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穿書後我四處逃亡
穿書後我四處逃亡 連載中

穿書後我四處逃亡

來源:google 作者:超愛吃米粉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武俠修真 蘇雲清 謝運生

21世紀的苦命高中生蘇雲清,高考結束當晚意外失足落水穿書到一本爽文小說里穿書對象還是個跟自己同名同姓的草包炮灰穿書任務是阻止反派黑化,但事情的發展越來越詭異原書中的男主本來一心搞事業現在:雲清,我知道你一直心悅我,我願意,我們做道侶吧蘇雲清:??說好的搞事業呢?原書中完全沒有感情線,一心想着報仇的反派現在:師弟,能不能抱抱我蘇雲清:!!!此時不跑更待何時,他穿書來是為了自由美好的幸福生活啊,不是來談戀愛的啊喂展開

《穿書後我四處逃亡》章節試讀:

蘇府不愧是江城最豪的宅院,雖然佔地面積大但修建的格外別緻精巧,院內造景也是堪稱一絕,各處假山錯落別緻,儼然一副江南水鄉的模樣,雅緻又精美。

謝運生被帶着彎彎繞繞走了好一會才到蘇雲清居住的地方雲清閣,門口栽種了不少名貴花品,這個季節開的正盛。

走進裡屋,入目所及從擺設到桌椅床品都極盡奢華,與院外的裝扮截然不同,艷俗到令人觸目。謝運生微微弩起眉頭,看了眼正四處走動的謝運生。

謝運生光顧着把人帶回來,此刻正捉摸着把人放哪,既不能離得太遠,也不能放在身邊。

有了,「小風,快找幾個人把我隔壁的廂房收拾一下。」

「來嘍,小的這就去叫人,少爺還有什麼別的吩咐嗎?」

來人是個十六七歲的少年,臉頰圓潤稚氣未脫,名叫林風,是蘇雲清的貼身僕人。

「額……你再叫人給我準備點熱水吧,我想洗澡了,兩天沒洗身上臭死了。」說著低頭聞了聞,難受的皺起了鼻頭。

小風答完正準備走,剛轉過身,便被蘇雲清重新叫住,「你把他也帶下去吧,收拾出來的屋子就是給他住的,他是我朋友,有什麼要求你們都盡量滿足他。」

說完又轉身看着謝運生,「那個謝大俠,哦不謝修士,您先下去療傷,我呢梳洗完再去找您,您看行嗎?」

謝運生見蘇雲清對自己一副謹小慎微的模樣不知為何心裏很不是滋味,但表面上仍裝出一副友好的模樣,客氣應下,然後跟着小廝離開。

謝運生一走,蘇雲清立刻鬆了一口氣,周遭的空氣好像都流動的格外順暢。

洗澡時蘇雲清到底還是不習慣被人看着,屏退了下人,坐在浴桶里身心舒暢,他舒服的眯起了眼,向後一靠,脖頸枕在浴桶邊沿。

腦海中不禁回想起現實中的世界,他此刻仍然覺得這一切像做夢一般,一覺醒來他還是那個剛畢業的高中生,他還要和朋友一起去畢業旅行,去自己想去但一直找不到機會去的城市,去他理想中的大學。高考填志願時他瞞着父母偷偷報了一所很遠的大學為的就是脫離他們的控制,沒想到現在再也見不到了。

