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幾沓情書
幾沓情書 連載中

幾沓情書

來源:google 作者:唯一僅有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容清許 現代言情 盛予晴

這是最好的年華也是最壞的年華命運的滾滾洪流衝散了他們可他們之間的愛讓他們永不分離餘生遙遙,天命昭昭沉冤昭雪的路上有我陪你我如果愛你那就愛你的一切展開

《幾沓情書》章節試讀:

「怎麼樣,寫的還算不錯吧?」盛予晴看他一動不動的盯着她寫的筆跡,時而思考,時而唇角微微勾起,眼中的光影變幻莫測,她心裏微微打鼓,難道她模仿的幼稚了還是寫錯了什麼,他覺得交不了差。

容清許沒有回答這個問題,而是把書合上,低聲說了一句:「看來我的付出還是有回報的。」

盛予晴意會到他語意中的讚賞之意,笑着說道:「那可不,我可是知恩圖報的人。」

「那多謝盛姑娘的大恩大德,你的數學我也會盡心儘力的。」他笑着調侃這麼一句。

幾天後的一個大課間,李茹芸拉她去走廊透透風,盛予晴以為她是在教室憋壞了,想着適當放鬆放鬆也不錯,勞逸結合嘛。

「阿晴,我聽張強說容清許的語文作業幾乎都是你給他寫的,你幹嘛幫他寫作業,他是不是那種恃強凌弱專挑女生欺負的人啊,天天威脅恐嚇你給他做這做那,你可別怕,他要真這樣我會幫你討回公道的,大不了我和他拼了。」李茹芸清澈的眼睛裏彷彿認定了容清許是這樣的人。

這聽的盛予晴是哭笑不得,這都哪跟哪啊,不對,她和張強是怎麼知道的,這事天知地知他知容清許知,怎麼現在他倆都知道了,她百思不得其解,這事會是怎麼泄露的。

「小芸,你是怎麼知道的,張強又是怎麼知道的?」她得問個清楚。

「這個嘛,張強和我說的,他說容清許在他面前炫耀過好幾次,他同桌對他怎麼好,還會幫他寫作業,簡直是最好同桌,搞得現在張強覺得他同桌也就是我對他太差了,他原來就不耐煩和我講題,現在對我的疑問簡直視若無睹。」李茹芸一臉憤憤不平的說著。

「額這個嘛,我也不怕對你說,我和他就是精誠合作,他輔導我數學,我幫她寫語文,算是公平交易吧,也不是我單方面對他好。」

她嘴上這麼說著心裏卻在有點「嫌棄」的想,男生都這麼幼稚的嗎,這也值得炫耀和比較,這奇怪的勝負欲,說是小學生也有人信。

「原來是這樣,那容清許可比張強好太多了,我現在數理化是全軍覆沒,這學期期末考試我只求分數別太難看就行了。」李茹芸苦着一張小臉說。

「哎,我雖然有容清許幫我,但這些學科還得靠自己悟,說白了就是要天分,可我好像真的沒有這個天分,我現在99%的汗水還及不上容清許1%的靈感。」

可她們哪裡知道即使苦惱至此終究還有別的康庄大道,而他們艷羨的人會在將來狀告無門,有時候自己還有選擇權就不算太糟。

此後的幾個月她們一直保持這種「精誠合作」,這學期期末考試也如期而至。

由於學科太多,期末考試整整持續了三天,但考完並沒有放假,須得老師改完試卷,登記好分數,評講完試卷,才能離校,一同帶走的還有這學期的成績單,美其名曰要給父母看看在學校的「成果」。

學生們一考完,那些授課老師就加班加點的改完了試卷,可謂是秉持着對學生高度負責,對成績尤為看重,也怪不得那句「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干」用來形容他們也是毫無違和感。

物理沒有及格,化學沒有及格,生物剛剛及格,數學還不錯,這還是得益於容清許的特殊照顧,盛予晴這學期花了大量心血的幾科是這麼個結果。

她看到自己的分數,說沒有打擊是不可能的,而且這不僅僅是打擊問題,而是她要不要轉方向的問題。

她們現在雖然是什麼科都學,但班主任讓他們着重上心數理化生,其餘的政史地當個興趣學,這很明顯學校有意識內定她們三班是理科重點班,其實學校大部分的班都是抓理科,只有九班班主任是政治老師,她們是主抓文科。

只因千軍萬馬過獨木橋,理科的錄取率還是比文科高很多。

容清許的成績也出來了,數學滿分,物理滿分,生物有個題粗心扣了一分,語文英語也在班上的中上水平,毫無疑問的又是班上第一。

容清許在成績單發下來的那一刻隨意瞟了一眼自己的分數,然後就看到悶悶不樂一臉凝重的盛予晴,他大致也能猜到她考的並不好。

盛予晴也感受到了容清許的視線,她便把成績單拿給了他看,然後鄭重其事的問道:「容清許,你說我要不要在高一結束的時候轉文科?」

容清許知道她這是在認真的諮詢他的意見,他耐心的幫她分析着:「如果你想考一個好大學,這樣的水平顯然是毫無希望的,早在剛開學那會我幫你看物理作業就覺得,嗯,你並不適合學理科,即使選擇了這條路,付諸全部的心力,最後也可能功虧一簣。」

她們這時候大學錄取率真的太低了,專科和本科有時只相差幾分,只要達專科線都是考取了大學,那也算出人頭地,以後能包分配工作,沒考取的是大多數,重本線要高些,可達到重本線的說是萬里挑一也不為過。

盛予晴想,她的目標不是只考取大學這麼簡單,那就註定她要換一條路走下去,她暗暗下定了決心。

自此以後,盛予晴的理化生就處於放棄狀態,政史地是她學習的重點,深入學習這三門,她發現她學的,可真是得心應手啊。

再有三天就放寒假了,班主任派遣了幾個身高體壯的男生去搬寒假作業,容清許就在其列。

今天是小寒,天氣已經是十分寒冷了,盛予晴沒有足夠抵擋嚴寒的棉鞋,此刻她的腳已經凍得麻木。

但即使這樣極冷的天,班上同學一個個都是活力四射的,正直青春的她們,哪裡知道愁斷腸的感覺,窗外黑雲壓城城欲摧的氣象,盛予晴聽見幾個女孩討論等會會下雪,這是今年的第一場雪。

盛予晴正在看納蘭容若的詩詞,現在停在長相思一篇,「風一更,雪一更,聒碎鄉心夢不成。」

《幾沓情書》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