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書後!天天都睡不好
穿書後!天天都睡不好 連載中

穿書後!天天都睡不好

來源:google 作者:謝富貴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方念恩 江赫臨

【穿書系統養成甜寵】開局一個系統商場定位:動蕩亂世,父母雙亡,一個拖油瓶妹妹任務:改變虐文原女主的be結局就可以回去書里被各路男配虐身虐心,最後為了救男主被大反派一箭穿心的女主是她親妹!穿書來的沈念恩為了不重蹈悲劇,看着眼前流鼻涕的妹妹,決定戀愛腦從小抓起!逃亡路上撿了又個可憐兮兮的小少年,開始三人行何念恩手握系統,開始了當爹又當娘的一生這些年,每天防着各種男人接近妹妹落魄貴族…尊貴王爺…儒雅書生…男人給姐通通滾開!最近發現,撿來的弟弟看我的目光越來越不對勁了..什麼?我養的少年就是原文里殺了女主的反派?!防着對妹妹虎視眈眈的男人們,還要在這亂世保住小命!喂喂喂,我把你當弟弟,你居然想當我相公?!方念恩表示:自從穿書後,每天都睡不好!(年齡差三歲)直率愛操心VS白切黑裝可憐展開

《穿書後!天天都睡不好》章節試讀:

「滴滴滴…虐文扭轉系統正式啟動!正在切換場景…滴…切換成功!祝宿主001號任務順利!」

「大家別往前走了!山匪就守在沿河口,前面那波逃難的人已經被搶了!」

「哎喲!這天殺的世道啊!!我兒還在前面吶!」

「阿姐!你快醒醒嗚嗚…阿姐!」

方念恩是被一陣陣哭天喊地的嘈雜聲吵醒的,頭痛欲裂還未看清眼前情況,就被一雙手拉住了袖子。

方念恩從地上爬起來的時候眼前還是天旋地轉,發現自己在一群熙熙攘攘的人群里,還不知道被哪位兄台踩了一腳。

一個穿着破爛的小女孩,正淚眼朦朧的看着自己:「嗚嗚嗚…阿姐,你終於醒了,他們都說你死了…」

方念恩不知道一醒來會是這樣的場景…穿到難民堆了!旁邊還有個嚶嚶嚶的小女孩自稱是她妹,這個應該就是小時候的女主方似綿沒錯了。

這時原本在前面的村民們紛紛往後退,如一股浪潮洶湧撞過來,方念恩彎腰及時將妹妹護住,這一護差點被撞的一口老血吐出來。

「卧槽…是哪位兄台的屁股如此結實…」

站在前面的一個青年有些不好意思,扭了一下頭,對她訕訕笑了一下:「嘿嘿實在是不好意思了,俺的褲兜里揣着昨夜的餅…有些硬了。」

他也穿着破爛,大高個骨瘦如柴的,大包小包的挎在胳膊上,屁股後面縫了一個兜鼓鼓囊囊的應該就是他所說的餅了。

在這個世道很多人吃不上飯,苦命人也不為難苦命人了,方念恩沖他點了點頭表示了一下,剛想開口詢問一下當前情況由於,許是身體太久未進水了,迎面一股沙塵就嗆的她咳嗽不已。

「咳咳…咳咳咳…」

「阿姐!」

妹妹方似綿忙趕忙上前拍她的背,方才好受了一點,緩了緩問道:「這位大哥,現在是什麼情況啊。」

「魏國和咱們這一交戰慘敗啊!就連威遠將軍經過上百場沙場,這次也殉了。聖上龍顏大怒下旨將軍府滿門抄斬了。

這時旁邊書生打扮的男子插了一句話:「可惜啊可惜,威遠大將軍也曾立過汗馬功勞,可惜這次功不抵過。」

說話的這人面相斯文,一句話四個可惜,足以看得出來這位大將軍在百姓心目中還是很有影響力的。

方念恩心下唏噓,她是看過原著的,威遠大將軍雖是個沒有出現過的人物,卻可以說是存在於處處,就連作為趙國皇子的男主容佑也曾稱他為當世戰神,驍勇善戰,嫉惡如仇。

其中最重要的一點!大反派江赫臨就是這位大將軍的兒子,與其父相反,江赫臨倒是心如蛇蠍,睚眥必報。

文中也不止一次提到他是美人面,鬼剎心。

這次滅門之禍,因為乳母拿了自己親生兒子偷換,江臨赫而僥倖逃脫,這也為他的心中埋下一顆仇恨的種子。

當朝皇帝寵幸外戚,宦官當道,朝廷腐敗,蕭國早已千瘡百孔了,其實這一切不過是威遠大將軍功高震主。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罷了。」方念恩的輕聲喃喃倒是把這個書生逗笑了。

