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書炮灰女帝:滿朝皆為裙下臣
穿書炮灰女帝:滿朝皆為裙下臣 連載中

穿書炮灰女帝:滿朝皆為裙下臣

來源:google 作者:變成花的雲朵君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變成花的雲朵君 古代言情 顧念姝

【系統穿書架空萬人迷曖昧向女強慢熱成長流】一朝穿越,顧念姝穿成了自己年少無知時寫的狗血瑪麗蘇古言小說里爹不疼娘不愛的炮灰傀儡女帝,綁定苟活系統001後「戰戰兢兢」地扮演柔弱無害小白兔在皇宮生活,偶爾偷溜出宮吃美食,喝美酒,摸……咳咳,看美人,玩鷹斗狗,悠遊自在然而亂世將起,她被推舉至無上的皇位,去做那傀儡君王……什麼?!奸佞蠅營狗苟,尸位素餐?武將功高過主,包藏禍心?世家任人唯親,為禍一方?邊疆戰亂不休,蠻夷虎視眈眈……完了完了,皇位不保,總有刁民想害朕!顧念姝:好不容易從憨憨帝姬混到女帝,我要給自己寫一個大大的慘字qwq簡介無力orz,前期沙雕幼稚向,中後期主角慢慢成長,全文偏gb向,系統是插科打揮的小寵物背景板,不喜勿入,謝謝展開

《穿書炮灰女帝:滿朝皆為裙下臣》章節試讀:

小院內。

夏日的陽光異常灼熱,一人一鬼躲在傘下。

「唉——」這是念念今天第n次捧着臉長吁短嘆。

「你又想做什麼?」顧念姝只恨碰不到阿飄,不然憑自己前世的武力,打也要打服這個熊孩子。

說不上是傻得可愛,還是大智若愚。

反正念念的小願望達成了。

念念成功拉着顧念姝在皇宮中放縱了一番,爬樹戲水玩泥巴偷吃……該做的惡作劇也都做了。

念念作為一隻合格的阿飄是沒有什麼太大問題,顧念姝不一樣啊……

生而為人,我很抱歉!

顧念姝欲哭無淚,在一干宮女太監看小傻子的同情眼神下,她毫(非)不(常)情(開)願(心)地將面前的沙子堆成沙雕,還在沙雕旁邊栽下一朵白色野花。

顧念姝突然覺得自己就是一個大冤種。

呵呵,作為一個靈魂已經成年的人,這特么就是奇恥大辱哇——

「姐姐,你的沙子堆歪了。」

「哪兒呢,哪兒堆歪了?」嘻嘻嘻,堆沙雕真好玩~

嗯,果然沒有人能夠逃脫真香定理。

旁觀了一切的系統001:「……」自己的宿主莫非是被下了降智buff?!

多大的人了,幼不幼稚!

可惡,玩沙子竟然不叫上它。qwq

咱就是說,系統隨宿主了。

一個時辰之後,顧念姝拍拍手,搓掉沙子,意猶未盡。

她抬頭望着方方正正的高聳着的宮牆,湛藍色的天空彷彿也被切成了嚴肅的圖形。

「念念你從來沒有出過宮嗎?」顧念姝站起身,將傘偏向蹲在地上的念念。

「嗯?」念念歪着頭,思考了一會兒,「沒有哦。」

「母妃說這叫……規矩?」

「我之前看到過一個白頭髮的老嬤嬤,母妃說老嬤嬤她一輩子都沒有出過宮門呢。」

念念露出淺淺的微笑,一副天真的表情:「不過我已經滿十歲啦,母妃說我十歲之後變成大人就可以和她一起出宮玩了!」

「是呀,念念,我告訴你外面的世界可好玩啦~ヾ(Ő∀Ő๑)ノ」顧念姝誘哄道。

系統001:「……」宿主你很像要拐小孩的騙子啊!

「外面都有什麼?」(=゚Д゚=)?念念好奇地問道。

「嗯,讓我想想……有很多好吃的。」

「哇——」

「還有很多好看的表演!」

「哇塞——」

……

「哦,還有妖精打架!」

「嗯嗯!」

系統:啥呀,啥妖精打架,展開說說,我不缺這一點流量……哎,不對,你不對勁,特么老不正經,你給小孩說什麼呢?!

顧念姝:「嘻嘻!」我沒有說什麼呀~

系統:「……」少給我在那嬉皮笑臉!你又不是真傻!!(▼皿▼#)

001默默打開宿主的信息面板,目光在宿主lsp屬性爆表上停留了很久很久……

系統:「……」打擾了,顧車神。

念念把自己亂糟糟的小啾啾重新紮好:「姐姐,我可以和母妃一起出宮嗎?」

「我感覺她待在宮裡好像並不開心。」

傻姑娘。

顧念姝從空間拿出隱形斗篷,笑着說:「今天先陪你出宮玩。」

「嗯,謝謝姐姐。」念念禮貌道謝。

【宿主你怎麼這麼寵她?】系統001不自覺吃味。

【有嗎,系統你吃醋了?】顧念姝調皮地反問。

琉璃瓦,朱漆門,同台基,不知捆住了多少人的一生。

就當是,她陪着一個傻姑娘放縱。

就當是,她圓了女孩的一個夢,帶女孩去看看高牆之外的世界。

就當是,她對自己創造出來的世界的第一份善良。

僅此而已。

人生幾大幸事,吃喝玩樂。

且不談一人一鬼披上系統空間出品的隱形斗篷,並從狗洞偷溜出宮的二三事。

只說花花世界迷人眼,看得一人一鬼直發愣。

顧念姝肚子空空,饞得直盯着街上的糖葫蘆看,一掏兜,哦豁,口袋都比臉都乾淨。

大意了。

啥也沒帶。

顧念姝抱住弱小無助但很能吃的自己,小小一隻蹲在街邊的角落,腳邊是一隻缺了口的碗。

她暗自神傷——為那些年自己沒有小錢錢而吃不到的美味糖葫蘆。

「哐當!」一聲,幾枚銅錢落入破爛的碗中。

她一抬頭,就看見一位婦人憐憫的眼神。

顧念姝:「……」她是不是應該適當辯解一下自己不是乞丐?

「趕緊拿去吧,可憐的孩子。」面前的孩童眼神清澈(顧念姝:嗯?),婦人心中不忍,又從油紙包中拿出一個白胖的饅頭遞給她。

顧念姝:「???」聽我說,謝謝你,因為有你……

身體雖然變小,頭腦依舊靈活的顧十歲當即揚起一個標誌性的甜甜的笑容,接過好心人的食物,撿起碗中的銅板,禮貌地道了聲謝。

婦人在心中感嘆着貧家小孩生活不易,悄然走遠。

圍觀群眾顧.阿飄.念念:「(=゚Д゚=)?」

同樣被顧念姝的騷操作嚇到的系統001:宿主,你可長點心吧!你不要臉,我還要呢嗚嗚……

迅哥有一句話說得好:人不要臉,天下無敵。

呵呵,臉是什麼?

姐不在乎。

想我顧念姝前世也是遭受過社會毒打的小年輕,早已練成獨門絕技——厚臉皮。

她嘿嘿一笑,把饅頭分成兩半,說道:「瞧瞧,還是好心人多,一天的飯這不就有了嘛。」

饅頭加涼水,賽過大長腿~

顧念姝擦去嘴角感動的淚水,張開櫻桃小嘴,幾口就吃下了半個饅頭。

她意猶未盡,眼睛滴溜溜一轉,招呼愣在半空中的念念到自己身邊。

「念念,姐姐我告訴你一個發財的小秘密,你千萬不能和別人說哦。」

青天白日,朗朗乾坤,她和念念在街邊「大聲密謀」,商討騙錢……啊,不是,商討個體戶快速發財大計。

「如此這般,如此這般……」

「妙哉,妙哉~」一人一鬼相談甚歡,不時發出杠鈴般的笑聲。

幸好系統自帶屏蔽消音功能,而且顧念姝和念念還披着降低存在感的隱形斗篷,否則有誰不經意間路過街邊,聽到這奇怪的笑聲都會被嚇一跳。

「系統,你那邊支持賒賬不?」顧念姝興奮搓手手,「給我的發財大計搞一點投資唄。」

「宿主,你犯法了你知道嗎?」系統一邊說著義正言辭的話,一邊從系統空間內掏出一個小攤。

害,沒辦法,誰叫它系統001就獨寵這屆宿主呢。

「厲害!還是統子最牛b!!」她笑嘻嘻地找了個地方擺好小攤,化身誇誇群群主,各種誇系統的詞語和句子不要錢似的輸出。

誇得暫時沒有實體的系統都覺得有些害臊。

「真的嗎?我果然是最棒的系統!」(//∇//)系統捂臉害羞jpg.

「當然了,你是最棒的統子了。」顧念姝語氣溫和。

害,沒辦法,誰讓她是最寵系統的宿主呢。

叉會兒腰~╮( ̄▽ ̄)╭

於是乎,今日的街道上又多了一個神奇的小攤。

「前面這那位帥哥請留步!」穿着不太合身的大褂,嗓音清脆的小孩忽然喊道。

一位身高八尺,面容俊朗,如同番茄讀者一樣帥氣美麗大方的男子聞言果斷停住腳步,好奇地看向顧念姝。

「兄台可是xx人士?」

男子瞪大雙眼,驚訝道:「你啷個曉得我是哪裡嘞(你怎麼知道我是哪裡的)?」

「兄台天庭飽滿,相貌堂堂,學識淵博,想必故鄉人傑地靈,才能滋養出您這位人才啊。」顧念姝笑道。

「這個倒是,我家裡頭啥子都好。」男子走近小攤,「你個女娃兒,啷個小就出來擺攤攤了(你這個小姑娘,這麼小就出來擺攤了)?」

「你賣啥子東西,我可以買點。」男子說罷,掏出裝錢的荷包。

「我這小攤,我不是什麼大的買賣,最注重的是名聲。」顧念姝調皮一笑,「兄台,我給你算一卦,靈,你給我十枚銅錢就好;不靈,我砸了自己的招牌,還給你二十枚銅錢,你看成嗎?」

「不行不行,咋個能拿女娃兒你的錢哦。」男子擺擺手,「你給我隨便算一卦,講點吉利話就可以啰。」

顧念姝故作高深,左右踱步,開口道:「哎,兄台胸襟寬闊,當真讓人佩服,可師門自古以來都是這條規矩,實在是不可違抗……」

男子好奇詢問道:「不知小友師承何處?」

「我師承聖火喵喵門。」顧念姝一頓,接着忽悠,「門內弟子窺看天機,只為尋求大道。」

聖火喵喵門,自己為何從未聽過?

男子皺眉,自己寒窗苦讀十餘年,兩耳不聞窗外事,終究被束縛住了視野。

他想起自己年幼時,學堂內夫子提到的一句話:讀萬卷書,行萬里路。

自己雖讀聖賢書,可從未行過萬里路啊。

男子眼神一亮,大徹大悟。

「多謝大師提點,我悟了!」男子面色一喜,匆匆忙忙將十枚銅錢塞入顧念姝手中,隨即風風火火地走了。

嗯,走了。

顧念姝將還在斟酌的話吞進肚裏。

人生的第一桶金,來得如此容易?

還有腦補是病,要治儘早。

「真有那麼靈?」

「聖火喵喵門是什麼?好奇怪的名字……」

……

圍觀群眾嘀嘀咕咕。

「哼,江湖騙子!」人群中一個看起來九歲左右的男孩擠到吃瓜群眾的前排,出聲道。

靠哦,哪裡來的熊孩子?

顧念姝尋着聲音看去,頓時被男孩……身上的金銀珠寶等等吸引住了眼球。

嘖嘖嘖,看這華麗的衣服,看這珍貴的玉飾……

媽耶,這就是土豪散發的光芒嗎!

京都不愧是京都,一塊磚頭砸下去,十個裏面有九個是富家子弟。

請務必讓我搞(坑)投(你)資(錢),謝謝。(´。✪ω✪。`)

顧念姝眼冒綠光,就差流哈喇子了。

馮子墨今日是隨家中的護衛出的門,沒想到在天子腳下的京都,讓他發現了一個招搖撞騙的騙子。

他對上「小騙子」垂涎三尺的目光,有些害怕地往後退了一步。

不對啊,他慫什麼?

馮子墨握緊腰間的佩劍,想到話本里俠客的話,清了嗓子,抬起下巴,十分中二地取下腰間佩劍,指着顧念姝,義正言辭地說道:「青天白日,朗朗乾坤,天子腳下,豈能容你這等江湖騙子放肆!」

顧念姝:「……」完了,我替人尷尬的毛病犯了。

少年你那麼中二你家裡人知道嗎?

