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大明:開局帶着建文帝,投靠朱棣
大明:開局帶着建文帝,投靠朱棣 連載中

大明:開局帶着建文帝,投靠朱棣

來源:google 作者:天色晚了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天色晚了 朱秦

「班長,我居然穿越成了朱允炆,我天!」朱秦一把捂住他的嘴:「三子,這話可不興說呀!三子一臉懵逼:「為什麼,好不容易穿越成皇上,還不得好好逍遙逍遙!」朱秦拍了下他的腦袋:「你傻呀,朱棣都打到城下了,你這皇上做不久了!三子一臉悲憤:「那怎麼辦,這樣看來,不僅皇上做不了,這命也快沒了,班長,你快想想辦法!」朱秦摸着下巴想了想:「如今,只有一條路可走!」「哪條路?」「投靠朱棣!」站在龍椅旁的小太監看着皇上和將軍,嚇的臉色發白!展開

《大明:開局帶着建文帝,投靠朱棣》章節試讀:

黑夜當空,數道流星划過天際,照亮一方天地,引的無數人爭相好奇。

那一夜,燕王朱棣從睡夢中驚醒,在夢裡,朱元璋正提刀砍向自己,怒罵自己竊國,導致大明國運只有二百餘年。

在夢裡,大明的歷史從開始到結束,他看了整整三遍。

睜開眼只見外面夜如白晝,急忙赤腳跑了出來,滿臉驚疑看着天空。

「我…這是做錯了?」

大明,京師,朱允炆瘋了一樣,從寢宮跑出,然後直接跳進了河裡,被人打撈上來已經奄奄一息。

「皇上,皇上,您沒事吧?」

朱允炆聲音微弱的響起:「我怎麼這麼慘,一來就和朱棣打,還打個毛線呀,必死無疑!」

「皇上,您在說什麼?」

一旁的侍衛宮女都嚇壞了,只以為朱允炆瘋了。

朱允炆慢慢站起來,抹了把臉:「我決定了,我要開城投降主動讓位,這位子誰愛坐誰坐,我只想當個逍遙王爺,天天遊山玩水吃烤肉!」

「……」

那一天,朱允炆瘋了的事情,傳遍天下。

建文四年四月,朱棣打敗建文軍隊,準備從淮安借道攻向南京,便派出一支十五人隊伍前往淮安聯繫梅殷。…

梅殷是朱元璋女婿,寧國公主之夫,也是大明初期最得力的駙馬爺。

朱元璋駕崩前曾託孤梅殷,讓他不惜一切輔佐朱允炆。

當時在淮安,梅殷手握重兵四十餘萬,兵強馬壯,可謂是一方諸侯。

「報,燕王使者來了!」

梅殷聞言,大手一揮:「讓他們進來!」

隨後看向四周幾位將軍:「諸位,你們知道燕王此意何為吧?」

大廳兩側共坐着五位身影,一身鎧甲,全身充滿肅殺之氣。

右側為首之人拱手道:「大帥,燕王無非就是想借道淮安,縮短進軍南京的時間。」

「陳文將軍,還有呢?」梅殷問道。

陳文顯然愣了下:「末將只知這些。」

隨後梅殷的視線落在了一個臉色剛毅的年輕將領身上,雙眼充滿期待:「朱秦,你有什麼想說的?」

朱秦沒有回答,兩眼愣愣的看着地上,一動不動。

不僅僅梅殷,其他幾位將領見狀都有些好奇,這朱秦是怎麼了,發獃?

