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嬌嬌,疼我!冷禁墨爺低哄甜誘
嬌嬌,疼我!冷禁墨爺低哄甜誘 連載中

嬌嬌,疼我!冷禁墨爺低哄甜誘

來源:google 作者:福妙妙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墨夜白 現代言情 秦俏

秦俏與墨夜白的相遇,始於一場荒唐的報復遊戲,自那之後,她就再也沒能逃出這男人的手掌心醉意朦朧間,她笑看着他,「有沒有興趣玩一場遊戲?天亮即落幕那種」看着眼前妖媚生風,純欲十足的女人,墨夜白勾唇邪笑,「我的世界裏,喊了開始,就不能停」「抱歉,打擾了!」秦俏清淺一笑,抽身就要離開水氣氤氳中,他輕吐出一口煙霧,嗓音撩人,「不想看看墨染給你敬茶的畫面?」她一轉身,從此被他困進溫柔鄉幾個月後,她揉着快要斷的小蠻腰,欲哭無淚,「墨夜白,說好的只是一場各取所需的交易」他紅着眼,抓着她的手按在心口,「嬌嬌,疼我!我心口疼……」秦俏驚得目瞪口呆:救命,說好的冷血禁慾呢?展開

《嬌嬌,疼我!冷禁墨爺低哄甜誘》章節試讀:

秦俏側眸,順着他好看的手指往下,落在肩頭一處抓痕上。

這才發現,剛剛暴揍狗男女時,竟不知何時被抓了一道。

晦氣!

「狗抓的。」

墨夜白:……

酒店房間哪來的狗?

順手將身上的西服脫下,罩在她的身上,堪堪蓋住肩頭那一道抓痕,「別讓長輩看到誤會。」

秦俏嗤然一笑,「這些,還不夠人誤會的?多這一道又有何妨?」

墨夜白的邏輯,她實在不懂。

「這些是愛的印記!」墨夜白一本正經地指着那些吻痕,「而這,是家暴的痕迹!」

「一道指甲抓痕而已,雖說深了點,也上升不到家暴的程度吧?」秦俏愈發不解。

墨夜白舉起乾淨養眼的雙手,湊到她面前,臉上一片嚴肅,「看到了什麼?」

「好看。」秦俏盯着他的手,由衷讚歎,目光幾乎挪不開。

墨夜白無語皺眉,「沒指甲!」

秦俏這才尷尬地回過神,「懂了,你是怕別人誤以為這道痕,是你用什麼利器折騰出來的。」

墨夜白賞了她一個『不算太笨』的眼神給她。

在墨家,男人打女人,是要被逐出家門的。

而這規矩,是他親自定下的!

秦俏攏了攏身上的西服,「墨爺給我換身衣服,保證不會讓任何人看不到一個誤會點。」

尤其是那些吻痕啊大哥,不遮住我還怎麼出去見人?

墨夜白伸手,握住她的手,笑得意味深長,「有些誤會是必要的。」

必要的?

這傢伙什麼意思?

秦俏還沒想明白是怎麼回事,人已經被塞進車內。

車子晃晃悠悠,駛入墨家老宅。

看着門口停着形形**的豪車,秦俏一顆心怦怦亂跳,不安如影隨形,「墨夜白,你……不會要帶我進去吧?」

這可是墨家老宅,她以什麼身份跟墨夜白一起進去?

要知道,她上一次走進墨家老宅,還是以墨染女朋友身份。

墨夜白笑而不語,下車,親自替她打開車門。

只一個舉動,立刻吸引了在場所有人的目光。

「夜白,你不會來真的吧?老爺子知道了可怎麼得了?」墨染的母親郝彤陰陽怪氣地湊上來,一雙眼睛都恨不能釘到秦俏身上。

秦俏皺眉,郝彤向來看不上她,她跟墨染交往時,就沒少刁難她,一張嘴臭過茅坑裡的石頭。

上一次跟墨染來秦家老宅,郝彤就差拿掃把趕她出去了。

當時為了墨染,她全都忍了。

只是今天,她可不會再慣着她了!

