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詭聞異錄
詭聞異錄 連載中

詭聞異錄

來源:google 作者:愛吃烤豬蹄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劉思汝 十三 懸疑驚悚

我就是個小小的剃頭匠,也就是俗稱的Tony老師我沒什麼不同,芸芸眾生里的一個小人物我還有三年就要去個未知的地方,我的老爹,家裡老爺子,都再三十那年去的,再沒回來過,我得去找他們!我不知道我會不會回來,我得經歷我想記錄下來,科學或者不是萬能的!有些東西,也不知能不能通過文字表達清楚信或不信,就那樣了!展開

《詭聞異錄》章節試讀:

時間沒流轉幾天,

我就投奔了我的發小那裡,他是在膠澳市的一家理髮店做學徒。

剛去的時候告訴我,理髮店美女很多,找個對象賊簡單。

並且還可以學個技術,以後開店吃喝不愁。

嗯?

我主要就是為了以後能有個技術,並不是為了什麼談對象的。

畢竟像我這麼正直的,

對吧!

那個時候也是快過年了,還記得那個時候我發小剛見到我時來了句,

「你這是一路逃難來的嗎???」。

我當時回懟了一句,

「不是管飯嗎?還有飯嗎?餓死我了都!」。

到現在我發小也不清楚我當時咋回事,怎麼會落魄到那種地步,啥行李也沒有,渾身就只有一個沒電的手機,打車錢還是司機跟着到店裡我發小付的。

『WCTMD,該死的火車站,那個時候凌晨下了火車,到火車站買了盒45的軟中,想看到裝裝13,結果漏財,老闆讓我幫個忙,給換一些零錢,通過手法,給我換的零錢少了一半』。

打車又被帶着繞了路,還送錯了地方。

坐公交又被擠下車,行李還丟了,口袋還漏風。

整一個衰神附體。

就這樣,我留在了發小呆的理髮店。

平時逗逗美女,看,看我我發小和各個美女各種聊。

不是我,

不是我,

不是我。

重要的事說三遍。

然後就洗洗頭,掃掃地。練練模特頭。

直到那天,店裡來了個二十來歲的大曼,抱着個看起來剛滿月的嬰孩兒來剪髮。

那個時候記得應該是晚上七點多,店裡顧客還特別多都是燙染的。

我一個洗頭的倒是空閑了一會兒。

然後那個嬰孩兒被安排給二十九歲的一個胖子理髮師老萬。

老萬一臉的不情願,對着老闆說,

「劉姐啊,明天我生日啊,現在又七點多,剪嬰孩兒胎毛,對我不吉利的啊」!

「哎呀,老萬,有啥不吉利的,啥年代了,還信這個啊!沒事,剪好了,我單獨給你包個紅包,這個顧客也是常來的,剪剪咯!」

「哎呀,劉姐,真不是錢的問題!」

這個時候,大曼估計是有點不耐煩。

帶的那個嬰孩兒估計是覺得店裡吵,開始哭鬧起來。

喊着「哎呀,就推光就行啦,明天孩子辦滿月,師傅就幫幫忙唄,就幾分鐘,剛好您也有點空,一會兒給您包個百元的大紅包!」

那個時候過年期間剪髮最高也就25,聽到百元,頂一個燙染活了!

