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回望里
回望里 連載中

回望里

來源:google 作者:昶鳴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吳強/勵志 昶鳴

退休軍人遇到從前戰友,一起交流分別在兩地,生活上各自的際遇,良善之人拉鋸,親人反目,失蹤、聚散,人仙混雜,歡樂悲傷交織展開

《回望里》章節試讀:

聽到老吳要吃魚骨這個詞,因為曾經被唐蘭刺激到我幾回了,我的反應也是異常強烈。我說,老吳,你就別再繼續掉價了,這院里人都笑話你了,都說老吳愛啃魚骨,說你吃魚太『下財』了,連個骨頭渣都不捨得剩下,是不是被大嫂子逼的。這都成了人家茶餘飯後的『口香糖』品評咀嚼沒完了,誰吐掉,誰再撿拾起來亂嚼一通,這戲耍都有幾年了,得到機會,都會反芻起來沒完沒了。

可憐,唐蘭把你老吳滿身皮毛都給剃度光了,就剩下沒那個什麼了,哈哈,你也該懂得,你身上的褲衩都丟了,那什麼都不剩果核了,你也不生氣,也不害臊。

老吳說,我沒有那些閑工夫,自己從來不關心那些個閑話,關心了會對自己不利,消耗自己的能量不說,還浪費自己的時間,那是自然的。雖然我知道老吳不傻,在別人看來,就是個大傻子。

我說,也有人說你就會裝窮,他說本來就很窮,這還用裝了嗎。我把他不好的衣服扔掉,讓他找不到了,人家老吳立刻就跟我翻臉,這件衣服我也給他扔掉過,被他發現後,一邊拿回來,還說不能丟,棉線衫越舊,穿着也最舒服,要是找不到了,拿我試問,嗯,沒辦法了,我那就依着他吧。

胡菲菲再打量一下自己,想着自己年輕時,在服裝廠上班,沒改制前,上下班很有規律,消耗體力和精神頭,那總歸也是有限度的。當時的工人社會地位很高,受人尊敬,那是自然而然的。前期,雖然加班的日子也有,卻與後來的加班,完全不是一種情況。

後來嘛,咳,人家根本不把你當個『人物』來看待。可憐,那些大小長着『頭臉』級別的人物,都是沾了爹和娘,鍍金和鎏金的光芒,人家在爹娘光輝下行進,不愁會遇到夜路,黑暗不敢迎接光芒,在誰的翅膀底下避雨,還能愁會淋濕衣裳,在誰的翅膀底下避風,還能愁身上的衣裳不保暖?同樣,自然也不用擔心,自己沒有寬闊的大路走?人家心裏裝着美意,自然會流露。

他們和我們完全變臉了,也劃清了界限,一旦到班上,我經常會看到凶神惡煞的嘴臉,他們都拿着我們當牛做馬,讓一個個沒白沒黑地幹活,自願任憑他們拚命地榨油,就連同為女性的小組長,都不管你是否在生理期,一直逼迫你加班到通宵。

一個通宵也就算了,幾個通宵,就算是鐵打的,銅鑄造的都不行了,更何況我一個1.60米出頭的普通婦女啊,真讓你堅持不下來了。我的腿腫了,腰痛,肩膀痛去請假,他們說,我們養着你們這些白眼狼,也不知道為我們分擔一些義務,就知道跟在腚上要錢,上游催着要貨催的急,我們的憂愁,你們一點也不上心。

你聽聽哈,他們講這樣的話,讓我不服氣,我想:實際人都是一面鏡子,他們對你有半點好,給你送來一絲光芒,你能反射黑暗回去嗎?你不會吧?那我也是不會的了。

他們還說,你們不知道,現今干加工活不掙錢,都是來料加工,利錢是很薄的,你們不為我們操心也就罷了,聽聽你們倒是如同溫室里的黃豆芽,見不到一縷光線,立馬就臉色發綠,脾氣就執拗發艮,還叫苦叫累連天的,真是一個個的不知孬好,不識抬舉,多幹活累不死,多奉獻一些才智不好嗎,真他娘什麼的,兩眼放光,只看到錢了。

