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越之這日子沒法過了
穿越之這日子沒法過了 連載中

穿越之這日子沒法過了

來源:google 作者:載盈載缺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單星辰 古代言情 載盈載缺

在夜市打工賺錢的單星辰被不知道哪裡飛來的酒瓶子直擊腦門,兩眼一閉再次醒來,卻發現換了個身體,直接被搞到了古代爹沒有娘不愛,原身就是個小可憐……單星辰眼前一黑剛死了娘就要『被』嫁人,對象還是個殺人不眨眼的『高齡剩男』大將軍……單星辰眼前又一黑奇葩親戚來上門,不講道理撒潑又打滾……單星辰眼前又雙一黑未婚夫、奇葩還沒解決,大筆債務突然追上門……單星辰眼前又雙叒一黑本想靠着自身的化學專業知識,發家致富,結果——什麼?這裡都有了?……單星辰眼前又雙叒叕一黑懷疑自己得罪了穿越大神,單星辰錶示,這日子沒法過了!!!!!!展開

《穿越之這日子沒法過了》章節試讀:

單星辰被疼醒的同時,心裏不停的罵娘,到底是哪個混蛋說的砸腦袋的前面危險比較小的?怎麼她就這麼倒霉,被一瓶子砸腦門給砸死了吶!這一點都不科學!

「小姐,小姐,嗚嗚……你沒事兒吧?」

你這哭的我可不像沒事兒!

單星辰心裏吐槽完,悄悄的睜開眼睛看了一眼,一個看起來十二三歲的小丫鬟抱着她,一邊哭一邊拿着手帕捂住了她的傷口。

「燕子?」

小小聲的叫人,結果被一激動摁在了傷口上,單星辰疼的直吸氣。

「小姐小姐,你沒事吧?你醒啦?」看見自家小姐終於醒了,燕子激動的說,「顧……顧……將軍,我家小姐醒啦!」

不是,你叫他幹嘛啊?小燕子家族是遺傳不靠譜么?

單星辰心累的閉上眼睛,開始整理記憶。

原身也叫單星辰,今年十六歲,從小就被她親娘送到了鄉下,前將近十六年,她只知道自己有個娘,一年能見到那麼一兩次人,一次最多見個三五天。直到一個月前,她親娘突然派人到鄉下來接她,本以為是娘親終於想起自己了,原身歡歡喜喜的進了城。

結果見到親娘話還沒說兩句,就被告訴她已經被許給了鎮北將軍,也就是剛才小燕子口中的顧將軍,並且讓他們不日成親!

不論原來的還是現在的單星辰,第一反應都是——那怎麼行!?不過這兩位一個是感嘆,一個是敢幹。

看着記憶中原身的騷操作,單星辰現在寧願自己被一酒瓶子砸死了,而不是要在這裡收拾爛攤子!

今日是單母的頭七,單母身體一直不好,這次接單星辰回來,也是想着在她走之前把婚事辦了,可是原身不願意啊,就一哭二鬧三上吊的拖着,沒想到就是這麼巧,單母先拖不住了,一周前走了。

雖然有點不孝,但是原身確實鬆了一口氣,因為至親離世,她是要按照規定守孝三年的,這就意味着短期內她是不能成親的,她有足夠的時間想辦法逃掉這件事情。

可是……姜還是老的辣,深知自己女兒對這門婚事的不滿意程度,單母竟然留下了遺書,如泣如訴的說明了不希望耽誤女兒的大好人生,不必為她守孝,要儘快完成她的遺願——成親。

這原身也是個狠人,覺得娘親根本不愛護自己,罔顧自己的意願,所以就來了一出你不仁我不義的戲碼。她竟然在她娘頭七的當天,大批親朋前來祭奠的時刻,領着一個男人出現,並聲稱是自己的心上人,希望顧將軍能成人之美,放過她!

這事兒大家也不好說什麼,有好事兒的人去叫來了顧將軍,見到了人,也不知道原身受到了什麼刺激,竟然突發奇想,非要以死明志,逼着人家答應退親,結果沒控制住,用力過猛……被換了芯子。

回憶完所有事情,單星辰差點又暈過去,這原身真的是個奇葩,而且是得了至少十年腦血栓的大奇葩!

「小姐?小姐?小姐?」

怎麼又暈過去了,燕子納悶了,明明剛才她看見人都醒過來了啊!

