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驚魂詭事
驚魂詭事 連載中

驚魂詭事

來源:google 作者:半壺清水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半壺清水 懸疑驚悚 林昆

我叫林昆,小名二狗,由於從小體質較弱,經歷了很多稀奇古怪的事!本書所發生的事,都是我的親身經歷,你也可以把它當做故事來看友情提示,切莫一個人在夜晚觀看!接下來讓我們一起走進一個不一樣的世界…展開

《驚魂詭事》章節試讀:

「二狗哥,你看三爺爺好奇怪,為什麼背着木頭啊?」

一個六七歲的黑胖小子,興沖沖的跑到我的床前,抓着我的胳膊,使勁的搖晃。

我叫林昆,小名二狗,土生土長的農村娃子,在我們這據說給小孩子取帶動物的小名,比較好養活。

所以村裡大多數的孩子從小就有一個帶動物的小名,什麼阿貓,阿狗,大牛,小虎等等。

此時的我,正躺在床上呼呼大睡,農村的中午,基本沒啥事,吃完飯都會睡一會。

尤其是在烈日炎炎的夏天,熱的要命,誰會沒事跑出去瞎溜達,也就村裡的一群小傢伙才會到處亂跑…

「去,一邊玩去…」

我不耐煩的甩開了他的小手,翻了身,準備繼續做着我的美夢,夢中可正吃着紅燒肉呢。

只是我剛才在迷迷糊糊中,聽到這小子提到了三爺爺。

我緩緩的睜開眼,低聲問道:「黑娃你剛才說見到了誰?」

「三爺爺啊!」黑娃正開心的玩着手中的撥浪鼓,隨口回了句。

「什麼!怎麼可能?」我猛然從床上坐起,感覺自己像是掉入了地底的冰窖里,從頭涼到腳。

三爺爺上個月才剛剛去世,尤其是在最後的那幾天,我可是一直陪在三爺爺的身邊…

他臨走時還緊緊握着我的手,對着我露出了慈祥般的笑容。

我們村周邊的很多人都過來悼念他,因為三爺爺活着的時候,是個大善人,這麼多年來幫助了他們很多。

我一把抓住黑娃,滿臉震驚的看着他:「表弟,你看錯了吧?」

大中午的還能撞邪了不成?

黑娃以為我在凶他,使勁的掙脫我的手掌,看着已經被我抓紅的手腕,滿臉委屈的跑到了堂屋門口。

只見他伸出黝黑的小手,指了指牛棚的方向。

「二狗哥,你要是不信,自己過來看嘛,三爺爺還在牛棚呢…」

聽了這話,我渾身哆嗦了起來,想去看,又不敢去看…

村裡的老爺爺經常會跟我們說,中午和傍晚沒事,不要瞎跑,容易碰到鬼怪之類的。

而且我們那一直還有這樣一句說法。

「中午頭,詭打油,到傍晚,詭打傘。」

聽的時候我們都很認真的點頭,轉個身就忘的一乾二淨了。

那個時候的農村,能玩的可多了,小夥伴又比較多,每天我們是從早玩到晚,從來感覺不到累。

我心裏想着:「不會吧…這種鬼話,不會真叫我給碰上了吧…」

抬着僵硬的軀體,我緩緩的下了床。

原本是想跑過去一看究竟的,只是發現我的身體好像不服從大腦的指揮了,腿抽筋了,壓根走不了路。

黑娃站在門口,看到我此時的模樣,不由的哈哈大笑了起來。

「覺睡多了吧,天天沒事就喜歡睡覺,腿麻了吧。」

「別廢話了,趕快來扶下我。」

我握着拳頭用力的朝着大腿捶了下去,連續捶了好幾分鐘,雙腿漸漸恢復了知覺。

還真就不信了,我倒想看看大中午的,誰在我家牛棚裝神弄鬼,來嚇唬人…

「沖啊!」

我大吼一聲,想着給自己壯壯膽。

黑娃被我嚇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哇哇大哭了起來。

「哭啥,我喊一聲怎麼了?」

我有點沒搞明白,他有啥好哭的。

沒有再管他,我快速的跑到門口,朝着牛棚的方向看了過去!

