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嬌嬌小皇后
嬌嬌小皇后 連載中

嬌嬌小皇后

來源:google 作者:茶薏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傅霄 古代言情 江心瑩

一見鍾情/甜寵高糖大婚當晚,他本是過來給她來個下馬威不料,看着她那乖巧的模樣,他竟是連耳尖都紅透了,丟下一句「你…你莫要得寸進尺」便落荒而逃展開

《嬌嬌小皇后》章節試讀:

傅霄進來,江心瑩正躺在床上看書。這丫頭,跟她說不用行禮,倒是連床都懶得下了。

「瑩瑩在看什麼?」

「為什麼要叫我瑩瑩?」

「那朕應該叫你什麼?」

「我小名叫嬌嬌,你可以叫我嬌嬌。」

「嬌嬌?倒是符合你的性子。大名怎麼不叫嬌嬌。」

「名字都是我阿娘取的。」

「江清心可瑩,是個好名字。」看着江心瑩懵懂的樣子,傅霄也決心好好守護她,不讓這世間的繁雜影響到她。

「我是記不得這種繞得頭暈的詩了,聽起來倒是挺有文化的。你呢?你就是叫陛下嗎?」

傅霄哭笑不得:「誰跟你說我叫陛下的。」

「我問嬤嬤,她們都說陛下就是陛下啊。」

「那你記住了,朕名傅霄,雲霄的霄。」

「雲霄,聽起來就很霸氣呀。」

「別往枕頭底下藏了,朕又不要你的書。」傅霄看着江心瑩一邊答話,一邊把書偷偷往枕頭底下塞,還自以為沒被發現,傻乎乎的。

「沒…沒什麼。」被傅霄發現,江心瑩更心虛了。

「拿出來吧。」江心瑩悄悄瞄了一眼傅霄的臉色,面無表情,跟老爹要打自己的時候一模一樣,老老實實把話本上交了。

傅霄拿到手,《表妹哪裡逃》,書名看起來就不像什麼正經東西。翻了翻,傅霄感覺自己的人生觀都受到了衝擊。

這本是講得表哥利用強權,和表妹強制愛,中間還夾雜了破壞表妹婚禮,偽造證據構陷表妹家人,最關鍵的是最後兩人居然還生了三個孩子,大團圓結局。

「你知不知道這些都是違反律法的?」剛在心裏決定默默守護江心瑩的傅霄發現,江心瑩的見識說不定比他還廣。

「我知道,但這是小說呀。現實我肯定知道這樣不對的。」

「可是,今早你還…」傅霄立馬拆穿了她的謊話。

「這還不是因為你太好看了。」

傅霄一下子就被江心瑩哄得氣不起來了,可是轉念一想:「那要是不是朕呢?只要好看,你還不是一樣。」

「哎呀,我好睏啊,我要睡了。」混不過去了,江心瑩只好裝睡。

「喜鵲,把皇后這些話本全部搬去御書房。往後,皇后要看的話本,必須朕親自過目才行。」

傅霄覺得給江心瑩普及安全常識已經迫在眉睫了。萬一遇上壞人,照着這些破書,說不定能直接被人拐走了。

蘇白玉辛苦了幾日,自覺方方面面都已經考慮周全,這才整理好流程人選,一大早往坤寧宮去了。

此時,傅霄剛從坤寧宮出來去上早朝。

蘇白玉遠遠看到傅霄:「表哥!」

「白玉?畢竟你也是個名門閨秀,該有的禮不可隨意免去。」主要是傅霄最近對錶哥表妹幾個字過敏。

「是,陛下。」必定是皇后又在表哥面前說了什麼,蘇白玉暗自腹誹。

「一大早過來有什麼事?」

「有關賞花宴的事宜,白玉想找皇后娘娘…」

「你怎麼這麼早來,打擾你表嫂休息。先回去吧,巳時過了再來。」

此刻,江心瑩還睡得正香,傅霄起來時都輕手輕腳的,怕吵到她,哪裡會放蘇白玉過去。

等到蘇白玉再過來,江心瑩和一眾宮娥正圍坐在一團,一個滿頭銀髮的老人坐在正前,正講着什麼。

蘇白玉覺得這畫面特別熟悉,轉念一想,這不就是茶館的格局么。

「表妹!」可能是怕打斷了故事,江心瑩壓低了聲音,努力朝蘇白玉招了招手。

蘇白玉艱難地擠過人群,這才見到了人群中的江心瑩。蘇白玉學着江心瑩的樣子壓低了聲音:「皇后娘娘。」