「呵呵,姑娘倒是真性情…敢想…也敢說。」

方念恩方才反應過來自己說了什麼大逆不道的話,好在現下也沒什麼大人物,都是一群逃命不成的苦難人罷了。

現在難民們都堵在這個路口,原本大家都是徑城的子民,徑城失守魏兵已經打過來了,大家想着過了沿河口就可以到清城避難。

共分了幾批,方念恩這已經是最後一批難民了,誰知就在沿河口有土匪在那守株待兔,干這種趁戰亂搶劫的個個也都是亡命之徒。

現在過去是死路一條,回去也是死路一條了。

天氣又極其炎熱,大家都是趕了一天路,隨處可聞的汗餿味,讓方念恩差點窒息了,這樣下去肯定不行的,看了看面黃肌瘦的親妹妹方似綿。

嘴角忍不住抽了抽,這完全看不出是原著中能夠讓天下優秀兒郎哄搶的第一美人。

就在此時人群又慌亂了起來,一位阿婆的兒子就是在上一批難民里一起跟着走的。

「老天爺啊!老婆子真是造了孽了!我的兒子還在前面啊啊啊……嗚嗚嗚。」

「阿婆,你別難過了,說不定那些土匪只劫糧食不害人性命呢?」此時人群中一名衣着稍微體面一點的婦人輕言安慰道。

其中也不乏出言嘲諷的人,李嬸子揣了揣袖子:「你就勸她吧,剛剛那個回來報信的人都一身血,她兒子哪還能有命在?」

「我說李嬸子你就給自己積點口德吧!都這時候了說這話也不怕遭天譴啊你!你自己漢子不也在前頭?」

李嬸子被嗆的不吱聲了,嘴一撇,現場瀰漫著一種死寂,接着發出了不少人的抽泣聲。

「嗚嗚…阿爹…」

「早知道就不出徑城了!總比現在和我相公天人永隔的強!」

「兒啊!我的兒啊!娘…不活了,娘這就來陪你啊!」老婆子說完就要往旁邊人杵着的鋤頭上撞,還好那人急忙收起來了,老婆子也給群眾拉住了。

「格老子的,俺吃飯的傢伙呢!真晦氣!」

方念恩心下靈機一動,清了清嗓子喊道:「各位!聽小女子有一提議,既然前後有虎狼等我們自投羅網,不如我們從兩側走,出了此灣至群山環繞,可走小道再尋生路。」

在場會鳧水的人躍躍欲試了起來,彷彿就看到了生的希望。

「對啊對啊!我們可以游水!」

這時一位長須老者走了出來:「小姑娘,兩側皆是水路,游出此灣確實是好主意,但各位老弱婦孺不會鳧水的人大有所在。」

此時底下眾人唧唧歪歪了起來,其中不少人都在咬耳朵抱怨。

「這些年輕人們走了,丟下我們這些女人自生自滅嗎?」

「對啊,對啊!」

看場面又亂了起來,知道自己又得解釋一番了:「各位可否都將自家的傢伙事兒帶上?」

不少漢子出聲回應:「帶了!」

「可有會划船的?」

一位老漢舉起了手:「有!老夫在水上划了三十年了!」

「那就好,可以就地取材,土匪埋伏之地離這稍有距離,有沒有膽子大的,可跟我沿着去往清城道上砍下一些竹子,做一些竹筏?」

此時不少人猶豫了,因為誰也不知道土匪到底埋伏在前方哪裡,但凡被發現了就是死路一條。

方才那位書生站了出來:「小生願意陪姑娘走一趟。」

「俺也願意!」這是方才那位褲兜揣餅的兄台。

緊接着不少人也願意一起去探路取材,方念恩也沒有帶很多人,加上她還有四人帶上工具就準備出發了。

此時一位約莫十歲的少年扯住了那書生的袖子,書生看了看眾人介紹道:「這是胞弟,家中突遭變故,有些膽怯。」

接着在那小少年耳畔說了些什麼,才叫他鬆手,不過臨走時方念恩總覺得那孩子一直盯着自己。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穿書後!天天都睡不好》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