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皇后每天都想進冷宮
皇后每天都想進冷宮 連載中

皇后每天都想進冷宮

來源:google 作者:鴨梨手機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元黛 古代言情 蕭凌

簡介:元黛穿成了活不過三集的炮灰女配?按照原劇情她下場凄涼落了個五馬分屍結局跟女主搶男人是沒有好下場的於是她開始一路作死想把自己作進冷宮!誰知道這狗皇帝竟然會讀心術?蕭凌剛想把她打入冷宮,卻聽到她道:【快讓我進去!進冷宮我就可以包養小白臉遊山玩水呦!】嘴上誇着他英俊帥氣,心裏卻道:【長着一張死人臉,帥個屁,還是小奶狗好】蕭凌:?後來蕭凌忍無可忍不想再忍將她撲倒在龍床上,「小白臉?這輩子都別想了」展開

《皇后每天都想進冷宮》章節試讀:

「用冷水把她潑醒。」

幽深而又薄涼的聲音在耳邊響起,還沒等元黛反應過來,一盆冰涼刺骨的水就從頭澆下,讓她渾身一個激靈。

元黛抬起頭來,便看到一張俊美無雙的臉,男人一席黃色龍袍,大馬金刀地坐在椅子上,薄唇微抿,冷峻的臉上帶着寒霜。

「解釋不了就直接打入冷宮吧。」

男人不耐煩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元黛一個激靈,終於反應過來自己這是在哪裡了,不是在劇組拍戲,也不是在玩遊戲,而是穿書了!

穿進了一本名為《皇上寵妃無度》的小說,而面前的這個男人,就是小說的男主蕭凌!

蕭凌原本是敵國質子,十年隱忍,謀權篡位終於當上了皇帝,但是這龍椅雖然坐上去了,但群眾信服度卻不高,根基不穩,這時候便娶了元大將軍家的女兒元黛為後,也就是她穿越的這個身體。

皇后入宮後,便寵冠後宮,夫妻兩人好不恩愛。

但你以為這就是真相的話,那就太單純了,實際上,寵愛皇后只不過是這狗皇帝的一個障眼法,為了保護自己心愛的女主——麗妃。

只可惜這麗妃也不是全心全意,而是敵國派來的姦細,跟男主要互虐個幾千章才能夠he。

按照劇情,她現在就是因為把麗妃推進了蓮花池中,就要被男主打入冷宮。

而戀愛腦原主自然是不樂意,進了冷宮還利用自己父親的權勢各種作死,最後把自己爹也坑了,自己也落得個五馬分屍的結局。

元黛認為劇情就在這裡結束,進冷宮這個結局是再好不過的了!進了冷宮後不用當擋箭牌,她可以找個機會偷梁換柱,溜出宮去!

元黛表面上反抗着拖着她出去的人,大聲喊,「我不要進冷宮」,心裏卻狂喜。

【快讓我進去快讓我進去!】

眼看着自己都被拖到門檻處了,蕭凌卻突然抬起手,制止了那幾個下人的動作。

一雙黑曜石般的眸子定定地落在了她的臉上,彷彿要窺探進她的內心一般,「你說什麼?」

元黛愣了幾秒,茫然地抬起頭,「我不要進冷宮?」

「不是這句。」

「那我沒說話了啊。」

其餘幾個下人也是面面相覷。

【這男主該不會是精神不正常了吧?】

元黛更加肯定了自己剛才的想法,能跑趕緊跑。

奇怪的聲音再次響起,蕭凌這次確定不是自己幻聽,這聲音,確實是從這個女人身上傳來的。

他危險的眸子眯了眯,不是這個世界的靈魂,莫非是借屍還魂?

他用她來做擋箭牌這話確實不錯,但是為了保護麗妃?無稽之談。

兩個人都是他的棋子,只能說,麗妃比她聰明一點,能讓她晚點去死罷了。

然而他主要關心的還是那句,麗妃是敵國派來的姦細?這點他暫時還沒有發現,這個女人口裡的話究竟是真是假?

事情還沒有確定之前,這個女人還是暫時留在他眼皮子底下較好。

蕭凌在思索着,下面元黛的一雙眼睛也咕嚕咕嚕地轉,心裏的小算盤打的啪啪作響。

暢想着自己以後的生活。

【想原主她爹可是鎮國大將軍,出宮後就可以吃吃喝喝,整天遊山玩水,可以的話在包養幾個小白臉,豈不快哉!何須被封在這個宮裡。】

元黛越想越開心,卻沒有注意到上頭蕭凌越來越黑的臉色。

好!好的很!

吃吃喝喝遊山玩水是吧?還包養小白臉?

呵,簡直是不知羞恥!

想被打入冷宮是吧?想出宮是吧?他偏不讓她如意!

「先放開她,皇后賢良淑德,我相信這件事情應該還有隱情,在查明真相之前,皇后先在華光殿旁邊休息吧。」

男人低沉的聲音傳入耳膜,元黛愣了好幾秒。

【什麼意思?】

【這狗男人不把她打入冷宮了?這怎麼跟劇情寫的不一樣?!!】

元黛欲哭無淚,一副不情不願的模樣,旁邊的兩個宮人卻是驚掉了下巴。

要知道,皇上他一直都不近女色,鮮少去後宮,更別說把人帶進偏殿住了!