不停的搖啊晃啊,單星辰尋思你個傻孩子可別喊了!被晃悠的腦漿子都要沸騰了,實在裝不下去了,單星辰只能睜眼面對現實。

看着站在堂前巍然不動的男人,單星辰心裏苦啊,原身這是給她挖了個大坑啊,一個搞不好那就是直接活埋了自己的節奏啊。

要知道這可是古代啊古代!這裡可是最看重禮義廉恥,最講究德行名聲的,原身這波操作簡直就是大逆不道,不止有違孝道還不守婦道,可以拉出去浸豬籠的!

「小姐!你終於醒啦!」燕子先是歡呼了一聲。

傻丫頭,高興的太早了,沒準一會兒又要死了。

要想活得久,就要跪的快,單星辰直接雙膝跪地,『砰』磕了個響頭,然後對顧忠笙說:「顧將軍,對不起,今日之事是我不知禮數,不知廉恥,損壞了將軍的名聲,我……」

「顧將軍……顧將軍!對不起對不起!我知道錯了!我不知道是你,我不該鬼迷了心竅,收了她的銀子替她假扮情郎!求求你放過我吧!」

單星辰話還沒說完,旁邊一個人突然爬過來,想抱着顧忠笙的大腿哭,但是估計不敢,所以趴在地上可憐兮兮的說了上面一番話。

顧忠笙看着跪在自己腳邊的這對『假鴛鴦』有點不知所措,他其實今天就是想來祭奠一下未過門妻子的娘親,怎麼也沒料到會發生這些事情,而且看起來還是一場沒有策劃好的大戲。

「顧將軍我……」

「將軍……哇……我再也不敢了!」

單星辰剛要說話,又被打斷了,她心累的嘆了口氣,腦袋直接支撐在地上,歇會兒。

旁邊這位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就是單星辰領回來的男人,這人其實是她花錢雇回來的,名叫夏安,是個守財奴,只要錢到位一切都好辦,原身就是想中他這點,所以才找了他。

夏安其實也心裏苦,他是真的不知道單星辰的婚約對象是顧將軍,不然就是再給他一百個膽子他也不敢接這單生意,他又不是嫌命長了。

顧忠笙實在看不下去一個大男人哭哭啼啼的,說道:「既是誤會,那這次就算了,萬不可有下次!」

「多謝將軍!多謝將軍!」夏安一邊道謝,一邊連滾帶爬的走了。

看見這個情形,單星辰覺得自己努力一下,應該還有救,她豁出去自己的腦門了,又磕了一個頭說:「將軍,小女無德無恥,不守婦道,自知配不上將軍,願意遠離邊城回到鄉下,潛心……修行,還請將軍成全!」

讓她因為這些事情去死那是不可能的,雖然這貨現在名聲沒了,但是好死不如爛活着,單星辰還是想苟一苟,反正……回了鄉下之後的事情也沒人能知道,怎麼修行還不是她說了算。

「念在單小姐只是初犯,又是誠心悔過,本次就這樣吧,單小姐不如在你娘親的靈前思過三日吧!」

想了半天,顧忠笙一直不知道怎麼處理單星辰,現在聽了單星辰的話,直接順坡下道了。

???不是,你既然不在意,為什麼不早點說啊!看熱鬧不嫌事大是吧!看她磕頭好玩兒是么?

顧忠笙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態度雖然拯救了單星辰,但是依然讓她恨得牙痒痒,畢竟白磕了那麼多的頭!單星辰在心裏給顧忠笙和大尾巴狼畫上了等號。

「單小姐還有事情么?」

「沒有了!」

「那我就告辭了。」顧忠笙帶着自己的下屬走了,走之前還說道,「單小姐別忘了看大夫!」

裝好人!單星辰心裏評價完嘴上乖乖的:「好的,多謝將軍!」

怎麼感覺咬牙切齒的,顧忠笙忍住好奇沒回頭,帶着小廝走了。

等人徹底走遠了,單星辰一溜煙的站起來,對其他還在的人說:「不好意思了各位,我要閉門思過了,大家都散了吧散了吧!」

這些話說的那是毫不客氣,甚至很沒禮貌,單星辰已經破罐子破摔了,反正她的名聲已經臭了,乾脆就做個惡人,反正做一個惡人可比做一個好人輕鬆自在多了,該哭哭該罵罵,幹什麼還要在乎那些沒什麼用處的名聲啊。

《穿越之這日子沒法過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