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極品桃運高手
極品桃運高手 連載中

極品桃運高手

來源:google 作者:飄逸居士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李曉倩 王荑荑 蘇自堅

高手下山遇見刁蠻大小姐,給大小姐當起保鏢,這個刁蠻任性的大小姐四處惹禍,所有的麻煩他替她一一解決他是一個「壞蛋」,經常佔大小姐的便宜他能力,超群無人能敵別看他是從農村來的,土裡土氣,他魅力可大了,美女們都被他迷得神魂顛倒展開

《極品桃運高手》章節試讀:

第三章不大一會兩人就成了好事。
事後,蘇自堅摟着她睡覺,問道:不是怪我嗎?
怎又肯陪我了?」
不怪你的話,你又怎有機會了!」
說著吃吃而笑,別過頭去一旁,樣子十分的高興。
什麼!
原來你昨夜是故意引我上鉤的呀?」
蘇自堅笑着說道,高興之極,暗道:早知是這樣倒是省得我擔了那麼多的心。
那倒沒有,我是真的在洗澡,只是沒想到你會起來還大膽到來偷看我。」
這下你可滿意了。」
蘇自堅呵呵地大笑道,他也為自己的大膽而感到不可思議,心想這女子要是嚷了起來,到時將會是一個怎麼樣的情況實在不好說,這小店裡還有別的人住着,聲音稍大了點兒便會有人聽到了。
你這話什麼意思?」
老闆娘不解地問道,怔怔地看着他。
把老子勾上了手那還不高興。」
說著划了她一下鼻子,大有取笑她之意。
老闆娘這才明白他所說的話是什麼意思,現在她已經心滿意足,與蘇自堅在一起時耕耘勞作得累了,不大一會沉沉入睡,天亮的時候醒來見他正在看着自己一聲不響,問道:幹嘛呢?」
蘇自堅大笑着說道:你說幹嘛的呢?」
啊!
你又……」話還沒說完,蘇自堅又靠了過來,這麼一來又是半個小時之久,蘇自堅的情感得到泄放分外高興,美美地睡到中午才起床,起來的時候老闆娘已不知到哪去了。
窗外的雨仍是下個不停,真是人不留人雨留人呀。
起來了!」
在蘇自堅身後響起了那熟悉的聲音,一聽就知是老闆娘。
他站在窗口看着正在下着的大雨,搞不清楚到底下了多久,這雨就是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瓦上的雨水嘩啦啦地流個不休,時不時的雷聲閃電划過,響聲驚人,懾人心魂。
五月天就是這個樣子,這雨一下就下個不休,當時的天氣預報沒現在那麼發達精準,通訊方面除了一個在鎮里的舊電話就沒什麼了,所以很難預測得出雨什麼時候會停。
在窗前想着什麼時候能趕到工作單位,看着眼前的這般情景沒個幾天只怕是停不了。
一聽老闆娘的聲音煞是甜美,暗道:這樣留在這裡也好,正好跟老闆娘玩個開心。
這麼一想心情就分外的好,回身一看周圍沒人,摟着她親了一下。
這一舉動倒是把她嚇了一跳,須知她在這裡有頭有臉,幹個小生意在這裡也算是個有錢的人了,巴掌大的小鎮幾十戶人家又有哪個是不認識的,這要被人撞見那還了得。
急得她把蘇自堅推過一邊,虎着臉道:想害我嗎?」
我這是想你,怎會害你的呢?」
你想怎麼玩回到房裡玩就是了,這裡隨時都會有人來的,這要是……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說到最後冷笑了一下,她倒不是不想玩,而是不敢這麼玩法,你蘇自堅過幾天走了,我還要留在這裡生活呢?
哪似你這麼輕鬆。
知道了,不為難你就是了。」
蘇自堅輕輕一嘆,他也是剛剛輕鬆上陣,與妻子在一起時她連身體都沒讓自己看上一看,憑着晚上瞎燈黑火的亂摸,也不知道這玩意那玩意啥樣子,老闆娘肯讓他看個痛快,又玩得開心,對她極是感激,不便令她為難。
吃飯不?」
一看蘇自堅臉上有不悅的樣子,老闆娘口氣登時就緩了下來。
這都啥時候了,你說我肚子會不餓的嗎?」
老闆娘帶他到廚房,拿碗給他盛了碗飯,從鍋里拿出熱騰騰五花肉煮蘿蔔乾,這算上是很不錯的飯菜了,這要不是她與蘇自堅關係發展到這種地步,這些東西說什麼也不會拿上來招待人的。
蘇自堅吃了半飽,看着她問道:對了,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呢?」
一整晚他只知拚命地耕耘着,從未想過要問人家的名字,反正自己一走了之後多半就不再到這兒來了,知道了名字也是沒用。
老闆娘聽他這麼一問,呆了一呆看着他一會,才緩緩地說道:我叫王荑荑。」
說了這話之後即立陷入沉思當中去,也不知在想些什麼。
你老公呢?
他不在家?」
從昨天到現在,一直沒看到她家中有男人,這裡里外外好像就她一個人的樣子,甚是不解。
我男人上山伐木被砸傷,過得兩年就死了。」
王荑荑幽幽地嘆了口氣,暗道:我男人要是還在的話,哪輪得到你來我這玩的呀。
哦!
對不起,我不知道不該問這話,讓你傷心了。」
看見她臉色極是不悅,知她難過傷心,心想一個女子沒了老公,獨自一人撐着這個小店實在不易。
王荑荑微微搖頭,臉上有少許的憂鬱,唉地輕嘆,道:這事都過幾年了,傷不傷心也就那麼一回事。」
話雖如此,一個寡婦的日子辛艱可想而知。
蘇自堅詫道:家裡就沒別的人了?」
王荑荑嘆道:我老公是個獨子,公公與婆婆過世得早,我倆人又沒生個半男半女,他們都過世之後就剩下我一個人了。」
想到獨自一人生活的辛酸,不覺淚如雨下,輕輕地哭泣了起來。
蘇自堅起身把她摟在懷中,輕言安慰,這裡是她的廚房,不用擔心會有人進來看到,耳中聽她哭得傷心,想到此時歐雁梅的情況不知如何,想必一定類似她一般,鼻子不禁一酸,險些掉下淚來。
王荑荑這麼一哭,害得蘇自堅飯也吃不好,過得好久她才收聲止淚。
蘇自堅輕聲說道:對不起,我不知你的日子過得這麼辛苦。」
唉!
這是我的命呀,那也是沒有辦法的事。」
說這話時,眼中含着些許的淚花,顯得甚是傷心難過。
怎不找個人嫁了,怎麼說也能有個幫忙的人。」
心裏感到不解,心想這誰都有自己的難處,這女子既然如此,想必一定有她的難言之隱了,只是自己不知道了而已。
這年頭呀一看到寡婦人人躲都來不及,怎會有人娶寡婦。」
這說得倒是。」
一時陷入沉思中去。
你……」王荑荑看着他欲言還休,拿不準要不要把下面的話說了出來。
有什麼話你就說呀,對我沒必要這麼客氣。」
心想人家好歹與你有了這露水夫妻之情,眼下有困難自己不幫的話那還算是人嗎?
登即有助美之心。
以後想我的時候能不能來看一看我?」
把這話說了出來,臉兒登即泛紅起來,煞是害臊,微微地把頭低垂下來。
蘇自堅聽到這話,捧起她的臉蛋,隨即吻上了她的唇……(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極品桃運高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