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穿成惡女後我成了王爺的白月光
穿成惡女後我成了王爺的白月光 連載中

穿成惡女後我成了王爺的白月光

來源:google 作者:悅耳的夏蟬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姜雅琴 現代言情 靖王

姜雅琴身子恢復得很快,但臉和脖子還是不可避免地留下大片疤痕,乍一看有些猙獰家人把能找到的銅鏡都收了起來畢竟對於一個年.........展開

《穿成惡女後我成了王爺的白月光》章節試讀:

《穿成惡女後我成了王爺的白月光》內跌宕起伏的故事,就看小說《穿成惡女後我成了王爺的白月光》,這裡有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我的懵懂青春,主角為姜雅琴靖王小說精選:...榮國夫人唐氏帶着家人顫巍巍地趕過來,進門就摟着姜雅琴心肝寶貝,親親孫女哭個不停,一想到自己如花似玉的孫女臉上的疤痕去不掉了,不由悲上心來,老淚縱橫:這女孩兒臉上留了傷疤,還怎麼嫁人啊,這可如何是好?
就算臉上無疤,前身那臭名聲也嫁不出去吧。
姜雅琴心想。
護國大將軍姜忠業見不得祖母悲戚,又見妹妹成了這個樣子,額上青筋跳動,雙拳攥緊:琴妹是因為靖王受傷的,靖王必須負責!
姜雅琴臉僵不想說話。
其實最大的受益者是皇帝,幸虧大哥沒說讓皇帝負責。
對!
靖王必須對琴兒負責。
老二、老三、老四,明日隨我進宮面聖,請陛下給琴兒賜婚。
安樂侯姜承德想到愛女此次九死一生,心疼不已。
若不是武將無詔不得入宮,他會連老大也拉上。
幾個兄長點頭附和,妹妹這次不僅救了靖王,還救了皇上,還差點丟了性命,區區一個靖王妃的位置,相信皇帝不會拒絕。
等等停、停姜雅琴聽得目瞪口呆,這是怎樣奇葩的腦迴路?
難怪前身行事如此荒唐,都是給慣出來的。
幾個大男人立馬停止議論,所有關切的目光都投向這個嬌妹妹。
父親大人,各位兄長,千萬不要為了我去向皇上求情,我不想嫁給靖王。
琴妹,你、你不是一直屬意靖王嗎?
二公子姜君逸覺得自己這個妹妹今天似乎有些奇怪,但又說不上來。
姜雅琴風流花痴,自從十八歲見過靖王一面後,就吵嚷着非靖王不嫁,京城人盡皆知,怎麼突然就轉性了?
從前都是琴兒年少無知不懂事,讓父親和兄長們操碎了心,這次在鬼門關里走了一遭,琴兒想明白了很多事情,一家人最重要是齊齊整整,何必死皮賴臉追求一個不愛我的男人。
姜雅琴心裏將前身咒罵千遍萬遍,現實中還是得收拾前身造成的爛攤子。
好、好,琴兒你明白過來就好。
姜承德轉憂作喜,他就說嘛,他的嬌嬌總會有懂事的一天。
沒想到一場意外讓女兒開始生性,也是因禍得福啊。
榮國夫人仍心有悲戚:可是如果這樣,琴兒這臉哪有好人家敢娶啊?
這個時代,婦容、婦德、婦音,宛如三座大山壓在女子的頭上,失去最重要的婦容,女子還有什麼好歸宿呢?
奶奶!
姜雅琴忙撒嬌地喊了一聲,琴兒能再見到奶奶就已經很萬幸了,臉上這點小傷算得了什麼呢?
再說女子為什麼就一定要嫁人?
與其嫁過去受盡夫家眼色,還不如在娘家自由自在,有哥哥們在,總不會餓着我吧。
一番話說得眾人心頭霧霾盡消,是呀,一家人齊齊整整在一起不好嗎?
也不一定非要嫁人啊!
莫說現在小妹有了縣主的俸祿,就是沒有,榮國府的男人也養得起!
妹妹說的都是對的!
哥哥們盡都鬆了口氣,氣氛頓時活躍不少。
琴妹你想通就好,靖王根本配不上你。
