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廢土Wastesdil
廢土Wastesdil 連載中

廢土Wastesdil

來源:google 作者:略懂先生二營長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零煙·格林 高潛淵

如果穿越到一個名叫Wastesoil的魔法與蒸汽科技異世界,在這裡各種各樣的種族隱居地低,表地面一篇荒蕪,如同廢土很不幸我為了拯救一名少女而來到這個如同廢土的地方,這裡魔女是救濟天下,還是引發亂世的罪魁禍首人們為什麼執行《機械飛升計劃》?這裡到底是異世界還是地球的未來....展開

《廢土Wastesdil》章節試讀:

我常常認為,黃昏時的沙漠別有一番風趣,落日的陽光變得柔和,沙土染上了太陽的紅暈,而在東方的土地上是初露的黑暗,中間的天空反成了紫色的星空,不會過太久,就是黑夜的襲卷,人們準備進入夢鄉,一心等候着黎明的到來。

可我卻無暇享受這美妙的風景,我身後在不停的感受着殺氣的同時,一邊向一個方向狂奔。

黃昏時的美麗景緻?鬼才顧得上這玩意!我大腦開始回憶發生的一切,口裡不忘大聲的喊叫「不幸啊!」

在1個小時之前...

「你好,開一間標準房」一邊說,他一邊用剛掏出來的錢包磕了磕服務台,把夢周公的服務員叫醒。

「麻煩了,謝謝老哥這次的招待。」

明明是他比較老,為何叫這個人哥,服務員應該會這麼想吧?我自嘲的微微一笑,看着服務員手掩住嘴巴打了個哈欠,拖拖拉拉走到服務台前面,困意十足的辦好卡。

「謝謝」對着服務員說完後,轉過身來他接過卡送到我手裡「我先走了,就不送你上去了,弟媳在家會着急的」

「不用,不用。」

救救我...求你救救我...

「誰?說什麼?」我剛剛聽到了一個人的聲音,不是在場的任何一個人的聲音。是一個虛弱的女人的聲音

「潛淵,怎麼了?」

我兄弟關心的問道

「沒事,沒事。」應該是太累了吧

我麻木的接過房卡,在6層604,我拖着快要斷掉的腿,慢慢挪步蹭到電梯間,想想我作為一名徒步者,走到了這無邊戈壁灘的城市,受到了朋友的接待。

一屁股坐在房間的軟軟的懶人沙發上。仰面朝天看着天花板「不過這酒店挺高級的說」手伸在衣兜里想來一根,拿起來發現輕的很,順手一搖看來是沒有了。

「不幸啊~」我嘆口氣,繼續仰卧在沙發上,眼睛盯着天花板,慢慢的,意識模糊了起來。

「救救我」一個穿着白色禮服的纖細身體倒在全是血跡的地板上,她腰部的禮服被染成了血紅色。嘴裏還在呢喃着「救救我」

「誰!」我從沙發上驚起,我好像做了個夢?應該是我太累了,坐起來下意識的拿起煙盒子卻突然想起來煙盒早空了。不過那一幕場景的真實感太強了...

愣了一會兒後,我站起身子,外套一脫扔在了床上,洗了個澡,換上乾淨的衣服幾步走到了門口,順手拿起門邊掛着的雨傘,麻利的抽出房卡開門向電梯走去。

馬路對面正好有一家24小時營業的便利店

剛剛那一幕的真實感還是讓我精神不定,倒在地上的那個人看起來像一個大小姐,我想了想,不禁笑出了聲音「哈~我真是想多了,就算是真的也不至於讓我去救吧」

我腦子裡想就算是大小姐被暗殺,我也處理不了啊,我怎麼可能打得過以暗殺為職業的刺客嘞,我身子一轉走向了電梯間。「還是看看一會兒買點啥喝的來的實在」

沒過幾分鐘我從便利店的感應門裡慢走出來

「救救我,求求你」

「行行行,我救你行了不」我下意識的轉頭喊了一句,這個聲音在我進便利店的時候就一直在我後面,嘀嘀咕咕的煩的很。什麼救救我,什麼求求你,煩的很,我聽的相當的煩躁。

見半天沒有反應,我大步流星的向著旅館走去,怎麼突然沒聲音了,感覺不妙的我腳越來越快的走。不是吧,我只是隨便一說而已啊...

