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驚悚之虛擬樂園
驚悚之虛擬樂園 連載中

驚悚之虛擬樂園

來源:google 作者:原子小狸貓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原子小狸貓 懸疑驚悚 瘋不覺

某一位藍星的青年因意外丟失了恐懼的感官,隨後在發佈的全世界第一的虛擬恐怖游戲裏瘋狂MVP,向著最強衝擊解放你的思想…歡迎來到…驚悚樂園!展開

《驚悚之虛擬樂園》章節試讀:

【歡迎您使用本公司的產品,掃描已開始,請稍等】

【掃描已完成,確認公民ID:SH13***313,姓名:瘋不覺;接入設備:NL2055標準單人遊戲艙,未檢測到異常外接硬件;心肺功能處於正常值;神經連接程序就緒,請您選擇接入類型】

【接入類型為非睡眠模式,調整中……調整完畢,請確認載入遊戲或返回上級選項】

【程序啟動,十秒後載入遊戲……】

聽完了倒計時,封不覺很快便進入了遊戲的世界中。他置身在一個和電梯十分相像的環境里,但門的旁邊沒有樓層按鈕。右手邊的牆壁上是個三十二寸的觸摸屏。正對門的那一整面牆壁是一塊完整的鏡面,可以將玩家從頭照到腳。

封不覺看了看鏡子中自己的形象,此刻他成了個超高像素的三維CG人物。身上的服裝變成了黑色的長袖體恤和長褲,沒什麼特別之處。

遊戲人物的臉和現實中自己的長相幾乎一模一樣,一米八不到,亂糟糟的頭髮,面部線條略顯陰柔。

在第四代光腦技術的支持下,神經連接遊戲中的玩家可以獲得足以亂真的五感體驗,但遊戲畫面依然局限於CG影像,而無法讓玩家載入到類似真人實景拍攝效果下的環境。

【歡迎來到遊戲登陸空間,以下為夢公司所提供的所有遊戲項目,請選擇登入】

系統提示音又一次在耳邊響起,身旁的觸摸屏上出現了可供選擇的圖標。

「一共就一個選項,還搞了這麼個登陸空間出來……這家公司是在暗示今後還會推出很多遊戲嗎……」封不覺心中這麼想着,手指點了一下屏幕上唯一的遊戲項目——驚悚樂園。

【登陸本遊戲的玩家年齡需達到十六歲以上,本公司不建議患有心臟、精神疾病,或有相關病史的用戶接觸該項目】

這句話在屏幕上顯示了出來,而且系統語音又重申了一遍,隨後那屏幕上出現了三個圖標,一個是「確認登錄」,另一個是「取消」,在旁邊還有一個十分醒目的鏈接選項「相關免責聲明」。

「精神疾病嗎……」封不覺自言自語道,「還是看看比較好吧。」他選了第三個,屏幕上立即彈出了密密麻麻的文字條款,看一眼右側的滾動條就知道這篇免責聲明冗長無比。

一般人在玩遊戲時,看到類似的協議或者說明,八成是直接關掉,或者就是掃一眼,拉到底,點個同意。

但封不覺,不是一般人……

他今年二十四歲,推理小說家,愛好是在別人問他職業時恬不知恥地自稱「藝術家」或者「大文豪」,不過這些都不是重點,還是先來說說他的異常之處。

首先,他玩這個遊戲的初衷,是為了「治病」,當然了,這病絕對不是網癮,而是實實在在的疾病。

大約在兩個月前,封不覺突然發現自身產生了某種異常,他花了三天左右的時間,終於確認,自己失去了「恐懼」這種情緒。

無論多恐怖的聲音和畫面,都無法刺激到他,他沒日沒夜的看恐怖片和恐怖小說,並試圖用想像力來配合著自己嚇自己,結果根本沒用。彷彿腦子裡有某扇門關了起來,他明明很清楚哪些是恐怖要素,也完全明白恐怖片里嚇人的點在哪兒,但他就是感覺不到害怕。

於是,他去了附近的醫院。這不去也就罷了,一去果然查出了大問題。磁共振顯示他大腦中有一塊模糊的陰影,就在杏仁體附近,不排除腫瘤的可能。

後來,封不覺去了三四家全國數一數二的大醫院,竟然沒有一家能確診,提出的治療手段倒是五花八門。在做了無數的檢測,經過N位名醫的N次會診後,封不覺基本明白了……這個病,估計是要載入史冊了,作為患者,要考慮的事就兩件,第一,這病的命名權該交給哪位醫生,第二,死後是否把大腦捐獻給醫學實驗,也算為科學領域做出點兒貢獻。