反正,這秦家老宅,她往後都不會再來。

秦俏故作嬌媚地纏抱住墨夜白的臂彎,半邊臉都貼在他的胸膛上,衝著郝彤妖嬈一笑,「墨老爺子知道了確實不得了,畢竟,我可是幫他完成了最大的心愿呢。」

說話間,還故意將一條腿往前伸出去。

陽光下,那些斑駁的吻痕,就像是功勳章一般,在郝彤的眼皮子底下發出刺目的光芒。

郝彤尖叫着捂住嘴巴,「這,這……夜白,你朋友圈那些照片,都是真的?不是ps的?」

「阿姨好像還不到五十歲吧?怎麼就老眼昏花了呢?要不要我讓夜白送你去醫院看看?」

秦俏臉上的笑容愈發的明媚,讓她整個人看起來像是不諳世事的小女孩一般。

郝彤氣得嘴都歪了,「秦俏,你還要不要臉了?昨天還跟我們家墨染秀恩愛,今天就勾引墨染的小叔叔,我今天非得替秦家好好教訓教訓你這個狐狸精!」

郝彤氣急敗壞地抓起手上的包包,就照着秦俏的臉上打去。

「秦家什麼時候輪到你做主了?」墨夜白抬手,抓住郝彤的包包,嗓音冰寒至極。

「二弟,我這都是為了你好……好……」郝彤還想繼續,可被墨夜白一個眼刀,嚇得直接噤了聲。

周遭喧鬧的人群,也在一瞬間安靜了下來。

眾人低着頭,眼觀鼻鼻觀心,皆是滿腹疑問,卻再無人敢出聲質疑。

墨夜白摟着秦俏的小蠻腰,目空無人朝里走。

身後一輛車急剎停下。

墨染身上亂七八糟纏着一大片紗布,怒氣沖沖朝里走。

郝彤急得小跑上前,就要拉住墨染,卻被人從後面拉住。

「誰啊?沒看到我兒子受傷了嗎?快放開我!」郝彤一邊甩手,一邊轉頭,就看到同樣滿身纏滿紗布的秦茵茵怯怯的站在那。

「伯母,是我……」

啪!

清脆的巴掌聲瞬間響起,郝彤把剛剛在秦俏身上受的氣,一股腦兒全都撒在了秦茵茵的身上,「你這個賤女人,還敢跑到我們家來?要不是你背着你姐跑去勾引墨染,事情會發展成今天這樣?」

「伯母,你冷靜點,啊,伯母……」

聽着身後的叫罵聲和慘叫聲,秦俏眼尾的餘光蔑然掃過,唇角勾起一抹鄙夷的弧。

「你要的女人,我帶來了。」墨夜白擁住秦俏,站到了墨老爺子面前。

秦俏回過神來,抬眸,就看到太師椅上坐着的墨老爺子。

此刻,墨老爺子一張臉黑得仿若包公,炯炯有神的眸光定在秦俏身上。

秦俏心頭一緊,莫名湧起一陣接受審訊的不安感。

她有些尷尬地綳直身子,雙腿併攏,像個做錯事的小學生一般,一動也不敢動。

「你想要什麼?」不知道過了多久,墨老爺子沉着聲,問了秦俏一句。

秦俏窘迫地咬着唇,搖頭。

她什麼也不想要,如果時光可以倒流,她希望昨晚的一切都沒有發生。

畢竟,報復渣男賤女,就是在用他們的錯誤來懲罰自己,不值當。

墨老爺子的臉色更沉了幾分,「這些,你收着,我不希望有人破壞墨家的團結。」

老爺子推過來一個牛皮文件袋。

秦俏只恨不能找個地縫鑽下去。

十指狠狠揪扯着過短的裙擺,深吸了好幾口氣,才緩緩抬起頭來,看向墨老爺子,「您放心,墨夜白是個真男人。」

而後,轉身,頭也不回地朝外走。

墨老爺子眉頭緊皺,目光落在秦俏的背影上,臉色沉得近乎滴墨。

這丫頭,到底想幹什麼?!

「這個,我替她收下了。」墨夜白痞笑着,拿走牛皮文件袋。

墨老爺子伸手,按在文件袋上,語氣警告,「別再見她!」

「您不是一直說成家立業,先成家才能立業?」

「你什麼意思?」墨老爺子臉色龜裂,心中大感不妙。

墨夜白笑而不語,抽走牛皮文件袋,大步流星追上秦俏。

秦俏低着頭,走得飛快,彷彿身後有洪水猛獸在追趕她一般。

突然,額頭一痛,撞到了一堵肉牆。

《嬌嬌,疼我!冷禁墨爺低哄甜誘》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