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穿越林平之,開局修鍊辟邪劍譜
穿越林平之,開局修鍊辟邪劍譜 連載中

穿越林平之,開局修鍊辟邪劍譜

來源:google 作者:月不語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月不語 林平之 武俠修真

【武俠+笑傲江湖+爽文】穿越成林平之,面對着宿命武技:《辟邪劍譜》欲練神功,必先自宮!拜入華山之前,林平之咬牙修鍊了它!岳不群:平之的武功,為何增長得如此快速?令狐沖:林師弟的練武資質,真是天下罕有!岳靈珊:小林子,為什麼你的皮膚越來越好了,身上還有一股脂粉氣?林平之:我的練功方式,誰也想不到!展開

《穿越林平之,開局修鍊辟邪劍譜》章節試讀:

林平之,十八歲。

身份:

福威鏢局少鏢頭。

武技:

辟邪劍法(駕輕就熟),翻天掌法(略有小成),銀羽箭(初學乍練)。

內功:

家傳內功(後天二層)。

武功評價:

三流末等。

命運推演:

得知兒子被殺的消息,余滄海立即動身,趕往福威鏢局進行報復。

半個時辰以後,余滄海潛入鏢局,以摧心掌殺掉白二。

之後,鏢局內的其它人,相繼被余滄海暗殺。

林震南夫婦大為驚恐,攜林平之潛逃出城。

卻被余滄海的三名弟子追上,被一網成擒。

喬裝易容的勞德諾與岳林珊打抱不平,現身救下林平之,令其隻身逃脫。

福州城外,野店之前。

一名英俊青年呆立原地,神情恍惚。

在他面前,躺着一具蜷縮的屍體。

青年周圍,站着福威鏢局的史、鄭二位鏢頭,趟子手陳七、白二。

「少鏢頭怎麼了?」

「應該是初次殺人,有些不太適應。」

「江湖兒女,總要經歷這些。」

「要不要喚醒少鏢頭?」

「先等等,由得少鏢頭自己緩一緩。」

對於周圍的低聲議論,林平之充耳不聞。

此時,他的心中,充滿了不可置信。

就在剛才!

他的腦子裏面,猛地湧現出許多記憶,以及一面形態古樸的銅鏡!

那些記憶顯示,他曾經生活在另一個世界。

前世記憶的最後,是他正在路上行走。

突然間,有什麼東西從天而降,恰好砸在他的腦袋上。

他頓時就失去了意識!

不出所料的話,他從那時就穿越了。

穿越到這個世界,變成了林平之。

問題是!

他這個林平之,與他前世看過的《笑傲江湖》裏面的林平之,身世一模一樣!

這說明,他穿書了!

那麼!

《笑傲江湖》那本小說的劇情,一定就會發生。

根據劇情——

剛剛被他殺掉的青年,正是青城掌門余滄海之子,餘人彥。

此時,和餘人彥同來的賈人達,已經逃回去報信去了。

余滄海的猛烈報復,馬上就要降臨!

接下來,他將失去父母,失去一切,淪為乞丐!

而這,僅僅是他那悲慘命運的開端!

整部《笑傲江湖》裏面,林平之就是第一配角,最慘的配角!

可惜的是,前面的十八年,他始終沒有恢復前世記憶,活得稀里糊塗,完全活成了NPC!

好在!

剛才他在殺人的時候,不知道滿足了什麼條件,解鎖了前世記憶。

這就給了他一些機會。

對了!

還有這面鏡子!

林平之強烈懷疑,前世砸他腦袋的,就是這面破鏡子!

心念一動,鏡子翻轉到了背面。

這一面平平無奇,僅有三個古拙的篆體字:

【演天鏡】

單憑這東西能夠出現在自己的腦海里,就說明了它的神奇。

根據鏡面內容來看,這東西能夠推演未來。

那麼!

距離余滄海的報復時間,就只有半個時辰了!

第一時間,林平之就想到了逃跑。

畢竟!

三十六計,走為上計!

至少,他個人是有機會跑掉的。

但是,他馬上就想到了父母。

這一世的林震南夫婦,就是他的生身父母。

父母對他的溺愛,那是實實在在的。

即使他恢復了前世記憶,卻也抹殺不了這一世的記憶和情感。

拋下父母直接逃命,他做不到!

不過,如何救出父母,這是個問題。

原著劇情說明,為了謀奪林家的《辟邪劍譜》,余滄海早就來到了福州城。

也是因此,當其子餘人彥被殺以後,余滄海的報復很快就到了。

不出意外的話,此時的福威鏢局,早就處於青城派的監視之中。

所以,鼓動父母逃跑,那是完全不現實的。

時間實在是太短了!

去請外人幫忙也來不及。

短短時間之內,林平之的腦子裏面,閃過了無數念頭。

最終,他想了一個不是辦法的辦法。

去將《辟邪劍譜》取來。

萬不得已之時,將那東西交給余滄海。

當然,為防余滄海滅口,還得想想辦法。

「少鏢頭,這具屍體怎麼辦?」

白二的話,打斷了林平之的思慮。

林平之這才意識到,眼前還有一個爛攤子。

原著之中——

林平之等人商議了一陣,把餘人彥的屍體埋到了野店的後院里。

毫無疑問,這個過程,浪費了許多時間。

林平之可不想重蹈覆轍。

他掃視眾人一眼,突然一扯陳七:「你隨我來!」

陳七莫名其妙,但還是跟着林平之去了。

在其餘人的注視之下,林平之與陳七,前後腳地進了野店後院。

過不多時,他們就出來了。

眾人一見,紛紛瞪大了眼睛。

林平之與陳七,分明已經對換了衣服。

不僅如此!

林平之還做了一些喬裝。

露在外面的皮膚,全都顯得黑了許多。

頭冠不見了。

眉毛也變粗了。

先前的翩翩佳公子形象,蕩然無存。

另一邊的陳七,則是換上了林平之的全套服飾。

然而,陳七沒有體現出半點瀟洒的風姿。

反而顯得有些猥瑣,讓人忍不住想要發笑。

「你們……」

史鏢頭待要說話,卻被林平之擺手制止了。

想起原著劇情,林平之十分清楚,酒店裡的這對祖孫,其實是勞德諾和岳靈珊假扮的。

為了給對方留個好印象,他朝眾人說道:「身上有錢的,趕緊拿些銀子出來,交給這裡的店家。」

史鏢頭略一遲疑,從懷裡取出一錠銀子,拋給了勞德諾假扮的白髮店家。

林平之又朝岳靈珊假扮的醜女拱了拱手,歉然道:「對不起,給你們添麻煩了。」

說罷,他也不去理會岳靈珊的反應,快步走出野店,叫道:「時間緊急,我們馬上離開!」

五人催動馬兒,一陣風似地離開了野店。

奔行一段,林平之帶頭勒住馬兒。

其餘眾人都有些疑惑。

不是說很着急嗎?

怎麼又不走了?

然而,他們此行出來,原本就是陪着林平之玩耍的。

只要林平之的行為還算合理,他們就只能跟着。

《穿越林平之,開局修鍊辟邪劍譜》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