你聽聽,他們不為錢?誰不吃飯,不喝水,不睡覺,還能活嗎?真是吝嗇鬼上房躲債——讓人家往利外謀事。壞皮囊裝着黑炭黑紫泥——卻又讓別人里外發白、發散光芒。

我們也不明白了,那多服裝廠,技術能手有的是,自己都會設計服裝,憑什麼理念,自己不去研製打造自己的品牌,誰他娘,偏偏有技術不用,一輩子給『喔』方島國拉犁,幹什麼來料加工,人這不是自找的不掙錢,還愛犯賤?

他們一貫會模仿,不習慣開拓,高端的不幹,喜歡順着渠道流淌,專門自願呆在下游,在剩水裡淘金,在死水汪子里圍堰,養魚育蝦子,肥王八,這他們還開口閉口的,要求別人推舉大的格局,還說工人怎會目光短淺呢。他們專門干一些給人擦腚的活計,還有癮嗎?

你看看一個大工廠,沒有自己的營生子,就這樣干一些剪鉸線頭,針縫扣眼,照**裁褯子,你想想可能會發大財嗎?你就知道扭脖子朝裏面監視自己人,只顧擠兌家裡人,只顧拿着軟麵包子榨取油水,怎麼不知道向上游爭取些利潤,你以為別人都是『望人窮』嘛。

你們一個個都這樣的,各自發揮一些智慧不行嗎?獨自創造個服裝品牌還不中?誰出頭那樣做了,誰不舉手贊成啊?保准我贊成。要是能走到那一步,這些小錢,誰還能看得上嗎?粗處不算,專門在細處算。自己沒有譜氣,讓打工的跟着受連累,我們又不是不支持,又不是不努力,你有話說。並且還說工人是什麼王,是什麼八羔子,真是目光短淺的說別人短淺。

長短我們也就不說了,可憐,看誰上個衛生間,動作一旦遲緩了,接下來就得迎面接受一通鋪頭蓋臉的潑污,哎呀,我的娘哎,我這輩子來到這世面上為人,活得那真叫一個憋屈,自來我就不愛看那些牛頭馬面的妖怪。

對於這些,誰都不知道吧,嗨,你說我在北疃集市上,遇到那個賣鹹鴨蛋的閑娘們,還說我什麼,她那個人吧,我不知如何評價她了,一個年輕力壯的小媳婦子,怎還有這般期望——。

可憐,我們這些工人,頭上的光彩已經凋落,光芒已經退卻了,幹活我不愁,就恨被人提防當賊對待,我要的就是勞動者,得受到尊重,別受人歧視,要求就這麼簡單。

想曾經綁在車間上班時,哪還有穿裙子的機會,平時都是穿的工裝,女性那些突出的曲線,都被活生生的遮蔽。唉,是完完全全被無情地埋沒了。

我這是老了,才喜歡將自己捯飭成這樣子的,旁人看着光鮮亮麗,其不實,已經不再是個『鮮果木』了,現時我只是想,好好找補一些失去的那一縷青春魅力,釋放一些愛美的情懷。

雖然說是,我已經50出頭了,也算是人老珠黃了,打扮起來有些晚,但是我很享受打扮自己的這一過程。當我走在路上,只要看到幾個回頭看我一眼的人,都會覺得我的用心很值得,『女為悅己者容』嘛,每當這時,我才真正理解這話的意思了。不管花錢多少的,不在衣裝貴賤,只在於穿出個性來,不邋遢就行。

我喜歡打扮自己,也多虧老吳人好,不待自己太嚴苛。有時,自己過分,他也會給個參考。現在看看老吳,他在我的面前沒一點兒高貴之氣,他特煩我養狗,就這一條,我是堅決接受不了,還有,我一旦說起到澄陽城裡去居住,那他立馬從萬里無雲,變成烏雲密布,這樣一來,我就和他吵。

看看自己身上穿的,和他吵,好像有些兒不太公平了,我是受益者,光輝是他給的,我想想也不能坑害拉磨驢的。

《回望里》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