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旱災逃荒:種田系統爭霸天下
旱災逃荒:種田系統爭霸天下 連載中

旱災逃荒:種田系統爭霸天下

來源:google 作者:荒丘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沈煦 荒丘

種田+空間+靈泉+爭霸夜場保安意外穿越古代擁有超級莊園系統的他慢慢發展壯大建立武裝收服猛將搶奪地盤爭霸天下開創王朝展開

《旱災逃荒:種田系統爭霸天下》章節試讀:

斗羅仙君?沒聽說過,不過天上神仙的事情,誰又知道多少呢?

眾人本來還在驚疑玉米的突然出現,沈煦的這句話就為這件事做出了完美的解釋。

對呀,只有神仙才能憑空變物呀?

這麼一想,就解釋得通了。

再加上他那一身神力,更加讓人信服了。

人群中一個長相清秀似文人裝扮的年輕人搶先撲通一聲跪了下去,口中大呼:「斗羅仙君在上,請受我一拜。」當即頭如搗蒜,磕頭不止。

眾人一看這情形,紛紛效仿,拜服於地。

沈煦很是滿意這種效果,對那個文士讚賞的多看了一眼,心裏暗想待會可要給他多分些糧食才是。

隨後又說了一些什麼肩負使命將要拯救萬民於水火的場面話。

直唬得一眾村民賭咒發誓甘為仙君效犬馬之勞,誓死追隨。

沈煦見忽悠的差不多了,就吩咐由剛才那個文士負責給大家分發糧食,自己落了個清靜,坐在一旁研究系統。

過了一會兒糧食就分發完畢,那個文士就跑過來跪在沈煦說道:「仙君大人,糧食分好了,還剩下二十多斤。」

「嗯,幹得好,剩下的就賞給你吧,你叫沈墨?」

沈煦記起來了,他是村裡唯一一個讀書人。

「在下,在下沈墨,謝過仙君大人。」沈墨激動不已,仙君大人賞了自己那麼多糧食。

「所有人聽着,你們領了糧食回家生火做飯,吃飽後每戶抽一個壯勞力帶個麻袋過來裝糧食,隨我去城裡販賣。」沈煦面向人群大聲吩咐道。

他頓了頓又說道:「大家以後還是直接叫我名字,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今天的事情任何人不得與外人說起。」

