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毒醫重生虐翻王府
毒醫重生虐翻王府 連載中

毒醫重生虐翻王府

來源:google 作者:梅聞兒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夜宸風 梅聞兒 穿越重生

在實驗室研究新款毒素,反被失手毒死的梅聞兒穿書了,還好死不死的穿在原主成婚後權臣攝政王要睡白月光側室,卻被原主下藥截胡的那一晚!直接被虐得死去活來作為送女主當上皇后的工具人女配,將來要被去母留子,還是被瘋逼男主千刀萬剮而死的梅聞兒她直接掀桌撕劇本!反手就給攝政王男主寫了一封休書!惹不起,還躲不起?然而,造反稱帝的攝政王表示:招惹了朕,還想躲?呵展開

《毒醫重生虐翻王府》章節試讀:

許久之後……
把頭埋在被子里的梅聞兒,根本不知道怎麼面對夜宸風!
然而——
盯着她纖細後頸的夜宸風,已問道:「如何?」
梅聞兒:「……」
大概察覺自己的問話太過模糊,夜宸風重新問道:「誰下的葯,可有眉目?」
梅聞兒:「……沒。」總不能說,我懷疑是你的白月光,收買了我母親的人吧,你肯定要炸!
夜宸風皺了皺眉,但轉念一想:也是,這麼蠢的女人,能指望她察覺什麼?
若非他及時趕到,並且聽到了窗戶上的動靜,她現在的名聲就爛大街了!
不過,宮裡的手,已經伸到梅相的後院了?
「……」夜宸風沉吟不語。
梅聞兒就坐了起來,並爬了爬頭髮的說:「這事我自己會查清楚,就、多謝王爺解毒,但天色不早了,你、你先回去吧。」
夜宸風:「……」又來……
果然,這個女人還是捏死吧,不能留了。
而趕完人的梅聞兒,馬上察覺自己有過河拆橋的嫌疑,已經在解釋:「我們畢竟已經離了,這樣不好。」
「你再說一遍。」夜宸風決定,她要再敢說,就掐死她!梅相那邊,回頭再說。
不過,梅聞兒很從心的轉移了話題,「王爺沒覺得,是我和林斌又好上了,然後給您難堪?」
「若真好上,你能拼了命的砸窗戶,還被下藥?」夜宸風反問。
當然了,還有一點他沒說出來,他看到遺留在梅聞兒後頸的紅痕了,那分明是被人從後用手刀敲暈,留下的痕迹。
而這時的梅聞兒,卻笑了,因為她欣喜的發現,至少夜宸風的思想,沒有跟着劇情走。
「你笑什麼?」夜宸風有些莫名。
梅聞兒卻是真的很開心,「謝謝你。」
夜宸風眸色漸深,隱約猜到了她在笑什麼,但還是冷冷一嗤:「有病。」
梅聞兒這回沒懟回去,還把頭重新埋回被子里,眼角有液體滑落……
天知道!
一覺醒來,就從實驗室穿進一本書里,還成了必定慘死女配這件事,對她而言,是多麼大的「刺激」!
儘管她閑暇時,也會看小說休閑,可她真的從沒幻想過要穿越!更何況是穿成這種可憐女配。
先不說穿越後要面對陌生的一切,光是她可愛的爸媽,她就舍不下,她可是獨生女,她不在了,她都不知道爸媽該怎麼辦?
「……」
忍不住落下更多眼淚的梅聞兒,無聲的宣洩着害怕和無助,之前的她,一直緊繃在求生的本能里,從未獲得發泄情緒的渠道。
但夜宸風的聲音,再次響起,「你怎麼了?」
「……沒事。」迅速整理好情緒的梅聞兒,聲音聽起來都很正常。
夜宸風頓了頓,還是問道:「哭了?」
梅聞兒當然不承認,「怎麼可能?王爺沒事就先回吧,這件事我會給你一個交代,但不管如何,你我必然是要和離的,否則聖上怎麼能放心,對吧?」