老萬估計也是有點心動,就說著,

「錢多錢少,你看着給就行,但得記得明天孩子辦完滿月,你的過來給我送一塊紅布,紅布里包着喜糖,紅豆,一個紅蘋果。」

大曼喊着

「知道啦,趕緊推吧,外邊挺冷的,推完了還得趕緊回去呢!」。

就這樣,老萬讓顧客抱着嬰孩兒,披上圍布,就開始推。

就看到老萬剛把推子輕放到嬰孩兒頭上的時候,店內的所有燈,忽閃了幾下,就滅了。

劉姐(老闆)就嚷嚷着,

「咋給跳閘了」。

這個時候店門被一陣冷風吹開。

整個店內一下子就像是到了街邊一樣,冷的凍骨。

就聽到各種顧客嚷嚷着,聲音特別的雜亂刺耳。

我跑去把店門合上。

這個時候劉姐也找到總閘,打開了店裡各個設備的開關。

亮光一下子照亮了整個店裡。

這個時候老萬也拿着推子繼續幫嬰孩兒推胎毛。

就看着嬰孩兒直勾勾的看着老萬,我現在後面從鏡子里看到嬰孩兒那不大的眼睛裏透着不同尋常的冷。

嬰孩兒的兩隻小手,四處的抓着什麼,眼睛卻一直看着老萬。

老萬也沒注意到,就一分鐘推完了整個頭。

對着大曼說著,

「明天一定得記得啊,別忘了啊!」。

「哎呀,師傅你真是啰嗦,知道啦」!大曼不耐煩的說著,隨手給了老萬一個紅包。

老萬打開紅包,看着紅票,咧開嘴笑着。

大曼隨後就抱着嬰孩兒走了出去。

也就只有我看到,嬰孩兒透過大曼的胳膊縫隙,目光冰冷的看着老萬。

隔天。

到店裡,老萬有些精神恍惚,還時不時的發獃,有點不敢看鏡子。

我因為是跟着老萬學燙染,老萬也算是我師父。

我每天都是抽空站在老萬身後學習裁剪。

我看到老萬整個神情不大對勁。

就抽空,給老萬帶了盒煙。

在老萬忙完一個活後,對着老萬說道,

「萬師父,走一根吶!」。

老萬恍惚了一下。

目光獃滯的看了我一下。

「走,整一根!」

來到店門口,這個時候才發現,外邊下起了大雪。

「萬師父,你這咋啦啊,臉色不對吶?難道昨天晚上回去,被師娘榨乾了啊?」。

只見老萬叼着煙順着涼氣吸了一口,臉色好些後。

嘴巴有些顫顫巍巍的苦笑道

「你個臭小子,懂個鎚子,小屁孩兒」!

「咦,萬師父,啊!不,老萬,你也就比我大了一輪,當叔顯老,當哥顯小。今兒,也就他們忙,沒看出來,作為你徒弟我能看不出來嗎?剛才那個剪髮的,後面都缺了一塊啦!給老弟我說說唄!」

「你個混小子,還打算跟我稱兄道弟啊!」。

「咦,老萬,不是小弟我說,你這一大早嘴唇發白,兩個黑眼眶都能做國寶了!肯定昨晚沒幹啥好事!」

老萬嘴唇顫微動了下,眼神掙扎,說了句,

「昨晚是沒啥好事,,,嗯,沒休息好罷了,別提了。」

我看着老萬,目光閃躲,在街道上不停的看着什麼。

有期待,有恐懼。

「哎呀,好啦好啦,一會兒給你帶罐紅牛,多大點事兒嘛!走啦走啦,趕緊進去忙啦,要不然劉姐又要說咱偷懶兒了!」。

只見老萬狠狠地吸了一口煙,似乎要把半根煙一口吸完一樣,隨後屏住了呼吸,而後猛的吐了口濃煙,像是放下了什麼。

隨後拍了下我,

「走啦!趕緊進去忙啦!」

一整天,老萬不管是燙髮,染髮又或者是剪髮,都沒有看一眼鏡子。

要知道,理髮師不管是做燙染還是剪,看鏡子是本能,可以更好的調節髮型。

晚上又是七點左右,老萬更是神情緊張,快接近一分鐘看一下門口,期待着什麼。

面對顧客的投訴與吵鬧,老萬也充耳不聞,只是看着門口。

時間慢慢到了十點,顧客也越來越少。

臨近下班點的時候,老萬把我喊到了店門口。

「十三,把這個拿好,如果我明天沒來店裡,你就去這個地方,找一個姓張的老頭,來我家找我!」。

隨後就對劉姐招呼也不打的,踩着厚厚的積雪,一步一步的打擺着走了。

我看着手上的一個紅紙包,打開後,看見裏面包著一縷賊細又有些捲曲的毛髮,紅紙上寫着一個地址。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詭聞異錄》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