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劍中無聖
劍中無聖 連載中

劍中無聖

來源:google 作者:長風老鬼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李凡安 長風老鬼

李凡安,一位有着極瘦之驅的少年,童年孤癖常無人作伴,更有着世俗不知的身世,為了看遍世間和弄清自己的身世,不得不踏入名為江湖的一盤大棋之中,我名凡安,且聽劍鳴展開

《劍中無聖》章節試讀:

劍在手中握,披魔看世間,細看手中劍,多少憂傷愁。

一代劍聖多彷徨,風發意氣進深淵,自此人間再無聖,唯有青州幼子苦。

一簡單至極的木屋中,不時傳來夢魘驚叫,見那木床上正躺着一少年,少年生的一雙好劍眉,其面容卻又是青白無比,見其身軀弱於常人,可悲,可悲。

在夢中他似乎見到了一道身影,背道而馳,身旁有多少看不見臉的面龐,對着少年噓寒問暖,語氣中參雜着一些可惜,悲壯之意,任憑少年如何耗盡心神,卻是再也記不起來。這些面龐和言語早已模糊不清,

唯有那道漸漸離去的高大背影和一句話始終在腦海中回蕩。

「極瘦之體不適修鍊,大人倒不如讓他做個普通人吧」

那是一道極為滄桑的聲音。

突然少年猛然一驚坐了起來,這一看那少年長得極為清瘦,甚至於不健康了,看着四周空蕩蕩的,雙手抱着臉痛哭流涕,只覺得很傷心卻又不知為何傷心。

「凡安,又做惡夢了?」

一老朽走來安慰道,手中端着一碗葯湯。

那人深深看了看凡安,又輕輕嘆了口氣。

「瀾叔,勞累您這麼多年照顧我這個拖累,謝謝」

凡安心中對於那碗苦澀的湯藥心中再有多少不情願,也只得裝的很想喝的接過一口喝下,顯然,少年已經習慣了這種苦澀。

「這孩子,你和我老人家還說這些」

老人最後再看了凡安一眼,便邁步走出凡安的屋子,心中不知想着什麼,搖了搖頭。

凡安洗漱一番後便與瀾叔吃了頓飯後便拿着杆子肚子出門了。

青山環繞,小河流淌,感受着清晨的涼爽來到河邊掛上魚餌甩桿坐下。

動作嫻熟,似乎凡安每天都在做着同樣的事情。

身處深山之中,凡安卻並不是沒有見過其他人,相反附近不遠有着不少村民,靠山吃山較為淳樸的人們。

甚至於還曾見過修行者···

滄元大陸,乃是一個盛行修行的世界,但那也是極為少數人的世界,普通人想要修行何其艱難,沒有出色的天分和際遇想要修行談何容易。

對於外界的情況凡安並非一無所知,相反由於在這深山之中太過無聊,瀾叔曾和自己講過外面有着許多新鮮玩意,有着強大的帝國,不少修行人聚集在一起的修行者,名為宗門。

修行者快意恩仇,可上天入地,更有甚者,一人可抵百人!千人,甚至於萬人!

