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鬼迷心竅
鬼迷心竅 連載中

鬼迷心竅

來源:google 作者:趙楚生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趙楚生 金峰

最近網上經常可以看到,一些窮游旅行的女性為了搭順風車,需要向司機提供免費「特殊服務」的新聞,說實話,我也經歷過一次,不過那次遠比網上傳出來更加荒唐而又詭異深扒窮游女大學生遇到猥瑣的凄慘事件,有些並非是免費炮這麼簡單,誰也不知道,鬼迷心竅的人會幹出什麼事情展開

《鬼迷心竅》章節試讀:

  我跟着鄒警官,徑直的上到車子上面了。
車子開的很快,我在車上非常焦慮,不知道這一趟,我會從趙楚生的嘴裏面得到什麼消息。

  很快,我們就到了那個地方了,鄒警官帶着我們下車後,他開始調配人手,把所有可能的路口都給封死了,鄒警官這才讓房東送來鑰匙。

  鄒警官拿着鑰匙,朝着旁邊的人看了看,旁邊的人也準備好了,他深吸了一口氣,把鑰匙插.入進去後,迅速打開門,手裏面端着手槍就沖了進去,我也急忙跟了進去。

  等進入到裏面,我立刻有種冰冷刺骨的感覺,好像掉入冰窖中,外面溫度蠻高的,這屋內相差太多了,我不由打了一個冷顫。

  很快,我被眼前的一幕給嚇到了,整個房間滿目瘡痍,而在牆壁上,有血淋淋的紅字,上面寫着我錯了。

  很顯然,這是趙楚生在懺悔。

  可以想像,當時趙楚生寫這些字的時候,內心的恐懼,到底是什麼東西,能讓他恐懼到這份上?

  不過讓我失望的是,趙楚生並不在房間內,鄒警官立刻帶上手套,就在房間內找東西了,我也跟在後面,而地面上散落的紙張,我仔細的看了看,直接被嚇到了,因為上面記載着的是我的事情。

  從我進公司開始,幾乎每天都有記載,這等於是二十四小時不間斷的監視我,但是我卻始終沒有發現,想想簡直太驚悚了。

  而還有些紙張是記錄陳志宇的,陳志宇的一些瑣碎小事。

  鄒警官也看的一陣緊張,他讓周圍的民警把這些東西都裝起來,準備帶回去細細研究,而很快,我就看到了一疊照片,鄒警官把照片拿過來後,我湊到跟前一看,上面拍攝的是我跟陳志宇的照片,開始的時候,都是正常人,一直到現在的模樣。

  說實話,這些照片真的挺恐怖的,只是我不知道趙楚生照這些照片是什麼意思,而鄒警官在查找線索的時候,發現最裏面的房間,竟然放着一個制冷機,溫度一直維持在零下,我立刻傻眼了,趙楚生怎麼能在這種環境下生存的?

  「鄒哥,這麼低的溫度,難道趙楚生殺人了,用來儲存屍體?」

  旁邊的小劉警官低聲的問道。

  我直接被嚇得哆嗦,趙楚生雖然害了我,但是我不相信他會殺人,鄒警官搖了搖頭說道,「現在還不好說,要慢慢調查。」

  鄒警官在房間內查找了一會,但是沒有任何發現,我們就準備撤退了,而這個時候,鄒警官的電話響起來了,他急忙接通電話,電話那邊傳來急切的聲音,「鄒哥,這邊又出人命案了。」

  我心中一怔,莫不是趙楚生出事情了吧?

  我急忙望着鄒警官,鄒警官也怕趙楚生出事情,立刻就追問道,「多大年紀?」

  電話那邊回答是六七十歲了,我這才鬆了一口氣,只要不是趙楚生就好。

  但是下一秒,電話中傳出來的信息,把我嚇傻眼了,因為他說的是,在青環路扎紙店,我腦海第一個反應是朱大師,而很快,那邊也證實了我的猜想,就是姓朱的老頭。

  我直接被嚇的癱坐在沙發上,渾身直冒冷汗,這太恐怖了,我昨晚才找的朱大師,朱大師也答應幫我了,可是現在竟然就出事了。

  我隱隱的感覺到幕後黑手的恐怖,他好像在編織一張大網,我就是網中的魚,逃也逃不掉。

  鄒警官看到我如此反常,急忙詢問怎麼回事?

