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會劍的廢話相士
會劍的廢話相士 連載中

會劍的廢話相士

來源:google 作者:子規放子規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子規放子規 季言雙 武俠修真

算命番上寫着:鬼谷遺風,恩同再造季言雙:「這位大伯,我為你算一卦,你是男的……對吧?」:「這位美女留步,我剛剛為你測了一卦,發現你五行缺愛命中缺我,可對?」漢子發怒:「你什麼玩意的相士,說些鳥話,說完就動手砸攤位」季言雙望着被毀的攤位笑着眯着眼:「大哥,我剛剛算了一下,你的脖子會在3個呼吸出現一條紅線你信嗎?」說完就大叫一聲:行雙!算賬,便抽出藏於平金下的劍一劍封喉展開

《會劍的廢話相士》章節試讀:

「爹,爹!咱去哪啊?」季言雙被季空城拉着跟在屁股後面跑。「找魚,就是那天你掉下山的魚!」。季言雙無奈的說:「爹,這這麼一條魚,至於我剛大病初癒就拉我去找,你要是想要咱再去湖裡抓不就行了。」

「批娃兒,你曉得個啥!那是要跳龍門的魚,你給人魚乾沒了,現在是去求原諒,你態度給老子放端正,要不老子捶死你。」兩人一直在說,但是卻絲毫沒有停下腳步。

斷龍坡這一山坡名字的來頭,是因為這個坡是個下坡就如一個斷崖一般,除了這座山其它山都是連綿不絕的,而這座山就是其中的敗筆。因為山太矮,極其像兩隻手掌並列着,兩隻小拇指與其它手指的差距。而此處也正是如此。

「死娃,是這不?」季空城指着斷崖。「呼……就……就這。」季言雙大口的彎着腰大口喘着粗氣。

「走,下去」,季空城沒帶一點猶豫。「這麼高?!下去?」見老爹就盯着他,季言雙有點發毛,就說:「那……那就下唄,就這麼點高度,還不夠我滑草呢……。」……

「娟兒,飯好了沒?!人道長遠道而來過大年,快點得速度!」季空城也沒有大聲喊,畢竟房子就這麼大,蚊子說悄悄話都能聽見。

「啊,來了。」李娟起身就去把菜鏟入盤中。「娘親,後來呢?你都沒給我講過這個故事呢,哎呀,快說說嘛……(๑°3°๑)」季行雙拉着娘的衣角撒嬌。「別鬧,先吃飯,吃完飯叫你哥給你說。」

「哼娘親壞。」季行雙轉頭就拉着季言雙的手晃悠祈求:「哥,後面呢?,你和爹爹下去了嗎?好多次娘親帶我路過斷龍坡的時候我都不敢往下看,好深好深的……」

季言雙狠狠揉着弟弟的頭,笑着抱起他:「慫貨,哥哥自然是下去了,也沒出啥事,這不,老哥我還站在你面前呢,行了,你去拿碗筷,咱吃完飯才繼續說。」將季行雙放了下來。小傢伙屁顛屁顛就去拿碗筷去了。

一個小村都是隨處可見的茅屋,冬冷夏熱,透氣性不要太好。簡陋的四方大桌擺着兩兩對稱的六盤菜,豪豬肉,涼拌豬皮,野菜湯,炒紅薯。

季空城大大咧咧的出門,把院子里埋的好酒給挖了出來豪氣的說:「來,道長,今天看誰先倒下!」王道士摸着鬍子笑着說:「老夫怕今天你個小輩喝的下桌子。哈哈。」季空城表現的無所謂,拿出兩個碗就倒了起來。

「爹,我也要,一年多沒喝着你的存貨了。」季言雙一邊說一邊把濕着的手在衣服上擦。

季空城沒說話,只是繞後給了季空城一腳怒罵:「今天會喝酒,明天還不成賭鬼,該打!」季言雙卻是像看透人生一樣在地上趴着長嘆:「師父我悟了,行動決定了那麼罪名也就成立了,啊,我悟的太晚了,痛啊……太痛了!」

「趕快給老子爬起來,要不飯都不給你吃!一個大男人一天天給你空憂鬱的。」季空城喝了一口酒齜牙咧嘴的罵著。「爹,我算是看出來了,你就是我媽撿來嫁的,要不這麼對你親兒子。」季言雙揉着屁股起身,給一旁的季行雙樂個不行。

「老城,你什麼情況,言兒沒在家念叨個不行,回家了還是念叨個不行,你去村口那獸醫那看看是不腦袋出問題了,回來就又打又罵,兩個整的跟個仇人一樣!」李娟放下添好飯就怒對季空城。「還是娘對我好,爹就知道動手和瞎嚷嚷。」季言雙討好的坐在娘親旁邊,給季空城惹得吹鬍子瞪眼。

王道長喝了一口酒:「嘖,哈,好酒啊。」「那可不,這可是村裡最好的酒,『八仙』酒。我可是放了有四個年頭了!」季空城洋洋得意的說。

「得了吧,就你那貓尿就驕傲成這樣,還說言兒呢,沒出息。來,道長吃肉,雖說是寒磣了一點,但好歹有有葷有素。」說著就給王道長夾了筷子肉。「娘,你說啥呢,不寒磣,比我在長鬍子………額,比我在師父那吃的好多了,在那天天就吃丹藥,吃完就讓我背書,頭都快炸了。要不過完年我也就不走了多陪陪你們二老。……」

「胡說,人王道長是為了你好,還不知道感恩。給你師父道歉!」李娟瞪着季言雙。

王道長這時揮揮手大度道:「不用,這孩子天資聰慧,看幾眼就能將書籍融會貫通,他無聊也是自然的。」又夾了豪豬肉,吞了下去後把筷子一放,就往懷裡摸拿出一個普普通通的瓶子放於季空城面前:「這是治療內傷的葯,有3顆,雖然少,但是藥效強勁且能治暗疾。」季空城也不推辭,當即多謝還說今天必須一起把酒言歡。

「爹,你有啥暗疾嗎?要用這療傷葯?」季言雙不解的問。「你小子,是不當家不知道肉可貴,老子天天上山打獵,上了年紀怎麼都會有點傷的。」

王道長這時又說:「這次主要來是為了給言雙這孩子把因果給徹底斬斷。」李娟皺眉:「王道長的意思是,它要成了?」季空城放下酒杯嚴肅的望着他。

王道長也不賣關子:「當年那隻魚,如今還差一步便可以成龍了。」而它還差一步,就是借運化龍

《會劍的廢話相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