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當我穿成虐文女主我把男二搶跑了
當我穿成虐文女主我把男二搶跑了 連載中

當我穿成虐文女主我把男二搶跑了

來源:google 作者:沅芷溪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溫如卿 現代言情 虞姝含

一場車禍,虞姝含穿書了,穿成了她評論過的虐文女主小說中總有一些女主,哪怕被虐心虐身,依舊對男主痴心不改,簡直把「哪怕你虐我千百遍,我仍待你如初戀」貫徹的淋漓盡致,而男二不僅視女主為白月光,或付出生命、或孤獨終老虞姝含手指飛舞,在作者評論區瘋狂吐槽女主,如果她是女主,才不會這麼眼瞎,喜歡什麼男主,溫柔男二才是天菜好嗎?沒成想,有一天夢想成真,真的穿進了書虞姝含:男二?拿來吧你正想靠着自己多年以來看小說的經驗大幹一場,卻發現——自己身處在暖洋洋的海洋里,等等!海洋?!!不會是我想的那樣吧?虞姝含:謝邀,有想過很早,但沒想到這麼早,我還在娘胎里啊(崩潰)展開

《當我穿成虐文女主我把男二搶跑了》章節試讀:

虞嘉遠抱着女兒輕手輕腳的上樓,生怕驚擾了睡夢中的女兒,一低頭,看她睡得這麼香甜,心中一片滿足。

虞嘉遠走到房門口的時候發現門沒關,知道是妻子怕自己抱着孩子不方便。

於是,快步走進房間,虞先把孩子放到早已準備好的嬰兒床上,蓋好被子,然後轉身關上房門,一系列動作行雲流水。

一轉頭,看見林之柔正躺在床上看書,旁邊的大兒子已經睡熟了,「怎麼不休息休息」,虞嘉遠皺眉看着妻子顯然有些不認同,而林之柔笑了笑說,「沒事,我無聊嘛」,看他仍然皺着眉頭,便掀開被子,走到他面前,撫平眉頭,轉移話題,「你和管家聊完了?」

虞嘉遠手趕緊扶着她的腰,點頭,正要說話,「叮咚」,一陣手機鈴聲突然響起,拿起一看,是他爸打來的電話。

虞嘉遠下意識調小音量,怕把孩子們吵醒,對着林之柔指了指手機,又指了指陽台,告訴他自己去陽台打個電話。

林之柔點點頭,催促讓他快去。

”爸! ”

「怎麼樣,到家了嗎?接到小柔她們了嗎?」

「爸,你放心吧,已經到家了。」

電話那頭傳來他母親的聲音,「行了吧,你個老頭子,讓我也說兩句。」

「兒子,我是媽媽啊,柔柔現在怎麼樣了?有沒有不舒服啊?媽可有經驗了,要不然我過兩天過去照顧照顧啊?」

「不用了,媽,家裡還有月嫂呢,你放心吧。」

……

虞嘉遠又敷衍了父母幾句便掛了電話。

原本妻子出院,本來沒打算帶兒子去,但虞亦然吵着鬧着要一起去,無奈之下只好帶上他。

虞嘉遠將手機放回褲兜,轉過身,就發現妻子正坐在嬰兒床邊上,低頭注視着女兒的睡顏,虞嘉遠走近妻子,坐到妻子旁邊,摟住她的腰: ”怎麼不去休息? ”

林之柔看到他打完電話了,抬起頭來: ”我就想多看看我們的寶貝。 ”

虞嘉遠笑着颳了刮妻子的鼻尖: ”傻瓜,看了一路還沒看夠啊。 ”

”不行,就算是再看一百遍,我也不嫌煩,這可是咱們的寶貝耶,怎麼看怎麼可愛。 ”林之柔一臉幸福。

虞嘉遠看到妻子的樣子,無奈的搖了搖頭,「好好好」

林之柔靠着虞嘉遠的肩膀,輕聲說: ”老公,你覺得我們女兒長得像誰啊? ”

”像你多一些。 ”虞嘉遠實話實說。

林之柔聽到丈夫的話,咯咯直笑: ”那當然啦! ”

虞嘉遠看到妻子這麼幼稚的一面,開口:「眼睛最像你。」

林之柔點點頭: ”嗯,咱們的寶貝,眼睛像我,鼻子像你。 ”

虞嘉遠看了看手錶,折騰這麼長時間了,想讓林之柔趕緊去休息。

”好了,我們去睡覺吧 ”,說完,便擁着妻子往床邊走。

林之柔也有些困了,但她不想一個人睡,便撒嬌讓虞嘉遠陪她,作為妻奴的虞總當然答應了。

什麼?你問虞亦然去哪了,害,早被他老爸抱回自己房間了。

一眨眼,虞姝含馬上快一周歲了,這段時間,她除了吃就是睡,每天睡醒都要仔細感受一下身體有沒有異樣,生怕自己錯過體內的金手指。

結果什麼都沒有,唯一的異樣不是拉了,就是尿了。

虞姝含:咱就是說,得個金手指這麼難嗎?(大哭)