  「我認識那人。」

  我顫抖的說道。

  「快說說。」

  鄒警官急忙追問道。

  我就把昨晚的事情說出來了,鄒警官立刻就說道,「你們幾個留在這邊繼續找線索。」

  說完,鄒警官就帶着我急速的朝着朱大師家趕去,等到的時候,朱大師家門口已經圍攏很多人,有幾個民警在負責案發現場,我跟着鄒警官進去後,眼睛不由的紅起來了。

  朱大師整個人癱坐在椅子上,臉上表情極為痛苦,生前肯定是經歷折磨了,而且感覺整個人都被抽去了精氣,乾癟無比。

  之前我遇到陳志宇的屍體時,有的是震驚跟恐怖,畢竟我們兩個不認識,可是看到朱大師屍體後,我整個人內疚不已,同時也憤怒不已,朱大師肯定是因為插手我的事情。

  我順勢朝着前面桌子看了下,就看到上面寫着一個『辶』是用鮮血寫出來的,很顯然只寫了一半,看起來觸目驚心。

  我的心一顫,朱大師肯定是想留下什麼字?

  鄒警官也看了看字,低聲的說道,「他死的時候,肯定是用盡全力給我們留下線索,而先寫走之底上面的字,時間肯定來不及,所以他才會寫下面的,會是人名嗎?」

  我現在腦袋一片混亂,甚至一個字都想不出了,我急忙拿出手機查了一下走之底的字,很快我就看到了一個逃字,我的心猛然一顫,朱大師最後留的字,難道是逃?

  他是想告訴我,趕緊逃,我突然想到,趙楚生也告訴我,逃吧,逃的越遠越好!

  一股冰涼的涼氣從我腳底板傳上來,我整個腦袋嗡嗡發響,鄒警官立刻讓技術部的人,現場採集指紋腳印之類,又把報案人帶去問話,而因為朱大師所處的位置比較偏僻,這一帶也沒有攝像頭,所以想要知道當晚誰來過這裡,幾乎是不可能的。

  很快技術部就採集了一些指紋腳印,我跟着鄒警官回到了警局,路上的時候,我心情極度壓抑,這幫天煞的人,我恨不得把他們全部宰了,竟然對一個老人下手,簡直喪心病狂。

  指紋跟腳印比對後,最後發現出現在案發現場的指紋跟腳印,一個是朱大師自己的,一個是報案人的,還有一個是我的,而朱大師死亡的時間,也大概是在我走了一個小時後,現場完全沒有兇手的線索。

  「真是狡猾的一批人。」

  鄒警官狠狠的握了握拳,我隱隱感覺這好像並非狡猾這麼簡單,他們為什麼要殺掉朱大師?

  難道是朱大師真的威脅到他們了?

  要知道,他們連**都不怕的,可是為什麼偏偏對朱大師下手?

  想到這裡,我低聲的問道,「鄒警官,我有個疑惑。」

  我就把我的想法說出來了,鄒警官猶豫了一下道,「自始至終,這些人都在故弄玄虛,把所有的線索都拉到這上面,讓我們朝這方面想。」

  我點了點頭,鄒警官分析挺有道理,可是我隱隱感覺那裡不對勁,如果都是人為的話,那麼這也太恐怖了,這麼短的時間內,一丁點線索都沒有留下,這簡直不可能的。

  鄒警官吩咐下去,繼續尋找那幾個人,我嘆了一口氣,沒有想到我會捲入這麼恐怖的事情中。

  鄒警官又在整理趙楚生房間內的那些資料,我也在旁邊看着,但是也沒有太重要的東西。

  我的心挺難受的,是我連累了朱大師。

  時間就這麼一點點的過去,趙楚生留下的檔案,我們一直研究到下午兩點多,得到的信息,基本上沒有多少用處,我也從警局離開了。

  我到處瞎逛着,最後竟然到了公司門口,我猶豫了一下,也沒有敢上去,畢竟我現在模樣,的確挺嚇人的。

  我剛剛準備離開,竟然看到鐵哥大老遠拿着一杯咖啡過來了,我不由的想到短訊上的內容,讓我遠離鐵哥,我急忙朝着旁邊躲閃着,躲到了大樹旁邊,看到他徑直的朝着休息區去了,我猶豫了一下,還是跟了過去。

  我找了一個比較靠近的位置,他喝了幾口咖啡,就把杯子放下來了,緊接着,朝着對面樓道走去,我也不敢跟過去,畢竟很容易被發現的。

  他最後到了我斜對面的樓層,等他剛剛到,就跟旁邊的人談起來了,我赫然發現,跟鐵哥談話的人,竟然是趙楚生。

《鬼迷心竅》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