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詭異世界的正常人
詭異世界的正常人 連載中

詭異世界的正常人

來源:google 作者:福鼎真人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福鼎真人 穿越重生 莫言笑

瘋癲的世界,詭異的修鍊,成精的畜生,恐怖的邪祟,扭曲的觸手,瀝青的羽毛,猙獰的樹木,無形的手操控着一切,作為一個正常人,又該如何在這個世界生活下去,或者說是自認為正常,展開

《詭異世界的正常人》章節試讀:

鬼面樹,本質是樹木受到了生靈混亂的心念影響所長成的樹,這個世界萬物有靈,只要是活物都會接收外界的心念。

例如亂墳崗,混亂痛苦心念眾多,所以樹木變成扭曲猙獰的模樣。

又因為死去人的方式不同,產生的心念也有所不同。

比如西涼州的巫山,以前就有一群擅長怨咒的人巫。

被路過的真仙用念火給滅了,念火焚燒了三天三夜,將屬於巫的心念燒個乾乾淨淨。

後來山上過了幾年又長出了新的樹木,其樹木漆黑樹枝似人手,且枝幹是煤炭。

而且部分樹木還擁有了詭異,凡是砍伐者幾天之內必有災禍降臨。

莫言笑用右手推平周圍的樹木,眼睛警惕的觀察四周他現在耳膜破裂,要更加小心才行。

他要找的是擁有咬痕,枝幹偏血色的鬼面樹,因為血肉怪物存在於附近,那麼周圍的生物應該都是被撕扯吞噬。

說來也奇怪,一般來說樹是會扭曲出人臉,但梁國例外,梁國的詭異樹都是成人臉形狀。

據前世遊戲論壇大佬分析,梁國的植物比較奇特,可能和血肉栽培有關。

那個廢棄寺廟的名字,莫言笑記得似乎叫若蘭寺,是那位血肉仙為了研究梁國鬼面樹所造的實驗場。

那位用血肉秘法弄死過很多人,還用血肉仙特有的聯繫手段求購過長相奇特擁有詭異的鬼面樹。

至於莫言笑身為假仙是咋知道的,當然混進血肉仙的唄,前世的他身為假仙,這種事自然是基本功。

環顧四周,全部都是形態各異的鬼面樹,有的長得張牙舞爪,有的則像是在窺視獵物,更有甚者長得是四分五裂,就靠的木絲連接。

但無一例外單獨拎出來都讓人感覺到毛骨悚然,極為不自在,更別說聚集在一起了,詭異氛圍直接拉滿。

走着走着,前方沒路了,都是濃密看不到盡頭鬼臉樹,莫言笑抽出銅劍。

左手持銅劍壁砍軀幹,右手抄起劈落下來的樹塊順手向前砸去,依莫言笑現在的力量,木塊砸倒一片鬼臉樹,開出了一條道來,就這樣蠻橫無理的一路前行,

越往後走,活物的氣息越少,不知過了多久,面前的樹木間隙終於有了一縷微光。

莫言笑大喜,像這樣砍樹對於莫言笑而言並不算累,但是一直看着形態扭曲的樹木,還是會有些膈應。

他將銅劍重新插於背上,然後全身緊繃,俯下身子手撐地面,做前撲狀,雙腿雙手一起用力。

只聽嗖的一聲,莫言笑便如蓄滿的箭矢一般飛出,隨着臉上傳來痛覺,莫言笑已經衝出了樹林。

撲倒在地上的莫言笑,連忙起身,顧不得拔出插在臉上的樹枝,抬頭便看到了一座詭異陰森的破舊寺廟。

寺廟周圍空曠無物,暗紅色的大門上掛着一塊黑色牌匾,牌匾上用金色字體寫着若蘭寺。

走進寺廟,入眼便砂岩搭建的水池,水早已乾枯,水池底只有剩下腐蝕的落葉和一具巨大烏龜的枯骨。

觀察枯骨,莫言笑推斷此龜生前應該接近一丈,已經破洞的龜殼內閃着微弱光芒。

莫言笑的頭髮向下延伸,捲起那發光的物品,將其放在了手上,那是不知明金屬製成的小戒指。

哪怕是是戴在小拇指上都顯得擁擠,仔細觀察戒指,還能發現戒指內壁刻着晦澀文字。

莫言笑收起戒指繼續環顧四周,寺廟主體用九根暗紅色石柱支撐,九根石柱依次排列,

石柱中端分別雕刻着巨大的器官,有心臟,腎肺,肝脾,肉眼,喉嚨,雙耳,頭顱,嘴唇,鼻樑,

雖然石雕已經腐蝕模糊,但莫言笑還是一眼就認出來了,這是血肉仙修鍊秘法必須了解的本身器官。

莫言笑抬腳向大殿走去,大殿內塵封土積,角落已經蛛網縱橫,映入眼帘的便是三座巨大無比的雕像。

左側雕像,光頭如比丘相,雙耳垂肩,笑口大開,身穿袈裟,袒胸露腹,右手持着紫金缽盂,左手拿着佛珠。

