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開局人在無限列車,瑟瑟發抖
開局人在無限列車,瑟瑟發抖 連載中

開局人在無限列車,瑟瑟發抖

來源:google 作者:酌酒炸五香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遊戲動漫 酌酒炸五香 陳之吾

陳之吾穿越到了詭異橫生的世界之中,且還是個被鬼祟纏上的倒霉蛋!生死關頭,系統到賬為了活命,陳之吾硬着頭皮開始了自己的穿越之旅只是怎麼都沒想到,自己一個菜雞的第一個任務世界,居然就是鬼滅的無限列車!為了活下去,陳之吾只能拚命的動腦子...而當一個個的影視任務被他完成之後,回頭再看,身後屍山血海,自己獨立萬界之巔!鬼舞辻無慘:他到底是誰,繼國緣一都沒他猛啊!乙骨憂太:明明沒有咒力,但為什麼他這麼強?夏油傑都快哭了!宇智波斑:呦~你要一起死起舞...別別別,不跳了不跳了!陳之吾:我有什麼壞心思,我只是想活下去而已...展開

《開局人在無限列車,瑟瑟發抖》章節試讀:

剛剛踏入車廂之中,炭治郎三人的瞳孔就不由得微微一縮!

跟陳之吾說的一模一樣,整個車廂里,此刻幾乎所有人都陷入了沉睡之中。

而還有不少人此刻手中還拿着那缺了一個角的車票!

「這…」

三人對視一眼,剎那間全都警惕了起來。

「走!我們要想找到煉獄先生!」炭治郎最先做出決定,當即一步衝出,朝着前面的車廂跑去。

「喂,你們三個是誰,車票呢?!」

剛剛邁入下一節車廂三人就看到一個倚靠着大門發獃的乘務員。

乘務員看到三人也是一愣,怎麼還有人還沒睡着?

不過他也不慌,只要檢個票就行了。

然而已經知道了這個檢票員身份的三人又哪裡會理會這個傢伙的話語?

炭治郎一個閃身就到了這個乘務員的身後,隨後一記手刀直接將人敲暈,連扶都不扶就任其摔倒在了地上。

一個人,被鬼奴役而去禍害自己的同胞,就連最膽小的我妻善逸都對其有着不小的怒火!

而就在幾人衝到前方的車廂之時,映入眼帘的就是幾個身材瘦弱,衣着單薄破爛的孩子

此刻他們正用一條條繩子將自己和其他人的手腕捆在一起。

「是這幾個孩子!」

「斬斷繩索!」

幾乎瞬間,三人就達成了一致的想法。

下一瞬,刀光璀璨,森冷刺骨。

四道寒芒閃過後四個孩子就倒在了地上。

「糟了,是煉獄先生!」炭治郎一下子就認出了炎柱煉獄杏壽郎,忍不住驚呼出聲。

「該死的,一個柱居然被這種小手段給戲耍了,把柱的位置讓出來算了!」伊之助同樣忍不住開口說道。

四個孩子倒地剎那,卻幾乎同一時間清醒了過來。

「什麼!?我怎麼…」

「該死的,我居然清醒了!發生了…」

「喂喂喂,到底怎麼…」

幾個孩子話沒說完就看到了手持日輪刀,一臉嚴肅的幾人。

好吧,全都被伊之助的野豬頭給嚇到了!

「這三人…啊,是他們,是那個傢伙讓我們先解決的三人!」

「該死,他們不是沒上車嗎?怎麼會現在出現?!」

「居然還搞突襲嗎?」

「可惡啊,你們給我去死啊,不要打擾我們做美夢啊!」

四人中,唯一的一個女孩子見到三人的剎那臉色變得猙獰。

隨即,這個女孩操起手中的尖銳錐刺朝着炭治郎就捅了上去。

可惜,終究只是一個營養不良的女孩子,面對經過了艱苦訓練的鬼殺隊成員根本構不成是絲毫的威脅。

炭治郎身影瞬動,一個閃身到了女孩身後,一記手刀就將其打昏,隨後其餘幾人也是步上了同樣的後塵。

我就在三人被擊昏之後,炭治郎臉色微微一變,一股獨屬於鬼物的腥臭之味湧入了鼻腔之中。

「禰豆子,快出來!」突然,炭治郎將身後的竹箱解了下來。

灶門禰豆子緩緩的從嗖的一聲從竹箱中跳了出來。

「啊~禰豆子~~」看到禰豆子剎那,我妻善逸的的眼神變成了桃心狀,就連身處下弦一的威脅這件事都已經忘記了。

可惜,禰豆子並不是很在意他。

炭治郎此刻也沒空理會我妻善逸,開口對禰豆子說道:

「禰豆子,你跟着善逸守在這裡,務必保護好這裡的人,等着杏壽郎先生醒過來。」

聞言,禰豆子堅定的點了點頭。

「我吼吼吼,我會保護好禰豆子的,不用擔心~」我妻善逸持續花痴~

「伊之助,你從這裡突襲鍋爐房。」

炭治郎不理會我妻善逸,對着伊之助說道。

「吼,交給我吧~野豬~~突襲!」

話音落下,伊之助已然朝着鍋爐房衝去。

見狀,炭治郎也不再猶豫,拉開一側的車窗,一個翻身就上了車頂。

鬼的惡臭,就是從車頂傳來的!

視線迴轉,此刻的陳之吾也沒有閑着。

雖然已經把攻略交給了炭治郎幾人,但是他可是知道自己依舊身處險境!

此刻,整輛列車應該已經徹底和下弦一融為一體了。

若是這傢伙願意,整輛列車之中會迅速長出無盡血肉觸手。

此刻的他,根本不具備和這些血肉觸手交戰的資格。

他還需要想點自保的方法。

而陳之吾的想法也簡單,他將原本集中的乘客儘可能的分散了開來,一列車廂之中的每個位置上都坐了人。

這樣,即使這些血肉觸手出現之際也會因為目標分散而花費一些時間。

至於他?

陳之吾根本就沒進車廂,此刻的他躲在了車廂與車廂之間的連接處。

若是可以,陳之吾都希望自己直接藏到列車底下去。

他記得在原著中,車底似乎是不會被血肉包圍的。

等到炎柱醒過來了,那麼他也就沒有危險了。

正應了那句話:我應該在車底,不應該在車裡~

《開局人在無限列車,瑟瑟發抖》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