「朱副將,大帥問你話呢!」陳文喊道。

朱秦依然一動不動,不是他不想動,而是腦袋裏面正在融合最新的記憶。

就在剛剛,身處21世紀的朱秦在大學宿舍里睡覺,就翻了個身,從床上掉了下來,直接來到了建文四年。

等到他意識清醒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穿越到同名朱秦的身上,正在融合記憶。

「朱秦?」

梅殷皺了皺眉頭,自從燕王南下,很多將領都沒心思在本部任職,紛紛投靠燕王,準備博個錦繡未來。

見朱秦這模樣,梅殷此時心裏有些生氣。

走到朱秦身前,梅殷拍了拍他。

下一刻,朱秦猛然回過神來,看見眼前的梅殷,身高絕對有一米八,體格強壯,但沒有軍人的殺氣。

「大帥?」朱秦喊道。

「你怎麼了,心不在焉,莫不是怕了?」梅殷聲音有些陰冷。

朱秦急忙站起:「不是,只是在下這兩天沒睡好,頭疼的厲害。」

梅殷見狀,也不好多說什麼,只好接着發問:「還是剛才那個問題,燕王借道淮安,意欲何為?」

朱秦心裏自然知道,他大學就是學的歷史專業,對於這一段還記得當時大學教授認真的分析過。

「大帥,我認為燕王借道南京,第一就是縮短進攻南京的時間!」朱秦說道。

陳文笑道:「朱副將,這個我已經說過了。」

朱秦輕聲笑道:「陳將軍莫急,我都說了,這是第一。」

隨後看向梅殷:「第二就是,給皇上製造心理壓力,一旦我們借道給燕王,皇上必然認為我們已經妥協,甚至已經歸順燕王。」

聽到這裡,梅殷臉色微微一變,點了點頭,在場諸位將軍,也是贊同。

「第三,就是燕王並不放心我們,如果不借道給他,說句大逆不道的話,就算他攻破南京,也會寢食難安,因為我們這邊還有四十多萬人馬,燕王不放心!」

「但只要我們借道給燕王,燕王攻破南京,我們就自然就和燕王綁在同一條船上,根本沒有反抗的理由,這樣一來,燕王也足以安心!」

朱秦說完,拱手對着各位拜了拜:「末將一些妄言,還請大帥以及諸位將軍切莫怪罪!」

「你…說的不錯!」梅殷若有所思。

緊接着,屋外走進來幾道身影。

「臣燕王帳下參將杜衡,參見大帥!」

只見一個皮膚黝黑的中年男子,滿臉鬍渣走了進來。

「原來是杜將軍,快請坐!」梅殷笑道。

杜衡也絲毫不客氣,直接找了個位置坐下:「大帥,我也不來虛的,實話實說,燕王想要借道淮安,如今屯兵六十餘萬在徐州方向,還請大帥行個方便,日後燕王必有重謝!」

說完,拍了拍手,只見門外又進來幾個小兵,抬着四個沉木箱子。

「打開!」杜衡吩咐道。

小兵聞言,將箱子全部打開,只見裏面全部都是金子,隱隱的閃爍着迷人的光彩。

「這是燕王的心意,還請大帥笑納!」杜衡沉聲道。

梅殷見狀,冷笑道:「燕王真是慷慨,只是這些我不需要,你走吧,還請記得告訴燕王,以下謀上,是為大逆不道!」

杜衡聞言,臉色也是極其難看:「大帥不同意,可知後果,在淮安北面,有我大軍數十萬,一聲令下,淮安,頃刻之間化為廢墟!」

梅殷看了看杜衡:「看來,我的話你還是沒聽進去,來人,給我割去他的耳鼻,留下他的嘴巴,好讓你對朱棣說說,什麼才是君臣大義!」

一聲令下,門外走進來幾個大漢,當場按住杜衡,掏出鋒利的短刃。

隨着一聲慘叫,杜衡被手下抬着離開了大帥府。

「大帥,這樣一來,燕王可就對我們仇恨上了!」陳文說道。

梅殷看了下眾人:「難道現在就沒有嗎,傳我軍令,全城戒備,嚴密監控北面敵軍動向。」

隨後屏退左右,只留下朱秦一人。

見梅殷走來,朱秦隱隱約約感覺不好,這老東西肯定是要有任務給自己。

別人穿越,都是當逍遙王爺,某位皇子,最多最多就是參與奪嫡之爭。

而自己,這一上來就是開戰,而且還穿越成梅殷的副將。

梅殷何許人也,後世都說,他雖然忠勇,但只是徒有其表,燕王率領大軍攻破南京,梅殷在淮安一兵未發,實在是讓人想不透。

所以無論史書還是民間,對其評價都是兩極分化。

「朱副將,你也姓朱,可曾想立個功德,日後能振興家族,成為皇親國戚?」

聽到梅殷的發問,朱秦心裏一驚,這老東西開始放魚餌了。

「大帥,臣不想立什麼功德,只想在大帥身邊鞠躬盡瘁死而後已!」朱秦泣聲道。

聽到朱秦這番言語,梅殷都有感動。

開玩笑,外面打的生來死去,那麼危險,朱秦才不會出去瞎攪合,只有真正穿越過來才知道,這裡的生活,比起之前的生活要兇險萬分。

什麼開局有系統,百科全書系統,一路平步青雲,走上人生巔峰,全是扯淡,這裡要是走錯一步,直接走向地獄。

「本帥知道你為人忠義勇猛,年紀輕輕就能成為副將也是自己的努力,這一次,有一個任務,與其說是任務,不如說是給你改變人生的機會,你必須要接受,朱秦,聽命!」

聽到梅殷的話,朱秦剛準備拒絕,但梅殷絲毫不給朱秦任何拒絕機會。

朱秦只能跪下,拱手道:「末將在!」

「本帥命你,領精兵abc ,速速支援南京!」梅殷冷聲道。

朱秦心中好奇:「你有大軍四十餘萬,讓我領abc 精兵,這算什麼,打發建文,面子工程?」

見朱秦沒說話,梅殷這才解釋道:「目前只能讓你帶這麼多士兵,雖然淮安城號稱有大軍四十餘萬,但實則只有不到二十萬,而且燕王在北面屯了重兵,一旦城中兵力過於匱乏,恐怕燕王就不是借道這麼簡單呢!」

聽到梅殷這番話,朱秦心中瞭然,怪不得歷史上梅殷不敢擅自出兵,原來城中兵力竟然不足號稱的一半。

這就是十足的花架子呀。

但別人不知道,朱秦可是知道,這南京必破,燕王必定橫掃全場,自己就是個炮灰。

雖然自己是穿越的,可沒那個能改變歷史的能力,而且歷史也不可能會被自己改變。

「末將…實在是身體有恙……」

朱秦還在想着一些表面能夠說的過去,比較委婉的拒絕理由。

但下一刻,腦海中,一道機械的聲音響起。

「叮,系統任務發佈:帶領精兵前往南京,堅守七天!」

「任務完成獎勵:武力值+50」

「任務失敗:當場抹殺!」

「每完成六個任務,將新增一名狂徒暗衛,等激活本功能會有詳細介紹!」

朱秦一臉絕望,自己果然還是逃不了被穿越被系統捆綁的節奏。

「雖然身體有恙但為了皇上…末將領命!」朱秦說的有些壯烈。

《大明:開局帶着建文帝,投靠朱棣》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