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恐怖復蘇:我是最強關係戶
恐怖復蘇:我是最強關係戶 連載中

恐怖復蘇:我是最強關係戶

來源:google 作者:九月殿下 分類:懸疑

標籤: 張一陽 徐龍 懸疑

「壽城有個陽頂天,凡事找我必掏錢,虧心買賣咱不幹,懲惡揚善必靠前」一句耳熟能詳的打油詩,一個已經沒落的家族一個地府在人間的代言人守護人界千年的家族凋零可是誰又能知道,我可是冥界最強的關係戶!展開

《恐怖復蘇:我是最強關係戶》章節試讀:

「老東西,你吵不吵!」...

就在趙軍不知所措的時候,一個突兀的聲音響起。

說來也怪,在這道聲音響起之後,那詭異的磨牙聲消失了,就連院子里的陰風也瞬間消失。只有牌位前已經腐爛的貢品證明着剛剛發生的一切。

「靠,以後可不能這麼喝了,怎麼睡這來了。」

就在一切都歸於平靜的時候,那道聲音再次在門外響起。隨後,就見門外的槐樹下,一個人影站了起來,撣了撣身上的灰塵,準備離開。

「朋友!請等一下!」

見那人影準備離開,趙軍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連忙出聲把人叫住。

隨後,趙軍慌忙的跑出門外,只見門外站着的是一個看上去二十三四歲的少年,穿着一身古舊的道袍,滿身的酒氣,像是隨時都能倒在地上在睡着一般。

「咋?找我有事?」

那少年見趙軍追了出來,回過頭,打了個酒嗝。伸出小拇指挖了挖耳朵,醉意熏熏的問。

「請問,剛才……」

「沒什麼大事兒,一個剛死的新鬼而已,擔心的話,明天再來找我,困着呢。」

說完,少年轉身就走。三兩步便消失在了夜裡。

「朋友,我該怎麼找你!」

看到少年猶如鬼魅一般消失在原地,趙軍只能向這少年消失的地方喊道。

「南關,陽頂天」

張一陽的聲音從黑夜之中傳來。

「壽城有個陽頂天,凡事找我必掏錢,虧心買賣咱不幹,懲惡揚善必靠前。」

站在院門外,趙軍低聲說道。

這句打油詩在壽城很多人都聽說過,陽頂天這個名字也算是家喻戶曉。

很多人都知道陽頂天,但見過陽頂天本人的幾乎沒有幾個。

有傳言說陽頂天常年在壽城修行,度化有緣人,也有人說陽頂天其實是長山上長壽觀的道士,也有人說,陽頂天是東北少有的幾個正統薩滿教的人。

總之,對於陽頂天這個人,都是眾說紛紜。但無一例外,所有人都堅信有陽頂天這個人。

此刻的趙軍心裏也有些犯嘀咕。

就是這樣一個神龍見首不見尾的人物,怎麼會這麼巧合的出現在自家的門外?

而且,關於陽頂天的傳說,最早可以追溯到三十幾年前,那麼看來,陽頂天怎麼可能是這樣一個二十幾歲的年輕人?

懷着這樣的疑惑,趙軍回到了院子里。

說來也怪,在陽頂天出現後,院子里再次回歸了平靜。

門外的野狗也不叫了,上一秒還守在門外的野貓也不知蹤影。

趙軍本想把天梯接着燒完,但是在划了幾根火柴,發現依然劃不着後便放棄了這個想法。

把院子里收拾了一下,趙軍回到屋內取了一瓶白酒。

按照風水先生的意思,頭七這天,作為嫡子的他必須要守在這裡。

強忍着心中的恐懼,不斷地灌着白酒。這樣,膽子還會大一點。

不過趙軍也做好了打算,不管剛才的人到底是誰,明天都有必要去一趟南關。

後半夜過得很平靜,在陽頂天離開後,並沒有再發生什麼怪事。

第二天一早,趙軍強打着精神,叫來了司機,一刻都沒有耽誤,直接奔着南關而去。

南關,壽城縣的一個郊村,位於壽城縣的南邊。邊上是一條大河。

來到南關之後,趙軍走進了一家超市,想着打探一下陽頂天住在哪裡。

最後得到的回答是,南關根本沒有陽頂天這個人,不過倒是有一個陰陽先生,叫張一陽。是一個挺年輕的小孩。不過老闆不建議趙軍去找他。

在普遍的認知里,吃陰飯的人,都是上了年紀的。也只有上了年紀的先生才有真材實料。

可是趙軍沒有管那麼多,急忙問張一陽住在哪裡。

不為別的,因為他昨晚見到的,就是個年輕人。

「看到我對面那條衚衕沒?裏面最後一戶就是他家了。」

超市老闆指着大門正對着的一條衚衕對着趙軍說道。

在道了聲謝後,趙軍快步離開了超市,臨走扔給了超市老闆一疊錢,看厚度大概有幾千塊。

「真不知道那小子又從哪忽悠了一個冤大頭。」

把錢收進了抽屜,超市老闆嘀咕了一句。

『咚咚咚……』

「請問,是陽頂天家嗎?」

……

「請問,是張一陽,張大師家嗎?」

半晌沒有聲音,趙軍換了一個名字叫門。

「還真讓你找見了,進來吧。」

屋內傳出了一道聲音,隨後,一陣微風吹過,不偏不倚的將門栓吹掉,大門就這麼被那一股微風吹開。

見到這一手,趙軍除了震驚之外,更多的是心裏踏實許多。

高人!

這是趙軍唯一的想法。

「你現在沙發上等一下。」

進入屋內後,張一陽的聲音再次響起。

聽到張一陽的話,趙軍很聽話的坐在沙發上,四下打量着周圍。

一個很普通的農村平房,南邊的牆上掛着一幅天師畫像,畫像前的香爐中還燃着沒有燒完的香。

「說吧,文的武的?」

正打量着,就見張一陽穿着一身藏藍色的道袍從裡屋走了出來,一邊說著,一邊又抽出了幾根香來到天師畫前,手腕一翻,手中的香就自己燃燒起來。隨後插在了香爐中。

「什麼文的武的?」

趙軍有些疑惑,不太明白張一陽的意思。

「你家老頭死前有怨念,文的就是幫老頭解決心愿,武的就是直接收了。」

說完,張一陽來到趙軍前面,拉出一張椅子坐下。

「當然不能收,那是我父親。」

趙軍心中有些不快,但壓了下來。

「一口價,五千。」

「好。」

趙軍有些意外,還以為張一陽會獅子大開口,結果就要了五千塊錢。

「別意外,你這事兒就值五千,給多了我接不住。」

彷彿看出了趙軍的疑惑,張一陽頭也沒抬的說道。

說完,張一陽右手手指掐起了手訣,一邊算着,嘴裏一邊嘀咕着什麼。

過了一會,張一陽眉頭微微皺起,在一個手勢上停頓了半天,最後,張一陽好像放棄了一般,將手放下。

「不對,老頭的事有點怪,價錢再談,先帶我去墳地看看。」

《恐怖復蘇:我是最強關係戶》章節目錄:

  • 上一篇:暫無文章
  • 下一篇:暫無文章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