「吃瓜子不?」江心瑩今天的邀請格外走心,蘇白玉還沒答應,已經被塞了一手。「吃吃吃,可香了。」

江心瑩這麼大方,是因為前兩天吃太多,上火了,現在一磕就嘴疼,所以只能見人就分。坤寧宮的宮女都人手一包,自家表妹,怎麼可能虧待了。

「多謝娘娘!」一定是娘娘看到了自己這幾天的努力,這還是皇后頭一回給的賞賜,蘇白玉決定好好珍藏。

「傻愣着幹嘛,趕緊吃呀,吃完了沒關係,那還有一大鍋。」

蘇白玉看了看旁邊能裝下自己的大鍋,再看看自己手上這點瓜子,沉默了。

「對了,表妹,你有什麼急事不?沒有就等許太傅講完這出。」

蘇白玉這才發現,這台上居然是德高望重的許太傅。許太傅曾擔任多年京兆尹,後又就任於大理寺。

雖說官不大,但因職位原因,時常同百姓打交道,在百姓間頗有威望。又因為斷案公正,明察秋毫,有許青天之名。

這幾年,許太傅年紀大了,精力不濟,這才加封了太傅。平時,在翰林院著書,頤養天年。

沒想到,皇后居然把許太傅都喊來說書了,實在是荒唐。

能聽許太傅說書,這種機會蘇白玉怎麼可能錯過。若是知道許太傅來,她必定方才陛下去上朝時就坐在坤寧宮門口等着。

許太傅年紀大,說話慢條斯理,但這故事確實當真跌宕起伏。蘇白玉聽得如痴如醉,已經結束了,還在不停地回味。

「喜鵲,都記下來了嗎?」

「娘娘放心,都記下來了!」

蘇白玉一看,正是今天許太傅講的那個故事:「皇后娘娘,能否借我看看,我前半段都沒聽到。」

江心瑩小心翼翼地交到蘇白玉手上:「那你就在這裡看,快些看完。可就一份,千萬別弄壞了!」

蘇白玉捧着這幾頁看得如饑似渴,完全忘了自己來的目的。

「好看嗎?」

「好看。」蘇白玉直點頭。

「還想看嗎?」江心瑩循循善誘。

「還想看。」

「那就要看你的誠意了。」江心瑩的話術像個十足的騙子。

「什麼誠意?」可惜蘇白玉明顯沒有經歷過這種騙局,直直地往坑裡跳。

「聽說你家開了挺多鋪子的。」

「嗯,是呀。」

「有茶館嗎?」

「那是自然,全京城最大的四海茶樓就是我家的。」

「咱們來個合作怎麼樣?」

「怎麼合作?」

「我出話本,你出茶樓,以咱們這個話本的精彩程度,賺錢不是手到擒來。」

「是有些道理。」

「這樣,我吃點虧,我八你二怎麼樣?畢竟茶樓到處都是,可這麼精彩的話本可不好找。而且,萬一這話本給了別家,你家可就不一定是第一了。」

「那不行,太少了,我至少要三成。」

江心瑩爽快地答應了:「成交。可是沒個憑證,你反悔了怎麼辦?」

「我堂堂蘇家大小姐,這點小事怎麼可能反悔。」

「那可不一定。」

蘇白玉從腰間解下玉環:「這玉價值千兩,我若是反悔,便把這玉送你。」

江心瑩利落地接過來:「一言為定。」

「等等…」蘇白玉覺得有些不對。

「啊,你不是還有事找我嗎?是什麼事?」江心瑩這會心眼比誰都多。

「賞花宴!」蘇白玉這才想起來正事,進入專業模式。

江心瑩聽着蘇白玉滔滔不絕地說著她的規劃,時不時在她看過來的時候,微笑點頭對其表示贊同,實則心思已經不知道飄到哪個角落。

「目前,有三個時間可選。三日後,五日後,十日後…」

「那就三日後吧。」江心瑩只想儘快把任務完成,恢復她的鹹魚生活。雖然她一共也就聽了兩次報告,剩下的所有事務都由蘇白玉全權負責。

「會不會太急了?」

「那就五日後?」江心瑩非常爽快地改了時間。

其實蘇白玉心中所想也是五日之後。方才皇后說三日,莫不是在試探我,幸好我的回答沒問題。

不過五日時間也不多了,想到還有一大堆準備工作在等着自己,蘇白玉哪裡還敢久留:「民女告退。」

「不對,話本哪裡是她的,這明明是許太傅的,她不過就是謄抄一下,居然要七成。」

