然生氣了,可是還是叫廚房準備了飯菜,時寒哥哥回去院子便能吃了。」

「那我先回院子了,清兒。。。」段時寒又一言難盡的看林清兒。

林清兒轉身翻了個白眼,白痴!!!

沈念笑眯眯的拉着林清兒說:清兒姐姐自然是跟我在一起啊,時寒哥哥還沒成親就想跟嫂嫂在一塊兒嗎?」

段時寒頓時臉紅,倉皇而去。。。

兩人同時鬆了口氣。

《穿成惡毒女配之我只想混吃等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