驀地,我感覺好像穿過了一層如同水薄膜一樣的東西。頭如同喝了很多的酒一般,暈了過去…

一陣熱浪席捲臉龐,我慢慢的睜開眼睛,太陽光的強烈照射使我的眼睛馬上眯成一條縫。

「已經白天了?」我迷迷糊糊的「好熱」

馬上我就明白這不僅僅是白天這麼簡單了,我身處在一片荒蕪之中,眼見方圓幾里,黃土一片,寸草不生。

我陷入慌亂,不,怎麼可能不慌亂?這裡一片的陌生,腦子裡又因為剛蘇醒,一片的煩躁,我忙亂的環看四周,腳如同確定一個地方似的向前跑着

這是哪裡?到底發生了什麼?

瘋跑一陣,後腦勺又傳來了一陣的暈厥

「缺氧了么?」我半蹲着,右手扶着頭,這個感覺和宿醉之後一模一樣,巨大的太陽,絲毫不吝嗇的把熱量撒在了我待着的這片荒蕪之地。腦子裡又出現一幕,那個一直求救的大小姐。不會吧,不會真是讓我去救她吧?沒道理啊

「不行,這樣我會缺水而死的。」這一陣的頭暈迫使我冷靜了下來,這時我才發現,我呼吸又重新開始了。作為一名心理學的學者,我促使自己這麼想着,讓自己的大腦冷靜下來。畢竟人只有在冷靜下來以後才有可能想出有用的辦法,手下意識的握住了胸前的吊墜。

我手摸摸衣兜,身上原本的錢包,手機全都不見了。

「綁架么?」我細細思考「不是吧,讓我救你就救你么,那為什麼把我扔在這種鬼地方?」

我抬起頭看着遠方,一望無盡,這時我才發覺,這地面和黃土還有點不一樣,薄薄的黃土之下,似乎有着一層石質的地板。我伸手摸了一下,這不是石頭,是類似金屬的觸感,一塊一塊的金屬地板慢慢的衍生在遠方,每一塊的鏈接處還訂着鉚釘一樣的東西。

「所以長不出植物么?」我仰頭,用手稍微遮了遮太陽狠毒的光。「不幸啊~」

要在這種地方前進只能是晚上走,白天躲在陰涼的地方等待太陽過去。而這兒連躲避太陽的地方都沒有,這樣走下去必死無疑,而地下大的黃土薄的很也沒法挖坑,這…

「被將軍了啊,唉~」我嘆口氣,但不能放棄,不然就真得玩完,大腦飛速的旋轉,得想一點點應急的辦法才行。

我把自己的衣服脫下一件,把衣服包裹在頭上,避免陽光的直射。這裡巨大的熱量使得我視覺出現幻覺,眼前的平原模模糊糊的。前面一定有躲避的地方,我只能這樣安慰着自己,從而命令自己的腿向前一步步走,而且還得保留一定的體力,不能走太快,不然得不償失。

我失落的低着頭一步步的走着,不知道走了多久,太陽已經斜到了地平線,陽光也沒有那麼的刺眼,一天之中的黃昏悄然而至。最起碼涼快了,我加快了腳步腦子裡把那個大小姐罵了個遍,救你鬼救你,把我扔這鳥不拉屎的地方?還指望我救你?

我腦子裡還在謾罵的時候,慢慢的我被一大片陰影遮蔽,這速度,絕對不是雲,猛然的回頭,大腦卻又馬上陷入了混亂。

「這?這是什麼鬼?!!!」一棵樹在天上飛?不對,不是飛,似乎在天空不遠的的地方有一層玻璃似的,因為,樹根在如同章魚那般向前爬行,對,它是在那裡爬行着,每每向前移動的時候,樹根就向前詭異的蠕動着。

在天上爬?我呼吸好像又一次停下來了,這,這到底是哪兒?心裏一直罵著該死。

我越看樹根越覺得詭異,那一根根樹根蠕動的很噁心。它似乎想靠近我,那事情就好辦的多。

現在只需要做一件事,轉身遠離這棵怪異的大樹,越遠越好,越快越好。

「真不幸啊!!!」一邊瘋跑一邊大喊的我,完全忘記需要保存體力這一碼事了

所幸,那鬼玩意兒,爬的不快,沒有一會兒我就離它遠了不少,

可惜我高興了沒多長時間,它好像知道的我要遠離他,速度變快了不少,而且他似乎在一點點的向下。好傢夥,這是啥啊!我從來沒見過這玩意兒啊!

