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和死對頭隱婚後,他越來越不對勁
和死對頭隱婚後,他越來越不對勁 連載中

和死對頭隱婚後,他越來越不對勁

來源:google 作者:喵星人愛吃魚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寧橋月 現代言情 路知名

【1V1甜寵,先婚後愛,青梅竹馬】黎城上流圈子最近都在傳寧、路兩家將會聯姻,這場婚姻將會落在寧橋月和路知名兩人身上,所有人聽過後只當笑話認識兩人的人都知道,這兩人天生就是死對頭,連名字都是「橋歸橋路歸路」!結婚,絕對不可能!一次聚會,共同好友將兩人都叫來了,有人好奇拐彎抹角問路知名找對象的標準路知名看向對面翹着二郎腿正在和好友討論愛豆,滿臉姨母笑的寧橋月,冷着臉輕呵:「溫柔,乖巧,坐有坐相,不追星的」這話針對誰說的,在場的人心知肚明傳言果然是傳言,誰傳的,太不靠譜了!豬八戒和嫦娥湊一對,這兩人都不會結婚!對面的寧橋月聽到,挑眉瞪過去:「路知名,你有病吧!豬看到你種人都要扛着飛機跑!」路知名一口氣差點憋死自己,沉臉:「我喜歡一頭豬都不會喜歡你!」寧橋月一個抱枕扔過去:狗東西,竟然罵她不如豬!當晚夜裡,路知名把車開到寧橋月家樓下,撥通她的電話:「下來,你東西落我車裡了」寧橋月:「什麼?」「結婚證」「送給你了」寧橋月想起白天才和路知名領了證就萬念俱灰後來寧橋月養了一頭寵物豬,她一不高興了,就讓路知名和豬睡一起路知名為自己之前一時嘴賤懊悔不已展開

《和死對頭隱婚後,他越來越不對勁》章節試讀:

「寧小月,我頭都笑掉了,麻煩你幫我找一下我頭在哪哈哈哈哈……」

「幹嘛了,這麼開心?」接到半個月未見的閨蜜電話,寧橋月被她笑的莫名其妙。

比起閨蜜黎晴的好心情,寧橋月此時的聲音顯得過於死氣沉沉。

顯然,黎晴只專註於自己的心思,沒注意到寧橋月的糟心情,在電話那邊狂笑了三百聲:「我才出差半個月,怎麼一回來滿世界都在傳你要和路知名要結婚了。誰傳出來的,這也太能扯了。豬八戒和嫦娥湊一對,你和路知名也不可能。」

寧橋月餘光瞥了眼旁邊筆直落座的修長身影,生無可戀的望向天花板:「萬一呢?」

黎晴:「開什麼玩笑,你要是和路知名結婚了,我把頭割下來給你倆助興。」

寧橋月嘴角抽了抽:「謝謝,大可不必。」

黎晴打趣完好閨蜜,繞過這個話題:「寶,不說了,我累死了,先睡個覺。我給你帶了好東西回來,嘿嘿,晚上出來聚。」

「好,晚上見。」寧橋月掛了電話,剛把手機收好,一抬眸,冷不丁對上幾米遠外兩個老頭投過來的笑眯眯視線,頭皮一陣發緊。

豬八戒和嫦娥會不會湊成對她不知道,但是她和路知名……

寧豐業和路定邦倆人臉上已經樂開了花,並且像兩座門神一樣守在那裡,生怕寧橋月下一秒後悔。

黎城認識寧橋月和路知名的人都知道,他倆天生就是死對頭。

兩人就像炮仗一樣,一見面就炸,互損的事情沒少干,總之就是看對方各種不爽,恨不得對方原地消失。

偏偏倆老頭彷彿不知道一樣,張羅着讓他倆結婚,甚至把民政局搬回了家。

寧橋月默默收回目光,只覺得槽多無口。

年少不知自由貴,如今把證領流淚。

想不到她也有今天!

「寧小姐,路先生,這是兩份婚姻登記資料表,麻煩你們填一下。」坐在寧橋月對面的男人這時開口,他從包里拿了兩張紙,遞了過來,分別放在寧橋月和路知名面前。

這是黎城民政局的工作人員,一早被寧豐業和路定邦兩位老爺子請到寧家老宅,為寧橋月和路知名做婚姻登記。

寧橋月還沒來得及低頭看,餘光里出現了一隻修長大手,那手膚色白皙,骨節分明的恰到好處, 圓潤的指甲修的很清爽乾淨,甲床微微透着本來的淡粉色。

這無疑是一雙很好看的手,如果不是路知名的手,寧橋月一定多欣賞幾眼。

但很不幸,它長在路知名身上,在寧橋月眼裡,那就是爪子。

那爪子按在婚姻登記資料表上,旋即,拿起來離自己更近,仔細端詳片刻,說:「謝謝。」

獨屬於年輕男人磁性的嗓音中透着幾分溫和禮貌的笑意,和平時趾高氣昂的樣子完全大相徑庭。

對面兩老頭滿意的笑了笑。

可惡,又在長輩面前裝乖!