右邊雕像卻魁梧壯碩,怒目圓睜,滿臉橫肉,右手放於胸前掌心豎起,左手放於身側緊握拳頭。

中間雕像,形若虛坐,頭戴五佛冠,身披血紅袈裟,面上無喜無悲,左手在胸前捏起佛門施依印,右手放於腿間,五指朝下捏施願印,但奇怪的是,雕塑並未剃度,留有長發。

這血肉仙起碼是個佛門比丘,莫言笑站在原地看着雕像陷入了沉思。

周圍他早就觀察,過除了這三個雕像外其他的東西但已經腐爛到看不出來。

三個雕像,左右兩個可以代表武院僧和傳道僧,中間這個……

正當莫言笑沉思時,寺院門外,寺院不遠處的鬼面樹都緩慢的深入地面,同時正對大門的一片空地上,憑空出現了巨大的樹影輪廓。

輪廓時而消失,時而聚現,伴隨着骨頭碾碎與莫名的啃食聲,緩緩逼近寺院。

莫言笑這時也放棄了思考,他對佛教本來了解的就不多,這個世界的佛教與原來世界的佛教也肯定不同。

所以就乾脆不想了,他放開了對身體的控制,準備依靠詭物自己的本能去尋找那隻血肉怪物。

在他放開身體的瞬間,莫言笑突然覺得腦中感到一陣眩暈,隨後一道黑影閃過,自己便倒飛出內寺。

莫言笑重重砸在水池裡,他隨手剝開烏龜枯骨,口中罵娘,雙腿用勁起身一躍,蹦到了半空中,在空中莫言笑,這才看清楚襲擊他的是什麼。

只見三個雕像中的武僧像眼神泛着紅光,正緩緩向外院走來,邊走手上不停變化着拳式,隨着他一步一步走來 ,寺廟開始搖晃彷彿隨時都有可能坍塌。

莫言笑一陣惱火,落地隨即拔出銅劍向著武僧猛衝上去。

兩兩相遇,武僧的拳頭落在了莫言笑的腹部,骯髒銅劍也砍在了它的腰上,銅劍砍在武僧身上卻冒起了火星,而武僧那巨大的拳頭直接將莫言笑打飛。

武僧那閃着紅光的眼睛緊緊注視着莫言笑飛出寺外,彎腰俯身,一躍而起跳向空中,他像打皮球一般,又一掌打向莫言笑的頭顱。

巴掌伴隨着呼嘯的風聲,雖然莫言笑聽不見,但看着這個架勢,可想而知這一掌如果挨上了,哪怕是莫言笑現在的身體,頭顱也會像西瓜一樣炸裂。

空中莫言笑的頭髮化作了飛舞的觸手,扭曲的觸手化作漆黑的盾牌,強行替莫言笑擋了這一巴掌,砰的一聲,莫言笑如同炮彈一般砸向地面,地面被砸出了不小的坑洞。

坑中莫言笑罵道:「你這驅邪銅劍是他媽假的吧。」話音未落面前一雙大腳踐踏而來。

他急忙翻身躲避,卻還是被一腳踢飛進寺院,砸破砂岩堆砌的院牆,莫言笑又再一次躺到了水池中,這次莫言笑感覺渾身劇痛,他能感覺到助骨全部粉碎了,雙手也因為護住頭部而軟弱無力,明顯也碎了,這他媽到底是什麼玩意兒。

要知道現在莫言笑的身體素質放在前世已經算是小超人了,卻還是被這武僧吊錘,眼看身體完全占不到優,莫言笑只能上點外掛了。

莫言笑感受到外面武僧像的氣息正在緩緩逼近,連忙控制頭上觸手把不遠處蹦飛的銅劍捲起,然後直接插向自己的腹部。

在觸手的操控下,銅劍成功划出一道三寸長的傷口,莫言笑隨即用雙手將傷口掰大,

顧不得傷口傳來的劇痛,莫言笑脫下道袍從裏面翻找出血皮書。

將血皮書塞入傷口,感受到其接觸到腸子,莫言笑再往裏面塞了塞。

感受到血皮書接觸到了內臟,莫言笑嘴中開始念叨:「祭活怨念,穢體渾濁,兩儀魂魄,血肉祭祀,加持吾身。」念完。

莫言笑感到血皮包裹住了五臟六腑,同時身體膨脹感傳來,肌肉開始膨脹,血液開始凝固。

紅色的血肉撐破了白皙的皮膚,莫言笑的五官與頭髮開始掉落,身體開始壯大,不一會兒,莫言笑便變成了全身血紅肉塊的怪物,

怪物先是張開了僅剩的嘴巴,露出尖牙低下頭,將脫落的五官與頭髮啃食進肚子,吃完抬起頭對着緩緩走來的武僧咆哮不止。

這時的怪物全身血肉顫抖滲出這腥紅色的氣體,下一刻它如同炮彈一般,直直撞向武僧。

武僧只是停下腳步,擺好拳式,眼中紅光愈發濃烈,下一刻一聲響徹樹林的轟隆聲響起。

紅色的血霧席捲全場,周圍接觸到血霧的鬼面樹都被腐蝕得滋滋作響,血霧中能聽到拳頭碰撞血肉發出的聲音,與巨大的嘶吼咆哮聲。

《詭異世界的正常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