想着想着蘇雲清鼻尖一酸,眼眶中的淚水抑制不住滴落下來。

一滴……

兩滴……

數不清的淚水順着眼眶傾瀉而下,蘇雲清雙手捂着臉哭的像個無助的孩子,好似此刻才真正意識到自己再也回不去了。

水溫慢慢涼了下來,蘇雲清終於漸漸止住了哭泣,他洗了把臉,擦乾身上的水珠,換了件素色衣衫,又坐在床上平息片刻這才走向謝運生所在的房間。

蘇雲清站在門外正準備推門進去,想了想還是抬起手敲了敲門。

「進。」裏面傳來謝運生沉穩不帶一絲情緒的聲音。

蘇雲清推開門,見謝運生穿着一雪白的寢衣坐在床邊打坐,傷口也像是重新包紮過的模樣,看樣子大夫已經來過了。

他正準備開口跟謝運生商量接下來的計劃,沒想到謝運生一開口就打斷了他的思緒。

「你剛剛是不是哭過?」

明明是疑問的句式,但謝運生一臉篤定的看着他,分明就是已經認定了他剛剛哭過。

見他不答謝運生又說道:「你眼睛都哭紅了。」

蘇雲清立馬揉了揉眼睛,「唉,我能有什麼事啊,實不相瞞,我剛剛洗澡的時候不知怎麼就想到了你,明明什麼都沒做還被人誣陷至此。」

「一想到這,我這個心吶,就疼的喘不過來氣,你放心我一定幫你抓到真兇。」說著蘇雲清拍了拍胸脯,一副大義凜然的模樣。

謝運生聽了他這番說辭忍不住想翻白眼,他扶了扶額頭閉着眼睛不再說話。

蘇雲清見謝運生一副不願意同自己交談的模樣,連忙大步走到他身邊,坐在床邊然後自顧自的說出了自己的計劃。

「要不你就留在我家養傷,我明天去外面打聽一下情況,順便去浩瀾宗找宋星瀾看看能不能找到什麼線索。」

聽到蘇雲清要獨自一人去找宋星瀾,謝運生立即睜開眼睛,死死地看着蘇雲清,那眼神活像即將被拋棄的小狗。

蘇雲清猛地被他這麼盯着,一時間緊張的忘記了呼吸,心臟也像停止了跳動一般,整個人就這麼呆坐着。

「我要跟你一起去。」

就在蘇雲清快被自己憋死時,謝運生開了口。

「啊!你也要去,不是我說你不知道現在天元門正滿世界抓你嗎?浩瀾宗估計也派人找你呢,你跟着我去這不是自尋死路嗎?」

蘇雲清是真的急了,這反派怎麼回事啊,他自己想找死我不攔着,可他死了我這任務就完不成了啊。攤上這麼個任務對象,蘇雲清覺得自己一定是上輩子炸了銀河系,不然為啥今生這麼命運坎坷啊。

「你不是說喜歡我嗎?那我自然不能放任你單獨去找那個宋星瀾,不然你和他私奔了我怎麼辦。」

蘇雲清看着謝運生面無表情的說出這番話,簡直要懷疑這反派是不是和自己一樣也被魂穿了,不然怎麼能說出這種話,而且字裡行間蘇雲清還品出了點莫名的嬌羞,這算怎麼回事啊,這人真的直嗎?

「行吧,但你得答應我每天要斂去一身修為,而且要聽從我的指揮。」

「我答應你。」

正事終於談完,蘇雲清已經累的哈欠連天。

「啊~」又一個哈欠後,蘇雲清眼角都被逼出了淚,他擦去眼角泛出的淚水,一臉睏倦的看着謝運生道:「時間也不早了,你在這好好休息吧,我實在熬不住了,其他事情我們明天路上再談吧。」

說完也不等謝運生的反應,蘇雲清直接站起身,搖搖晃晃地走出門。

謝運生看着蘇雲清一臉困極了的模樣,走路也極其不穩,邁過門檻時還險些被絆倒,幾乎要伸出手去抱他,但對方很快就穩住身形,離開了他的視線。

謝運生看着他離開的方向,輕輕勾起了嘴角,眼裡溢出的是他不曾察覺的溫柔,他一顆冷硬多年的心像被一根羽毛掃過般,柔軟了片刻。

這邊,蘇雲清跌跌撞撞才走到自己房間,踢掉鞋子,衣服也來不及脫就往床上一趴,竟是立馬就睡了過去。

大抵是白日趕路實在辛苦,晚上又大哭了一場體力已經到了極限,他覺得自己八百年沒這麼困過了。

「少爺,起來用早膳了,那位謝公子已經等候多時了。」

蘇雲清早上是被人叫醒的,這一覺是他穿書來睡得最踏實的一覺了,醒來也覺得精神飽滿。

「哦,好。我這就起床洗漱。」

洗漱完在餐桌上再見到謝運生時,對方已經換了一件普通人穿的粗布衣裳,不看臉確實沒那麼打眼了。

蘇雲清禮貌的打了個招呼就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吃了起來,填飽了自己的五臟廟後就開始和謝運生商討今天的計劃。

他打算到浩瀾宗找到宋星瀾,人家是男主,只是因為一時怒氣才會誤傷了謝運生,只要自己稍微引導一下,憑他的男主光環還怕找不到真正的兇手嗎?

蘇雲清在心裏盤算着自己的小九九,表面上仍裝作一副謹慎的模樣對謝運生道:「今天我倆分頭行動,我負責到浩瀾宗打探消息,你就在外面接應我,怎麼樣?」

蘇雲清噼里啪啦的說完自己的計劃,便眨着一雙星星眼一臉自豪的看着謝運生,彷彿只要對方不答應,他立馬就能哭出來。

雖然不想讓蘇雲清單獨和宋星瀾見面,但謝運生也不想做的太明顯,他怕把蘇雲清逼得太緊會適得其反,只得答應下來。

就在這時小風拿着一疊符紙跑着進來,「少爺您讓我買的傳送符來了。」

「太好了,這下我們出行就方便多了。」

蘇雲清也是在獲得了原身全部記憶後,自己慢慢消化時才發現原來還有這種能使人瞬間移動的符咒,這樣即使不是修鍊之人也能瞬間到達自己想去的地方。

只不過這個符咒超級貴,一般人輕易消費不起,不過蘇府可是有富可敵國的錢財啊,這區區幾張傳送符還是不在話下的。

不過這個符咒也是有使用限制的,一人一日只可使用三次,而且設了結界的地方不能傳送,傳送距離也有限制,太遠的距離需要一次使用兩張,總歸是沒有修鍊之人御劍或者法陣來的方便。

