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九境之主
九境之主 連載中

九境之主

來源:google 作者:秦能不捉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方明 秦能不捉

(多人穿越主角低調玄幻異界大陸)域土之上,有一個傳說世界不止一個世界,而有九個,分為一、二、三……九境;方明所處之界便排行最後,名為九境,九境極為特殊;有《天道密辛》記載,九境每年都會有來自天外之地的人,他們有先天性的特殊能力,並擅於偽裝成九境的土著居民,最後能利用九境當中所有一切可以利用的資源,成為無上強者人們覺得,那只是一個傳說而已但方明卻不這麼認為他能看到一些人身上流轉的特殊的「氣」,以及他們說話的特殊語氣和動作進行判斷,便覺得這些天外之人,其實也並沒有傳說中那麼厲害……展開

《九境之主》章節試讀:

「我何錯之有?!敢問族長,可曾證實過?人眼所見都有假,何況千眼蜂!武考雖重要,於我『聖子』身份而言,贏了只是錦上添花,並不是必需。反倒是那些想借武考而取得前往二境資格的人,更有懷疑傾向吧?」

方明把這其中的彎彎繞繞想明白,才開口回道。

「大膽!」那精瘦老者怒目圓瞪,站在方淮陽的身前,氣勢洶洶地指着方明的鼻子,仿若方明是個大逆不道的禽獸,「你與淮陽乃是同一個師父所教,關係密切,事發後,他曾向我苦苦哀求,不要怪罪於你,你捫心自問可無半點愧疚?你說那潑髒水的話到底是要寒了誰的心?!」

方明聽後突然放聲大笑,寒聲問道:「所以這就是你們不秉公處理的理由?」

「大長老,我被污衊舞弊,誰更得利?你不會這一點也想不明白嗎?!」

是,方淮陽為了救他,被龍騎兵打斷了右腿,一開始,他於心而言,是有愧疚。

所以武考結束後,他給他送去了各種各樣的治傷接骨之葯,甚至連父母留給他的那枚二紋三清丹,都給了他。

二紋三清丹,就算斷了十條腿都能治好,何況方淮陽他一條腿!

「武考第一,雖然可獲得前往二境的名額,但是,不說去了那二境能有何造化,倘若為此失去一條腿,豈不是得不償失?眾人皆知,龍騎兵造成的傷害,即便是我們方家最厲害的醫師,也都是治不好的。」

「後天就是二境的開放之日了,在這節骨眼上,誰會用一條健康的腿去陷害你?」

精瘦老者大長老義正言辭,此言一出,之前堂下還心生疑點的眾人,便紛紛點頭表示贊同。

方家有一處秘境,秘境當中隱藏一道極為高深的傳送陣法,每隔四年陣法便會啟動,帶領他們去往一處神秘的地方。

根據古往今來,去過的人的經驗來描述,這個叫二境的地方,與他們現在所處的地方不同,二境猛獸遍布,人跡罕至,極為危險,但同樣遍布的是神秘的遺迹,諸多的傳承地……

若是能活着回來,能得到的造化肯定不一樣,只是幾百年能活着回來的人寥寥無幾,說是造化,還不如說是劫難。

方家慣以打造最偉大的傀儡師而著稱,希望年輕一代都能得到歷練,武考這制度從祖輩流傳下來,就沒取消過。

要說為了拿第一,拿去往二境那種兇險之地的名額,而不惜犧牲一條腿,這種事,是聞所未聞。

大廳里有人想到這裡,忽然覺得大長老說的更加有道理了,而看向方明的目光越來越不善。

「聖子不需要武考,也能拿到通往二境的資格,我何必多此一舉,傷害師兄?」

大長老冷哼道:「你資質平平,淮陽平時對你多為關照,若不教唆淮陽助你拿下第一,何以鞏固你的聖子之位!」

方明說一句,大長老就反駁一句,就像是提前準備好的答案,無論方明講什麼,都能被引到不利於他的話題上去。

方明看着這些人的目光,忽然像是想明白,為什麼他的父母要讓他當「聖子」了。

他的父母很早之前,不過是家族中默默無聞的人物,但實力卻強悍無比,其實也就是在二境中歷練出來的。

他身為聖子,不需要武考,也能擁有去往二境的資格,這裏面估計也有他父母的考量,知道自己兒子可能通不過武考考核,便給了他一張「聖子」的身份,作為二境通行證。

二境絕對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兇險,不然他父母也不會讓他當「聖子」,而大長老也不會那麼想讓方淮陽不惜陷害他,也要拿到武考第一。

方明父母沒想到,如果沒有被污衊這件事,他們的兒子也能憑藉自己的能力,拿到武考第一。

而現在,就算方明他拿到了武考第一,也仍舊沒人相信,所以他做了無用功!

