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開局在荒島,女神隨我撩
開局在荒島,女神隨我撩 連載中

開局在荒島,女神隨我撩

來源:google 作者:魚宅水中游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王猛 都市小說 魚宅水中游

空難發生後,王猛被衝上了海岸,睜開兩眼,飛機上其他人都已經不知去向......等了一兩個月,也沒等到搜救隊不僅和公司同事幹起來了,還和原住民也有了照面......王猛被迫在這座廣袤無垠的海島上,開啟屬於自己的領地人生......展開

《開局在荒島,女神隨我撩》章節試讀:

哎喲我去——

背上有點疼,肚子里也有點疼,感覺渾身都沒有力氣……

再加上衣服都濕透了,連手都不想抬。

我叫王猛,這是我流落這個鬼地方的第一感覺。

過了幾秒鐘,感覺附近還有海水一陣一陣地拍過來,搞得王猛更不舒服了,只好費勁地從海灘上爬了起來。

遠處的天邊是一眼望不到邊的大海,背後三米開外就是一片叢林,幾棵椰子樹從一眾雜亂的樹林里探出頭來,告訴王猛這裡有吃的。

王猛壓根顧不上吃,他更關心另一個問題。

這特么是哪兒?

飛機上的人呢?

他記得他正戴着眼罩閉目養神呢,怎麼一個不留神就整成這副模樣了?

應該不是飛機上把自己給丟下來了吧?

哈哈哈……

王理苦笑一聲,朝遠處大喊了幾聲,喊的語句無非是與媽相關的內容,在此就不進行詳述了。

喊了幾嗓子後,才感覺肚子里沒那麼疼了,估計是海水喝多了喝飽了的緣故。

王猛看着身上濕漉漉的衣服,無奈地呼出一口濁氣,一把就脫了下來。

用力一擰,一條水柱從衣服中間流下,就像打開了水龍頭一樣。

等等,這可是水啊……

王猛連忙停下手上的動作,把嘴湊了過去。

噗!

我去!這都是海水!算了……

快速地把衣服上的水擠掉後,王猛向四周望了幾眼。

嗯,沒人。於是又把褲子脫了。

還有內褲和九成新的運動鞋。

擠掉里外兩條褲子上的水後,王猛直接把衣服和褲子都鋪在灌木叢上,把鞋子也放在樹杈上,自己赤條條地蹲在樹林邊上的樹蔭下。

先曬一曬,曬足一百八十天……

誰特么願意穿着濕衣服在太陽底下啊?那不成了蒸籠里的肉包子了嗎?

趁着休息的間隙,王猛看了看手上的表。

10:38?

怎麼針都沒走啊?

估計是進水了,表被泡壞了吧?

衣服可以曬,手錶他可不敢曬。

這表還是在某東上一千多塊買來的呢,當時還是為了去相親,給自己裝個逼的。

哎,現在這情況,還相什麼親?

能回去就不錯了……

王猛又翻了翻褲子兜里,掏出一包他珍藏了好幾個小時的黃鶴樓。

其實是因為在飛機上不讓抽……

要是在老家的火車上,直接可以到車廂的連接部位抽,哪裡需要珍藏這麼久……

哎喲,怎麼都**?

王猛用手一捏,把其中一支煙捏碎開,隨後才稍微緩了一口氣。

呼,還好,就是打**而已,煙絲又沒變色,應該還能抽。

頂多就是口感上差一點嘛。

但是作為一個只抽得起黃鶴樓的人,有誰會顧慮口感?

冒煙的東西不都感覺差不多嗎?

又不是中華、雪茄……

先曬一曬,要是實在不能抽了就算了。

把衣服褲子和煙都曬在一邊後,王猛就雙手墊在腦後,開始打起盹來。

之前在海里泡太久了,估計腦子都進海水了,現在太陽穴還有點疼呢……

一陣風吹來,下面的兄弟瞬間感覺一涼。

王猛猛地就睜開了眼睛,神情緊張地往下面看了看。

呼,嚇我一跳啊,還以為有人要動我。

但老是這樣讓兄弟涼着也不是辦法,王猛乾脆兩腿一併,二郎腿一翹,這才感覺安心了許多。

現在雖說是躺在地上,但還是睡不着。

畢竟剛剛昏了那麼久,現在又渾身光溜溜的。在這個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要是碰上個母夜叉,那可就虧大了。

對了,飛機上就有幾個,長得五大三粗的外國女人。

那龐大的體型,那一身的肉,那黏乎乎地頭髮,那熏人的體味和香水味……

哎,自己還很不幸地坐在了他們旁邊!

直接破壞了自己的第一次……

當然是第一次乘坐飛機的體驗感。

一想到這裡,王猛不由地睜開了眼睛。

感覺那幾個外國女人有點陰魂不散啊,都到這裡了……

咦?自己被衝上了海島,那其他人是不是也有可能被水衝到這地方啊?

飛機上還有其他同事呢。

王猛感覺找到了下一步行動的方向。

不過,母夜叉倒是沒有遇到,卻讓他遇到了同樣難纏的對手。

只見一隻白色的海鳥正從他視線里飛過,嘴裏還叼着一個東西。

——是他的內褲!

我……

雖然王猛剛想大罵一句,但是還是連滾帶爬地起來把灌木叢上的剩下的衣服和褲子都取了下來,緊緊地抱在懷裡。

為啥這鳥要叼走我內褲啊?

王猛百思不得其解。

稍加思索後,才勉強給了自己一個合理的解釋。

誰讓自己內褲上,畫著一隻毛毛蟲呢。

估計是讓海鳥產生了錯誤的理解吧。

現在好了,內褲都沒有,整個下半身就要直接和褲子干架了,傷着的卻是自個兒。

哎!總算是理解到了喝水都塞牙縫的這句話了。

王猛又看了下曬在地上的黃鶴樓。

煙總沒有動物要了吧?

否則的話,他真不知道該如何向自己的三觀交差了。

不過說實在的,王猛也不敢絕對保證。

像之前他還在頭條上見到過一隻會抽煙的猴子呢,專門找遊客要煙抽,遊客不給還打遊客,更有甚者還翻遊客的包。

王猛又在樹蔭下待了一會兒,感覺黃鶴樓都曬得差不多了,才重新把地上的煙撿到煙盒裡去。

數了一下,一共16根。

每天上午一根,下午一根,可以堅持一個禮拜。

要是一個禮拜都等不來搜救隊,那又顛覆他對祖國母親國力的認知了。

畢竟,幾萬公里外的也門、利比亞都能救回來,為啥不能救我回去啊?

這麼一想,王猛感覺事情也沒那麼糟糕了,很自然地隨手就從煙盒裡抽出來一根,塞到嘴邊。

咦?不對啊,火呢?

兩唇一松,只好念念不舍地放開了那根黃鶴樓,悻悻地又把煙裝回煙盒裡。

王猛總算領悟了那句話——

有煙沒火才是抽煙人最大的悲哀啊!

《開局在荒島,女神隨我撩》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