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大梁皇城司
大梁皇城司 連載中

大梁皇城司

來源:google 作者:鶴無書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君洛碧 奇幻玄幻 慕玖

大梁國南垂小城洛碧,百年老藥鋪掌柜深夜被不明的東西引誘出城讓吸幹了肉血五臟而死洛碧皇城司慕玖執意調查,卻是惹上了非人力所能及之的東西,一屆凡人武功再高,也是白搭,在垂危之際,血觸一棵老木,獲了驚天的奇遇……展開

《大梁皇城司》章節試讀:

當日,除了留下顧看莫靈的寧疏黎,剩下的三人風風火火地打馬跑出了城,不明真相的人,還以為是有什麼了不得的惡徒,要三個皇城司才能解決。

府衙的人自然是沒有把鬧妖的事情宣揚,怕引起不必要的恐慌,連莫靈也沒人告知真相。

寧疏黎瞞着莫靈,只道是慕玖他們一道出任務去了,到中午府衙的人來通知,二人一同去把莫省的屍首接回來發喪,太爺反覆叮囑不要亂說話。

……

唐楓幾人跟着白馬到了慕玖失蹤的地方,現場除了打鬥的痕迹外,什麼都沒有。

「大哥…」白玉秋憂心地喊了一聲。

「以五弟的本事,能讓他到這地步的東西,必是極恐怖的存在。繼續找,但萬不可散開。」唐楓細察打鬥的痕迹,決斷道。

他們心裏相信慕玖是活着的,洛碧城這一帶,單以武功論,沒人是慕玖的對手。

然而,現實是在林澗深處一處秘境中,慕玖的屍首碎得堪比牛雜。

四肢被扯斷不知去向,身體讓開膛破肚五臟俱失,啃咬稀爛,死得不能再死,奇的是如此場景,本該是血流如河的,但現場只有少許的風乾血痕。

忽然地面晃動,一根樹須破土而出,覆在血痕上,剎時間那血痕消失不見,緊接着又是一通震動,一株幼苗長出,下一息便成了矮樹,再一眨眼就成了一棵巨木,風拂過後又瞬長滿了一樹丹紅之葉。

「真是想不到,你小子還有這種法緣。」一道仙音從樹中傳出,爾後,靈樹通泛紅光,一道赤色人影從光中飄出。

是一位身着赤衫身材修長,一頭銀白長發的年輕女子,相貌何止是傾國傾城,應是冠絕千古,加之不染濁塵的聖靈氣質,說是真仙不為過。

她潔白如玉的手微抬指尖一點,靈光呈粒包住了慕玖的屍體。

「你把我從樹中喚出來,我君洛碧最不喜歡欠人情,便回贈你一場造化吧。」女子抱手面帶笑意。

……

一夜秋風瑟,所有人聚在司衛坊的門被人推開,少年笑着打個招呼:「呦!都在呢!」

「唉。」唐楓心累地感嘆一聲。

「沒有尋到人?」寧疏黎憂心忡忡,不免着急。

白玉秋從後拍了拍她的肩膀,搖搖頭示意她別再說下去。

寧疏黎捂住心口,頭腦恍惚,踉蹌間就要摔下。

白玉秋扶住,關心道:「去休息吧,以五弟的武功,應該不會有什麼大事,等他回來,我們一定要好好訓一下他,這次四妹可不要攔着我們了。」

寧疏黎應了下來:「他的性子是該好好管教一下了,以前是我太寵着他了。」

「明天早上再無消息,我就去求下撫鎮司的傢伙。」唐楓無奈地道。

「嗯,靈兒那小丫頭現在怎麼樣了?」葉翎忽然問道。

「情緒好了許多,說是一定要見兇手伏誅。」寧疏黎坐下,深吸一口氣。

「明天找時間,我們也去上柱香吧,說到底也是受莫大夫不少照顧。」白玉秋提議道。

眾人皆點頭同意,他們確實是該去給莫省上一柱香,若沒有莫省,他們五人現在必然都是缺胳膊少腿的。

「先回去休息吧,這麼乾耗着也不是事。」唐楓第一個站起來,帶頭離開。

……

第二日午間,唐楓直接去找上撫鎮司,不想是直接吃了閉門羹,當場他怒砸了門口的一隻石獅,憤然離去。

皇城司與撫鎮司之間的彎彎繞繞實在是太多,這件事情就是上報過去,最終也只是不了了之。

慕玖還是沒有回來,寧疏黎在喂他的白馬,整個人憔悴了許多。

她與慕玖相識最久,從十三年前五歲的慕玖初流浪來洛碧城開始,一直相當於是相依為命的,二人也只是相差了兩歲。

她順着白馬的毛髮,笑問:「他會是平安的對嗎?」

白馬低着頭,嚼食槽里的馬草,像有靈性一般頓了頓首。

寧疏黎展顏長笑,繼續給槽里添放馬料。

同濟堂盡系白巾,紙錢翻飛,莫靈披麻戴孝跪在莫省靈前,泣不成聲。

葉翎拄刀守在門口,莫省的那些生意上的仇口與富商張如海家中的潑皮們無人敢來搗亂。

……

遠在林深處,巨樹的葉子變回了翠色,君洛碧的衣衫亦變幻成了黑白相織,如是一隻仙鶴。

她盤坐在一根粗樹枝上,啃着山果,邊觀察下邊靈光團里的慕玖。

一夜的功夫,慕玖的四肢竟長了回來,身上被撕咬的傷痕同樣淡去了許多。

「嗯,看你也算有眼緣,再送你點東西。」君洛碧自言,然後手一伸,屈指一彈,一道青光飛入樹中,剎時樹上居然是長出了一顆果子,通體透紅恰同流炎水晶一般。

摘下果子,她直接丟到慕玖身上,果子落到他身上後,化作液狀滲入體內,靈光逐漸地變成了火紅色……

入夜,冷風拂面,慕玖打了個哆嗦,翻起了身來,定神看見自己還健在的四肢,一臉難以置信。

「這是到了黃泉?」慕玖摸了摸脖子,傷口也消失了。

君洛碧噗嗤笑了一聲:「小子,一醒過來就要咒自己死啊?那本姑娘就不用浪費精力救你了。」

慕玖迅速爬起,猛然回身,驚問:「你又是什麼妖怪?那東西呢!」

君洛碧翩然飄落下來,拍了拍慕玖的腦門:「管自己的救命恩人叫妖怪,可不太禮貌哦。」

慕玖鎖眉,回問:「是你救了我?」

君洛碧飄到樹蔭下,攤手回道:「不然呢?碎成那個樣子,你以為你是怎麼活過來的?你知道本姑娘用了什麼代價嗎!」

「你為什麼救我?」慕玖全然沒法相信面前的陌生人。

君洛碧靠在樹榦上,隨意地回道:「你的血把我從這棵樹里弄了出來,還你個人情而已。」

慕玖更為驚奇,指着樹:「你是這棵樹?」

君洛碧擺了擺頭:「嗯,怎麼說呢,我並非是此樹生的靈,但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現在我的本體確實是這棵樹。」

……

《大梁皇城司》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