寧橋月氣咻咻的咬了咬牙,接過工作人員遞過來的筆,刷刷幾下填好自己的資料,連字跡都比平時丑很多倍,可見她對這樁婚姻的不滿程度。

她填好後,把筆和資料表火速塞回工作人員手裡,多看一眼她都怕自己會忍不住跑路。

過了一會兒,旁邊的人才「鄭重」的填好,把筆和資料表遞給工作人員。

照片昨天被兩老頭押在家裡拍好了,直接給工作人員就好了。

二寸的紅底照片,上面兩個人穿着白色襯衫,各自漂亮帥氣的臉上都透着略顯僵硬的營業假笑。

誰都看的出來,這將會是一對塑料夫妻。

工作人員隨後將登記資料輸入電腦內,拿出兩個紅本本塞進機器里打印。

沒錯,為了不夜長夢多,兩老頭直接讓人把民政局的機器都搬回來了。

兩個紅本本輪流打印,蓋下剛戳,新鮮出爐的結婚證被送到寧橋月和路知名面前。

工作人員送上誠摯的祝福:「祝二位新人永結同心,百年好合。」

路知名:「謝謝。」

寧橋月:「……」謝你個仙人板板,還演上癮了。

民政局工作人員被熱情的塞了一袋子喜糖喜煙後離開。

寧豐業和路定邦心滿意足的朝這邊走來。

寧橋月一肚子氣,在看到寧豐業略顯蒼白的臉和眼中淚意時迅速沒了。

她從小是寧豐業帶大的,看着他一點一點變老,老人家已經年邁,前段時間突然重病入院,差點沒挺過來,他最操心的就是她的婚事了。

如果能讓他開心,犧牲一下婚姻就犧牲吧。

寧橋月想着,走過去挽住寧豐業的胳膊,撒嬌道:「外公,這下您滿意了吧。」

寧豐業笑眯了眼,拍了拍她的手,看向路知名:「知名,我把我的寶貝孫女交給你了,你可不能欺負她。」

路知名看了眼寧橋月,點頭:「外公放心。」

路定邦在旁邊笑說:「臭小子要是敢欺負小月,我一定第一個揍他。」

「怎麼會?」路知名薄唇勾起一抹略有深意的笑,看着寧橋月說,「我喜歡橋橋還來不及呢。」

倆老頭聽到這話,再次滿意的笑了。

寧橋月聽到路知名說出「喜歡」兩個字,只覺得一陣惡寒。

他那副樣子,明明就是不懷好意。

寧橋月偷偷瞪他一眼,便立刻收回目光,眼不見為凈:「外公,我陪您下會兒棋。」

「你今天新婚,陪我這個老頭子幹嘛。我和路老頭下棋就行,我們就不打擾你們小夫妻倆的二人世界了,讓知名帶你去玩一下。」寧豐業打趣道。

小夫妻倆。

聽到這個名詞,寧橋月太陽穴都忍不住跳了跳。

還二人世界?

她和路知名在一塊只有二人世界大戰。

寧橋月剛想找個借口拒絕,路知名打斷她即將出口的話。

「好的,外公。」

寧橋月擰眉看他:「?」

你沒事吧?

路知名好似沒看出來她的反感,臉上帶着淺淺的笑:「橋橋,我們走吧。」

他甚至走過來牽住她的手。

寧橋月直接僵住了,在寧豐業和路定邦笑眯眯的目光下,被路知名牽出了別墅。

離開前,路知名還沒忘拿走桌上新鮮出爐的兩本結婚證。

一直到車前,寧橋月才反應過來,一把甩開路知名的手,嫌棄的看着他:「路知名,你有病吧!誰讓你牽我的手了!」

比起跳腳的寧橋月,路知名此時倒顯得非常風輕雲淡:「你沒看到爺爺和外公都在看着,我要不表現的和你恩愛一點,他們會放心讓我們走?還是你想繼續被留在老宅?」

寧橋月想起被寧豐業留在老宅這一個星期,每天都要面對路知名,渾身上下每個細胞都叫囂着拒絕。

路知名說的有道理,但她拉不下臉,傲嬌又憤憤的開口:「那你也不能牽我的手啊!本小姐的手是你說牽就能牽的嗎?」

「我牽我老婆的手怎麼了?」路知名忽然抬手,骨節分明的手指拿着兩張紅本本在她眼前晃了晃,十分的刺眼。

《和死對頭隱婚後,他越來越不對勁》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