不止如此,天下奇境眾多,形色各異,無不吸引着修行眾人,武道百家修,儒道唯有孔。

修行者乃是少數,葯者更為罕見,天下奇醫毒師皆求葯道,就像凡安常喝的湯藥一般。

凡安初聽時很是震驚,不過還是相信瀾叔所說。

不過這更讓凡安的心中更加的渴望外面的世界,自己雖不適合修行,但也想出去走走。

想到這裡魚餌還是沒有動靜,不過凡安卻並不在意,而是注視着遠處的木屋,若有所思。

「聽聞修行者後我迫不及待問了瀾叔,卻被告知其體質不適修行,乃是極瘦之體」

想到這裡凡安心裏不免又一陣失落,不過還好這些年習慣了。

河水極為清澈,凡安看到水中的魚餌不知怎的消散了,卻並不在意,只是一直木坐呆然,直至西落。

又是一日,凡安早早來到山上看着日出,雜草飛揚,空氣還有點濕,直至太陽完全顯現,凡安這才起身準備回去。

不知這時後面卻傳來一聲嘆息,凡安轉頭一看,瀾叔竟不知何時來到自己身後,又或許是瀾叔跟着上來了。

「瀾叔」

凡安擾了擾頭,有些不好意思,自己竟早沒看到瀾叔何時來到身邊。

「坐吧,陪老頭子晒晒太陽」

來人看了一眼凡安,便舉起雙手揚了揚,說著走到凡安身旁坐下。

凡安點了點頭,也坐了下來,心中想和瀾叔說說自己想出去的想法,卻又不敢和不捨得。

老者是個極為講究的人,雪白的鬍子刮的很短,雙鬢髮白,頭髮披着卻又長順,眼神有着說不出的韻味。

老者突然嘆了一口氣,凡安是自己看着長大的怎麼能不知道他的想法,自己又何嘗捨得他離去呢···

「罷了,人都要長大的」

「想出去就出去吧」

老者像是下了決心,閉眼說道。

凡安聽言愣在原地,久久無言,心中有些苦澀,一老一少相伴十餘載,瀾叔如此反常冷漠道,就是要讓自己下定決心。

不時雙眼已濕,凡安連忙用手擦掉,轉頭看着瀾叔,嘴巴已經張開卻又說不出來。

「當年你父親留給了你兩個選擇,-如今你也長大,跟我來吧」

瀾叔站了起來,拍了拍凡安的肩膀,語氣雖冷,但凡安知道其意,不過聽到父親這兩個字讓凡安頓時愣在原地。

自幼瀾叔便告訴自己,他不是凡安的親人,只是凡安問起自己母親父親家世之時瀾叔則是閉口不談,且情緒低落,常以往久,凡安也不再多問。

只記得一句話「該知道的時候自然知道,不是時候知道無用」

凡安站起身來看着瀾叔,終於還是說出了口。

「如今我能知道了嗎?」

「不能」

不料瀾叔十分乾脆,直接了當,凡安不免苦笑,不知也好,自己也早就把瀾叔當作父親了,糊塗也好。

說著凡安就跟着瀾叔身後,兩人十分默契的走的很慢,因為這之後兩人不知多久才能見面了,看瀾叔的態度似乎接下來就算凡安不打算走也得趕他走了。

不久兩人便停了下來,仔細端詳面前這間木屋,就這樣靜靜看着,誰也不忍打破,因為這之後不知多久才能再相見。

「你的父親把你交託給我的時候萬不得已,切莫記恨你的家人,相信之後你便能明白」

瀾叔終究還是嘆了口氣緩緩道,之後便不顧凡安的反應直進木屋,凡安聽聞此言倒是還沒有緩過來,不過正如瀾叔所言,之後自己總能明白這些的。

深深吸了一口氣後便隨着進去。

「這是你父親交代我留給你的」

瀾叔深嘆,不過凡安卻是充滿着驚喜和一點疑惑,亦是不解。

眼前之物十分特別,看着瀾叔手上掉落的銹漬,直至後來完全看清他的全貌,竟是一把綉劍,看着脆弱不堪。

「瀾叔··我不是不能修行的嗎?」

誰料凡安剛說完瀾叔就苦笑着擺了擺手,直言「你的體質是不適修鍊,並不是不能修鍊」

凡安聽完有點不解,眼神有些不解「為何不適」

「修行對於普通人來講本就難如登天,欲修行先練武,光就武者就極難了,而武者中十位方能出兩三位修行者,你覺得呢?」

說著意味深長的看着凡安,似乎極想要凡安不聽勸繼續修行的念頭,可是如此又為何說這些給自己聽,難解。

「那行瀾叔,我能問一個問題嗎」

後者看着凡安點了點頭,只要不是關於身世的問題其他的無所謂。

「安兒知道瀾叔不告知我的身世必有原因,不會害我,只想問如果安兒若真的有幸修行能否知道我父母的下落和身世」

凡安態度十分的誠懇,雙眼真誠的望着瀾叔,迫切的想要知道這個答案。

「人越強大便能知道的越多,了解的更深」

後者略微考慮給出了答案,直至如此凡安便明白了其中之深意,隨後重重低頭向瀾叔屈弓道「安兒謹記」

說著凡安接下了老者手中的劍,隨後竟跪地向老者三拜,這些年的照顧,無以言表,只能待得他日報答。

隨後便起身欲行,拿着手中略顯沉重的劍,不忍再再看瀾叔,掉頭快步奪出。

老者深深看着凡安那略顯消瘦的背影,竟也是有些不忍心,真要讓他一人闖蕩嗎?可當日他的交代···

「李姓乃是你的姓氏,記住,你叫李凡安!」

凡安聽後一愣,便繼續前行。

《劍中無聖》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