姜忠業快言快語,他是真刀實槍拼到大將軍這個位置,靖王什麼軍功都沒有,竟敢管轄着整個皇家禁衛軍,他心裏一直不服氣。
靖王性情孤高,又不通人情世故,遲早要栽大跟頭。
姜君逸不屑地搖搖頭,也開始評頭論足。
差不多把朝中一半大臣都得罪了。
老三姜衛龍補刀。
斯斯文文的小公子姜國海猶豫片刻,也揭發了一件事:你們發現沒有,靖王身邊就沒個女的這下提醒了眾人,皇家最注重子嗣傳承,到了這個年紀,即使沒有成親,也都有幾個通房丫頭,而靖王身邊,還真沒見過女人,清一色的男性。
難道靖王是幾個哥哥交換了一輪複雜眼神後,基本肯定了答案,心裏都暗自慶幸:幸虧妹子及時醒悟!
回頭是岸!
姜雅琴無語,自家妹子看不上就把人按在地上摩擦,這種行為好嗎?
、但不想嫁人是真的,她連戀愛都沒談過呢再說,沒準哪一天自己又穿回去了,還是少點牽掛為好。
正在御書房與皇上議事的靖王莫名其妙連打幾個噴嚏,誰又在背後說我壞話?
皇帝抬眼瞥了他一眼,不緊不慢地問:刺客還是沒開口嗎?
靖王搖搖頭:慎刑司用盡手段都撬不開那兩人的口,兒臣已令錦翅衛調查二人身世,或許能有所發現。
依你看,誰的嫌疑最大?
皇上一雙銳目有意無意掃了他一眼。
猶豫片刻,靖王恭敬回話:兒臣不敢妄自揣度。
能神不知鬼不覺安排刺客進出宮禁又知曉宮宴流程的人,屈指可數,再想想刺殺皇帝和靖王成功的話,誰最收益?
答案幾乎呼之欲出,靖王不是沒有答案,只是拿到真憑實據之前,一切都只能是懷疑。
聽說姜家那丫頭為了救駕,臉上落了疤?
皇上話鋒一轉,似在拉家常。
清平縣主忠心可鑒聽說那丫頭屬意你?
皇上目光似笑非笑在兒子臉上流轉。
皇上身邊的大太監李公公同情地瞥了靖王一眼,被姜家那瘋丫頭惦記上,靖王這輩子是造了什麼孽啊。
靖王面不改色地回話:兒臣為父皇分憂,無暇顧及兒女私情,更與那清平縣主沒有半點往來。
站在他身後的貼身侍衛魏元良在心裏給主子點了個贊!
不管怎麼說,那都是你的救命恩人,抽空過去看看,多送點禮。
李公公看向靖王的目光接近憐憫。
是!
靖王拱手。
皇上擺擺手示意他退下。
走出御書房,魏元良就沉不住氣了:王爺,聽皇上的意思,是不是想把姜家那姑娘賜婚給您?
靖王面無表情,只是加快了腳步。
魏元良小跑跟上:您可千萬不能答應。
那女人,真夠浪蕩的,還跟別的男人有過孩子輪到靖王驚訝了:有過孩子?
傳說姜雅琴風流放蕩,但沒想到竟淫靡到這種程度,他皺起眉頭,眼裡閃過一抹鄙棄。
早在兩年前,那女人費盡心思接近您,我就讓錦翅衛把她底細摸透透了。
魏元良是靖王的奶兄,兩人一起長大,比親兄弟還親。
她是自己喝多了上了花船,被人當做嗐,當做那種人結果還懷上了。
榮國府為了避人耳目,讓她到鄉下躲了一年。
那女人忒心狠,生下娃兒就吩咐穩婆沉了,一了百了。
還是姜御史不忍心,覺得畢竟是妹妹親骨血,又偷偷抱回來,現在養在鄉下莊子,對外慌稱是御史大人的義子。
只要我們將這段醜事告訴皇上,皇上絕不會讓您娶一個有過孩子的女人。
魏元良一口氣說完,心裏有些得意,他幫主子擋了多少爛桃花啊。
嘿嘿,不用謝。
靖王短暫驚訝之後就不想姜雅琴了,他在想,魏元良能查到的事,父皇肯定也知道了,畢竟皇上才是錦翅衛的真正主子,他只是代管。
那皇上為何還有指婚之意呢?
現在刺殺事件還未定案,朝廷暗潮湧動,非常時刻,步步驚心,哪一步都不能行差踏錯。
魏元良見主子在沉思,便不敢再作聲,垂手站在一旁。

《穿成惡女後我成了王爺的白月光》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