蘇雲清暗暗下定決心,等到自己完成了這破任務,一定要學會御劍和傳送的陣法,這樣自己想去哪就去哪,他要在這有生之年游遍整個世界,彌補讀書時的遺憾。

「準備好了嗎,你來抓着我的胳膊,我們先傳送到浩瀾宗附近。」蘇雲清握着符紙朝着謝運生招了招手。

下一刻,一雙骨節分明的手牢牢地抓住了他的手腕,蘇雲清覺得有些不舒服,掙了一下手腕想讓對方抓着自己的胳膊,但動了動手腕發現根本掙脫不開,看謝運生一臉不想說話的樣子,趨於反派本能的害怕,蘇雲清明智的選擇了閉嘴。反正幾秒鐘就到了。

他捏緊符咒,在心中默念了想要去的地方,瞬間,符咒發出了耀眼的白光,然後他感到身體一陣熟悉的搖晃,再睜開眼睛就到了一條陌生的街道。

蘇雲清低頭一看,手上的符咒已經消失不見了。

他走了兩步,發現謝運生還抓着他的手腕,絲毫沒有要放開的意思。心裏一陣哀嚎,這反派是不是有什麼愛抓人手的癖好啊,不然為啥老逮着自己不放啊,我又不是他仇人。

他悄悄扭了扭手腕,企圖掙脫出來。

謝運生察覺到他的小動作,立刻捏緊了幾分,「這裡人多,我牽着你不容易走散。」他臉不紅心不跳,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

蘇雲清抬頭看着他,扯着嘴角,笑的比哭還難看,沒辦法誰讓自己打不過人家呢,有苦也只能往肚子里咽。

蘇雲清帶着謝運生一路走一路問,路上看見不少修仙門派的弟子,看他們的模樣似乎是在找什麼人,不消說,八成找的就是正握着自己手腕不放的人。

幸好剛剛看見賣斗笠的攤子,蘇雲清急中生智買了兩個,自己和謝運生一人一個,一個人戴容易被查,但兩個走在一起的人戴反而不會引起他們的懷疑。

好不容易找到浩瀾宗,蘇雲清拉着謝運生找到一個偏僻的角落,取下斗笠,趴在牆邊看門口的情況,雖說浩瀾宗跟天元門比不過一個微不足道的小門派,但實際規模並不小,蘇雲清估摸着這佔地面積,門下弟子少說也得有兩三百百人。

門口還守着幾個弟子,看着都不怎麼面善啊,不知道等會要怎麼混進去。

正當蘇雲清思考着要怎麼混進浩瀾宗時,突然背後伸過來一隻手攬住自己的腰向後一帶,蘇雲清還沒喊出口就被對方捂住了嘴。

沒過幾秒有兩個穿着浩瀾宗弟子服的人從他剛剛探出頭的那街走過,蘇雲清不住後怕,還好謝運生髮現有人經過,不然他們兩個大招旗鼓的跑到人家地盤上,被發現了准沒好事。

不過現在這個姿勢也太怪了吧,謝運生一隻手攬着他的腰,另一隻手捂着他的嘴,他此刻後背緊緊貼着牆,面前就是近在咫尺的謝運生,進退兩難啊。

他口不能言,只得使勁拉着謝運生的衣服,兩隻眼睛瘋狂眨着企圖讓對方明白自己的意思,趕緊放開他,但誰來告訴他反派這一臉痴迷的眼神是怎麼回事啊!

「嘀~反派好感度加5,剩餘積分11,請宿主繼續保持哦。」

系統聲突如其來的響起,蘇雲清還來不及反應又消失的無影無蹤。

怎麼每次這種奇怪的時候就加好感度啊!如果當初蘇雲清只有三分懷疑反派是gay的話,現在已經提升到六分了。

謝運生左手攬着蘇雲清柔韌的腰,一隻手就能把對方完全圈在懷裡,右手捂着他的嘴,觸感是柔軟的,他的臉很小,一隻手就能遮住大半張臉,只露出一雙狡黠靈動的杏眼,離得這樣近,他又聞到了那人身上獨有的甜軟的香氣。

他感覺全身的血液都涌動了起來,心臟瘋狂鼓動着,他看着蘇雲清,好像自己又回到了做乞丐的時候,蘇雲清就是那顆被別人奪走的糖,他就原本就該是屬於自己的,任何人都不能搶走,任何人都不能。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穿書後我四處逃亡》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