雖說皇后向來受寵愛,但是也從未有過如此待遇啊。

皇后這活脫脫的就是因禍得福啊!

如果元黛也能聽的到別人的心聲,她肯定會狠狠罵回去,這福氣給你要不要啊。

她只想快點被打入冷宮!

想到這裡,元黛一咬牙一閉眼,衝到了蕭凌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淚,「皇上,是臣妾錯了,臣妾不應該因為一時間的嫉妒就把麗妃推進水裡!經過剛剛的反思臣妾痛定思痛,覺得自己心思太歹毒了!臣妾自請進入冷宮,為麗妃妹妹討回一個公道。」

元黛一邊抹眼淚,一邊偷偷抬起頭看蕭凌的反應。

【都這樣了,蕭凌總不可能放過她了吧。】

【這個冷宮,她是進定了!】

蕭凌嘴角微微上揚,勾起一抹冷笑。

「看在皇后如此知錯就改的份上,那朕就給你一次改過自新的機會吧,就住在旁邊的光華殿,負責打掃勤政殿一個月的衛生。」

元黛都快要裂開了。

不能打入冷宮就算了,她還要給這皇帝打掃衛生,做免費的勞動力?

小說不是說男主最愛女主了嗎?她都自己承認了,男主這是怎麼回事?難不成他顧及她爹的勢力,不敢動她?那這樣的話這個男主也太沒種了,連自己心愛的女人都保護不了,活脫脫的下頭男!

蕭凌面色陰沉,拳頭逐漸握緊。

他雖然不知道「下頭男」是什麼意思,但直覺從這個女人嘴裏出來的准沒有好話。

還說他沒種?他很快就會讓她知道到底是誰沒種!

蕭凌冷哼一聲,「帶走。」

男人邁開長腿,走路帶風,盡顯王者之氣,後面原本拖着元黛的兩個人愣了幾秒,又繼續拖着元黛往前走。

只是這皇后既然沒事了,他們拖着她走多少有點不合禮數,兩人小心翼翼道:「皇后娘娘,要不您還是自己走嗎?」

元黛面色虛弱,頭往邊上一歪,似乎是暈倒了過去。

但是走在前面的蕭凌卻清清楚楚地聽到了她的心聲。

【小說里這裡離皇帝寢宮好像很遠的樣子,走過去也太累了,還不如被人抬過去。】

蕭凌:「........」

元黛就這麼被帶去了光華殿,在下人的帶領下換了一身衣服。

原本濕漉漉的衣服被換了下來,元黛舒服了不少。

【算這狗皇帝有點良心。】

殿門外原本正伺候着皇帝上茶的下人們莫名感覺周圍的空氣冷了幾個度,蕭凌握緊了手中的捲軸,似笑非笑。

狗皇帝?

罵的倒是勤快。

敢這麼罵天子的,她還是第一個。

元黛換完衣服出來,老老實實給蕭凌行了個禮。

蕭凌的視線在她身上停留了幾秒,她穿着一身淺粉色裙子,面色紅潤,嬌嫩可愛,之前覺得他這個皇后只不過是個花瓶,現如今再一看,彷彿器皿中有了靈魂,靈動了不少。

然而他的視線不過在元黛身上停留了3秒,隨後就聽到了元黛的心聲。

【這狗皇帝怎麼盯着我看了這麼久?該不會是愛上我了吧?】

【沒辦法,本姑娘天生麗質,換了身衣服後美貌不可抑制地散發出來了,完蛋,萬一這狗皇帝愛上我拋棄女主了咋辦?】

蕭凌差點被氣笑了。

他後宮佳麗abc ,什麼樣子的美女他沒見過?他並非貪圖美色之人,愛上她?

也不照照鏡子看看自己。

呵,還真是痴人說夢話。

要不是後續留着她還有作用,他真的想當場把她打入冷宮!

蕭凌深吸一口氣,朝着元黛露出了一個笑容。

「現在皇后就可以開始將功補過了。」

元黛咬了咬牙,在蕭凌看不到了地方朝他做了個鬼臉,又問候了一遍他的祖宗十八代,這才開始擼起袖子幹活。

他這個勤政殿還該死的大,元黛需要用布一點一點地擦拭。

看着元黛忙碌的樣子,蕭凌這才感覺自己的內心舒適了不少。

但是很快他就後悔自己的決定了,因為耳邊陸陸續續傳來元黛曼妙的歌聲,擾得他根本看不進去奏章。

【喜羊羊,美羊羊,懶羊羊,沸羊羊~哦!別看我只是一隻羊~】

【羊兒的聰明難以想像......】

蕭凌的眉頭皺得可以夾死蒼蠅。

這都是什麼奇奇怪怪的歌詞?