兩個月過去,封不覺腦部的陰影沒有任何變化,沒有惡化,也沒有縮小或消失,身體其他各方面完全正常,甚至很健康。他考慮一番後,乾脆就拒絕了治療,直接出院了。

既然喪失恐懼是唯一的癥狀,而且也沒人能說明白他究竟會不會死,或者多久才死,那就聽天由命吧。

某天,封不覺偶然地看到了驚悚樂園的內測廣告,當時的廣告詞是「突破傳統的遊戲模式,讓你置身絕望、驚愕、如影隨形的恐怖之中,感受前所未有的遊戲體驗。」接着,他就查看了這款遊戲的設定說明,還看了一段製作精良,號稱嚇尿過小孩的宣傳片,並注意到了那條「購買新款遊戲艙,贈送內測賬號」的鏈接。

所以,雖然看起來匪夷所思,但封不覺進入這遊戲的目的不僅僅是「玩兒」,更主要是想被「嚇」。他也是死馬當活馬醫的心態,也許在這種身臨其境的恐怖洗禮中,能刺激自己找回恐懼的感覺。

當然,光是具備這種奇葩的精神異常,只能說明封不覺是個病人。說他不是「一般人」,不止是因為他的腦部腫瘤。因為在得這病之前,他就與眾不同,用某地的方言來說——怪咖。

封不覺的古怪之處很多,雖未到強迫症那種程度,但大部分都很令人費解,這裡先說一個:閱讀癖……

他對於閱讀的渴望是常人難以理解的,比如說,他會把洗髮水包裝盒上的那些字看一遍;又比如,家用電器的說明書,他竟然能一字不差地從頭看到尾;還有更驚人的……就連新衣服上剪下來的標籤他也不放過。

只要某件東西或某個人會跟封不覺產生利害關係,他就會本能的收集與其相關的一切信息。而且他並非是不過腦子地隨意讀一遍,他還有着驚人的閱讀和記憶能力,雖然不及古人張松那種過目不忘,倒背如流的水準,但只要是他看過的東西,哪怕忘了很久,也至少能記起六成。

「嗯……和其他遊戲的協議差不多嘛。」封不覺花了兩分鐘就把那好幾千個字的條款給看完了,「唯一比較特別的就是第六段的那幾條吧……」他略微低下頭,用左手托住右手的手肘,右手的食指和中指放在自己的額頭,隨即順着鼻樑輕輕滑下,這是他思考時的習慣動作,「也就是說……玩家因為心臟病發作死掉或者精神疾病被誘發什麼的,跟他們公司無關。」他似是總結一般念道。

封不覺覺得也不能排除這項條款是夢公司特意做的噱頭,他之前在官網看過遊戲設定,這個遊戲的最大賣點就是「驚嚇值」這個概念,通過光腦和遊戲艙的功能,實現對玩家心跳、脈搏、血壓、腦神經反應等即時監控,以此測算恐懼的程度。如果玩家在遊戲中的驚嚇值瞬間超過了臨界點,就會被強制斷開神經連接,立即下線。而假如玩家的身體狀況有嚴重異常,比如下線後心跳停止,窒息之類的,遊戲艙會第一時間通知救護車。反正所有神經連接型網絡都和警方、急救部門連網,按照這種設計,嚇死人的可能應該不大。

點下了繼續,封不覺又聽到了系統提示音:

【您是第一次登陸遊戲,請輸入遊戲中使用的昵稱】

屏幕上出現了輸入區域,旁邊還寫了些限制條件,比如昵稱要在四個位元組以上,不能用髒話或者敏感字眼。在光腦時代,這樣的限制更為徹底,系統的智能和演算能力高到令人毛骨悚然的地步,「它」只需要一個和諧詞庫,甚至一個籠統的範疇,就能自行發揮推理能力,限制任何擦邊球式的行為。比如****這種名字,或者在FUC後面打個什麼符號,再加個K,這些反和諧手段對第四代光腦來說是無用的。十多年前就有人擔心這類計算機的AI可能會反過來攻擊、奴役人類,但目前為止,仍沒有任何可靠的事實依據來支持這種說法。

總之,光腦的智能很強,具體強到什麼程度,後文書還會補充……

【檢測完畢,昵稱「瘋不覺」,可以使用,請確認】

封不覺的本名就很冷僻,應該也能用,不過他以「瘋」代替「封」,一是不想直接用真名,二是也有些自嘲的意思。

點下確認後,系統語音道:

【接下來將發進行新手教程,該教程限完成一次,劇本為隨機生成,完成後將獲得相應的初始獎勵。請注意,新手教程的結果不會影響您角色的初始屬性,僅是獎勵不同。若您因驚嚇值過高、主動斷開連接、離開遊戲艙等原因中斷教程,下次進入遊戲時將無法繼續原先的劇本,系統會為您生成新的教程】

封不覺聽完提示,伸手又去按確認選項,誰知他的手指剛剛碰到觸摸屏上的圖標,整個電梯內突然變得漆黑一片。

下一秒,一個聲音響起,和剛才那機械化的系統語音迥然不同,此刻說話的像是個老巫婆:「歡迎來到驚悚樂園……」

話音剛落,電梯間毫無徵兆的猛然一震。隨後,這個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匣子就動了起來,緩緩向下方沉去。

《驚悚之虛擬樂園》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