隱藏在人群中的護衛們:「……」謝邀,馮家的這位小主子已經不是第一天這樣了,習慣就好,習慣就好。

「大俠,大俠!我上有八十歲的老母,下有三歲的侄兒,你大人有大量……」她捂住臉嚶嚶嚶,哭得梨花帶雨。

馮子墨活了九年,哪見過這架勢啊,既被顧念姝一口一個「大俠」誇得找不到北,又被眼淚攻擊弄得束手無策。

「哎,你別哭啊,我,我不是故意罵你的……」馮子墨結結巴巴地解釋。

「嚶嚶嚶……」

「對不起啊,我請你吃糖葫蘆你別哭了好不好?」馮子墨拿出銅板買了一串糖葫蘆,遞到女孩面前,哄道。

「好啊好啊。」顧.吃貨.念姝收住眼淚與嚎叫,接過糖葫蘆塞進嘴裏嚼吧嚼吧,「謝謝啊,兄弟!」

「這樣吧,我給你算一卦,準的話你就放過我唄~」

系統001:「……」md,你也是個愛演的戲精!騙小男孩有意思嗎?!

顧念姝只想說,騙一個土豪小男孩確實挺有意思的。

馮子墨愣着,還沒從女孩的迅速變臉緩過神,也沒認真聽,下意識點了點頭。

「嘿嘿,你附耳過來。」顧念姝揩去糊在嘴邊的糖渣,一手抓住男孩的後領子,一把將人薅過來。

顧念姝湊近他的耳邊,說:「你是馮家的幼子?」

「你,你怎麼知道?」

「哼哼,山人自有妙計。」我才不會告訴你我看到了你的家族腰牌呢。

「我還知道——」

「你還知道什麼?」馮子墨有些緊張。

「你喜歡看話本,但你的父母卻沒收了你的話本。」

馮子墨睜大眼睛,「你怎麼知道我娘昨天才丟了我新買的話本……」

傻孩子。

顧念姝眼神複雜,趁馮子墨沒注意,摸了一下他聰明的腦殼,我還沒說啥呢,你自己就全抖落出來了。

在暗處觀察的護衛們:「……」小主子啊,你可長點心吧!

「你好厲害呀,你怎麼什麼都知道!」馮子墨越想越覺得顧念姝是話本里寫的隱士高手。

馮子墨眼睛發光,興奮地問道:「聖火喵喵門還缺弟子嗎?」

??

孩子,你不對勁。

雖然她臉皮是厚了點,但她還是秉持着要愛護祖國未來花朵的理念,所以……

「不缺,謝謝。」哎,只要我拒絕的夠快,尷尬的就不是我~

男孩肉眼可見地失落,「你不收我當徒弟,我,我就……」

「你就幹嘛?」

馮子墨深吸一口氣,下一秒用儘力氣喊道:「抓小孩啦,你個大騙子!不要臉!!」

「抓小孩了——你個大騙子,拐小孩的大騙子!!」

靠,算你狠!不知道拐子人人喊打嘛?

顧念姝連忙捂住他的嘴,腳底抹油,「呲溜!」一下帶着個小麻煩竄進小巷子。

七拐八拐,顧念姝都快把自己都轉暈了。

「抓小孩了——你放開我,騙子!」一路上這小孩還在大喊。

顧念姝停下腳步,起了些逗弄的心思,毫不客氣地威脅道:「你再吵的話,我就把你抓去山寨里做我的壓寨小郎君!」

「我不要做壓寨小郎君!」他通紅着臉反駁。

「那你就當我的童養夫好了。」

「我不要!」

「你這也不答應,那也不答應,慣的你。」顧念姝翻了一個白眼,還想繼續逗逗他。

「我可是一隻大妖怪,現在要抓一隻細皮嫩肉的馮家的小孩去煲湯,桀桀桀桀~」她陰沉着臉,發出怪笑。

「嗚……」馮子墨嚇得眼淚汪汪,捂住自己的嘴巴,「我不喊了,你不要吃我。」

「桀桀桀桀,你叫吧,你叫破喉嚨也不會有人過來的。」顧念姝走上前,雙手捏住他帶着嬰兒肥的臉,狠狠欺負了一番。

「唔,放開我……」馮子墨後知後覺自己又被這個人騙了。

「好啊。」過了一把捏你小肥臉的癮,顧念姝心情美妙地放下手。

馮子墨揉着被蹂躪到泛紅的臉,嘴一癟,扭過身子背對着她,自己在路邊生悶氣。

《穿書炮灰女帝:滿朝皆為裙下臣》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