夜宸風沒有回答,但他凝着梅聞兒的雙眸,卻在逐漸變暗,仿若深邃無底的暗淵。
而捂着眼的梅聞兒,已經徹底平復好情緒,「回去吧。」
「你爹跟你說的?」夜宸風忽然問道。
「是啊。」梅聞兒乾脆的承認道:「我想嫁給你的時候,我爹就這麼勸過,但我不死心,最後雖然如我所願了,可是……」
「什麼?」
「可是我爹就被派去南邊賑災了,作為一朝宰輔,他原本不用去這種危險的地方,是聖上在敲打我爹,讓他不要跟你走的太近,對嗎?」梅聞兒放下雙手,露出一雙哭得發紅的眼。
既然夜宸風不是不能溝通,那麼她希望不通過他人,就能和他斷個清楚,不用被他記恨着。
而聞言的夜宸風,眸里多了幾分興味,還難得溫和的說:「這些都不是你所能左右。」
「我知道,但我至少能補救。」梅聞兒解釋道。
「怎麼補救?」夜宸風反問,「休了本王?」
「我可以去改成……」
「不必。」夜宸風起身套上外袍,「你老實回王府,只要不再作妖,不找婉婉麻煩,看在你爹的份上,本王會讓你安穩當個王妃。」
「……」梅聞兒忍了又忍,才忍住怒火,盡量好聲好氣的問道:「去母留子?」
夜宸風動作頓了一頓,才應道:「記得喝避子湯。」
「呵。」梅聞兒嘲諷極了,她明白夜宸風的意思,要麼去母留子!要麼當個無子王妃,不要威脅到他白月光的地位!
關鍵是——
她走都不行?
狗日的夜宸風!
果然是個狗逼玩意!
虧她剛才還有些感動,覺得這狗男人能溝通!果然是她太天真!
「在你求你爹去請旨時,你就該知道,有些事不能走回頭路。」夜宸風又解釋了一句,似有幾分安慰的意思。
梅聞兒對這話倒沒什麼意見,也是,做什麼選擇,就要付出什麼代價,哪怕之前做選擇的不是她,但她既然成為了「梅聞兒」,那她只能承擔下來。
而回眸看了她一眼的夜宸風,大概是覺得自己方才的話,可能還是有些重了,就再次開了口,「你若……」
「我會喝,你走吧。」梅聞兒現在不想再看見這個狗男人,至於喝避子湯,她倒不排斥,她從王府逃出來後,就喝過一副了。
她若要生孩子,一定要找一個像爸爸那樣愛媽媽的人,讓孩子擁有像她一樣幸福、完整的家。
「我希望王爺以後潔身自愛,避子湯並不好喝。」梅聞兒補完這話,就鑽回被窩,背對着夜宸風,這也是她最初打算自己解毒,不想靠男人的原因。
夜宸風:「……」緩了緩的他,自覺應該好好教訓這女人,但又莫名沒什麼底氣。
罷了!只要這女人以後不惹事,他也懶得理她。
這麼想完,夜宸風便打算出去,可也就在此時——
來福的聲音,又從窗檯外響起:「王爺。」
「說。」
來福聞言,就很老實的站在窗外稟道:「太后召見王妃的懿旨,正在來相府的路上。」
「?」梅聞兒正覺得奇怪,就聽到婢女小軟敲響了門扉,「小姐,夫人和梅夫人過來看您了。」
「……」這回輪到夜宸風心生納悶,這麼晚,婉婉怎麼過來了?
梅聞兒卻覺得妙極了!畢竟她現在可不是攝政王妃了,那麼太后這個惡毒親婆婆的懿旨,正好可以送給這位白月光!
念及於此,梅聞兒激動的從床上爬了起來,可也不知是太過興奮還是咋地,她一起來,就是一陣天旋地轉的暈!接着就是一陣反胃?
緊接着——
「嘔!」
梅聞兒忍不住的吐了,人也站不穩的跌回床上。

《毒醫重生虐翻王府》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