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顧清淺祁少楓
顧清淺祁少楓 連載中

顧清淺祁少楓

來源:google 作者:顧清淺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祁少楓 顧清淺

做顧清淺情人的第1095天,晚上7點16分,祁少楓按照慣例,脫下全部衣服,躺在鋪滿玫瑰花瓣的大床上,隨手抓起一把花瓣,疏疏落落灑在身體上她身材清瘦,陷在花瓣里的腰肢,更是不堪摧折...展開

《顧清淺祁少楓》章節試讀:

祁少楓 本來回憶起和顧清淺 的過往,就心酸不已。
被他一催,眼淚霎時湧出眼眶,如連綿不斷的細雨。
哪怕哭得肝腸寸斷,她都不忘迎合他,「顧清淺 ,我不要臉,我只配哭……我什麼都聽你的……你有什麼不痛快,都發泄在我身上吧……」因為疼痛和哭泣,她一段話說得斷斷續續、高低起伏。
顧清淺 越聽,心裏的燥火燃得越旺。
身下的嬌軟女人,總有辦法讓他不爽!
倏的撈起祁少楓 的腰,顧清淺 他抗她進浴室,粗魯地扔到浴缸里。
顧清淺 用了狠勁,祁少楓 磕得重,膝蓋和手肘迅速躥紅。
洇染開去的薄紅,桃花般嫣嫣灼灼,與殘留的玫瑰花瓣相纏,美得驚心動魄,彷彿有暗香浮動。
可祁少楓 並不覺得疼,抬起剪水秋眸,楚楚可憐地望着紅了眼的男人。
只一眼,顧清淺 就想把她給揉碎,玩壞。
正在這時,手機鈴聲突兀地響起,從卧室鑽入他的耳蝸。
他冷睨祁少楓 ,兇狠命令,「立刻把你骯髒的身體洗乾淨!」
心痛到麻木,也就沒感覺了。
祁少楓 乖順,「好。」
要不是鈴聲迴旋在耳邊,他真想扯爛她虛偽的嘴角。
終歸,顧清淺 邁開長腿,去接電話。
待顧清淺 出去,祁少楓 怔忡,腦海突然閃過想起這個男人的暴虐,猛然回神,打開水龍頭。
滾燙的熱水打在身上,瞬間激得她皮膚灼紅。
她渾然不覺燙,麻木地搓洗。
顧清淺 電話結束後走進浴室,祁少楓 正在沖洗泡沫。
她下意識身子一僵,旋即平靜地繼續搓洗,而後擦拭、穿衣。
好像看不見他侵略性十足的目光。
顧清淺 隔着升騰的雲霧看她,突然心境平和,夾住出支煙,叼在嘴裏,點燃,呷了口。
幾分鐘還想干/死祁少楓 的人,忽然間就清心寡欲地看着香/艷女體在眼皮子底下晃動。
等祁少楓 穿戴整齊,顧清淺 飆車去了他常去的一家會所。
祁少楓 暈車,車上就一直想吐,停車後依然面色刷白。
可顧清淺 不給她緩衝的時間,下了車立即繞過車頭,把她拎出來,半拖半拽將她領到包廂。
祁少楓 頭暈目眩,踉蹌走了一路,被他甩進金碧輝煌的包廂時,再也綳不住,跪在地上,「嘔――」的吐了一地。
柔軟的紅地毯上,頃刻間堆積穢物,還散發著酸朽味。
「噗」,顧清淺 踹她後背,「讓你出來伺候客人的,怎麼這麼不懂事?
!」
暈暈乎乎的祁少楓 ,摔倒在地上,驚疑不定:伺候客人?
顧清淺 要我去伺候別的男人?
祁少楓 忽然覺得冷。
刺骨的冷,瞬間直衝心口。
祁少楓 趴在地上不動,一隻皺巴巴的手搭住她細嫩的胳膊,還惡意摩挲幾下,「顧總言重,宋小姐如花似玉,嬌氣點又如何?」
蒼老的聲音里,有藏不住的色/欲。
祁少楓 抬眸,果然看到頭髮花白、滿臉皺紋的老頭兒。
她喊一聲爺爺,對方都不吃虧的年紀。
她胃裡再次翻湧噁心感,本能地甩開老頭的手,「別碰我!」
兩手撐地,她狼狽而艱難地起身。
「這……」李文劍尷尬,望向顧清淺 ,欲言又止。
他最近要和顧清淺 合作,顧清淺 上道,說塞給他個小美人兒。
美是真的美,皮膚白裡透紅,光站着就在勾人。
他年紀大了,玩不動強取豪奪。
被祁少楓 激烈拒絕,他有點不懂顧清淺 的意思了。
顧清淺 安撫李文劍,「李總,她不懂事罷了,你先去裏面坐會兒。」
李文劍瞥見祁少楓 淚眼漣漣的可憐勁兒,忽然想要英雄救美。
可旋即,他遐想了被小美人兒伺候的**蝕骨,壓下了微薄的憐憫。
等李文劍消失在暗色的光暖里,顧清淺 湊到她身旁,輕咬她耳垂,「祁少楓 ,你奶奶的命,你還要嗎?」
 

《顧清淺祁少楓》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