那東西的噁心樹根胡亂的扭動着,樹榦上的零散樹葉,隨着風窸窸窣窣的響着,但這個聲音卻像惡魔的低語,讓我毛骨悚然。

「真好,這玩意兒接觸地面以後因該爬的更快!可惡!」我咒罵著,跑了不久我向後看去,很可惜,它跟的很死,「不幸啊!」我揚天長嘯。

我叫潛淵,姓高。是一名旅者,喜歡到處徒步旅行,我本來是走到戈壁灘,在到達一座陌生城市時,遇到了來這裡紮根生活的朋友,住進酒店因為沒煙出門買煙的時候,貌似是被希望我救的人綁架一樣,被扔在了這塊一望無際的平原,對,我腦子還沒轉過來呢,然後就被天上爬行的怪物巨樹追命…

跑了不知道多久,可能只有幾分鐘吧,但我卻覺得像是過了幾十年,它,那個該死的玩意兒終於不見了。

「這是在哪?」我雙手撐在膝蓋上,大口的喘着粗氣,抬頭轉看四周,還是那個樣子,一望無際,四周乾乾淨淨?除了黃土和裸露出來地板,連一絲雜物都沒有,這簡直太奇怪了。我有點恐慌,這裡什麼都沒…真的…什麼都沒有…連一塊小石子都沒有。

不知道我又走了多久,景色一直沒有變化,要不是土上會留下我的腳印,我甚至懷疑我都沒動過地方。

看到一塊破舊的牌子,好奇心驅使着我走了過去。

「這算是好事么?」我走過去,本來以為會拿到路標什麼的。可惜迎來的還是無窮的失落,對,你想的沒錯,我根本不認識上面的文字。牌子上寫的字,完全不認識,不像是英文,「難道是法文嗎?我對法文一竅不通啊。」

「這材質…」我的注意力從文字轉到了牌子上,這牌子不是木質的,色澤像…我一邊想的時候手不自覺的摸了上去,當我手接觸的一瞬間那卻是金屬的質感,手指敲了敲,發出的聲音也是金屬特有的清脆聲音。這鳥不拉屎的地方,連腳下的地板都是金屬的。這就搞的我很頭疼,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

幾個比較扭曲的文字,完全讀不懂,它的體積大倒是不大,帶在身上感覺還行…可以當一塊不錯的遮陽板,雖說是金屬,但在如此暴晒的平原上,沒有一點點熱量,反而散發著寒氣。

像是手裡拿着的屍骨,它帶來的還有一點點心裏的寒意。

雖然是這麼說,但回過神來的時候我已經頂着它走了好久了,說來也怪,這金屬板一直被我頂在頭上被暴晒,原本早該非常燙手才對,可是它自始至終都盡職盡責的散發著那股涼氣。雖說有了一塊相當厲害的遮陽板…

但還是這樣,一望無際,乾乾淨淨。

腿開始發酸了,腳也開始有痛感,心裏恐慌煩躁情緒越來越明顯,四周空空蕩蕩的,真的自從發現沒有雜物開始,連一塊石頭都沒有看見的事實導致我相當的惱火。

「這地方,平坦過頭了啊」我自從擺脫了那怪異的樹之後,走了少說也有25公里了,但我每每環看四周,視野之內全是廢土一般的平原,沒有山丘,沒有枯木,沒有雜草,沒有石頭,對沒錯連一塊小小的石子都沒有見到過,我的胃開始叫了,胃終於也開始發泄不滿了。

餓了我也沒有辦法,這裡——沒有生物,除了我一點點,一絲絲的生氣都沒有。

天上的太陽斜到了西邊,已經有一半沒入地平線了。

天快黑了么,我開始打算,是繼續趕夜路還是休息,我不知道昏迷了多久,就目前為止還沒有感覺到大腦需要休息,身體雖然有點懸,但明天又是大白天的話就不好玩了,我想爭取靠傍晚上的這一點點涼意趕到一個能躲避太陽的的地方,說不定還能找到食物。

然後再精力充沛的走一夜,說不定在明天的晨曦之時還能看見由水蒸氣形成的氣雲。那就可以順勢找到人煙了。我一邊想一邊停了下來。還救你?我能自救就不錯了。

「這麼想,我還能活着回去」我咧嘴笑笑,自信開始慢慢恢復了「好了,走了這麼久該放鬆一下了。」

徒步走的太久會腳上起泡的可能性會急劇升高,必須走走停停,如果在這一毛不拔的地方腳廢了,那我就真的走不出去了。

雖然現在也不一定能走出去就是了我長嘆一口氣。用手聚集了一小堆黃土,接着把鞋子脫了,把腳放在了黃土上。希望可以使得腳得到充分的休息。

休息了好一陣子,我極不情願的站立,駐足望向遠方。

「那麼開始吧」

但現在,只能往前走,喉嚨也開始慢慢乾渴起來,這可不是個好兆頭。

再這樣我很可能缺水而導致死亡

腦子裡毫無頭緒,這裡沒有任何一點點的可以變成工具的東西。

只能硬着頭皮向前,沒有辦法。

「這裡真像我前幾天學的到那個單詞啊」我腦海里思緒萬千,「Wastesoil。」

不過渣土好像還不太對哦。這裡一點點渣都沒哈,廢土?

我只能這樣一邊自嘲,一邊趕路,注意分散自己的注意力,讓精神不要崩潰,希望注意力不要轉移到身體,不然一步都走不了了。但是喉嚨乾渴感越來越重,就像宿醉之後剛剛醒那樣,嘴裏一點點的水分都扣不出來,那種折磨人的感覺,一點點的蠶食着我的思想,侵佔着我的理智。

終於…

「老天爺,你個王八蛋!」爆發了

「該死,老天爺,給我一個躲避太陽大的地方啊!」我罵罵咧咧的,但十分無奈,因為我不可能一直待在原地待到晚上,正當我煩躁的把腳邊的一塊小石頭踢飛的時候…

等等?剛剛那個是石子?

我愣了一下,心中的狂喜從剛剛還覺得已經冒煙的喉嚨噴發。

「哈哈哈哈哈!我終於看見常見的東西了,哈哈哈哈!」我似乎瘋了一樣,這裡開始步入正軌了嗎?

要是我看到一個人因為一個小小的石子就如此發瘋我一定會嘲笑他,但此刻我總算是見到了腦子中常常司空見慣的常識。

這熟悉的,在平常完全無所謂的常識。

在這個荒無人煙,一望無際的廢土之地,給了我一針強烈的興奮劑。

心裏有希望了,這才有可能活下去。

「好吧,」我用手中的鐵板貼住額頭,那一絲冰寒使自己興奮的頭腦瞬間冷靜下來,太陽已經接近地平線,炎熱的感覺正在一點點的散去,那麼晚上我就加快步伐咯。

沒過一會兒,一半的天空已然成為了紫藍色,在東方天空的一點點黑暗已經悄然來襲,冷氣也從背後吹了過來。

我打了個激靈這有個風點涼啊,溫度下降速度超出了我的想像,明明在剛剛這裡還是熱的要死的無盡平原,看來今晚要度過一個嚴寒之夜了,剛剛經過酷熱,心裏遇到這種事情,真的很難受,希望不要患上低體溫症啊。

我剛想完,就看到不遠處有一個人在慢慢的移動。我丟掉手裡的鐵板向著他跑過去,好歹是有個人了,可惜跑過去之後發現,這不是人,它是——機械人。

頭還可以勉強分辨出人的感官,但身子就一言難盡了,全身銹跡斑斑的,四肢很像人的四肢,或者說就是人的四肢外形,卻滿是銹跡,沒有衣服,全身都是鐵皮,這個鐵皮的質感看起來就像那個我剛剛丟掉的招牌,他的胸口還別著一個紅藍色的圖標。

「能說話么」我抱着他是智能的希望和它搭話。

「@!#4!@#%……#@」是一種我完全沒聽過的語言

「你在說什麼?」可惜,這種語言我聽不懂,這個聲音其中還夾雜着很多的電音和電流麥的感覺,讓我更沒法識別是哪一國的語言「@#¥!%&%¥#」

似乎是能聽懂我的話,它指向一個地方,而後又發出一堆我聽不懂的言語,但它左手的手掌貼在了左耳上,看來是在用一種我沒見過的通信器在和遠方的另外一個人說話。

之後它一直在做動作,這個機械人沒有那種機械停頓的感覺,動作很流暢,似乎是在告訴我方向。我向著那個方向跑了過去

沒過多久,我就遇到了一個更加奇怪的人,那個人有一半的身體是機械,但大部分還是人類,長得像是一個和藹的大叔,胸口還別有這那個奇怪的紅藍胸針。

「啊,大叔…」我試着先開口了

「@#¥@!¥……@」

「還是聽不懂么」有點失落了啊

「@#你¥是從無人@#¥區過@#來@的?」大叔用着一口非常奇怪口語和我交流,或者說他在這麼短時間裏學會了我的語言么?但這無所謂了,能交流就行,更讓我關心得是那個詞

「無人區?」

《廢土Wastesdil》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