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快穿之作者太監了
快穿之作者太監了 連載中

快穿之作者太監了

來源:google 作者:番茄炒蛋放點糖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李小爽 番茄炒蛋放點糖

悲催的十八線寫手快穿到被棄坑的網文位面天啦嚕,生前編劇情都編得頭禿了,怎麼掛了還得繼續想劇情?要劇透?沒有!金手指?沒有!那不幹了!別,您看這金手指系統,它又金又亮,您隨便挑隨便選!引路人小三花好委屈,戳戳小貓爪:主子,這女人好凶,腦殼還不太好使,您圖她啥啊?離恆:嗯?不該打聽的別瞎打聽,給我把位面打開,我要進去和她談戀愛,啊不,我要進去考察任務者的進度展開

《快穿之作者太監了》章節試讀:

順王府內。

看着下人把大包小包的衣物從馬車上卸下來,柳依依又是喜又是羞地依偎在李小爽懷裡。

李小爽十分不舍地又摸了兩下她吹彈可破的小臉蛋,滿臉愧疚地幽幽道:

「近日舊疾犯了,太醫吩咐需得好生休養。怕是不能好好疼愛你了。」

她一副「你懂的」的表情,無不遺憾看着柳依依。

柳依依瞬間會意,羞紅了臉,捏着綉帕輕輕掩着嘴角羞澀一笑,乖巧懂事地福了福,一步三回頭地回了自己的廂房。

嘖,又懂事,又漂亮,這手感!

哎,可惜了,偏做了太子細作。

李小爽搖搖頭,屏退了眾人,哼着不成調的曲子,慢悠悠地回了自己的房間走去。

才一掩上房門的瞬間,便回了女兒身。

時間掐得剛剛好,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她剛鬆了一口氣,忽覺這屋內空氣似乎不對。

氣壓沒來由地有些低,低得人喘不過氣來。

李小爽警覺地轉過身,好傢夥,坐在桌邊滿臉怒容的,不正是趙之鴻本尊嗎。

她訕訕一笑,無視他一臉的怒氣,自顧自地坐下倒了杯茶,痛快地揚脖飲盡。

清涼可口的茶水入肚,渾身說不出來的舒暢,她這才滿足地張口道:「王爺交代的事,在下自認辦得還不錯的。」

她顧盼神飛,促狹之意盡顯臉上:「相信明日起,滿京城便都知道,六皇子殿下寵愛依依姑娘,陪美人逛衣鋪的好消息了。」

看到趙之鴻挑着眉,正要開口發作,李小爽又壓了壓手,示意他先讓自己把話說完。

「先別生氣,你聽我說。」

她很認真為他一一分析:「一位好色、紈絝的六皇子,比深居宅內、無人知曉的六皇子,聽起來安全得多了。」

好色?紈絝?

趙之鴻的聽到好色二字,只覺太陽穴又跳了又跳。

「你放心,我和依依美人說了,你呀舊疾纏身,最近是沒法和她行房啦。」

「不過,這姑娘,嘖嘖,這身段,這皮膚,沒得說,萬里挑一都不誇張,就這麼扔着着實有些可惜,」

她探過身來,忽又神秘地猥瑣一笑道:「你若是想,嘿嘿,這舊疾也是可以隨時好的嘛。自己的身體,自己還不知道嘛?是不?」

趙之鴻氣結,什麼房事,什麼舊疾?

這都什麼虎狼之詞?

這就是邊關姑娘的豪爽嗎?

說起這些話來,她是怎麼做到,臉不紅,心不跳,甚至一點醋意都沒有的呢?

他的心裏像是梗着一根硬刺,上不上,下不下的,難受得緊。

不知是該罵她的自作主張呢,還是該生氣她的毫不在意呢?

絲毫不理會他這些彎彎繞繞的小心思的李小爽,此時正一心撲在事業上:

「只是,今天我借故得罪了傅婉婉,你那人渣王叔,明面上不好來找你麻煩,暗地裡,必是睚眥必報的。」

她看向趙之鴻,認真道:「你近日小心些。」

這一句小心些,瞬間把趙之鴻的炸毛都捋順了。

怒氣頓時消散得無影無蹤,他的心中湧起一絲絲暖意,嘴上卻倔強地佯裝生氣道:「你還知道關…」

「你別打岔!認真聽我說,你近日小心些,多派人盯着些。」

不解風情的李小爽又一次打斷了他的話,認真道:

「咱們吶,把這動靜搞得越大越好,好讓太子知道知道,他這位忠心耿耿的閑散王叔可不是那麼簡單的。」

坐山觀虎鬥,損人又利己,多好。

睡着的老虎有什麼意思,弄醒了才知道拔哪根虎鬚最疼嘛。

李小爽在晉王府內走動時,可是探聽到不少秘辛的。

趙之鴻那一句「你還知道關心我」硬生生地被堵了回去,只好吹鬍子瞪眼睛地沒好氣道:「我知道了。」

說完了正事,李小爽擺擺手,很乾脆地將他送出了門,才不管男人臉上鐵青得的臉色是有多麼的難看。

趙志新的報復來得很快,只不過,倒霉的不是趙之鴻,而是柳依依。

這日下午,柳依依正帶着丫鬟從胭脂鋪志得意滿地走出來。

女為悅己者容。

正思忖着化個什麼樣的妝容到趙之鴻那露臉的柳依依,沒成想一個麻袋從天而降,直接就給她送到了晉王府的地牢。

聽到消息的趙之鴻和李小爽都傻眼了。

不用想,趙志新連這麼沒頭腦的事都幹得出來,可見傅婉婉的枕邊風吹得是有多厲害。

趙之鴻倒是不甚在意,李小爽卻在一旁急得跳腳:「哎喲我的王爺啊,你還不趕緊想想轍,再晚就來不及了!」

趙之鴻不慌不忙地呷了口茶,嘖嘖地品了一會,才悠悠地開口道:「急什麼,你這麼喜歡她,你來想。」

「嘿!你這榆木腦袋!「

李小爽一副怒其不爭的模樣,搶過他手裡的茶水,往桌上狠狠一拍:

「柳依依可是太子的人,你再不作個着急的模樣,回頭太子得了信,去把人弄了回來,錯失良機,可別賴我啊!」

被搶了茶水的趙之鴻倒是聰明,一點就透,他眼裡泛着精光,正色道:「你是說,趁她還在府上,做點手腳?」

李小爽白了他一臉,總算是在一個頻道上了。

京城的近日又多了件了不得的大事,豐富了百姓們茶餘飯後的閑話生活。

順王府的六皇子新近寵姬柳依依,在大庭廣眾之下竟讓人擄了去,六皇子心焦不已,直接驚動了府尹滿城地毯式搜索。

太子愛弟心切,加派了大量的人手前來援助。

人多力量大,不過一日,這柳依依便被人在晉王府地牢底尋得。

只不過可憐這柳依依被尋到時早已受盡了折磨,幾欲歸西。

最令人讚歎的是,柳依依姑娘臨死前,還惦記着忠君大義。

她拼着最後一口氣,將晉王爺在地牢底層私造兵器、意欲謀反之事大聲地告訴了前來搜救的一眾人等。

這個消息,據說是柳地牢守衛閑聊中透露,被柳依依「無意」中偷聽到。

太子得知後勃然大怒,連夜點了人馬一鍋端了晉王府。

果然,太子的人在地牢底層一處隱秘的洞室內,尋到了數百件製作精良的武器裝備以及一件綉到一半的皇袍。

晉王趙志新和愛妾傅婉婉皆雙雙入了大獄,擇日,便將在菜市口斬首示眾。

依依姑娘雖身死,倒也落了個俠義忠貞的美名。

百姓們偶有感嘆,聽說這事的起因,不過是那傅婉婉在綵衣鋪被可憐的柳依依姑娘奪了一件衣裳而已。

真真是一件衣裳引發的血案啊。

————————————-

夜深露重。

京城外的十里長亭,枯草蕭瑟,秋風四起。

一名侍衛模樣的男子,提着一盞小小的燈籠,正一言不發的候立一旁。

身前是一名戴着黑紗帷帽、身姿婀娜的女子,她一身素衣裝扮,淺灰色披風輕輕系在胸前。

女子腳尖輕踮,掀起帷簾一角,朝着京城的方向不住張望。

微弱的燭光,照亮了女子嬌好而略有憔悴的臉龐。

若是認得的人一瞧,定會大驚失色。

這女子,便是前些日子,百姓口中津津樂道的俠義忠貞的可憐女子,柳依依。

數日前的晉王府。

趙之鴻和李小爽尋到柳依依之時,她已經身受數刑,渾身上下鮮血淋淋,慘不忍睹。

看着牢內陳列的森森刑具,往事歷歷在目,李小爽至今仍心有戚戚焉。

一樣的死牢,一樣的刑具。

曾經承受過的一切,趙志新和傅婉婉日復一日的殘酷折磨,盡數湧上她的心頭。

她漸漸紅了眼,小心扶起傷痕纍纍的柳依依,輕聲道:「連累你了。」

柳依依哪裡不知,自己不過是成了替罪的羔羊。

只是她身如浮萍,只有隨着浪走的命運,哪有她推浪逆行的道理?

她痴痴的看着一同前來的趙之鴻,凄然笑道:「妾身這條小命,若是能為王爺做些什麼,也是值了。」

「命是自己的,憑什麼要平白送了!」

李小爽忽然道:「妹妹可想重新做人,另尋一番天地,自由自在的活着?」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快穿之作者太監了》章節目錄: