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帶着閨蜜搞穿越
帶着閨蜜搞穿越 連載中

帶着閨蜜搞穿越

來源:google 作者:阿離要吃兔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芩闌 青徵

【女強修仙文】被閨蜜卜了一卦,然後雙雙穿越兩人似乎帶了個不得了的神器,閨蜜管它叫冥冥之中自有指引別人打架,她倆看戲別人闖關,她倆拿獎品不知不覺升了級,不知不覺打了怪,不知不覺有了個神獸……閨蜜的對象是她卜卦卜來的她的……,青徵極目遠眺……哪兒呢?某人:……我在你身後展開

《帶着閨蜜搞穿越》章節試讀:

左憐荷見沒有人注意她,癱倒在地上的身子扭個扭,哎呦一聲。

總算,左頤年注意到了她,不止左頤年,連帶着所有人都注意到了她,左頤年身後的僕從瞪大了眼睛,這不是二小姐嗎?

左頤年原本和藹的笑容,僵了一僵:「憐荷,你這是幹什麼?」

左頤年面色不虞,自己的二女兒大庭廣眾之下,癱倒在地上,毫無形象的哀嚎**,簡直是有辱斯文。

左憐荷顯然還沒有意識到自己的行為丟臉到什麼程度,帶着哭腔說:「爹,五妹和六妹她們合起伙來欺負我,你看我的鼻子……都被她們打塌了!」

左頤年原本僵硬的臉黑沉下來,呵斥道:「且不說你身為我左頤年的女兒,毫無大家閨秀的穩重自持,就論你一個練氣二層,被毫無修為的妹妹傷了,你有何臉面向我哭訴?!」

左憐荷的臉色霎時間蒼白如紙,她在婢女的攙扶下,顫巍巍的站起來,鼻尖溢出的鮮血糊了滿臉,讓本就不甚好看的面容顯得可怖。

「爹爹,可是她們聯合起來……」

「閉嘴!」左頤年厲聲呵斥,他帶着怒意一甩衣袖,「來人,將二小姐帶下去,沒有我的命令,不準出門!」

說著,左頤年身後的兩個侍衛走上前來,將還在不忿的左憐荷押走,左憐荷不甘的回頭,對着青徵和芩闌露出一個狠毒的目光。

青徵一怔,看着芩闌心意相通:完了,這還是個打不死的小強。

芩闌點頭:姐姐說得對!

左憐荷一走,小小的院落內立馬安靜下來。

左頤年緩和了臉色,又對面前的青徵和芩闌二人說道:「這些年對你們不聞不問,是為父的過失,這樣吧,你們有什麼要求,為父盡量滿足。」

芩闌默然,左頤年在她們早些年的時候不聞不問,而今走丟回來,居然開始關心起來。

青徵忽然眼前一亮,說道:「要山珍海味!滿漢全席!」

青徵說完,然後又認真的思考了一下,「不要山珍海味也行,讓我下半輩子衣食無憂就可以!」

左頤年剛掛在臉上的笑容還沒有完全的展現,就被青徵忽然其來話震驚住。

這要求……着實膚淺……

芩闌在一旁扯了扯青徵的衣袖:姐姐,換一個。

青徵十分不願意的撤回,認真的想換一個要求

豈料一直不出聲的白陵忽然站出來:「老爺,不如讓她們去通天塔歷練一番。」

通天塔,澧朝的鎮國之塔,自澧朝開國以來,世世代代都由左家鎮守,據說通天塔內每一層都有讓人可望而不可及的寶物,這些寶物的獲取,需要打通每一層塔。

但是,通天塔只有世家貴族的子弟可以進去歷練,在一定程度上,讓澧朝的貴族等級愈發鞏固。

芩闌拉着青徵往後一退,闖塔者至少需要築基修為的實力,她們這樣的,過去就是送死。

修鍊者的等級上有細密的劃分,練氣,築基,結丹,化神,化神者少之又少,甚至千年萬年難以遇見,而在這之上的等級,更是凡人無法了解到的。

青徵見左頤年捋了捋鬍子,似乎真的打算考慮這件事,她連忙出聲:「那個……我覺得大可不必,我和芩闌都是普通人,進去的話可能連第一層都闖不過!」

芩闌認可的點頭:「不是可能,是絕對。」

左頤年像是沒聽見二人的抗議,對白陵說:「依你看,她們什麼時候闖塔最為合適?」

白陵認真道:「練氣五六層或是練氣七八層即可。」

青徵和芩闌驚掉了下巴,別人築基期才去挑戰的通天塔,怎麼到了她們這兒,就只是練氣期。

左頤年欣然答應:「那好,等她們練氣六層,我就安排她們進塔!」

青徵芩闌:「……」

左頤年走後,浩浩蕩蕩的隊伍也跟着有序離開,小院又空蕩下來,白陵對着兩個蒙圈的姑娘安慰道:「沒關係,從現在開始,我會幫助你們進行修鍊。」

他說出的話冰冷淡漠,完全沒有安慰人該有的語氣。

青徵無語:「我們可真是謝謝您嘞!」

白陵繼續道:「明日辰時,我過來叫你們。」

白陵說完,轉身瀟洒離去,青徵瞧着這個一身黑的傢伙兒,可能連心肝都是黑的。

芩闌回到她原來的位置蹲着,有些惆悵的說:「姐姐,你說他為什麼非要讓我們去闖通天塔呢?」

青徵也很疑惑:「更離奇的是,我們的這個老爹居然答應了,通天塔的闖關層數有關世家顏面,我們要是連第一層都闖不過,難道不會被別的世家笑話。」

芩闌戳着一堆爛草:「姐姐呀,闖不過通天塔是小,丟了命才是大!」

「那能有什麼辦法?」青徵無奈的擺了擺手:「往好處想想,修鍊之後,下回那個左憐荷再來報復我們的時候,說不定我們還能把她打飛出去。」

青徵手上做着一個拋物線的動作,順着拋物線,她又鑽回了房內。

天大地大,周公最大。

夜裡寂靜無聲,青徵和芩闌手腕上的手鏈慢慢漂浮起來,黑白兩個蝌蚪在空中合二為一,然後慢慢旋轉,空氣中有一股說不清的氣流,往她倆周身匯聚。

青徵模模糊糊之間做了一個夢,她站在雪山之巔,腳踩着一塊木板,忽然之間雪崩了,她順着被沖了下去,心臟驟然緊縮,一種恐懼和緊張蔓延開來。

可是慢慢的,她在空中漂浮起來,順着陡峭的山體輕飄飄的往山下那片綠洲滑去。

青徵舒服的翻了個身,睡得更沉了。

翌日清晨,白陵準時準點的站在了小院內,陽光穿過樹梢照下來,白陵面具邊緣露出的一小截皮膚瑩白如玉,他站的筆直如松,像個玉雕的人。

青徵看着白陵漆黑的面具,忽然萌生出一種想要窺探其真面目的想法,可是想歸想,卻沒有任何動作。

面前的人實力深不可測,說不定手還沒碰到一絲邊角料,就已經被剁了。

青徵和芩闌乖巧的站成一排,等着白陵的安排。

《帶着閨蜜搞穿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