然而更離譜的還在後面。

【妹妹你做船頭哦哦,哥哥我岸上走,恩恩愛愛.....】

【套馬滴漢子你威武雄壯,我願融化在你寬闊的胸膛~】

特別是元黛唱這些歌的時候還異常的豪放,加入了「哦!」「哈!」等擬聲詞,語調誇張到蕭凌差點把手裡的筆都折斷的程度。

偏偏這歌還洗腦的厲害,聽得蕭凌滿腦子都是這個旋律。

就在元黛還打算繼續唱下去的時候,蕭凌把筆重重往桌子上一摔,額頭上青筋凸起,「閉嘴!」

元黛先是看了一眼四周,然後又看了眼面色陰沉的蕭凌。

【果然這狗皇帝是得精神病了吧?明明沒人講話?】

【我去,別嚇我啊,我膽子小。】

蕭凌深吸一口氣,「你到我面前來。」

【到他面前去幹嘛?給他兩個大逼兜嗎?】

元黛才上前走了兩步,蕭凌凌厲的目光就落在了她的臉上,好似她犯了什麼十惡不赦的大罪一般。

元黛愈發肯定了這個皇帝腦子不太正常的猜想。

元黛心下憐憫。

【真可憐,年紀輕輕就壞了腦子】

蕭凌;........

如果眼神可以殺人的話,他恨不得現在就將她大卸八塊!

不過你別說,這狗皇帝雖然腦子不太正常,可這湊近了一看,臉長得是真他媽的好看。

劍眉星目,薄唇高鼻樑,妥妥的東方古典美男子,坐在龍椅上的儀態也好看,自帶一派威嚴氣概。

只可惜是個皇帝,還是男主,她沒有跟別的女人搶男人的習慣,不然就下手了。

蕭凌原本難看的神色這才緩和了不少。

算這個女人還稍微有點眼光,要知道,他可是東歐國第一美男子,數不清的女人想要嫁給他,她對他的容貌有所覬覦,倒也正常。

既然如此,不如滿足她。

「朕要沐浴了。」

元黛點點頭,「哦,那你去吧。」

蕭凌滿頭黑線,一時間不知道這個女人是真不懂還是在裝不懂。

「伺候朕沐浴。」

元黛瞪大了眼睛,有些不可思議地看向蕭凌。

【啥玩意兒?狗皇帝都二十多歲的大寶寶了,還不能自己洗澡?】

【這不妥妥的巨嬰嗎?】

聽到「巨嬰」二字時,蕭凌的臉色難看得彷彿鍋底一般。

呵,他十多歲就來東歐國當質子,一直養精蓄銳暗中發展自己的勢力,下屬向來只有說他有男子氣概,有王者風範的,即便是在戰場上,他也能以一敵百,說他是「巨嬰」的,元黛還是第一個。

蕭凌不欲多說,拉着元黛直接往室內走去。

「不想乾的話你就去.....」

元黛滿臉期待。

【去哪?去冷宮嗎?快快快,快讓我去!】

蕭凌:.......

「去死。」蕭凌的聲音帶着威壓,冰冷刺骨,激得元黛一個激靈。

好吧,想進冷宮是一回事,萬一把這皇帝惹毛了真的送她去死就芭比q了。

元黛不情不願地走到蕭凌面前,給他更衣,蕭凌個子將近有一米九,兩人站近了,蕭凌居高臨下地看着她,讓人頗有壓迫感。

放在前世來說是最萌身高差,但是元黛摸摸鼻子,有點不爽,這樣顯得她很沒有氣勢,她給他換衣服還必須要踮起腳尖,再加上他身材魁梧,給他解後面的衣帶時,幾乎是環住了他的腰,姿勢異常曖昧。

蕭凌低頭看了一眼元黛,或者是浴室太熱水汽太重,她的整張小臉都是紅撲撲的,像是水蜜桃般,格外清甜可口,鼻尖還傳來她的陣陣清香。

蕭凌心中冷笑,想起她剛才在心中罵自己的那些話,不動聲色地踮了踮腳。

元黛本就重心不穩,一頭磕進了他的胸膛里,鼻子瞬間紅了。

「怎麼?投懷送抱?」男人低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原本蕭凌這麼做是想要元黛難堪的,但顯然他大大低估了元黛的流氓程度。

元黛不僅沒有害羞,反而神情中隱隱透出激動。

【別說,這男人的聲音還挺蘇。】

接着又在他的胸膛上揩了把油,隱隱能感覺輕薄的衣服下結實的肌肉,帶着勃發的力量。

【身材也還不錯。】

【斯哈斯哈】

【抱到帥哥我不虧!】

雖然臉皮厚了點,但到底是誇他的,蕭凌的面色愉悅了幾分,然而下一秒又陰沉了下來。

【漏漏漏!小黛!不能被美色所迷惑!想想出宮後可以包養一百個小白臉!這狗皇帝雖然條件不錯,但是有一大片後宮呢,而且咱絕不能為了一棵樹放棄整片森林啊!】

【像狗皇帝這種不要錢的,就白嫖白嫖好了。】

《皇后每天都想進冷宮》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