蘇白玉離開了坤寧宮,腦子一下子清醒不少。本想回頭找江心瑩理論,轉念一想,去了估計自己也占不到什麼便宜,不如…

「林公公,麻煩稟報一下陛下,蘇白玉求見。」

「陛下正在處理政務,沒空見蘇姑娘,您有什麼事,明日再說吧。」若是人人來求見,都能去稟報,那還要他守門幹什麼。

蘇白玉咬咬牙,這個狗眼看人低的奴才,等表哥立我為後了,等着你來巴結我。

「林公公,這件事事關皇后娘娘,還請您稟報一下。」

「你且等着。」跟在傅霄身邊這麼多年,小林子自然清楚皇后在傅霄心裏的地位,態度立馬就不一樣了。

蘇白玉一通陳述,老實將事情交代了。

「朕明白了。這件事你不要外傳,還是依照你們的約定交給皇后,朕會自行處理。」

「是。」江心瑩,接下來就等着被表哥罰吧。

當晚,傅霄到了坤寧宮:「聽說,你讓許太傅當說書先生。」

「是誰告的密?」江心瑩意識到不對,改口道,「不是,他胡說八道,我才沒有。」

事情還要從幾天前的話本說起。傅霄看完話本後,憂心忡忡,總覺得自家皇后自己不看着,馬上就能被壞人騙走。

許太傅辦案經驗豐富,凡經他手的案件,他都能記得清清楚楚。於是,許太傅就成為了這個最佳人選。

傅霄囑咐許太傅,一定要多講女子的受害案件,特別是那種為情所困後被害的,確保皇后能有充足的安全意識。

奈何,許太傅的發揮過於優秀了,直接把整個坤寧宮都吸引了過來。

「我只是覺得獨樂樂不如眾樂樂,何況這麼多人喜歡聽他講案子,許太傅自己也挺高興的。」

「那你可曾把你和蘇白玉分賬的事情告知?」

「我這不是沒來得及么,今日許太傅都走了,我才跟蘇白玉商量好。」江心瑩根本沒意識到自己的錯誤,反而是一直在狡辯。

「你未經他人允許便把他人的心血拿去盈利,你爹就是這麼教你的?」

江心瑩眼淚一滴滴地往下掉,知道自己理虧,也不敢出聲,低着頭。

看見江心瑩都委屈成這樣了,傅霄哪裡還捨得訓斥,趕緊把人抱進懷裡哄着:「好了好了,嬌嬌不哭了,明日朕過來,替你向許太傅道歉。」

不哄還好,這一哄,哭得更凶了。江心瑩抽抽噎噎:「不用…不用你,我自己道歉!」

「好好好,嬌嬌說什麼就是什麼,別哭了好不好。」

第二日上朝,傅霄特意把許太傅留下來了,同他說明了緣由。

「皇后娘娘之前已經同老臣商議過,老臣應允之後,娘娘才命人記下的。

「老臣愚見,話本存在自有它的道理。老臣之前只想着把畢生的經驗寫成書,以供後來的判案者參考。

「可如果是說書,就連市井小卒都能聽到這些故事,了解這些道理。

「僅讓為官者看到,這世間或許會少幾起冤案,可讓百姓都能了解,這才能真正從源頭上阻止這些事情的發生。

「娘娘雖有些莽撞,但心地善良心繫百姓,還望陛下莫要怪罪。」

傅霄本來是想先賠個罪,沒想到反倒是許太傅先給江心瑩求情了。都怪自己昨日沒有了解清楚情況,錯怪了嬌嬌。

「無論如何,拿着您的故事私自謀利,也是不對的。」

「老臣都快要入土的人了,不在意這些身外之物。」

「哦?那不知道朕這裡杜聖親筆的蘭草集可算是身外之物。」

「那自然是不算,此乃神仙之物。」這可是千金不換的蘭草集,這世上哪個文人能不心動。

「皇后之事,還需勞煩太傅費心。」

「陛下放心,老臣這輩子的案子全講一遍都行。」

傅霄同許太傅一道去了坤寧宮。

江心瑩看也沒看傅霄,直接去給許太傅道歉。傅霄苦笑,這丫頭,都一晚上了,氣還沒消。

「太傅,我跟蘇白玉說好的七成,我給您六…」蘇白玉有點不舍,最後還是一咬牙,「七成都給您!」

「不用了,陛下已經給過老臣報酬了。」

江心瑩驚訝地看着傅霄,還以為他是帶着許太傅來興師問罪的,沒想到居然是來送錢的。

《嬌嬌小皇后》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