她還以為自己能有穿書文必備的金手指呢?走上人生巔峰呢,結果她和正常嬰兒是一樣的生長規律。

在三個月左右學會了翻身,6個月不僅長了第一顆乳牙,還能靠着雙手支撐坐,只不過只能維持片刻,8個多月終於能坐穩了。

可喜可賀的是,她最近已經可以走路了,雖然還不是很利索,但已經有模有樣,能走了。

在家裡,不止是虞嘉遠,林之柔和虞亦然,還有家裡的傭人都對她非常寵愛,尤其是管家,更是把她當親孫女一樣對待。

虞姝含每天都過得很開心,在這個世界有好吃的好玩的,有漂亮的衣服穿,有新鮮的玩具玩,而且每次吃飽喝足後,媽媽還會抱着她到花園裡散步,然後爸爸再抱她回房間。

虞姝含已經很少回憶起上輩子的事情了,她也能感覺到那些記憶在慢慢消失,大概,老天是想讓她好好享受當下吧。

最近,虞家人都很忙碌,因為虞姝含馬上滿一周歲了,家裡要為小公主舉辦抓周會。

虞嘉遠邀請了全國所有的知名企業代表參加,並且還請了各大報社,勢必讓所有人都看到他們家的小公主。

陸陸續續的請帖,發往各家,這件事一度上了熱搜,每個人都以拿到了請帖而沾沾自喜,笑話,那可是全國首富。

但也有眼紅的人認為,不過是個普通的抓鬮宴,何必這麼麻煩呢?這不是炫富嗎。

虞嘉遠對此嗤之以鼻,他就是希望藉助這個機會向眾人宣布,虞姝含就是虞家唯一的小公主。

虞姝含也非常高興,因為這次的抓周會非常隆重,全國所有知名的家族都收到了請柬,而且,她還聽說溫家也在受邀之列。

溫家,也就是男二的家族,現任家主溫子謙就是男二溫如卿的父親。

溫子謙是一個非常儒雅的男人,溫如卿便是隨了他父親的性子,他父親一個商業奇才,溫氏集團現在已經是國內最大的跨國集團,在全球都有分公司,而且在國際上也取得不錯的成績。

溫家和虞家是世交,虞家的產業也涉及到許多領域,比如汽車、航空、電子等等,而溫家在歐洲、美洲和亞洲都有產業,在全球也有很多投資,可謂是財源滾滾。

溫子謙和虞嘉遠是幼年好友,林之柔與溫子謙的妻子秦怡是大學同學,也是好閨蜜,當時兩人還是生下的第一胎要是一男一女便定個娃娃親,只不過兩人生的都是兒子,便不了了之了。

這也讓秦怡覺得有些遺憾。

虞家——

虞嘉遠和虞嘉禾在門口接待賓客。

房間內,林之柔正在給虞姝含穿衣服——

一套紅色的小禮裙,裙子上是手工縫製的刺繡,上邊還墜着鑽石,燈光一照,閃閃亮亮的,脖子上戴了一條銀質鏈子的平安鎖,頭上戴着大蝴蝶結。

林之柔幫虞姝含整理了頭髮,還在她粉嘟嘟的小臉上親了一口,「寶寶今天真好看」。

「媽媽,媽媽,最好看」,虞姝含睜着大眼睛。

這乖巧可愛的樣子,惹得林之柔又親了一口,「寶寶,怎麼這麼乖呀。」

這時,門外傳來了敲門聲,打開門,是林之柔的閨蜜秦怡,還有她兒子溫如卿, ”恭喜你,恭喜你,我們姝含要滿一周歲了,這是送給姝含寶貝的生日禮物。 ”

林之柔笑了, ”那我替孩子先謝謝你們了。 ”

秦怡笑道: ”我們是閨蜜嘛,來讓我看看寶寶」,等秦怡看見洋娃娃般的小女孩,驚嘆:「寶寶,我是你姨姨哦,怎麼這麼好看呀,姨姨太喜歡你了,去姨姨家好不好呀,姨姨家的哥哥可好看了。」

「誒,不帶這樣的啊,還想把我閨女拐去你家,想的美。」林之柔不樂意了。

”哎喲,瞧你說的,我這不是第一次看見咱們寶貝嗎,想看看她嘛,再說了,我這是稀罕呢,是不是呀寶寶。 ”

虞姝含聽見有人跟自己說話,便睜大了眼睛,好奇的盯着秦怡看, ”姨姨,哥哥好看,媽媽也好看。 ”

「哥哥,哥哥,好看」,虞姝含早就注意到旁邊的小男孩了,如果沒猜錯的話,這就是溫如卿了,妥妥的小正太啊。

溫如卿聽到這話,耳朵瞬間紅了。

”噗 ”,秦怡被她逗笑了,然後捏了捏她的臉蛋, ”好乖,真會說話。 ”

林之柔笑道: ”行了,我的寶貝可不能讓你給拐跑了,你要是把我閨女拐走了,看我怎麼收拾你。 ”

”哈哈,好,我就不去,就留在你家好啦 ”,秦怡開着玩笑說。

”好啊,我還怕你不來呢。 ”

”哈哈哈,我來了,不過,我先去子謙一趟,你幫我看會我家崽崽 ”。

”嗯,快去吧。 ”

等秦怡走後,林之柔對溫如卿招招手, ”小傢伙,來。」

溫如卿走到林之柔面前乖巧道,「姨姨,我可以抱抱妹妹嗎?」

”好啊。 ”林之柔把虞姝含遞給溫如卿。

溫如卿小心翼翼抱住虞姝含,虞姝含的小腦袋瓜就趴在溫如卿的肩膀上,小嘴巴微微張開,露出了小白牙,看上去萌極了。

虞姝含還是第一次見到比哥哥還好看呢,所以非常好奇。

虞亦然:嚶嚶嚶(ಥ_ಥ),傷心了妹妹,我們只是類型不同好嗎?

溫如卿抱着妹妹,感覺好輕好軟,還有一股淡淡的奶香味。

溫如卿感覺好奇妙,妹妹居然這麼輕,他的懷抱好像沒什麼重量似的。

虞姝含的小身體軟軟的,小嘴巴****的,小眼睛大大的,睫毛長長的,像小扇子,看起來特別有趣。

林之柔看着兩個幼崽的相處,只感覺太可愛了。

虞姝含:(๑• . •๑)

《當我穿成虐文女主我把男二搶跑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