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從血夜開始的幸福生活
從血夜開始的幸福生活 連載中

從血夜開始的幸福生活

來源:google 作者:蜜蜂嗡嗡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蜜蜂嗡嗡 邱深

當一扇門悄悄遮住了太陽,當世界沒有了白天,當人們只敢出現在黑夜,當科學無法再解釋原由這個世界將是永夜,一扇緊閉的大門將世界變得詭譎異常「恭喜宿主開啟幸福人生系統!即將開始新的幸福生活!」而邱深將帶着充滿雞湯的系統在這個世界艱苦求生展開

《從血夜開始的幸福生活》章節試讀:

起床,洗漱。

邱深打着哈欠,

臨走前在飯桌上的玻璃杯下,拿起壓住的五十元錢放進了兜里。

舅舅早已經出門工作,也照常留了一天的用度。

打開門,外面一片朦朧的黑夜,已經是六月,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潮濕的悶熱。

比起前世的霧霾重污染,這個世界的夜空顯然繁星漫天,絲毫沒有被遮蓋得跡象。

來到這個世界除了變了起床睡覺的規律,似乎也沒啥特別的。

夢寐以求的超級系統也並沒有扭轉奇蹟。

「叮~出門上學感到不愉,幸福指數-1。目前幸福指數41。

對系統感到不滿,幸福指數-5。目前幸福指數36。

幸福的生活總是從自己做起,請宿主保持良好的心態再接再厲!」

你大爺的,

雖然不知道這指數有什麼卵用,但自己光是想想就給扣了6點下來,心裏難免不爽。

也曾放開自我享受生活,

但迎來的總是一次又一次殘忍的打擊。

初始60點的幸福指數,猶如過山車波盪起伏,來到了如今的地步。

生活就像XX,不能反抗那就享受吧。

「叮~恭喜宿主調整好心態,獎勵幸福指數+2,目前幸福指數38。」

.......

馬上就要高考了,學習氛圍還是非常的濃郁。

在之前把希望寄託於無用的鬼系統後,邱深早已經絕望。

現在每天安安心心的刷題備考,雖然以他中庸的成績已經註定了結局。

「叮~難題使你感到焦躁,幸福指數-2,目前幸福指數36,請宿主適當選擇放棄,有一種愛叫做放手。」

放手?放你大爺的老壇酸菜屁,

邱深聽到系統的提示更加的煩躁,一個課間測驗熬死多少腦細胞,這系統還在旁邊逼逼賴賴。

「呼~」隨着時間一到,交上試卷的邱深無力的趴倒在桌子上。

「世界如此美好,你卻如此浮躁,這樣不好,不好。」

李思奇坐到邱深的課桌上,看着他一副絕望的神情不免笑出聲來。

「別和我說話,高考不利就回家繼承億萬家業的人沒臉來安慰我。」

李思奇是經商世家,家裡的老爹早就打算讓他輟學回家經商。

不過這小子很凡爾賽的說不喜歡這種一眼就看到未來的生活。

「切,對了,那本《近代史詳解》看完沒啊,趁着沒還給圖書館給我也看看,我懶得再去借一次。」

聽着發小的話邱深有些疑惑,在他記憶中自己並沒有借過什麼《近代史詳解》來看,回道:

「什麼近代史,我記得我沒有看啊。」

李思奇翻了個白眼,自顧自的拉開邱深的書包,在最裏面翻找出了一本淺綠色書封,寫着《近代史詳解》幾個大字的書籍。

拿在手裡輕輕挑眉笑道:「吃獨食,裝失憶是吧。」

邱深有些意外,從其手中奪過,在手中翻看了起來。

裏面的內容赫然記錄著五十年前血色大門還未出現時的風致,

藍天白雲,日出晚霞,與自己原來世界記憶中一模一樣的場景。

為何看過這本書的印象一點都沒有?

「邱深!你怎麼不來兼職了?工資不想要了嗎?!」

「你誰啊?啥兼職啊?」

回到家剛剛躺倒在床上的邱深接了個電話,這人聲音很熟悉,但就是想不起來。

「你行啊,說不做就不做了?你之前的工錢別找我要了!嘟…嘟…嘟…嘟」

莫名其妙,誰啊?

邱深拿着電話彷彿想起了什麼,心裏湧起一股莫名的焦慮。

「你回來了啊。」

「嗯,舅舅,才回沒多久。」看着卧室門外站着的身影,邱深招呼了一聲。

……

邱深開始了與來到這個世界之前的同樣生活。

每天上學,放學,睡覺。

上課沒有拖堂,放學沒有打工。

但似乎血夜時的失蹤人口數據每天都在增加。

只不過每次等到睡醒後,才發現,屋裡就剩下自己一人。

就這樣度過了四天,來到了放假的星期天。

邱深準備帶着存下來的一百多元錢,和舅舅去外面玩玩再下個館子。

起床後一直待在家中等着自己繁忙的舅舅回來。

等了許久許久,都沒有他的身影。

翻了翻手機,裏面並沒有陌生的署名電話,似乎也還是原來的那些人。

「舅舅什麼時候回來啊?」

就在邱深念叨的時候,室外傳來開門的聲音,隨着透進來的,是幽深的血紅色。

回來了!

邱深站起來做好準備,打算和這個陌生的舅舅趁機會好好了解一下。

隨着房門打開,露出的是那張帶着淡淡笑意的普通面容。

可邱深卻是死死望着那雙手,

剛剛他似乎看到了左手手指在蠕動。

而且『舅舅』的手中並沒有鑰匙,

剛剛進來時的動作,彷彿就是將手指從鎖眼中**似的。

消失了幾天的怪異感再次涌了上來。

似乎沒有發現呆立着的邱深臉上的異常。

『舅舅』輕輕把門關上,面帶笑意的走過來對着邱深問道:

「怎麼了?在這裡站着?」

邱深彷彿被縫住了嗓子眼,張張嘴頓時沒有說出話來。

二人就這樣對視了幾秒鐘,

看着眼前的『舅舅』,他平靜了下來,道:「就是這段時間都沒怎麼見到舅舅,我想請你吃頓飯,兩個人聊聊天。」

邱深還是把準備好的話說了出來,略顯期待的看着他。

而『舅舅』也似乎在打量着他,看着邱深的眼睛說道:

「好啊,今天你生日,我還準備了一個驚喜給你呢,誰知道你竟然先請我吃飯了。」

隨即露出和之前似乎一樣的微笑,摸了摸邱深的頭。

生日?!

以前孤兒院的院長說自己已經有幾個月大才被放到孤兒院,

身上除了一件襁褓就沒有任何證明身份的東西,誰知道自己的生日?

唯一過的生日就是被撿到的那天。

而今天離那個日期還差好幾個月,這麼一想反而時間差不多對上了。

沒有多想的時間,已經出門的舅舅開始招呼讓自己跟上。

邱深隨即兩步上去跟在後面,默默的看着這個男人的背影,關上門朝外面的黑夜走去。

「還沒到嗎?這裡已經很遠了。」

「別怕,有舅舅在呢,晚點也沒什麼的,我經常在血夜時出門的,舅舅保護你。」

前方副駕駛轉過一個咧着微笑的臉。

......

「到了!」

跟着舅舅來到了一個小巷子,裏面似乎還真有店家營業的燈光。

「舅舅帶你吃頓美的。」

說著自顧自的舔了舔嘴唇,似乎想到了什麼可口的美食一般。

強行將血色帶來的不適感推出心口,邱深趕緊跟上了前面的背影。

詭異的未知血夜,帶給他的還是濃濃的敬畏之心。

雖然一切都是那麼的正常,但是邱深心裏始終有些不安。

這是一間烤全羊的燒烤小店,

老闆似乎與舅舅是熟識,

跟在後面的邱深,見其二人一見面就打起了招呼。

在門邊安排在了一個桌子,邱深就這樣靜靜的坐在凳子上,

二人獨處時,邱深忍不住開口:

「舅舅啊,我能問一下我父母的消息嗎?」

這是邱深壓在心裏好久好久的問題。

不過舅舅卻是咧嘴一笑:「他們的消息不方便說,今天是你成年,就別問這麼多了,掃興。」

成年了嗎?十八年都沒自己父母的消息。

「請務必告訴我!」邱深不想放棄這個得知自己身世的機會。

眼睛直直的望着他,舅舅表情沒有絲毫變化:「沒到時候,你現在不該知道。」

「什麼才是到時候,我今天成年了,我覺得自己有權利知道這個事情。」

似乎被逼迫的有些煩悶,那張固定的笑臉慢慢消失。

「等等吧。」

「等多久?!」

「你非要知道?」

「非要!」

「現在?」

「現在!」

「等一個小時不行嗎?」

不知為何,在與其對話的情緒激動下頓時腦中警聲大作,之前被下意識遺忘的陌生感湧上了心頭。

這人的面孔不停的在自己記憶中盤旋。

親人?將自己領出孤兒院的至親舅舅?

陌生人?自己之前從未見過此人!

「你到底是誰?!」邱深嘴裏一字一字吐出疑問。

目光死死盯住眼前的男人。

就在這句話一出,強烈的不信任感讓他整張臉色瞬間垮下,

微低着頭,嘴裏自顧自的飛快的念叨着:

「就等一個小時,一個小時就行了,為什麼要問,為什麼要懷疑,這麼點時間都不給!」

隨即猛然抬頭,嘴中的笑容咧出更大的弧度。

「你知道了吧!你一定知道了吧!」

知道什麼?

看着眼前的男人邱深滿腦子的疑惑。

還沒等他繼續開口。

駭人的一幕隨即瞬間發生在邱深眼前。

這被自己叫做『舅舅』的男人站立起身,身形以緩慢的速度拔高,從一米七幾的身形隨着肉浪的蠕動來到了三米的高度。

《從血夜開始的幸福生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