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絕不回頭
絕不回頭 連載中

絕不回頭

來源:google 作者:沒有人能拯救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張偉 懸疑驚悚 戰萍

張偉是個孔武有力的男人,他去非洲打工,忍受高溫和戰亂,九死一生回來了,他想給妻子一個驚喜,回家發現妻子和別的男人睡在一起,他把國外賺的錢扔進屋,默默離開了展開

《絕不回頭》章節試讀:

我們把貨物運回,卸了車,已經9點多了。

「張偉,我們去食堂吃飯吧,」戰萍說。

我們去了食堂,還好,食堂師傅還給留了飯菜,我大口吃了起來。

「張偉,喝瓶啤酒吧,累了解乏,」戰萍打開了兩瓶啤酒說。

我口渴,就把啤酒喝了。

那個張偉,晚上別鎖車間的大門了,我晚上加班,畫圖紙。」戰萍說。

吃完飯,兩瓶啤酒有點上頭,我搖搖晃晃去了門衛室。簡單的洗了洗,就上了床。

陳美麗赤果果的撲上來,「張偉,沒女人的日子不好過吧,來吧,我來滿足你。」

「你走開,我不需要。」我推開陳美麗。

「哼,假正經,憋死你,陳美麗轉過身子,睡下了。

我很快睡著了,做了個夢,夢見在非洲現場,我們追殺叛軍,開着坦克,拚命的追,我下了命令,死命追,不能休息,不能停車去小便。我憋着尿,拚命的追。

我感覺要憋不住了,能醒了,看到,陳美麗坐在我的身上,赤身**,身體一上一下。

「陳美麗,你在做啥,」

「張偉,你憋的太久了,我給你放放。」陳美麗氣喘吁吁的說。

「你給我下來。」我聞到一股煙味。

「陳美麗,下來,哪裡着火了。」

我推開陳美麗,翻身下床。

「張偉,要不我們跑吧,」陳美麗說。

「跑個屁,老闆還在上頭呢,」我衝出了門,強大得活蛇還有濃煙差點把我撲倒。

「陳美麗,你自己跑吧,我要救老闆去,」我拿出一床被子,往上面澆水,披在身上,沖了出去,我知道老闆在二樓。

我直奔二樓。濃煙讓我無法呼吸,我踹開戰萍的門。

戰萍藏在桌子底下,像驚恐的野獸。

「戰萍快走。」我大喊。

「張偉你走吧,別管我,我腳不聽使喚。」

我把戰萍抱起,用濕被子包住,沖了出去,房子是木質結構的已經燒塌了,房上的木頭一根一根往下掉,有幾根砸在我的背上,火辣辣的痛,。我不管那麼多,從二樓飛快的跑下來,衝到大街上。這時候,消防車,救護車都來了,我和戰萍被送到醫院。

在蘇州醫院急診病房,我被渾身包裹着,身上掛着吊瓶。

我身旁一對中年男女。

女人淚流滿面,「鵬城,這就是我們的孩子,他脖子上的玉墜就是我當初遺棄他時留的。」

「對,這就是我的孩子,你看他的眉宇之間和我十分相像。當初常雪這個賤人為了讓她的兒子獨霸我們金家的財產,對我得母親瘋狂破壞,讓她年紀輕輕就鬱鬱而終,她還不罷手,夥同他的哥哥常虎對你我夫妻追殺,你沒有辦法,將孩子遺棄,我們夫妻隱姓埋名,在這個小醫院討生活,婉婷我想好了橫豎是一死,我準備和常雪同歸於盡,你帶着我們的偉兒離開此地到一個沒人認識你們的地方生活吧。「男人臉上露出決絕之色。

「鵬城現在我也想明白了,榮華富貴如過眼雲煙,我不求別的就想我們一家和偉兒平平安安的生活。二十多年前,我把他拋棄,今天,感謝老天又把他送到我面前,我不允許你倆任何一個人有危險。」女人說。

「好,好,我不爭了,我陪着你個孩子好好生活,這孩子怎麼了,哪來的那麼多傷疤,看來這麼多年,孩子受苦了,我們再給他檢查下吧,」

男人拿着張偉的化驗單仔細的看。

「你看,我們偉兒雖然受傷嚴重,但是他身體好,我看傷勢並無大礙。」男人說。這時,醫院裏進來一幫人,有人喊,「常大爺到,」男女醫生立刻抹去眼淚,低頭現在一邊。

一個刀疤臉被一幫人簇擁着進來。他輕蔑的看了病床上的張偉一眼「姓張的小癟三,小小年紀就打着我常大爺的名號出來騙,這次沒燒死你當給你一個教訓,下次沒有好運氣了。把那個萍萍制衣店立刻封掉,不允許在蘇州地盤做生意。」刀疤臉惡狠狠的說。

「家屬呢,誰在陪床,」刀疤臉得小弟喊。

陳美麗從屋外跑進來,手裡拿着新買得暖水瓶。

「大哥,我是陪床的,他是我前夫。」

「我不管你是前夫還是後夫,明天,必須搬走,否則,你懂的,「

刀疤臉領着一幫人走了,陳美麗愣在當場。

《絕不回頭》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