眼前的景象,恐怕我這一生都無法忘記了…

牛棚里的正是已經去世的三爺爺,但是他背着的不是木板,而是一口棺材…

「咣當一聲!」

我嚇得直接癱倒在地上,頭皮發麻,一陣陣涼氣遍布全身,冷的我嘴唇直打哆嗦!

想往回跑,卻發現四肢已經沒有了一絲知覺,完全動不了,整個身體只有我的眼睛還能轉動。

「這是幻覺,一定是幻覺…不然這怎麼可能呢?」

我在心裏不停的安慰自己,應該是我太想念三爺爺了,一時間出現幻覺罷了。

閉上了眼,不敢再朝牛棚看去。

我想着,靜靜的等一會,應該就會沒事了。

可是內心的好奇心又不斷的驅使我,讓我睜開眼,再去看看還有沒有什麼動靜了…

我想每個人應該都有過這種經歷,理智和好奇心的爭戰,大多數時候,都是好奇心佔了上風!

我偷偷的眯着眼睛,只打開一條眼縫,向著前方望去。

好像只看到了牛棚的大黃牛,並沒有其他身影。

看來還真是我看花眼了,想到這,我感覺緊繃的神經頓時放鬆了下來,漸漸的四肢也能動了,心中的恐懼少了很多。

我睜開眼,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塵,正想告訴黑娃,一切只是看花了眼而已。

忽然感到身後一陣寒意襲來…

夏天房子里的氣溫已經達到了三十多度。

可此時的我如同像是在過着冬天零下幾度的時候。

我緩緩的轉過身,看到了三爺爺正咧着嘴對着我笑…

笑的很是和藹可親,但是在我的眼裡,此時卻是格外的瘮人…

「啊!」

我大叫了一聲,直接暈了過去!

等我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三天後了…

後來我才知道,我暈過去了以後,奶奶從鄰居家串門回來,看到我躺在地上,身體蜷縮在一起,不停的抽搐,她還以為我是中午跑出玩,熱的呢…

趕緊去喊了大伯他們過來,把我抬到床上,又到隔壁村把醫生請了過來。

就這樣,我一連怕冷發燒了三天,中間時好時壞,時而清醒,時而昏迷…

把我奶奶嚇的不輕,醫生都說,如果高燒持續不退的話,恐怕要送到鎮上的醫院去看看了。

要不然會把腦子燒壞的,再留下什麼後遺症就麻煩了。

說來也奇怪,也就在第三天晚上,我的身體狀況好了很多,高燒已經退了下去。

那個鄉村醫生給我開了很多葯,囑咐奶奶,讓我按時吃藥,直到完全好了為止。

又過了幾天,我的身體已經慢慢恢復了,但是我的記憶像是被掏空了一樣。

很多事我都記不太清了,只是隱約間還能記起暈倒前的一些模糊畫面…

後來我把這件事告訴了奶奶,但是奶奶並沒有太過驚訝。

只是拍了拍我的腦袋,讓我不要多想,說是我中午睡覺睡懵了而已。

可我還是不太相信,我找到了黑娃,向他詢問了那天所發生的事。

只見黑娃一臉茫然的看着我:「二狗哥,你說的是啥事啊?」

「那天我爸媽不讓我出去,我壓根就沒去找過你…」

「什麼?你不是在糊弄我吧?」

聽了他的話,我渾身一驚!

感覺大腦一陣眩暈。

內心的感受已經無法用言語來形容了。

……

慢慢的時間已經過去了很久…

原本我以為這件事已經過去了,一切只是幻想而已。

只是後面讓我萬萬沒想到是…

《驚魂詭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