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花姝窈楚驍知乎
花姝窈楚驍知乎 連載中

花姝窈楚驍知乎

來源:google 作者:佚名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楚驍 花姝窈

三年前,他對她許下承諾,說要娶她,於是她便痴等了三年她和楚驍是國婚,他竟敢在他們大婚當日納妾!痴戀楚驍三年,如今才終於等來時機嫁過來時她懷着滿心的歡喜,告別了生養自己二十年的土地,還有寵愛自己的親人可她沒想到,自己的意中人,竟然視她為仇人罷了罷了,這一生也就如此了罷...展開

《花姝窈楚驍知乎》章節試讀:

《花姝窈楚驍知乎》男女主角是(花姝窈楚驍),是小說寫手(佚名)所寫。
精彩內容:攝政王隨行的侍衛手法最是利落,手起刀落,花姝窈右手的手筋已便挑斷。
頓時血流如注,花姝窈一度疼得昏死過去。
那是一雙拿弓箭的手,她的父王曾手把手的教她射箭。
她的箭法是那樣的精準,若是個男兒,連她的兄長也比不過她。
她曾騎着她的小白馬,馳騁在大漠上。
...攝政王隨行的侍衛手法最是利落,手起刀落,花姝窈右手的手筋已便挑斷。
頓時血流如注,花姝窈一度疼得昏死過去。
那是一雙拿弓箭的手,她的父王曾手把手的教她射箭。
她的箭法是那樣的精準,若是個男兒,連她的兄長也比不過她。
她曾騎着她的小白馬,馳騁在大漠上。
花姝窈的右手就這樣毀了,她再也拉不了弓,騎不了馬。
此後的日子每一天都是煎熬,除了那日挑斷她手筋的侍衛偶爾同她說幾句話,再無人搭理她。
侍衛或許是見她可憐,又或許是心中愧疚。
花姝窈並不恨他,他不過也是聽命行事罷了。
倒是江如玥居住的閑月閣傳來了好消息,宮中的御醫按例來給楚亦云請平安脈,不曾想診斷出江如玥已有三月的身孕。
消息一出,整個王府都嚴陣以待,上上下下忙得不可開交。
下人看向花姝窈的眼神不免多了幾分同情,成婚這幾個月,楚驍從未踏足她的住所,唯有一次,便是帶人廢了她的右手。
隔日當朝王爺宣攝政王入宮,走之時他與照顧江如玥的隨從千叮嚀萬囑咐,萬萬護好江如玥和她肚子里的孩子。
可悲劇還是發生了,江如玥中午吃了廚房送去的糕點,下午便腹痛不止,很快便見了紅。
大夫說是中毒所致,而所中之毒,便是來自大漠罕見的蠱毒。
花姝窈知道這件事是衝著她來的,她看着守在廊上的侍衛,凄然道:「你說,王爺會不會殺了我?」
侍衛不知怎麼回話,她又自言自語:「若是以前,我還能和他過上幾招,可現在……」不等侍衛答話,楚驍攜着滿身風雨,已出現在長廊盡頭。
他面色沉沉,墨色的眸子彷彿淬了毒:「花姝窈,我從未見過你這麼惡毒的女人!」
她心中一痛,眼眶染上了紅色:「不是我做的。」
楚驍惱了,揪着她的脖子便推着進了門,他狠狠將她壓在門後,「大漠的女子就這般陰險惡毒,稚子無辜,你可知你手上染的是我孩子的鮮血。」
後背抵在門框,疼得她擰緊了眉,她想說漠北的女子最是坦蕩,不會用這些下三濫的手楚,可話到嘴邊卻成了:「你應該知道,我才是名正言順的正妃,只有我生下嫡子,妾才配懷孕。」
他咬緊了後槽牙:「你真是我見過最心狠的女人。」
隨後擒住她的雙手,將她的衣服一件一件褪去,粗暴的壓在身下。
遲到了五個月的圓房,他的動作十分粗魯,只是為了發泄怒火,一次又一次。
她嗚咽着哭出聲:「楚驍,你就這樣恨我……」他說:「這不就是你想要的嗎?」
花姝窈拚命掙扎,雪白的紗帳被她扯落一地。
疼,渾身上下每一處器官都在叫囂着疼。
從小到大,她都是被哥哥們護在掌心裏長大,直到她奔赴千里嫁給楚驍,嘗到了這輩子最刻骨銘心的痛。
眼淚幾乎都要留幹了,她垂下雙手,無力的看着頭頂那晃動的紗帳。
許久後,她終於沙啞着嗓子開口。
「王爺,我祈求與你和離。」

《花姝窈楚驍知乎》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