如果不能洗掉自己身上的冤屈,他可能「聖子」的身份會被剝奪,武考第一的名頭會被轉讓,甚至連去往二境的資格也會沒了……

「你賭我會給方淮陽師兄那顆二紋三清丹,即使當時腿斷了,怎麼不能治好?」

方明猶豫了好久,才說出這句話,他聲音嘶啞,眼眶中布上血絲,雖表面故作淡定,但內心卻氣血翻湧。

「什麼二紋三清丹?」

然而大長老彷彿好是驚訝。

「你……」方明看他裝模作樣,忍不住罵道:卑鄙!那葯是我父母留給我的,淮陽師兄見過!」

堂下紛紛私語,丹藥就跟修鍊者的境界一樣,分為一紋、二紋、三紋。

不說三紋,便是二紋丹藥,舉世之間只有寥寥幾個人能煉製出來,稀有無比。

不過,方明擁有一顆二紋丹藥,並不稀奇,他父母畢竟是族內的聖子聖女,還經歷過二境,有什麼寶貝,那都是不足為奇的。

只是,看族長那略帶震驚的目光,恐怕方明這話說出來,族長都是個不知情的。

「方家傾盡心血培養出來的聖子聖女,說句不好聽的,便是為族內犧牲了,其所有私人物品都歸方家公有,怎麼,方明?你都是准聖子了,你父母還給你私自留了一顆二紋三清丹,你不上交,是怕我們族長不秉公處理,傳不到你方明的頭上嗎?」

族長方言情皺眉,大長老這話,算是說到他心坎里去了,這麼重要的事,他居然也是現在才知道的,今日堂下這麼多人都在看着,當真是一個笑話!

他做這個族長,不說勞苦功高,但盡心儘力那是有的,既然是他父母的遺物,就算方明上交,他也會交給他,何以虛瞞不報備?

「既然如此不信任族長?如此視方家祖訓於無物,何不滾出方家?!」

有人氣憤,叫囂道。

大長老不着痕迹地笑了笑,轉眼又跳起來大聲呵斥,道:「族長待你如何?你師兄方淮陽平日里待你又如何?看在你是准聖子的份上,都把最好的給你!你陷害我兒還來不及,說什麼二紋三清丹,你若是能拿出來二紋三清丹,我便不追究此事……」

說著說著,他兩眼一翻,像是被氣到心臟,直直昏了過去。

方淮陽杵着拐杖,驚得連忙想去扶。

族長卻拉着他的手,有心號了一下他的脈搏,並無任何異樣,又打量了他一眼,這腿傷成這樣,哪裡像是服用了二紋三清丹的模樣。

方言情看着他,讓他先別動,便吩咐一人去叫醫師,其他人將大長老抬了下去。

事情鬧到這個地步,不是三言兩語就能化干戈為玉帛。

方明悲切大笑,憤恨的同時頗有落寞之感:「那麼珍貴的丹藥,真是餵了狗了……」

他知道自己再辯解已經毫無意義了,這個屋中,這裡所有人都不信任他。

他性格孤僻,獨來獨往,經歷又少,根本比不過這些陷害一個人只需要一兩句話、一兩個動作的老奸巨猾。

族長看着他,並沒有說話,方明看着族長和方淮陽,倒是有萬句話想說,但他們冷漠的表情,讓方明千言萬語都憋在了心頭,只問了一句:

「師兄,這件事你是主謀,還是大長老是主謀?」

方淮陽不做聲。

方明明白了。

眾目睽睽之下,他瞬間站起身來,抽出配在腰間的劍,便刺向了方淮陽!

此劍狠厲,深得方家絕學,若方淮陽腿腳利索,感受到這突如其來的威脅,便是下意識能輕易躲過去,若是他真的右腿斷了,行動不便,便真的只能受他一劍。

方言情見狀,便知方明至此執迷不悟,氣急而道:「方明!你冥頑不靈,漠視家規,目無尊長,甚至,加害同胞!」

「如此,證據確鑿,便只能剝去你准聖子的身份,逐出信陽城,趕往偏州,永遠不得再回方家直系!」

說罷,便一掌砍下方明這一劍,護住了方淮陽。

《九境之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