「時機不到,不能暴露本君身份,否則必遭天譴。」

眾人聽得面色惶惶,又是一番賭咒發誓。

「還有,以後有什麼事我就吩咐沈墨,你們就聽他的安排,誰要是敢陽奉陰違,我會讓他生不如死。」

眾人目光齊刷刷落在沈墨臉上,無一例外都是羨慕。

沈墨感動得眼淚直流,直言肯為仙君大人上刀山下火海。

青牛鎮。

距離黑山村十多里路程,沈煦帶着大家一陣緊趕慢趕花了半個時辰才到。

路上還算順利,沒有碰到什麼山賊強盜。只有偶爾幾個流民跟着走了一陣子,但是己方人多,他們也不敢做攔路搶劫的勾當。

進了城,沈煦吩咐眾人直接把糧食放在了人流量最多的街道,自己去米店一打聽,乖乖,每斤大米直接漲到了五百文,玉米小麥也都要三百文每斤。

根據原主的記憶,去年米價還只是一百文,小麥玉米才六十文。

因為邊關接連不斷的交鋒,苛交雜稅日益繁重,百姓叫苦不迭,各大家族紛紛揭竿而起,一時間狼煙遍地,到頭來最苦的還是最底層的黎民百姓。

如今只有富足人家才有餘糧,才能吃上米飯小麥玉米等主食,普通人家只能吃糠咽菜。

再差一點的只能啃樹皮,賣妻賣子換一點吃的,賣完了也就只有餓死一條路了。

不過沈煦不是聖人,他做不到現在就把手中的糧食免費送給普通百姓,他要發展壯大,才能更好的幫助更多的人。

沈煦決定定價每斤兩百文,帶着眾人一陣吆喝,引得周圍的人紛紛圍了上來。

更多的是些飢腸轆轆的流民,乞丐。

不過也有一些家裡還有錢卻買不起糧食的。

還有一些商販子,準備轉手賺一筆。

弄清楚價格後,買家們紛紛掏錢:「我要十斤。」

「我要五十斤。」

「給我準備一百斤。」

一陣搶購,生怕買不到似的。

也難怪他們會那麼瘋狂,店裡明碼標價三百文一斤,這裡才兩百文,足足一百文的差價啊。

這種亂世什麼最重要,當然是糧食,銀錢可是一天天貶值,糧食一天一個價的的漲。

如果哪一天,糧食沒有了,錢也沒用了。

不一會兒便搶購一空。

還有一些得到消息的人匆匆趕來卻撲了個空。

沈煦只得安撫他們明天再來,讓他們幫忙傳話,糧食管夠,只要準備好銀子。

看着二十袋玉米換回來一袋子錢,沈煦心裏樂開了花。

吩咐沈墨給大傢伙每人分了一百文後,讓他們先行回村。

自己躲在一個無人的角落裡把一麻袋錢都充了系統。

只留了幾兩銀子在身上使喚。

打算待會買點東西回去。

這個時代銀子換算比例是:一兩黃金=十兩白銀=十貫=一萬文

真金白銀才是硬通貨,銅板掉價厲害,早就爛大街了。

突然從旁邊圍了幾個人過來,一臉壞笑的盯着沈煦。

「大哥,就是他,賣了一袋子錢,這羊夠肥的!」

一個賊眉鼠眼的瘦小漢子諂媚的朝滿臉絡腮鬍子的大漢邀功。

大漢哈哈大笑,伸手摸了摸下巴的鬍子說道:「嗯,不錯,待會兒給你多分一點銀子。」

然後轉過頭來對着沈煦恐嚇道:「小子趕緊把你的錢拿出來孝敬爺爺,要不然待會兒可別怪爺爺們下手無情。」說著還從後腰掏出了一把短刀。

沈煦看着眼前的幾個歪瓜裂棗有點想笑:「就你們也想打劫?」

「我們怎麼了,五個搶你一個不過分吧?」

「不過分,不過分,不過你們搶錯了人。」

沈煦剛說完,迅速一拳砸向旁邊的牆壁,只聽砰的一聲響,牆壁瞬間被砸出臉盆大小一個洞。

劫匪五人看到這一幕,不禁面面相覷,開始懷疑人生。

只聽剛剛那個邀功的人一聲驚呼:「點子扎手,扯呼!」

說完頭也不回的撒腿狂奔,剩下其餘四個你瞅瞅我,我瞅瞅你,後退幾步跟着一溜煙跑了。

沈煦被他們這突然的舉動搞的莫名其妙。

不過他也沒有去追,不值得。

街面上還是比較冷清的,除了一兩家米店開着門,其餘的酒樓茶舍旅店都已關門大吉。

這些米店後台一般都是官方,通過天價糧食來收斂錢財。

好在米店兼營油鹽醬醋等農副食品,要不然沈煦有錢還沒地買東西。

找了一家比較大的店鋪,油鹽醬醋啥的都要了幾斤。

店家一聽這是大客戶,殷勤的打包好各類物品。

最後一結帳,要一兩銀子。

沈煦不高興了,把我當冤大頭呢?

一掌砍在櫃檯上,櫃檯瞬間就塌下去一塊。

大聲說道:「多少?十兩銀子?老子天天擱這城裡頭溜達,這些東西價錢清楚的很,再給你一次機會報個價。」

掌柜的一看這情形,頓時就樂了。

耍橫耍到我店裡來了,純屬打着燈籠上茅房啊,也不去打聽打聽這店是誰開的。

他一振摺扇冷笑道:「你可知道這店是誰開的么?」

沈煦就是一巴掌過去:「老子問你多少錢,你跟我扯別的幹啥?」

掌柜慘叫一聲,被扇倒在地,牙齒混着着血水吐了出來。

聽到外邊的響動,內堂瞬間湧出來好幾個手持棍棒朴刀的打手。

《旱災逃荒:種田系統爭霸天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